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78章 秦王殿下贪污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户部的银子都还没到,韩芸汐他们就收到了一个坏消息。

全国上下都在谣传秦王殿下无力挽救灾区的饥荒,故意在路上耽搁时间,迟迟都没往灾区走。

这件事在三大灾区炒得最火,更有甚者开始污蔑秦王殿下贪污了义卖赈灾的银子,没拿银子买到粮食,反倒一路吃喝玩乐,纵容秦王妃各种奢侈开销。

收到这个消息之后,韩芸汐的嘴角都抽搐了,这造谣者未免也太心急了点吧?义卖赈灾的银子一共有七百四十万两,其他五百万两是龙非夜自己的银子,剩下的才是国舅府的,国舅府还有一半的银子没送过来呢!

这个时候说他们贪污赈灾款项?真心是对秦王殿下的侮辱呀!就那么一两百万两银子,至于吗?

韩芸汐都不知道自己该觉得倒霉,还是该觉得荣幸了?

好吧,她还是豁达冲龙非夜一笑,“殿下,臣妾红颜祸水,误国误民了。”

龙非夜冷冷瞥了她一眼而已,不屑发表看法。

单单韩芸汐手上一个镯子就价值连国,贪污那一两百万两,够他养韩芸汐吃喝玩乐?

显然,诬陷他的人远远低估了他的财力。

虽然他没有去灾区而是折到黑市来,但是,他一直都有派人制造假消息,伪造行踪给天徽皇帝看。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全国散布谣言者,不是天徽皇帝就是国舅爷。

“殿下,就那么点银子太可笑了吧?谁会信?”就是楚西风都知道算那一笔账呀!

然而,吴叔却认真道,“殿下,老百姓要是能分辨是非就好了。谣言猛于虎,这一招真狠!”

吴叔这话并没有看低普通百姓的意思,只是普通百姓能接触到的信息毕竟是有限的,能知道的真相就更有限了。

人云亦云是人类的天性,所以再荒唐的谣言都传得开,传着传着就成真的了,甚至传着传着就成了历史。

所以文人的笔,老百姓的嘴都是刀子,能杀人于无形。

朝廷赈灾不力,赈灾的粮食被贪都不算什么大秘密了,在这种情况下,灾区的老百姓对朝廷普遍心怀不满,他们哪里会管秦王殿下和天徽皇帝的明争暗斗,在他们眼中,秦王殿下是赈灾钦差,代表的就是朝廷。

一旦秦王贪污的消息继续炒作下去,暴乱极有可能发生。

听了吴叔这话,楚西风立马说,“殿下,依属下看,他们下一步必定会煽动灾民暴动的!”

韩芸汐很认可地点了点头,民心之争果然才刚刚开始呀!

“殿下,据臣妾了解,三大灾区里宁南郡的灾情最严重,而那儿的民风最凶悍。”韩芸汐认真说。

“你了解?”龙非夜很意外。

“臣妾不知道殿下要先去哪个区,所以做了一些调查。”韩芸汐如实回答。

这个女人果然是极好的助手,虽然他什么事情都不曾交待给她,但是她却事事上心。

龙非夜深深地看了韩芸汐一眼,看得韩芸汐都不自在了。

“楚西风,明天开始隐瞒本王一切行踪!秘密就去宁南郡,一百五十万担粮送宁南郡,剩下的平分给其他两个区,全都秘密押送!”龙非夜淡淡吩咐。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乐了。

龙非夜才是最奸诈的好不好!

谣言传成那样了,他居然连伪造的行踪都隐瞒起来。

一旦他所有的行踪都隐瞒掉,连天徽皇帝都找不到他,天晓得谣言会传成什么样子呢!

龙非夜这是自己给自己添油加醋呢,这无疑是要全国上下所有老百姓的注意力全都引到他身上。

这种情况下,他再亲自运送粮食到灾区为自己澄清,举国轰动的效果可想而知了。

龙非夜是擅于造势之人,但是这一回他借势了一把,借用天徽帝在全国上下造的势,为自己造更大的势。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办!”楚西风兴奋地离开了,真真迫不及待想看一看秦王殿下亲自押送粮食抵达灾区的场景呀!

这种事情,想一想都会兴奋的!

