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84章 你装够了没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舆论果然是可以被主导的!

因为郡守府小厮第一句话,两万多百姓全都躁动起来了,就这时候,两万多人的队伍里,不同方向里都有几个大嗓门的人高喊起来。

“南郭大人又没有贪污粮食,上哪里去找那么多粮食呀!”

“秦王殿下,你就饶了南郭大人吧,南郭大人一心为老百姓,连老母亲的粮食都拿出来了呀!”

“就是,求秦王殿下饶了南郭大人吧!”

“大家一起求求秦王殿下吧!”

……

渐渐的,替南郭明德求饶的声音越来越大,竟成为主导,那些并不想替南郭明德求情的人无奈之下要么不说话了,要么跟着大家一起喊。

很快,竟有不少人跪了下去,跪拜而求。

本是龙非夜为民争粮,最后竟变成民为南郭明德求情,不得不说,这确实是南郭明德的本事。

好本事!

面对这些,龙非夜始终像个旁观者,他低头俯视一直跪在他脚边的南郭明德,嘴角勾着一丝不屑。

这等手段,龙非夜怎么会放在眼中?

南郭明德自是不敢抬头看龙非夜,他低着头,老谋深算的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几圈,连忙又朝老百姓们看去。

他抬起双手,“大家安静安静!听我说!”

别说,他还是有魄力的,他这么一说在场众人就全都安静了下来。

“诸位,今日能得诸位为我求情,我南郭明德这个郡守也总没白当了,值了!今日我若死在秦王剑下,死在大家面前,也无憾了!我只放不下一件事,我若走了,谁为大家求粮呀?”

听了这话,再见南郭明德那一脸悲壮,众人不由得心生悲戚,不少人竟露出了不舍的表情来。

这位南郭大人真真是时时刻刻关心着老百姓呀!

南郭明德继续大声说,“不瞒大家说,朝廷赈灾的粮食,分到宁南郡的就只有两千多担,也就是上个月发给郊外灾民的那些。”

赈灾的粮少是大家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不知道原来分到这里的粮食竟那么少。

这话一出,哗然了一片,怪不得南郭大人一直没发粮,原来他也是有苦衷的呀!

“诸位!诸位,听我说!请诸位不要再为我求情了!身为大家的父母官,我南郭明德愿意一死谢罪,就只求秦王殿下可怜可怜我宁南郡几万灾民,为我宁南郡多派些粮吧!”

南郭明德说完,终于抬头朝龙非夜看去了,迎上龙非夜那审视的目光,他心虚却终究是忍住。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喊了一声,“朝廷赈灾的粮食都哪里去了?被什么贪了去?”

另一个方向 ,随即有人高声大喊,“还有朝廷赈灾的银子呢!也没见着!”

“秦王殿下,义卖赈灾的银子呢?”

啧啧啧,是谁给了这帮百姓如此大的胆子,竟直接质问起了龙非夜?

龙非夜嘴角冰冷的弧度越来越大,南郭明德却看不懂,他转头朝喊话的方向看去,厉声,“不得放肆!秦王殿下是皇上派来赈灾的。身为赈灾钦差,秦王殿下一定能救大家于水火!一定有办法给大家派粮!”

明知道这个节骨眼上,有钱都极难买得到粮食,南郭明德偏偏如此吹捧龙非夜,这无疑是舆论绑架,或者叫做舆论捧杀!

“大家一起求,求秦王殿下派粮吧!”

“秦王殿下,不要再为难南郭大人了,为大家派粮吧!”

……

渐渐的,排长队的老百姓纷纷往前面涌来,跟着前面的人一同高声求粮。

场面都快失控了,老百姓口口声声喊着“秦王殿下”,可龙非夜至今却都没看他们一眼。

他冷漠得如同一座冰山,垂眼看着南郭明德,声音低沉而冰冷,他问,“你装够了吗?”

南郭明德浑身一颤,险些从石阶上滚下去,没想到面对如此混乱的情况,这位冷面王爷竟还能如此冷静,竟一眼就看穿他的诡计。

虽心生畏惧,可是南郭明德还是咬牙让自己稳住。

此时此刻已经是生死关头了,这一劫如果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升官发财,远离宁南郡;这一劫如果过不去,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他假装没听到龙非夜说什么,他后退了一步,动作夸张的跪拜起来,一个响头一个响头地磕,“求秦王殿下派粮!求秦王殿下派粮!”

这可是一个暗号,见状,他身后几个小厮就溜了,没多久,他们就带了坏消息回来。

“报,南城有大批灾民涌入,求秦王殿下派粮!”

