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66章 贴身伺候吧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本王也想知道他是什么人。”面对韩芸汐的疑问,龙非夜如是回答。

他相信楚西风和唐离不会笨到暴露密室囚人的秘密,撇开密室囚人的秘密,关于那个黑衣刺客,龙非夜毫无保留地告诉了韩芸汐。

“不可能!这远远超过人体的生理承受底线!”

韩芸汐说着,转念一想,却又否定了自己的看法,“殿下,或许也不是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人,百里茗香不就是个不可能的存在吗?”

百里茗香的体质,一样是违背人体正常的生理规律的呀。

云空大陆存在太多太多的无法解释了。

“那又是何种体质?”龙非夜淡淡问。

无疑,韩芸汐是不知道的,“殿下,那刺客为何要行刺你?是你的仇人吗?”

“本王也想知道,他既来了第一回,就会有第二回。”

龙非夜很好奇黑衣刺客的体质,当然,他更好奇的是黑衣刺客怎么会知道幽阁密室里关着那个人。

只要那个人还关在密室里,他就不怕黑衣刺客不来。

“看样子得加强防范了。”韩芸汐很认真,对真相一无所知。

龙非夜没说话,手却轻轻抚拍起她的后背,这个动作,让韩芸汐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两人身上。

她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看不到他的表情,她想象着如此轻抚她后背的龙非夜必定是安静的,温柔的。

她真的好想好想让他多抱一会儿,多享受一下此刻的温存。

然而,事实证明,她也是冷静理智之人,她非常清楚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

“殿下,你再不放开我,估计你得在榻上多趟一个月了。”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心口上的伤自是疼的,他很清楚自己的伤如果再加重,一大堆事情就得全都耽搁下来。无奈,看到韩芸汐那双红彤彤的眼睛,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不想放开她。

见龙非夜没反应,韩芸汐都严肃起来了,“殿下,请马上放开我!”

龙非夜并没有走神,他立马就松手了。

他唇畔泛起丝丝无奈,这个女人也有对他严肃凌厉的时候呀。

韩芸汐特小心翼翼地从龙非夜身上爬起来,随后立马检查他的伤口,确定没有裂开,她才松了一口气。

“殿下,让顾太医进来复诊吧?”她还是乖乖地征询了龙非夜的意见。

龙非夜只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此时,唐离他们都还在门口忧心忡忡等待着,见韩芸汐冷不丁开门出来,都被她吓了一跳。

“王妃娘娘,殿下怎样了?”

楚西风正询问着,唐离早已箭步闯了进去。

“醒了,顾太医赶紧进去瞧瞧吧。”

韩芸汐这话音一落,楚西风也立马冲了进去。

顾北月却立马注意到韩芸汐那双红彤彤的眼睛,这个女人哭过。

一抹心疼掠过他明澈的双眸,却很快就被欣喜所取代,他也匆匆跟韩芸汐进门。

一见龙非夜,顾北月依旧不卑不亢,恭敬有礼。

他一边替龙非夜把脉,一边询问了几个问题,很快就淡淡笑了,“秦王殿下吉人只有天相,已无性命之忧!”

这对于龙非夜来说,就是一句废话,不用顾北月把脉,他都知道。

但是,龙非夜一声没吭。

顾北月又认真检查了龙非夜的伤口,“殿下,伤口才刚刚开始愈合。伤口很深,伤势又重,还请殿下修养一个月,切勿使用右手,尤其不能用剑。”

一个月不能用剑?

楚西风和唐离相视了一眼,都替龙非夜担忧起来。

对于一个用剑者来说,一个月不能用剑,这绝对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万一再遇到刺客,怎么办?

龙非夜依旧不动声色,等着顾北月继续说。

顾北月却没再多说什么,他开了了药方给韩芸汐,“王妃娘娘,这贴药殿下得用一个月,前半个月每天换药,后半个月两三天一换,视情况而定。”

韩芸汐还是很认真的,她并没有直接收下药方,而是认真看了一遍才收下。

这一切龙非夜都看在眼中,顾北月的药方他未必敢用,但是韩芸汐过目的,他便可放心使用了。

顾北月收拾药箱准备走人的时候,龙非夜才冷冷开了口,“本王如此重伤,命悬一线,顾太医还能救得回来,顾太医不愧是太医院院首。”

这话,是在夸顾北月的医术,亦是在质疑。

他这伤势,连他自己都以为会救不回来了。

“殿下,此次多亏了王妃娘娘止血及时,若非王妃娘娘在侧协助,下官也爱莫能助。”

