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68章 竟不去灾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三更半夜,马车缓缓行驶出天宁帝都,韩芸汐这几天可累坏了,原本打算睡一觉的,可谁知道,马车一到郊外,龙非夜就下令走西南方向。

天宁这一回闹饥荒主要有三大灾区,都在中部。帝都在北,他们理应往南边一直走的呀。龙非夜为何要拐西南方向?

韩芸汐纳闷了,“殿下,前面难不成有埋伏?”

虽然龙非夜负伤的消息保守得很严密,但是也得提防着那个黑衣人传出去呀!云空大陆想要龙非夜性命的人多的是,他们这一路必须小心再小心。

“带你去个地方。”

龙非夜慵懒懒倚在高枕上,闲适放松,眯眼小憩,完全不像个受重伤的人,似乎也没把赈灾这么艰难的事情放心上。

这个时候,他要带她去哪里呀?

韩芸汐猜得到必定和赈灾有关,但是,具体的她就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了。

她趴在窗台边上,好奇地看着外头的夜色,这条路,她还真没走过。

韩芸汐实在是疲,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然而,翌日她醒来的时候,马车居然还在继续走,龙非夜已经醒了,右手里拿了几封密函在看。

韩芸汐凑到他身旁去,特狗腿地扯了扯他的衣袖,“殿下,咱们要去哪呀?你就告诉我吧!”

龙非夜眼睛抬都没抬,没理睬。

“殿下,你就说嘛。”

“殿下,你就说吧,我猜不到。看这样子咱们还得走挺远的。”

韩芸汐不依不饶,看密函时一贯不喜打扰的龙非夜竟一点脾气也没有,随手将密函拿给韩芸汐看。

这三封密函禀的都是一件事,国舅府急于脱手粮食的事情。

还有三日,国舅府就必须将一百多万的现钱交给户部了,这些天来国舅府都一直急着卖掉手中的粮食,换成现钱。但是,至今都还没卖掉一粒粮。

并不是粮食没人买,而是国舅府的要价太高了。

国舅府贪污这些粮食,本来就是等着将粮价炒高了在再抛售出去的,这一回被逼得不得不提前抛售,精明贪财的国舅爷定是要将粮食价格尽量往高处提的。

再者,国舅府如今也急需一大笔钱呀!不卖出好价钱,怎么够用?

国舅府需要交给户部两百四十万的现钱,几天前就先交了一百二十万。

这先交的一百二十万现钱里有一些是太子迎娶穆琉月的聘礼,有一些的国舅府的库存,还有一些是国舅府去借来的高利贷。

国舅府的资产当然不止这一两百万,可是国舅爷太精了,一直都将现钱换成地皮,收藏品等着涨价,府上的现钱着实不多。

如果随随便便拿个古董,或者拿块地皮出去都值个几十万的,有的甚至小百万。只是,这些东西都不是现钱,而且这些东西都不能随便拿出去竞拍或者当掉的,一旦拿出去卖掉,国舅府的脸也跟着就卖掉了。

就保皇党党羽中,有钱的主儿也不少,但是,国舅府是他们里面最富的呀,是保皇党的大靠山呀,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国舅爷根本开不了口。

所以,国舅府唯一的办法就是去黑市借高利贷,以支付高额利息为条件要即时拿到现钱,要求严格保密。

虽然无法探到准确的数据,但也可以大致估算出来,国舅府要还的高利贷本息,加要继续交给户部的钱加起来得有两百万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国舅府的粮食如果没有卖出高价钱,别说盈利了,就是达到收支平衡都难。

这些消息,自是寻常人所不知道的, 即便是帝都那个养尊处优吃惯皇粮的贵族圈子也未必有人知晓。反倒是走南闯北,锱铢必较的商人们一个个耳朵却灵得很,一点点风吹草动,他们都听得到。

宜太妃寿宴义卖赈灾上发生的一切早就都传出去了,嗅觉灵敏的商人们自是嗅到了商机,他们早就预料到国舅府会抛售粮食了。

无利不早起,无奸不成商!

这种时候可没人愿意当大善人帮国舅府一把,大家只会趁火打劫,很默契地压价。

密函里说得很清楚,有人在天宁黑市里发布了消息,要出售三万担大米,饥荒年代如此大宗买卖幕后之主必是国舅府,大家都猜得到,只是没有证据。

诚如,国舅府贪污的事也传得人人皆知,只是,谁都抓不到证据,所以无法证实,一直都是传言状态。

三封密函看完了,韩芸汐也大致明白了情况。

她笑道,“殿下是打算卖粮赈灾,顺便抓拿贪官为民除害?”