“报,城西有大批灾民冲破城门,控制不住,他们喊着要秦王殿下发粮。”

“报,城东有四千多灾民暴动,官兵无法阻拦,已经冲这边来了!”

无疑,于大人赶来跟南郭明德配合了!

南郭明德嘴角掠过一抹阴狠,直接站起来,“来人,保护秦王殿下!”

他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说,人群里立马有人大喊,“不能让秦王殿下走!秦王殿下必须给大家一个交待!”

附和声顿时四起,“秦王殿下不能走!大家没看到粮食,秦王殿下就不能走!”

“秦王殿下,义卖赈灾那么多银子,不是拿去买粮了吗?”

“秦王殿下,国库派了那么多粮食,都到哪里去了?老百姓可一粒都没见着!”

两万多民众全乱了,激动地往前涌,也不知道是谁放开栅栏的,竟有一群百姓从背后涌入,将郡守府的大门堵得死死的,将龙非夜困在中央。

求粮声,抗议声,质问声此起彼伏,很快,四方城门无数灾民也全都涌了进来。

这批灾民可是有组织的,早就被煽动了,他们比在场两万多人都要激动,要愤慨,要疯狂!

全都不要命地往前涌,喊着叫着已经不再是客气的话了,而是非常直接的质问。

“秦王殿下,传说你贪污义卖赈灾的银子没拿去买粮,可是真的?”

“秦王殿下,把粮食拿出来大家瞧瞧,你不是来赈灾的吗?”

“赈灾钦差怎么没带粮来?”

“秦王妃呢?那个祸水呢!都是秦王妃花了赈灾的银子吧?”

“秦王殿下,朝廷赈灾的粮食呢?都哪里去了?你得给大家一个交待!”

……

场面已经完全失控了,几个地方甚至发生了踩踏。

南郭明德令官兵持长枪围成一个圈,将四周的老百姓隔离开,形成最后一道防线了。

这个时候,他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殿下,你给大家说句话吧!要不这……”

“要不怎样?”龙非夜冷冷反问。

任由千夫所指,他无动于衷,冰冷的视线将周遭的人一一扫过,他一直见不着的灾民,原来都在这里,全来了。

他就等着这帮人来,等着这帮人闹,等着幕后的人露面。

南郭明德已然是豁出去了,认真回答,“殿下,宁南郡有数万灾民,您还是避一避吧?”

龙非夜怎么可能会避,一但避,那便是心虚!

“全都到了吗?”他冷冷问。

南郭明德非常意外,都摸不透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全都到齐了吗?”龙非夜又问了一句。

南郭明德有种不安的感觉,张了张嘴,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就在这个时候,伪装隐身在人群里的于大人见状,连忙朝一旁的官兵使眼色。

那些持长枪拦住灾民的官兵们突然全放开长枪,一时间,周遭的数以万计的灾民蜂拥而上,那势头简直是要撕人了,谁见了都会害怕。

“秦王,不能走!”

“秦王,把粮食交出来!把贪污的粮食都交出来!”

“把赈灾的银子交出来,把秦王妃交出来!”

……

这帮灾民已然成了暴民,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比谣传还要恐怖,义愤填膺的指责,质问,要求,不知道的人听了,都会相信龙非夜贪污了银子,粮食,之前的谣传全都是真的。

眼看灾民就要扑过来了,这时候,龙非夜毫无预兆地抽出长剑,高举刺天!

刹那间,所有往前仆的灾民全都戛然而止!

如此暴动为了是一口粮,一条命,何人会真不要命呢?

龙非夜就一个动作,震慑了数万灾民,他身旁的南郭明德都目瞪口呆,他还以为秦王殿下会迫不得已逃走,可谁能想到,他居然会拔剑!

他……这是要做什么呀?

于大人也非常意外,只是,他嘴角噙着一抹阴险的笑意,他想秦王一定是被逼急了,要么想杀退百姓,要么想杀了南郭明德。

反正事态已经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灾民大暴动,秦王殿下就算不面对也得面对。不管是哪一种做法,都挽回不了他的形象了,谣言会成真,秦王贪污,秦王无力胜任赈灾钦差一职。

很快,消息就会传遍所有灾区,于大人早就做好的部署,其他灾区很快就会同这一边一样发生大暴动。

三大灾区全都暴乱,全都声讨秦王殿下,到了那个时候,天徽皇帝便可下令,严查秦王殿下,削去亲王的爵位,以平息民愤。

思及此,于大人都激动起来了,他决定再推秦王一把。

他朝身旁伪装成灾民的侍从使了个眼色,那侍从立马不要命地朝龙非夜的剑扑去,“秦王殿下,我们的粮食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