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73章 狡诈成精,我喜欢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混迹黑市的商人远远要比一般商人多三分精明和诡诈。林爷刚刚进门见韩芸汐的气质就知道来者不是一般人物。再看到陈三少的伤势他就更肯定他们不好招惹了。

一来这么小的屋子,长鞭能使得那么精准,怎么说这黑衣侍卫都不简单;二来,这二人来黑市敢得罪他这粮行中的大势力,必定是有底气的。

林爷心下先已经对韩芸汐他们有三分忌惮了,这样回答韩芸汐只不过是一种试探。

韩芸汐这女人除了对龙非夜会脑袋短路之外,一般情况下都是精到骨子里去的,她心中笃定林爷就是在试探她。

“不够。”

她态度冷傲,气势逼人,他们打陈三少和陈三少给她赔礼道歉是两码事,怎么能相抵呢?

“那你想怎么样?”林爷的语气也不善了。

“没想怎么样。林爷如果有心同本姑娘买卖,这畜生就必须给本姑娘赔礼道歉;林爷如果无心,那便算了,本姑娘日后任何买卖都不会考虑你林家粮铺!”韩芸汐冷冷说。

试探到这份上了,如果是以前,林爷必定会先晾一晾对方,至少推个两三天再来商讨。可是,这一回不一样,最迟明天晚上他就得把仓库那些粮食变成现钱。

没时间再耽搁了呀!

迟疑了片刻,林爷还是很聪明地岔开了话题,“姑娘,你到底想买多少粮?”

韩芸汐更聪明的顺势回答,“想买不少……不低于五万担,林爷如果有货的话,或许可以好好考虑考虑,本姑娘可以给你三天的时间。”

韩芸汐看似让步,实则是逼得更紧呀!林爷哪有时间考虑?

缄默站在韩芸汐的背后的龙非夜嘴角都勾了起来,这个女人年纪轻轻的却比那些老狐狸还要狡猾。他喜欢!

一听到不低于五万担,林爷再好的耐性也会激动呀!

他连忙问,“姑娘要那么多粮作甚?”

“黑市里的买卖什么时候也需要交待那么多了?”韩芸汐冷笑,这话说出来就更像是道上人了。

“在下只是好奇而已,姑娘可听过这两日粮行里的抢购?”林爷继续问。

“刚刚才从那边过来。”韩芸汐答到。

见韩芸汐没有排斥,林爷心下窃喜,连忙继续试探,“听说那边的价格很低。”

韩芸汐虽端着高姿态,其实就等着林爷问这些问题呢!

她冷笑了笑,“那价格也不算低。”

在场众人一时都惊住了,就是那一直恶狠狠盯着韩芸汐他们看的陈三少也瞪大眼睛。

一万两的价格居然还不算低?这个女人也真敢说!

龙非夜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笑意,这个女人果然对他的胃口,在他看来一万担一万两跟国舅府买粮食,确实是便宜了国舅府。

“那……姑娘心中的低价是?”林爷继续问。

韩芸汐笑了,“那得看你手上有多少粮了。”

这……

这个女人这么问,难不成她要的粮非常多?

林爷明明一直在试探这个女人,可是,却反倒感觉自己的胃口被越吊越高。

林爷终究急了,“你到底要多少?”

这一回韩芸汐没再回答,而是瞥了陈三少一眼,冷哼,“看样子林爷是没兴趣这桩买卖了。”

她说完转身就走,龙非夜缄默地跟上。

一直在后门旁观的几个线人一下子都急了,有人连忙冲过来,要叫住韩芸汐,却被林爷拦住了。

他一言不发,表情严肃地看着韩芸汐的背影,似乎没有留人的意思。

那人急了,怒声,“老大,陈三不道歉我来陪这个脸,那犊子太欠教训了!”

林爷还是不说话,他才不是不舍得陈三少去道歉,他只是还不太确定韩芸汐是真心要来买粮的,还是有人派来调查他们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何况现在还是风头上,他必须更加小心谨慎。

韩芸汐和龙非夜的步伐不快也不慢,一步一步朝门外走去,两人都没有回头,背影尊贵而又洒脱,令人看着都移不开眼。

随着韩芸汐和龙非夜距离大门越来越近,林爷和背后的人都越来越紧张,就韩芸汐方才表现出来的性子,一旦他们走出大门,要再挽回这桩买卖就不容易了。

“老林,让步吧?”

“老林,我看这个女人是真的来买粮的,一看就是生意人!”

“老大,咱耽搁不起了,要不先留住他们,咱一边把价格谈了,一边禀上头去?让上头明儿个派个人来瞧瞧?”

