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75章 砍价,谁最狠绝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要派什么人去黑市,可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

要知道黑市下面的人,就连当头儿的林爷都不知道国舅府手上有多少存粮。

他们猜得到他们的顶头上司的国舅府,但是一点证据都没有。

他们只认识给他们送密函和发银子的人而已,国舅府上的一个都不认识。

派下去的这个人,既要很了解国舅府的存粮,还得可以代替国舅爷直接拍板价格。

否则,再一趟密函往来极有可能会来不及。

今夜已经是最后期限了呀!

最慢最慢今天下去都得把银子弄到手,昨天户部的人又来催了一次,而高利贷的利滚利已经滚出了不少。

国舅爷想呀想呀,最后总算是想出了一个不错的人选……

黑市这边,昨夜吴叔粮店的抢购被楚西风给抢到了,第二个一万担粮食又节省下来。

上午,吴叔粮店依旧大张旗鼓的搬出一万担粮食,准备第三次抢购。

因为是最后一次,谁都不想错过这最好的机会,围观的人比前两日多了不少,而不少一直没亲自露面大商人也纷纷露面了。

整个黑市粮行都在凑抢购的热闹,没人知晓林家粮铺里正在进行一场黑市粮行成立以来最大宗的买卖。

有龙非夜的守护,深入贼窝的韩芸汐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距离药效退的时间还有两个多时辰,她慵懒懒躺在床榻上没事做,便开始神游起解毒系统里的解毒空间。

这段时间一直非常忙碌,忙完这件事忙那件,她都顾不上休息,更没时间搭理解毒空间里那一池毒水。

这一回进来,竟发现毒水池里已经密密麻麻全都是毒草了,有些毒性已经完全形成,还有些正在成长。

一看到这些新型毒药,韩芸汐就忍不住想起君亦邪来,这会儿他应该要饱受肩膀上那毒药的折磨了。

她琢磨着君亦邪最后一定会受不了来找她讨要解药的。

只要他敢来,她一定要他另一肩膀也尝一尝中毒的滋味。

她如今唯一顾忌的是君亦邪见过小东西,估计也猜得到小东西的来头,万一他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她的麻烦就大了。

这些日子她也一直暗暗关注这件事,幸好君亦邪都没什么动静。

想来,那家伙为北历皇族的争斗和百毒门的麻烦忙得不可开交,暂时还顾不上她和小东西吧。

解毒空间很大,但是能用的空间还是很小的,黑暗之处韩芸汐神游不到,越强求就越头疼,她最后只能退出来。

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发这个空间,反正她暂时也用不上那么多,一切就随缘吧。

休息了片刻,正午便到了。

韩芸汐如实起床,补妆之后便出门。她门一开,只见外头空荡荡的,没有熟悉的身影。

人呢?

韩芸汐正纳闷着,龙非夜便从屋顶上落了下来,他原本是守在门口的,可昨夜隐隐察觉到有高手靠近这个屋子,只是,他在周遭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人影,最后他便坐到屋顶上去守着,一宿未眠。

韩芸汐见了龙非夜才安心,她自是体谅他的,低声,“累吗?”

“不累。”他答得很简单,可这简单背后却是昨夜一宿的视线不离,他坐在屋顶上,守了一夜也看了一夜。毕竟他有伤在深,万一真有高手动手,他一个不留神,她就危险了。

仆从很快就过来伺候,饱食了一餐之后,林爷亲自过来请,他笑道,“赫连姑娘,粮库的人过来了,咱们谈谈数量和价格吧?”

所谓粮库的人自然就是国舅爷派来的人了。

韩芸汐和龙非夜心中有数,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便同林爷走了。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韩芸汐那卧房边上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衣蒙面男子,谦谦君子,温良如玉。

龙非夜的感觉是对的,附近确实有高手的存在,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个高手恰恰是因为他身上有重伤才追随而来,保护韩芸汐。

林爷带韩芸汐和龙非夜进入一间很隐蔽的屋子,里头一个中年男子,身着蓝衫,带着斗笠轻纱蒙面,整个头部都遮住,只从白纱中看得一个朦朦胧胧的轮廓。

韩芸汐他们一进来,他便起身来,一番介绍之后,三人入座,龙非夜依旧站在韩芸汐背后。

中年男子不经意瞥了龙非夜几眼,虽然这个动作是在面纱之后,但是并没有逃过龙非夜犀冷的眼睛。

龙非夜一进门就缄默地将这中年男子打量了一遍,从他的鞋到他戴的斗笠,最后视线定格在他的手上。

中年男子一看过来,他立马移开视线,缄默内敛。

“赫连姑娘需要多少粮食尽管开口,我们库房师傅在这里,可以直接给你准信儿。”林爷先开了口。

韩芸汐打趣道,“怎么,林爷自己都还不知道库房里有多少粮?”