顾北月说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至少在众人看来,救治龙非夜的伤最难的确实是止血的部分。

在韩芸汐看来,救治远远比止血更难,她只当顾北月是谦虚了。

“来人,赏顾太医黄金百两。”龙非夜很大方。

“谢秦王殿下。”

顾北月也不拒绝,他又认真交待,“秦王殿下,这一个月是伤口愈合的关键期,切勿切勿用力过度,若能避免,最好是不要用力。”

他说着,竟上前一步,在龙非夜耳边低声,“殿下,恕下官多言,还请殿下禁房事一个月。”

这句话要是被韩芸汐听到了,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其实,他伤成这样,身为大夫的顾北月交待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正常的,若不交待,反倒有失他的专业水平。

龙非夜非常平静,泰然自若地,“嗯,本王会的。”

这回答的话外之意,难不成……

顾北月微微一僵,只是,很快就恢复正常,谁都没察觉到他的异样,他还是温和地笑了笑,径自收拾药箱去了。

一切都交待清楚了,顾北月自是没有久待的必要。

“楚西风,送顾太医回去。”

龙非夜一声命令,顾北月就必须离开了。

韩芸汐送到门口,“顾北月,这一回真的多谢了。”

“王妃娘娘客气了,在下原以为……呵呵,殿下吉人自有天相呀!”

顾北月没把话说开,但是韩芸汐明白的。

按照顾北月之前说的,如果龙非夜那天晚上没有醒,基本也就没救了。

“是呀,殿下吉人自有天相!”

韩芸汐想,龙非夜也算是命大了。

她并不知道,顾北月其实早就料定了龙非夜会醒,只是为了隐藏医术,他说了假话。

顾北月算得好好的,龙非夜得一个月才会醒,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龙非夜居然会提前醒,还会提前这么多天。

不得不说,龙非夜的身体底子,好得可怕!

韩芸汐送顾北月的时间里,龙非夜早就向唐离了解了一切。

“哥,这个顾北月应该不是敌人。”

唐离虽然冲动,却不傻,在他看来,顾北月并不简单,但是对他们也没有敌意。

“不是敌人,未必是朋友。”龙非夜自有他的考量。

韩芸汐送走顾北月就立马折回来了,唐离也就不多说了。

“殿下,无论如何,你都得休息一个月!”

韩芸汐很认真, 她知道龙非夜手头上有不少大事,但是,天大的事都不比他的身体重要。

她瞪大眼睛,显得那双泪眼更加浮肿。

“你哭了!”唐离脱口而出,这才注意到韩芸汐的眼睛。

呃……

韩芸汐立马回避,冷静下来她自己都觉得掉眼泪是特丢人的事情。

她当作没听到唐离的话,继续道,“殿下,要不就在幽阁修养吧,这儿清净。”

龙非夜还未回答,唐离又出声了,他还特意绕到韩芸汐身旁来看,“你真哭了呀!”

在唐离的印象中,韩芸汐这个“心毒手毒”的女汉子是不可能会哭的呀!

韩芸汐特烦他,没好气地一把推开,“哭又怎样了,你之前不还疯了一样要打人吗?”

这家伙居然要打顾北月,实在可恶!

“那是因为我担心殿下,关心则乱,明白吗?”唐离向来不会吝啬表达他对他最亲爱的表哥的“爱意”。

“我就不能关心则乱吗?”

韩芸汐就这样当着龙非夜的面,随口反驳。

唐离非常意外,他才离开多久,韩芸汐这个女人竟敢在龙非夜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朝龙非夜那瞥了一眼,竟见龙非夜嘴角微勾,不动声色。

为什么他有种这两个家伙在秀恩爱的感觉呢?

他虽然知道龙非夜心里有这个女人的位置,只是如今这情况看,进展是不是会太快了。

“能!当然能!”唐离笑了,意味深长地说,“你是他的女人,你不关心则乱,谁关心则乱呀?”

他说着,笑呵呵地退了出去,留韩芸汐和龙非夜独处。

唐离在的时候,韩芸汐道的坦然,可是,唐离一走,屋内一安静下来,韩芸汐倒有些别捏了。

她偷偷朝龙非夜看去,只见龙非夜饶有兴致地正盯着她看。

她决定淡定一些,任由龙非夜看去,她不说话。

可事实证明,她的定力远远不如龙非夜,没多久,她就有些受不住了。

“殿下,先休息吧,我去准备药材,待会得替你换次药。”

韩芸汐说着就要逃走,龙非夜却招了招手,“你过来。”

见状,韩芸汐急了,“殿下,你不能乱动手!”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