……

身后的人纷纷劝说,林爷本就有些沉不住气了,被这么一劝也就心动了。

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开口留人,而是故意端高了架子,说,“这位姑娘,除了道歉之外,一切都好商量。”

谁知道韩芸汐头都没回,无动于衷继续往前走,眼看就要出门了。

见状,林爷终于急了,“姑娘,请留步!”

韩芸汐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笑容,很愉快地停了下来,但是,她还是不回头。

她不急,林爷等人却急呀。

谈判就是这样,有些防线必须咬死了不放,一旦妥协让步,那后面的一切也就基本定局了。

林爷一让步,气势上就弱了下来。见韩芸汐没转身,林爷更急了,立马厉斥陈三少,“臭小子,还不去给人家赔不是!”

陈三少见势头不对,正要溜呢,被这么一吼,吓得都不敢动了。

“还不去!”

林爷第二声令下,陈三少一哆嗦,立马连滚带爬过去,他好不甘心了,可是,他最怕的就是最宠他的林爷了。

他出生至今就没跟谁道歉过,还真不知道怎么赔不是,只悻悻说了句,“姑娘,对不住!”

韩芸汐拿陈三少说事不过是要降低林爷的戒备心,她惦记着粮食的事情不想多生枝节,正想就这么算了,谁知道一直不做声的龙非夜突然冷冷开了口,“这也算赔礼道歉?”

呃……

一听这语气韩芸汐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算了。

好吧,作为侍从的秦王殿下开了口,韩芸汐只能把架子端着更高,她不做声了。

见这情况,林爷以为韩芸汐生气了,连忙朝陈三少使眼色。

陈三少放开一直捂着脸的手,双手作揖,态度诚恳地说,“姑娘,是在下不对,在下错了,在下给你赔个不是,你就原谅在下吧!”

这种事,既然秦王殿下都开口了,韩芸汐也很有自知之明的,她做不了主。

背对陈三少,她沉默到底了。

原以为龙非夜会出声,可谁知道陈三少作揖在背后等着,龙非夜竟也不做声。

韩芸汐心下窃笑,这家伙就算当仆从都比主子难伺候呀。

陈三少保持着作揖的动作,忍不住回头看林爷投去求救的目光,他哪里还顾得上甘心不甘心,此时特后悔招惹这个女人。

林爷也摸不透韩芸汐想做什么,就一个劲瞪陈三少,反正不管韩芸汐想做什么,都是陈三少的错,都得陈三少去认。

陈三少悻悻的,只能继续道歉,“姑娘,在下知错了!在下再也不敢了,你给句话吧!”

“姑娘,你给个话吧,你要在下做什么才肯原谅在下?”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乐了,她优雅地转身,“来人!”

她也不知道龙非夜要怎样才肯罢休,随他去呗。

龙非夜都还没动呢,陈三少就怕了,怯怯地后退,然而,龙非夜并没给他逃走的机会,他一转身直接一脚飞踹过去,正正踹在陈三少受伤的脸上,一脚就将陈三少踹飞出后门。

被欺负了有人这么替她报仇,韩芸汐只觉得自己好幸福呀!

龙非夜优雅地收回颀长的腿,双手负于身后,缄默地后退到韩芸汐身后去,像个训练有素的侍从,却又尊贵神秘。

只听得陈三少落地“嘭”一声巨响,连哀号声都没了,这好色之徒想必不没命也得残废掉。

林爷的心在滴血也,恨不得马上冲过去瞧瞧,可是,面对如此强势的韩芸汐,他怎么敢?

万一这个女人一个不高兴,这桩买卖岂不黄了?

林爷只能忍着心痛,装作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教训得好!老夫早就想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了。”

韩芸汐只是冷笑了笑,不多评价。

林爷迫不及待转所,“姑娘,咱们到里头详谈?”

就是来详谈的呀!

“嗯。”韩芸汐高高在上,只冷冷地应了一声。

林爷连忙亲自将他们主仆两往里头请,一边使眼色让人赶紧去禀上头的人。

泡上好茶,上了点心,林爷这是打算跟他们长谈了。

韩芸汐一坐下,林爷便问,“姑娘,你到底要多少粮?”

“你有多少,本姑娘买多少!”韩芸汐爽快地回答。

可是,林爷的脸险些黑掉,陈三少被打成那样了,这个女人还不好好回答?她这回得就等于没回答好不好?

这是变相反问他有多少存粮呢!

林爷虽急,却终究得耐住性子,他又试探,“姑娘,我这粮食可不少,就怕你……”

韩芸汐气定神闲喝完一杯茶,很嚣张,“本姑娘有的是银子,就怕你没货!”

这下林爷笑了,“姑娘,咱粮铺向来只收现钱,你可打听过?”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