谁知,龙非夜却摇头,“不,本王也去卖粮。”

这……

韩芸汐非常意外,龙非夜这是开玩笑吗?这缺粮食的情况下,他去卖粮?

虽然说他在江南的庄园有不少囤粮,但是,这段时间已经捐了很多了,他上哪里去找粮食来卖呀!

就算他有粮食,拿来卖的话,只会助涨了那些炒粮的奸商的气焰,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对赈灾最是不利。

要知道,奸商们炒粮,最后的目的还是为了卖出去,为了拿到朝廷赈灾的银子。

“国舅爷还有三日的时间,本王要他明日就降价卖粮!”龙非夜冷冷说。

这话一出,韩芸汐恍然大悟。

她忍不住感慨起来,“殿下,原来你才是最奸诈的呀!”

“奸诈”?

第一次有人敢当着龙非夜的面前这么骂他,不过他非但没生气,反倒饶有兴致地问,“你懂?”

比起这个时代的大家闺秀,名门千金,韩芸汐懂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她当然懂!

在众商人对国舅府压价的情况下,龙非夜再搀和一脚,发布出卖粮的消息,无疑会让国舅府的粮价继续往下跌。

还有三日,国舅府就得交现钱给户部了,国舅爷就算不愿意贱卖,也得贱卖了。

智者顺势,能者造势,龙非夜此举是在造势,想必黑市的粮食市场很快就会变天喽!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对于龙非夜来说,做了这么多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找出国舅府贪污的证据。

只有国舅府真正开始抛售粮食了,开始交易了,他才有机会找到证人、证据。

否则,一切都依旧只是传言,推测。

听了韩芸汐这番解释,龙非夜颇为意外,这些厉害关系,他要跟唐离解释一堆唐离才能明白,韩芸汐就听他说一句话竟都懂了!

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依旧还是觉得自己低估了这个女人。

龙非夜不语,可一边听一边点头,便是对韩芸汐最大的肯定了。

韩芸汐一解释完,立马趁热打铁,低声问道,“殿下,臣妾有个猜测,不知道对不对。”

“说吧。”龙非夜淡淡道。

韩芸汐窃笑了下,凑近低声,“殿下,臣妾猜你只是去放消息虚张声势罢了,你手上的粮,一粒都不会卖出去的。”

这话一出,龙非夜便呵呵笑了起来,他一边笑着,一边撅起韩芸汐的下巴,一脸邪佞地提醒,“韩芸汐,太聪明可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韩芸汐并不怕他,拉着他的手缓缓放下,认真道,“殿下,都跟你说了,不许用右手!会牵动伤口的!”

从幽阁回秦王府的的路上,她险些都跟他吵架了,最后无奈妥协了,只允许他用左手,右手是万万不可用的。

虽然谈着正事,可是,她还是时刻关注着他的动作,他的伤势。

看着韩芸汐那较真的小脸,龙非夜突然有种特贴心的感觉,他竟鬼使神差地应了她一个“好”字。

龙非夜要带韩芸汐去的自然就是黑市了。

黑市,顾名思义是一个秘密的交易市场。

因为交易一些朝廷不批准流通,或者价格远远高于正常市价的东西,以及一些非正规手段的金钱往来,如高利贷,如洗钱,所以冠之以“黑”字。

在天宁有两个大黑市,一个据点在天宁帝都西南方向,名唤天域黑市;另一个位于天宁和西周、北厉的交界处的三途战场,名唤三途黑市。其中三途黑市不仅仅是天宁最大的,也是云空大陆最大的。

很多影响到云空大陆诸多经济的大案子,都是出自三途黑市。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想必国舅府不会选择天域黑市,而会选择三途黑市,因为三途黑市远在边界,天高皇帝远,而且黑市中个派系关系网庞大而复杂,要被揪出证据,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恰恰是这一回时间紧迫,给了龙非夜极好的机会。

这日正午,龙非夜和韩芸汐抵达了天域黑市。

天域黑市的据点是一个秘密地下世界,入口掩藏在荒山之中。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带上严实的蒙面,一上荒山龙非夜就紧紧牵住韩芸汐的手没放开过。

他们止步在一块一人多高的玄色无字碑前,虽是大白天,太阳正当空,可这无字碑却显得格外阴森幽冷。

“这是入口。”龙非夜低声。

韩芸汐听说过这个黑市,却没想到会这么隐秘,她正好奇着,只见龙非夜随意在无字碑上踹了三脚。

石碑后面就缓缓开启了一个黑得不见底的山洞入口,很快一个提着灯笼的驼背老头子走了出来。

“有脚踹门,你活腻了吗?”老头子怒声训斥,缓缓抬起头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