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83章 交粮的时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疑惑的问题,韩芸汐也一直在琢磨着。

“殿下,这里头必定有诈。”韩芸汐很肯定,刚刚南郭明德过来之前,她才问了暗卫,宁南城的四大城门都没有关闭,并不存在灾民被关在城外的可能。

他们之前一路走过,也猜忌过灾民可能在城内求粮,可是如今这情况看来,似乎也不像。

难不成……灾民被控制了?

钦差大人下灾区巡视救灾工作,见不到灾民其实也是正常的。一般来说钦差大人到了地方,行程和路线都是地方官员提前安排的,所以存在驱赶灾民的情况。就算没有事先安排路线,地方官员也有的是本事将大批灾民驱赶到看不到的地方去。

但是,就如今龙非夜贪污的事情传得那么盛,就算南郭大人有心藏匿灾难,上头的人也不会答应,必定要利用灾民来闹点事情让龙非夜难堪的呀!

龙非夜和韩芸汐正思索着,楚西风来了。他笑道,“殿下,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

好吧,说到这里,楚西风就乖乖的说消息,他才没那么胆子让秦王殿下选择先听好消息还是先听坏消息呢!

“殿下,好消息是,刚到的飞鸽传书,其他两处灾区的粮食全都顺利抵达,没有被人发现。如今全在灾区郊外侯着,听您命令!”

龙非夜从国舅府那里坑来的三百多万担粮食如今有一半的粮食在宁南城外,秘密等着。另外的一半平分到其他两大灾区,如今都已经到了,就等龙非夜一声令下,便可高调进城派粮。

龙非夜是来派粮的,更是来抓贪官污吏的,虽然从国舅府那里坑来的粮食很多,但是灾民更多,分到每个灾民手里的粮食终究是有限的,能不能熬到下个月都不一定,更别说过冬了。

如今已是初冬,再过两个月便是腊月,到时候天寒地冻的,连野菜野草都没有,还不知道灾民们怎么熬呢!

所以,南郭大人的考量是对的,秦王殿下调派不到粮食,必定会拿贪官污吏下手,要他们吃下的粮食统统吐出来。

见主子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下令派粮的意思,楚西风连忙说出坏消息,“暗卫已经查到,宁南郡四方郊区的灾民都被聚集起来,就在四方郊外的村落里,依属下看,这帮灾民必是有组织的。”

这话一出,韩芸汐立马就笑了,“殿下,看样子他们等你很久了。”

龙非夜就说了四个字,“且看今夜。”

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停留,三个时辰匆匆过,太阳要下山了。

南郭俊被关在郡守府里,望着西下的太阳,欲哭无泪。

下午他看到父亲派人将府上账面上所有存粮都拉走了。

府上账面上存粮并不是贪污的,而是正常的存粮,毕竟郡守府得养着一群官吏,管理整个宁南郡。那些粮食并不多,只够郡守府五百多号人吃一个月。

就他了解的,郡守府地窖也有不少存粮,那些父亲可一粒都没动,他也不知道父亲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只希望父亲回来之后别再拿他出气了。

约定的时间都还没到,全城的老百姓拖家带口,自觉到郡守府大门口排起长队,等待派粮。

到了日落时刻,两万多号人几乎都到了,近二十个长队从郡守府大门排起,一直排到城门口去,那场面可谓倾城而出,浩浩汤汤!

哪怕是秩序井然的队伍,也将郡守府大门堵得严严实实的,无法想象这么多号人,如此高密度的聚集,一旦暴乱,那会是什么后果。

当龙非夜的马车从巷子里行驶出来时,主道上的人们立马就自觉让开了一条路。

不管谣言是什么,给粮的就是他们的天,他们的地,他们的衣食父母!

龙非夜抵达郡守府大门时,这大门居然还紧闭着。

如果不是因为龙非夜镇着场子,估计大家早就开始闹了。

“郡守大人这是要食言而肥吗?”龙非夜冷声质问。

话音一落,南郭大人的声音就传来了,“秦王殿下息怒!秦王殿下息怒!”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南郭大人带了几个仆从,从不远处的巷子里小跑出来,没多久,一辆辆载着粮食的马车就缓缓驶出巷子。

还有什么比见到粮食更让老百姓兴奋的呢?一时间,所有人让开了,毕恭毕敬地让开了一条大道,比给龙非夜让的路还要宽敞。

南郭大人亲自指挥着马车,还不忘提醒车夫小心,切莫伤到路人。

不得不说,他这亲民的形象和今早他儿子在路上飚车的形象,着实差距太多,显得特做作!

