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79章 本王让你祸害得起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天墨这警告一出,穆琉月立马僵在原地,她委屈得想冲过去跟龙天墨大吵一架。

她到底要怎么做才够?

这些日子来,不管她怎么讨好,怎么卖笑,他都不正眼看她一眼。

她原本还想同龙天墨一起联手对付韩芸汐的,谁知道龙天墨连个机会也不给她。

她原本以为嫁入东宫会是她命运的转折,可谁知道她才新婚不到一个月就像个弃妇一样被晾在一边。

新婚那日,都还没到晚上,龙天墨就不见了。本该是洞房花烛夜,良辰美景时,她却独守空房,独自落泪。

这就算了,没想到第二日太后居然没有派人来取落红白帕!!

想当初韩芸汐成婚的时候,她还和一干姐妹们打赌韩芸汐会不会有落红白帕,还和长平公主一起等着韩芸汐被太后羞辱呢!

谁知道她今日会落得如此下场,太后连查都不查她!太后分明是知道龙天墨没碰她的,也是默许了的!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样的事来得羞辱的呢?

早知如此,她当初就应该听父亲的话,就不应该以死相逼,逼迫父亲答应这门婚事!

穆琉月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甘心,为什么韩芸汐一点背景都没有,偏偏就能得到秦王殿下的亲徕呢?

她如今唯一庆幸的便是她有一个强大的娘家当后盾,龙天墨还不至于真把她怎么样了!

但是,龙天墨终究是储君,总有一日会登上皇位,到时候将军府都未必牵制得了他!

思及此,穆琉月越发有不安全感,她想,她最后的筹码便是要一个孩子,一个男孩!

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也不喜欢自己的人,却要想方设法去求一个孩子,这算不算穆琉月的报应呢?

穆琉月无时无刻不痛恨着韩芸汐,可惜,韩芸汐早就把她给忘了。

咳咳……这并非因为韩芸汐大肚量不记仇,而是她已经彻底报仇了!

此时,韩芸汐正和龙非夜同乘一辆马车,运送一百五十多万担粮食往重灾区宁南郡方向秘密赶路。

暗卫将户部送到秦王府的银票送了过来,虽然就几张,但每一张都是大面值,一共是七百多万两。

龙非夜正在看幽阁送过来的密函,看都没看那银票一眼,一接过就随手就递给韩芸汐。

“殿下,臣妾还是不当祸水红颜吧。”韩芸汐打趣地说。

龙非夜专注在密函上,随口道,“本王让你祸害得起。”

韩芸汐看着他冷峻的侧脸,只觉天下再也没有比这个家伙更帅气的男人了!

他都这么说了,她还拒绝什么呢?她故作正经,认真道,“那臣妾就放心了。”

韩芸汐接过那银票,翌日就偷偷交给了那个叫做徐东临的小暗卫,秘密交待了些事情。

虽然此次随行的暗卫都听命于韩芸汐,但是韩芸汐只跟这个徐东临小暗卫有接触,别说,这个徐东临年纪不大,办事却特牢靠。

韩芸汐琢磨着自己是否也得养一些专属的暗卫了呢?最好是会使毒的暗卫,当然,这件事还得等赈灾之后再好好考虑。

一路往灾区走,为了赶时间,他们每天晚上也都在赶路,并没有住店。

马车很大,有暖塌可以卧躺,龙非夜和韩芸汐一人躺一边,中间是一块矮几。

白日里,龙非夜不是看密函就是看书,韩芸汐偶尔会问他事情,龙非夜都会回答,只是回答的时候依旧专注在密函和书卷上。

见状,韩芸汐就不多打扰他了。

她无聊起来就闭上眼睛神游解毒系统,幸好她这一回出来把东西都带齐整了。

百里茗香所服用的所有毒药她都准备了一份,闲暇时候就琢磨破解之法。

如果是单纯的所有毒素混合在一起,解毒系统只需要一分钟的时间就可以配制出解药来,只可惜,这些毒素并非单纯的混合,而是在百里茗香特殊的体内混合的。

韩芸汐取了百里茗香特殊的血液,和自己正常的血液进行配制,只希望能配制出可以研究的东西来。

她也把上一回在毒宗地下宫殿里找到的毒兰草带上,只是,她暂时无暇多顾。

打从上一回她出走之后将龙非夜迷蝶梦再次交给她,龙非夜就没有再过问过迷蝶梦的事情了,但她还是一直很上心的,只是,百里茗香的事情比迷蝶梦来得紧急一些。

白日里韩芸汐神游解毒系统耗费了不少精力,夜里她便睡得特别香,常常要日上三竿才醒来,醒来的时候总会发现自己身上多盖了一件薄薄的毯子,她几乎是习惯了,第一反应就才转头朝龙非夜看去,总会看到他认真阅卷的侧脸。

有时候韩芸汐会想,如果哪天醒来回头看不到熟悉的侧脸,她会不会不适应了呢?

