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65章 龙非夜,我好想你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又一夜,夜寂静,榻上的人不醒,榻边的人未眠。

有人说,得到了再失去,很痛苦。然而,对于韩芸汐来说,确实还未得到就要失去了。

她从一开始一个时辰替龙非夜把脉一次,到现在手就一直按在他脉搏上,时刻关注着他脉象的变化。

她……害怕!

她虽然不是大夫,但是,她见过的病例不少,读过的医书更多,她心里很清楚龙非夜这个时候既没有醒来,也没有死去,那就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变成活死人,也就是植物人。

她知道,却不敢去想,甚至不敢让顾北月进来,她害怕顾北月一进来,就会给出诊断,就会宣告一切的结束。

一手拉着他手,同他十指相扣,另一手按着他的脉搏,她坐在床榻边保持这个姿势已经两天两夜了,她都快把自己坐成一尊雕像了。

她一直知道自己很喜欢这个男人,却从来不知道有多喜欢,如今,或许她知道了。

其实她至今都还没缓过神来,还觉得眼前这一切就是一场梦。

就连是梦,都来得好突然呀!

她多么希望自己快点醒来,一觉醒来推开窗户,还能看到龙非夜寝宫的灯亮着。

突然,“咚咚咚”的叩门声传来,打碎了韩芸汐的梦,可惜,梦醒了,龙非夜还躺在榻上,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王妃娘娘,两天了,让在下进去瞧瞧吧。”

敲门的是顾北月,他的声音温和中带着些许沙哑,身子骨都还没恢复多少,却也陪着两天两夜没合眼。

韩芸汐盯着龙非夜看,没说话。

“王妃娘娘,你也是学医之人,心中要有数的。”

“王妃娘娘,殿下的脉象还是和两天前一样吧,殿下已经脱离危险了,你让在下进去瞧瞧。”

顾北月真的好残忍呀,他这几句话分明就是在向韩芸汐宣判龙非夜的结局。

韩芸汐都没敢看龙非夜了,脑袋埋得很低很低,一言不发。

“王妃娘娘,你也算半个大夫,你冷静一些吧。”顾北月又说。

韩芸汐紧紧咬着唇,她知道顾北月什么意思,她也算半个大夫,她应该要有大夫的冷静和理智,面对这种情况,其实已经没有等待的必要了,等多久都是徒劳。

可是,此时此刻,她不仅仅是半个大夫,她更是龙非夜的妻子呀!

躺在她眼前的是她喜欢了好久好久的人,叫她如何冷静?

她都已经忍着没哭了,还要她怎样?

她拉着龙非夜的双手,抵着在唇上,整个人安静得一点生气都没有,全世界似乎都跟着她暗淡了下来。

许久之后,门外再没有声音了,一室变得安静无比。

这一寂静,又是一天一夜。

时间才是最无情的。

龙非夜,你数过吗?你数过芸汐朝你走了多少步了吗?

龙非夜,你知不知道芸汐的每一步都是需要很多的勇气的?你若不醒,芸汐该走向何处?

龙非夜,难道你连让芸汐主动走向你的机会……都不给了吗?

……

也不知道寂静了多久,韩芸汐喃喃开口,“殿下,你再不醒,你就不怕芸汐……不要你了吗?”

泪,无声无息滑落,落在龙非夜冰凉凉的大手上。

芸汐,哭了。

然而,当滚烫的泪珠再一次滑落在龙非夜手心里时,他的手竟轻轻地颤动了。

这个动作非常细微,可是韩芸汐却一下子就察觉到。

她惊了,慌了,喜了,紧张了!

心砰砰砰地狂跳,多么害怕自己弄错了,多么担心自己一乱动,他就不动了。

她逼着自己等,很久之后,龙非夜的手竟真的又颤了颤,手指很明显的动弹了。

韩芸汐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她欣喜若狂,都忘了该赶紧叫顾北月进来,她就这样傻乎乎地盯着龙非夜的手指看。

这一回,她等了好久好久,龙非夜的手却再也没动了。

但是,他的眼睛却动了!

他微微睁开眼睛,只见韩芸汐坐在身旁,低着头傻掉一样盯着他的手看。

这个女人……怎么了?

龙非夜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心口有些疼,但是,他的意识还是很清楚的,他记得自己被黑衣人偷袭之后就昏迷了。

匕首入心口,他竟还能活下来,是这个女人救了他吗?可是,这个女人的医术水平都还不如宫里的太医呢。

他这是昏迷了多久?赈灾的事情可有耽搁了?

谁把这个女人带到幽阁来?密室里的事情这个女人知道了吗?