一车车粮食从巷子里运出来,众人都看得兴奋不已,可是……没多久,车队就断了!

认真数来,南郭大人带来的也就十车粮食,一车八担,也不过八十担而已。

龙非夜将一切看在眼中,不言不语。

而很快,老百姓们就慌张了,纷纷议论。

“就这么多粮食吗?”

“够分吗?难道不是每个人都有?”

“是两斤吗?今早说的是两斤呀!”

……

一开始还只是议论粮食的多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突然高喊了一声,“大家莫急,秦王殿下答应的,一定会做到。”

这话一出,立马将议论引到了龙非夜身上去。

“对对,秦王殿下答应的,大家稍安勿躁。”

“秦王殿下是钦差大臣,他答应的就一定不会少大家!”

“殿下一定有办法弄到粮食的。”

……

如果韩芸汐在场听到这些话,必定会白眼不断,这帮人也太能扯了吧,明明是南郭俊答应的事情,怎么就变成龙非夜答应大家的了?

可惜,她此时并不在现场,现场就龙非夜一人,连楚西风也不在。

龙非夜一袭锦衣长袍,负手立于郡守府台阶上,面对下面一片议论,他高高在上,岿然不动,稳若泰山;那冰冷的视线始终落在南郭大人身上。

南郭大人装模作样,扶着马车上的粮食,一路到了郡守府大门口。

气喘吁吁的,却顾不上休息,连忙行礼,“秦王殿下吉祥,下官为了找粮,来迟了,还望殿下恕罪。”

这下,所有议论戛然而止,众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过来了,虽然长队后面的人也想凑近看看怎么回事,但是,目前为止,大家都还是很有秩序的,没人插队争抢。

“你找了多少粮食?”龙非夜冰冷的声音让寂静的空气冷了几分。

“禀殿下,下午下官亲自出城,一共寻到了八十担粮食,加上郡守府的一百担存粮,一共有一百八十担,共一千多斤粮。”

南郭大人一边说着,一边敲门,郡守府的大门打开,几个大汉挑出了一担担粮食。

听到“一千多斤”粮食,全场就更加安静了。

一千多斤,对于一个人,或者一家人来说,这绝对不是小数目,但是对于来排长队的两万多号人来说,这简直是一个令人当场流泪的数目。

一千多斤,两万多人分,一个人能分到多少?一顿饭都没有呢!

很快,众人就开始不安了,一片窃窃私语,但是,也都不敢大声,毕竟秦王殿下还没发话呢。

“南郭明德,你这是欺本王不会算数呢,还是欺着全场两万多号人不懂算数?”

龙非夜怒声质问,这下,全场全都安静下来了。

南郭明德一下子就跪下来,“秦王殿下饶命呀!宁南城两万多号人,一人两斤粮食,那得四万多斤。下官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找不出那么多粮食呀!”

南郭明德说着,将嗓门提得更高,大声道,“殿下,这些粮食全都是下官从各个衙门运来的,是朝廷留给各衙门用来养官吏兵卒的粮食。如今宁南郡管辖的四个县,八个乡,所有衙门存粮全都被下官掏空了,郡守府的粮食也全都在这里了。下官实在无能为力了,秦王殿下如果还嫌不够,就将下官的性命都拿了去!犬子是南郭家唯一的血脉,还请殿下看在他年少无知的份上,放了他一马吧!”

南郭明德说得声情并茂,老泪众横,他说完,转身跪着面对老百姓们,“诸位,我南郭明德身为宁南郡的父母官,连区区一口粮食都无法替大家保住,我实在愧对于大家呀!”

这“保住”二字说得着实有趣,似乎在暗示什么。

老百姓听的谣言那么多,有秦王贪污的,有郡守贪污的,也有下面小官吏贪污的,但是,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他们心中并没有确切的答案。

见南郭明德如此悲戚的模样,再听到他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不少人便都质疑起关于南郭明德贪污赈灾粮食的谣言。

或许,大家都误会这位父母官了,这个节骨眼上,他能将各地衙门的存粮,还有郡守府上的存粮都贡献出来,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老百姓的心终究是软的呀!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有人高喊,“南郭大人不能死呀!南郭大人已经尽力了!找不到粮不是南郭大人的错!”

这话一出,郡守府里冲出了一个小厮来,哭哭啼啼跪到龙非夜面前去,大喊,“秦王殿下饶命呀!饶了南郭大人吧,南郭大人连给他老母亲的粮食都拿出来了!府上一粒粮都没了!”

这话一出,百姓中议论纷纷而起,南郭明德居然成了众人同情,甚至敬重的对象。

这……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