韩芸汐这么问是正常的,不问的话,反倒令人起疑了。

中年男子立马笑了,“主子,你瞧瞧连赫连姑娘都这么说了。”

林爷尴尬一笑,“呵呵,赫连姑娘有所不知,我这库房师傅牢靠得很,有他在,粮库里一只老鼠都不会有!”

这话中的“老鼠”指的自然是偷粮人。

中年男子立马谦虚起来,“承蒙林爷信任,自当尽忠职守!”

“师傅,你刚刚说你贵姓来着?”韩芸汐突然插了一句。

“免贵姓钱。”中年男子又说了一遍。

“哦哦。”韩芸汐点了点头。

她其实是故意试探着玩的,刚刚中年男子说的也是“钱”,看样子说谎还是打了草稿的。

其实不管这二人如此相互恭维是故意做戏,还是无意谈起,她都无所谓。

大家都坐到这里来了,事情已经成了大半,如今就剩下价格了。

至于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只要他露面,龙非夜就能查出他的底来!

“钱师傅,那你说说你们库里到底有多少货呗。”韩芸汐态度傲慢而随意。

“我们库里的货很多,不管赫连姑娘要多少,我们都有。”钱师傅口气不小呀!

“呵呵,万一没有呢?”韩芸汐再问。

钱师傅看了林爷一眼,林爷连忙开口,“赫连姑娘要多少,请给个数目吧。”

“没底,你们有多少,本姑娘就要多少!”韩芸汐说着,补充了一句,“现钱!”

这话干脆的话一出,林爷和钱师傅便都震惊了。

韩芸汐趁势再补充,“当然,价格方面如果谈不拢,本姑娘一粒粮都不会带走的。”

钱师傅迟疑了片刻,认真说,“赫连姑娘,不如直接开价吧。”

“你们报个价呗。”韩芸汐没那么傻。

她是来砍价的,不是来报价的!

以前还是学生时候,靠着兼职过活,学医很苦也很费钱,不少临床培训的机会都得花钱找门路去争取来的,就学校安排的那些实习机会,学到的总是有限的。何况是她这种解毒的偏科呢?

所以,她在买东西上面特别抠,特别能砍价。

所谓有错买没错卖,不管买什么,只要先出价,必定被坑。

“还是赫连姑娘报个价吧,那么大的量,在下看看价格合适不合适。”钱师傅笑着说。

“你也知道量大, 就开个合适的价格呗。”韩芸汐说得很无所谓。

态度上,她就先胜了一筹,谁让对方急着脱手呢?

“听说赫连姑娘昨天嫌一万两贵了?”钱师傅试探起来,几担一万两没说清楚。

“不贵吗?”韩芸汐也问得含糊。

“一万两百担,确实是贵了。”钱师傅和中肯地说。

韩芸汐冷笑起来,她昨天嫌的是一万两一万担贵了,不是一百担。

这家伙是故意的!

居然一下子从一万担降到一百担,真狠呀!

“哎呀,我昨天这么说了吗?”韩芸汐装傻了。

林爷也装傻起来,“似乎就这么说的。”

砍价的高招是什么,就是不要脸的装傻呀!

韩芸汐锊了锊长发,回头朝龙非夜看去,问说,“我昨天喝高了,我这么说了吗?”

“禀主子,您不是这么说的。”龙非夜的语气特专业。

“那是怎么说的?”韩芸汐在心底暗暗说,“尊贵的秦王殿下,请你出价吧!”

“禀主子,您昨天说的是十万担一万两。”龙非夜语气平淡地回答。

这话一出,林爷和钱师傅嘴里的茶立马全喷出来,两人都傻眼了,甘拜下风。

十万担一万两,这这这……这种话居然也说得出来!

别说他们,韩芸汐都被震撼到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很绝了,没想到最绝的终究是龙非夜。

韩芸汐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继续说,“林爷,看样子是你听错了。”

“赫连姑娘是开玩笑吧,十万担一万两,这……怎么可能呢,呵呵……”林爷笑得比哭还难看。

“这个价格还嫌低呀?那你们说多少呢?”韩芸汐特天真地回答。

砍价中如果一定要先出价,那一定要把价格狠狠往下压,压到正规价格之下,这样才有足够空间占到便宜。

十万担一万两,这个基调已经定下了,韩芸汐倒要看看林爷还能抬高到多少!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