才刚刚恢复意识,就有千思万绪涌到龙非夜脑海里。

他不知不觉蹙起眉头,盯着韩芸汐看。

韩芸汐哪里知道龙非夜醒了,她盯着他的手,一动不动。

就这样,两人在各自的世界里安静了好一会儿,终于,龙非夜出声了,“韩芸汐,你做什么呢?”

韩芸汐猛地抬头看去,立马看到龙非夜深邃如海的双眸,虽然他刚刚醒,还很虚弱,可是他那双眼睛却依旧犀冷锐利,好似可以看穿万事万物。

但是,他很快就紧锁起眉头,眸光复杂起来。

因为,此时此刻他眼前的女人分明是哭过的,眼睛红彤彤的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

龙非夜猛地坐起来,都顾不上心口上的疼,好凶好凶地怒声质问,“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被他这么一凶,韩芸汐才缓过神来,一直噙在眼角的眼泪没控制住就给流了下来。

但是,她立马就擦掉,破涕而笑,傻愣傻愣地一直笑,就是不说话。

龙非夜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你怎么了?”

韩芸汐真的好想哭,也好想笑呀!

这个家伙醒了,真的醒了!她就知道他一定会醒来的,没有任何理由,反正她坚信。

“韩芸汐,告诉本王你到底怎么了?”

龙非夜自诩聪明,可是,他着实摸不透这个女人的心,这又笑又哭的,她到底是要怎样?

谁知道,韩芸汐突然就扑了过来,扑到龙非夜怀中,双手紧紧地拥抱住他,她说,“龙非夜,我好想你呀!真的好想好想你!”

明明就在眼前,明明就守在身旁,可是,这几天来,却仿佛天涯两端,所以,好想好想。

龙非夜任由韩芸汐抱着,怔住了。从来没有人这么拥抱过他,哪怕是他的亲生母亲,哪怕是他的养母宜太妃。而别的人,更从来没有人敢。

韩芸汐埋头在他脖颈间,双手紧紧地拥住,她虽然对男女授受不亲那一套嗤之以鼻,可是,这是她第一次这样主动拥抱一个男人,拥抱得这么用力!像是怕他再逃走。

她都欣喜得忘了龙非夜还负重伤在身呢!

龙非夜一动不动任由她抱,许久许久才开口问说,“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我以为……我害怕……”

韩芸汐没敢说下去,就是紧紧地抱住他不放。

龙非夜明白了,他眼底掠过丝丝复杂,丝丝无奈,淡淡道,“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呃……

这话,是他一贯的风格,冷冷的,透着些许认真。

韩芸汐听过很多很多,可是,此时她却僵住了,手心一紧,立马就放开了龙非夜。

都放开了,她才淡淡道,“可以。”

她想,她一定是急坏了吧,这一步,迈得似乎太大了。

韩芸汐低下头,唇畔泛起了一抹自嘲,她默默地要退开,龙非夜见这可怜兮兮的样子,终究是忍不住,一把将她捞过来,压在胸膛上。

虽然,两人这样拥抱着,他的心口很疼很疼,可是,看到这个女人小可怜的样子,他还是忍了。

韩芸汐不明白龙非夜是什么意思,明明让她放开,却又抱她。

她挣扎要起,龙非夜立马疼得倒抽了口凉气,“不想本王疼死就别乱动!”

疼死?

韩芸汐大惊,这才想起他心口上还有伤口呢!这么拥抱着铁定会碰到伤口,而且他还半躺着,手臂的动作一定会牵扯到的呀!

一旦伤口裂开,麻烦就大了!

该死!

韩芸汐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刚刚还可怜兮兮得像只小兔子,这下子却严肃得骇人,几乎是命令的语气,“龙非夜你放手,快点!”

“放心,本王死不了。”龙非夜倒是云淡风轻了。

韩芸汐不敢再乱动,认真劝,“你还很危险。”

“你救本王的?”龙非夜似乎没想放手,他岔开了话题。

自己的身体他自己最清楚,虽然伤口很疼,但是目前的情况看来,他已经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就这伤口的位置看,他都觉得自己难逃一死,救他的人得有点真本事。

“不是我,是顾太医,顾太医帮你上药,我帮你止血的。幸好来的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韩芸汐趴在龙非夜身上,这才感受到他气息和温度,刚刚抱那么近,反倒没来得及好好感受。

顾北月……

龙非夜很意外,但是他并没表现出来,猜得到是韩芸汐请他来的。

韩芸汐很想让龙非夜放开她的,这么抱下去不是办法呀,可是,龙非夜说一不二的脾气她知道,她只能一动不动由着他了。

他若没事,怎样都行。

“殿下,是谁伤你的,怎么伤得这么重?”

顾北月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韩芸汐也不明白,到底是谁能将龙非夜伤成这样呀?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