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80章 给本王……撞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宁南郡是天宁中部最大的郡,也是此次闹饥荒的重灾区之一。

如果是往常来宁南郡,在郊外就可以感受到这个郡县的热闹与繁华,可这个时候,却一片死气沉沉。

韩芸汐和龙非夜两人一路上看到的除了荒凉还是荒凉,沿途的土地全都干燥到龟裂,寸草不生,更别说是粮食了。路过的村庄寂一派死气沉沉,像是笼罩着一层死亡的气息,令人一刻都不想多待,只想逃离。

一般来说,闹饥荒地方大多都是乡村,买不起粮食的,买不到粮食的大部分是底层的农民。他们往往自给自足,鲜少有多余的钱去买粮买其他食物,一旦收成不好,上交给地主当地租的粮食都不够,更别说留着自己吃的了。

往年闹饥荒,经常能看到一大批一大批灾民遍布山野,寻找充饥的野菜野草,为一株野菜大打出手的更是寻常。可是,这一回,韩芸汐和龙非夜却没怎么见到灾民,路过村庄也只能偶尔看到饥肠辘辘的几个老人家蜷缩在家门口苦守着。

宁南郡可是大郡,郊外乡村人口远远胜过县城里的人,据他们了解,这一回闹饥荒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灾民迁徙,因为别的郡县为了防止暴动,严格管控,并不允许灾民随便进入。

怎么就没见到灾民了呢?难不成全都躲在屋内?

带着疑惑,韩芸汐和龙非夜的马车缓缓驶入宁南郡的中心宁南城。

城镇便是城镇,权贵和富人所在之地,即便显露出萧条的气象来,至少秩序还是维持着。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权贵之人永远都不会缺口粮。

马车缓缓往前行驶,龙非夜正眯眼小憩,韩芸汐看着窗外,只见这街道少了该有的繁华,却依旧干净整洁,路上的行人还是有的,只是少了而已。

虽然更换了马车,龙非夜和韩芸汐还是没有暴露行踪,不少人从马车旁路过,有的还看了一眼,却都还不知道这车里坐着的正是朝廷派来赈灾的钦差,也是全国上下议论得最热的人物,秦王殿下和秦王妃。

龙非夜和韩芸汐自是往郡守府方向走,谁知道,走着走着,突然一辆马车从前面极速飞冲过来,在大街上引起一片躁动。

“让开!让开!全都让开!”

“撞到了不赔的,全让开!”

……

车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边挥舞鞭子,一边嚣张大喊,街道两边的行人纷纷闪躲,不少人躲避不及,都摔路边了。

韩芸汐早就露出脑袋,看着。

只见那是一两四轮双马马车迎面而来,车身装饰豪华,垂帘为真丝,四角缀着金流苏,看不到马车上的标志,就这外观看,车内的人非富即贵。

韩芸汐他们的马车就在路中间缓缓行驶着,没有避让的迹象,而对面那马车越来越近,竟也没有停止的意思。

要知道,对方那么快的速度一旦迎面撞过来,必定会造成极大的冲击力,车祸什么的是避免不了的,后果可能很严重。

韩芸汐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别说,眼睁睁看着一辆马车像是刹不住般迎面飞冲过来,她还是有些慌的。然而,当她回头朝车内的龙非夜看去,一颗忐忑的心立马就安定了下来。

只见龙非夜慵懒懒倚在车内,眯眼假寐,全然没把外头这紧急情况当一回事。

跟着龙非夜这么久了,韩芸汐已经渐渐学会一个本事,那便是这个男人不当一回事的事情,她大可也不必挂心。

于是,她回车内去,慵懒懒继续窝着。

龙非夜的马车不让,对面的马车不停,两方的距离不到二十米远,周遭很快就围满了看客。

对方那年轻的车夫自是发现了这一情况,他一边驾车疾驰,一边问,“主子,有马车挡道,不让!”

车内传出一个嚣张的声音来,“敢挡老子路的找死吗?给本公子冲过去,看他让不让!”

“是!小的明白!”

这小车夫巴不得有事可闹腾呢,他兴奋起来,疯狂挥鞭,加快速度冲过去。

这样的速度,换谁都会害怕呀!

他原本以为对方的马车会避让了,可谁知道对方非但没有避让,而且压根就没将他们放在眼中,依旧保持原本的速度,不急不缓的行驶着!

渐渐地,两车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周遭的看客看得那个心惊胆战呀!

小车夫终于也怕了,急急说,“主子,他们还不停,怎么办?”

车内钻出一个年轻的公子哥,锦衣华服,贵气十足。

这么紧急的情况,他倒不害怕,看了对面那马车一眼,不屑道,“逼停他们,本公子就不相信有不怕死的!”