这日,韩芸汐又是很晚才醒,习惯地回头看去,“殿下,你看什么书呢?”

“史书。”龙非夜淡淡回答。

“看完了借臣妾瞧瞧吧,臣妾怪无聊的。”韩芸汐慵懒懒说。

“嗯。”龙非夜只应了一声,头都没抬,他阅卷的时候确实不喜欢别人打扰,确切的说,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喜欢别人打扰。

韩芸汐也没多问,下车去洗簌吃饭,这时候,龙非夜才将手里的《七贵族志》换成一本《云空通史》。

这一路上,龙非夜除了关注着幽阁那边的事情之外,就一直在查阅《七贵族志》,他一边查阅史料,一边派人去实地调查,似乎想把七贵族的遗孤都找出来。

而幽阁那边,唐离一直都没等到那个黑衣人。

龙非夜对那个黑衣人的身份越发的纳闷了,为此,他特意派人去了药城沐家调查,还派人去找顾七少,至于为何要查沐家和顾七少,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韩芸汐很快就回来了,带来了一个暗卫送过来的消息。

“殿下,听说西周楚家为楚清歌置备了一万匹汗血良驹当嫁妆!”

西周和北历都盛产战马,骑兵是双方的一大王牌。

西周的战马为汗血马,这种战马头细颈高,四肢修长,步伐轻盈,以速度快、耐力强著称!

北历的战马则是蒙古马,这种马不畏寒冷,生命力极强,而且在战场上不惊不乍,勇猛无比!就综合战斗力上要优于汗血马。

至于天宁,并没有自己的战马,所以骑兵并不强,要受制于西周。

不得不说一万匹汗血良驹着实是一份丰厚的嫁妆,就连龙非夜都有些惊诧。

“西周楚家打的什么主意?”他淡淡问。

韩芸汐对西周楚家的了解不多,但是,她很清楚楚清歌并不想嫁给天徽皇帝呀!

她坏坏地期待楚清歌和亲而来的同时,也担忧着这和亲背后的厉害关系。

“殿下,难不成西周楚家对西周皇族……”

韩芸汐没说下去,但是龙非夜懂,西周楚家在西周也算是功高盖主的大家族了,西周皇帝必有提防的,所以西周楚家极有可能利用楚清歌寻求外援。

把话说得直白一些便是,如果楚清歌能当上天宁的皇后,西周楚家在西周便无人撼动得了了。

“天徽皇帝会高兴坏了的吧!”韩芸汐幽幽地说,她都有些后悔把楚清歌往天徽皇帝怀里推了。

谁知,龙非夜却冷笑道,“未必。”

掌管天宁骑兵的是宁大将军,四贵妃之一的宁妃是宁大将军的妹妹,楚清歌来争后位,宁妃可是劲敌呀!

这里的关系复杂得很。

听龙非夜一番解释,韩芸汐也觉得复杂,天徽皇帝确实会头疼。

韩芸汐也不知道楚清歌这一回和亲会对秦王府产生什么影响,反正这都是半年后的事情了。

她还是把眼前的事情办好再说,她从医疗包里取出一堆药物和纱布来,笑道,“殿下,给换药了。”

龙非夜的身体底子本就好,再加上她的精心照顾,心口附近那伤恢复得非常好,起居已经不用她伺候了。

虽然龙非夜说过,“以后都你伺候”这句话,但是,两人都默契地当它是句玩笑话。

龙非夜脱去衣裳,韩芸汐就坐在他身旁,小心翼翼用镊子取下伤口上的药物,用药水清洗之后,再重新上药包扎。

“全愈合了吗?”龙非夜淡淡问。

“嗯。”韩芸汐随口应了一句,看都没看他。

“得多久才能痊愈?”龙非夜再问,然而,韩芸汐不仅仅没看他,甚至连回答都没有。

龙非夜阅卷的时候,不喜人打扰,韩芸汐换药的时候一样是不喜人打扰,低着头,垂着眼,认真而专注。

天下还能找出第二个能这样忽视龙非夜的人了吗?

几番换药下来,龙非夜都已经习惯了,他没再多问,而是盯着韩芸汐打量,看她秀气的眉宇,看她的高挺的鼻,看她娇红的唇,就像是检查一件心头宝一样一处一处检查。

当然,韩芸汐处理完之后,一抬头,龙非夜就避开了目光。

他们就这样在路上走了半个多月,半个多月,秦王贪污的消息都传到北历国和西周去了,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秦王殿下携款潜逃!

这一日,车队在宁南郡的北郊停下来,龙非夜和韩芸汐两手空空,换了马车,缓缓驶入宁南郡……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