然而,龙非夜和韩芸汐却都泰然自若,龙非夜亲自为韩芸汐倒茶,夫妻二人没什么言语,且默契地闲适品茶。

吴叔在一旁看着,心下忍不住感慨,这两位主子简直是一个比一个还腹黑。

最好别和这对夫妻作对,否则被怎么玩死的都不知道。

翌日,龙非夜和韩芸汐亲自到南郊秘密押送粮食往宁南郡走,而之前伪装成他们一路往灾区走的马车突然没了消息。

很快,天徽皇帝和国舅爷那边就收到消息了。

“皇上,今儿个一大早秦王殿下和王妃娘娘突然不见了,马车就丢在路边,连仆从也没了。”探子如实禀告。

国舅爷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秦王这是……”

“呵呵,不管他玩什么把戏,这一回他都得栽!灾民要的是粮,是命!不管秦王玩什么把戏,都没用!”天徽皇帝不屑冷笑。

并非天徽皇帝张狂,而是他认定了龙非夜手上没有足够的粮食赈灾,也无路调用粮食。

就龙非夜江南庄园的粮食,已经所剩不多了,而天宁其他地区的粮食要么被调用得差不多,要么就是早被粮商们收购走了。

这一回,龙非夜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有再多的银子,都变不出那么一大笔粮食来!

“皇上,下官只是好奇秦王为何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失踪?”国舅爷本就谨慎,在昨日交完赈灾的银子之后,他就更谨慎了,总觉得秦王这一回没那么好对付。

“来人,把消息放出去!”天徽皇帝并不担心。

原本他就嫌秦王贪污的谣言传得不广,这一回他要整个天宁国都为这件事沸腾一次。

一直一来“秦王”这两个字不管在文武百官、皇族贵戚中,还是在老百姓心中都是尊贵不可侵犯的,这一回他要龙非夜身败名裂!让他知道同皇权为敌,永远不会有好下场!

国舅爷并没多说什么,他贪下的粮食已经全部转手出去了,虽然亏了,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清空,未必不是好事。

万一龙非夜失踪是去追查贪污的粮食,那他也能全身而退。

龙天墨坐在一旁,始终都没开口。

“小舅子,你可许久没陪朕喝一杯了。”天徽皇帝如此称呼国舅爷,必是心情大好的时候。

龙非夜这件事之外,让他高兴的还有楚清歌的事情,西周皇帝和西周楚家都已经跟他确定了婚期,半年之后,楚清歌就会和亲而来,他也答应立楚清歌为贵妃,品级仅低于皇后。

一来,楚清歌是他相中的女人;二来,楚清歌出身西周势力最强的军府,她和亲而来,无疑会成为他极大的助力!

“皇上抬爱,微臣恭敬不如从命!”国舅爷还是恭恭敬敬的,他暗暗朝一直一声不吭的龙天墨使了个眼色,可惜龙天墨假装没瞧见。

趁着父皇开心的时候,他这个当太子的应该多讨好才是,只可惜龙天墨至今的心情都不怎么好。

“父皇,儿臣还有些事务需处理,就不扰你的雅兴了。”他淡淡说。

“穆将军府最近可有什么消息?”天徽皇帝问道。

“一切如常,儿臣昨日才同少将军同去训练场。”龙天墨如实回答。

因为聘礼和婚礼的事情,穆清武不爽了好几天,也是昨日才肯见他。

天徽皇帝也没多问,只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龙天墨也就这么走了,国舅爷眼底掠过丝丝不悦,想拦也不好拦了。

这一回义卖赈灾的事情,不止他的亲儿子,就连太子也被他狠狠教训了一顿。

太子是储君,他是臣,可私底下太子爷还得叫他一声舅舅的,他是太子唯一的后盾。如果不是他,太子娶不到穆琉月,也翻不了身。

当然,国舅爷捧着太子,并不是因为血缘关系,而是因为太子爷同时也是国舅爷将来的保障。

否则,储君一更换,国舅府第一个该倒台的!

国舅爷一边陪天徽皇帝喝酒,一边琢磨着楚清歌和亲的事情,如今后宫四贵妃就剩下两位,一位是出自国舅府的雪妃,另一位是骑兵宁将军的妹妹宁妃,楚清歌一来怕是这后位之争就要开始了。

万一楚清歌当上皇后,产下皇子,指不定储君之争也会随之而来!

任由国舅爷各种深思熟虑,远忧近虑,龙天墨这段时间都不在状态,因为他被穆琉月烦透了!

龙天墨一回到东宫,穆琉月便迎面而来,“殿下回来呀,臣妾备了银耳莲子大枣羹,殿下……”

“退下!”龙天墨不耐烦地挥手,听都懒得听。

穆琉月原本欢喜的小脸立马委屈起来,“殿下,臣妾亲自熬了好久的。”

龙天墨懒得回答,若不是看在将军府的面上,他早就把这个女人送到西山去伺候母后了。

见龙天墨又要走,穆琉月实在忍不住追上去,“殿下,秦王殿下贪污的事情臣妾也听说了,就臣妾对韩芸汐的了解,此事必定是……”

龙天墨戛然止步,厉声警告,“秦王和秦王妃的事情,轮不上你来多嘴!下一回再让本太子听到类似的话,小心本太子治你个后宫干政之罪!”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