他说着,夺过小车夫手里的短鞭和缰绳,亲自驾车,竟又加快了速度,气势汹汹直冲过去。

这场面,真真的惊心动魄呀,这架势,相撞是必然了的了,周遭所有人都看得目不转睛,就担心错过了相撞的那一幕!

距离一直在缩短,年轻公子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玩世不恭渐渐变得认真专注,而龙非夜的车夫表情始终淡定。

就差六米了!他们都看得到彼此的表情了。

三米了,就快撞上了!

就剩下两米了,快了快了,即将撞上了!再不避让就真的来不及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等着看龙非夜他们的马车在最后时刻避让开。

谁知道在最关键的时候,眼看马车就要撞上了,龙非夜你马车还是没有避让,还是继续前行。

天啊!

双方的马就快碰头了!

难不成真的会被……

突然!

这千钧一发之际,年轻的公子冷不丁双手紧紧拉住缰绳,也不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在急速中硬生生将马头掉转方向,两匹马双双扬起前蹄,整辆马车立马停住,后仰而下,于地面成九十度角!

不得不赞一下这位年轻公子的车技,着实厉害,如此紧急的情况,居然还刹得住,而且还没有翻车!

马嘶鸣几声,很快就落地了,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凉气,为这车上双方庆幸,甚至不少人称赞起年轻公子的车技。

但是,年轻公子被吓得不轻呀!

他脸色惨白惨白的,握着缰绳的手至今还在颤抖,要知道,他这么冲过来只是想把对方逼停,逼让而已!

原以为对面这马车会在最后的时刻避让开的,可谁知道他们居然不让!

他在路上干过太多太多这种事了,从来都是别人怕他让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

马车就拦在跟前了,龙非夜的车夫不得不停下来,两马车算在真正的面对面对峙。

年轻公子虽然被吓出一身冷汗,但是他很快就强横起来,将马头掉转过来,正正对着龙非夜他们的马。

他挥着马鞭,指着车夫大骂,“没带眼睛出门吗?见了本公子的马车竟敢不让!”

他才不管这车上的人要不要命,反正在宁南郡势力范围之内,不管是谁遇到他都得让道!不让道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周遭的看客心惊肉跳之余,也都纷纷为龙非夜他们担忧起来,要知道这年轻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宁南郡郡守的宝贝儿子,南郭俊。

这家伙倚仗着父亲是一郡之首,自小在宁南郡横行霸道,被人私下里称为宁南郡的太子爷!在宁南郡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宁可得罪郡守,也不得罪郡守儿。

面对南郭俊的嚣张,车夫淡定从容,“公子,在下不认识你的,还劳烦你让开。”

不愧是龙非夜手下的人,哪怕是个车夫,言行举止都从容不迫,极有教养。

“哈哈哈,居然有不认识本公子的人,你们是头一回到宁南吧!”南郭俊大笑起来。

“公子,你是谁跟在下没关系,我家主子有要事要办,劳烦让路。”车夫已是第二次请他让路了。

南郭俊一脸不可思议,朝周遭众人看去,扬声大笑,“你们听到没有,他居然让本公子让路耶!”

众人傻乎乎地跟着笑,南郭俊笑够了,高抬下巴,冷眼睥睨去,厉声警告,“车内是什么人马上给本公子下来,否则本公子不客气了!”

谁知道,车夫还是没当一回事,回头去禀,“主子,他不让路。”

众目睽睽之下,南郭俊被忽视得彻底,正要发飙,谁知道马车里突然传出一个低沉而冰冷的声音,就说了两个字,“撞开。”

撞开?

什么意思?

南郭俊和众人都没明白过来呢,车夫冷不丁扬鞭抽马,这白马似乎有灵性,顿足卯力,做准备冲刺的动作。

在车夫第二鞭甩下之后,白马便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不顾眼前之物直冲出去!

人是没反应过来,可南郭俊的马反应过来了,两匹马急急朝左右两边逃逸,龙非夜的白马直奔而前,“嘭”一声被迎面撞上车辕,竟硬生生将车辕撞断了!

辕断,两匹马惊慌而逃,南郭俊和小车夫重重摔落在地上,都傻眼了。

这才明白“撞开”是什么意思……

周遭众人无不震惊,南郭俊那么嚣张霸道,那么气势汹汹的,也没敢真撞上去呀,也还在最后时刻刹车了,谁知道对方居然就这么撞过来了!

不心疼马,不心疼车,也得心疼命呀!

所有人都还愣着,车内那个冰冷的声音第二次传了出来,“老林,还不走?”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