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91章 他的隐瞒她的诚实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哑婆婆气冲冲的往屋内走,一进门就迎面撞上径自泡茶的龙非夜。

龙非夜身上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谁撞见了都会畏惧,哑婆婆竟然不害怕,她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她一直在等这位正主来呢!

她记得清清楚楚,本是灵儿的朋友带小姐去沐家找她的,后来沐家主的侍卫赶来,他们就打起来了,然后她就昏迷不醒了。

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就被这帮人囚禁了。

他们是什么人?又是怎么将她带出沐家的?

她原本被囚禁在一个密室里,那个面寒如冰的年轻人偶尔会来看她,后来又来了劫匪,可惜失败了,并没有将她劫走。

她一直在等,等着看他们到底想怎么样,可谁知道他们竟一直都不动手。

他们不动手,她自是要闹的,逼着这位正主出面。

哑婆婆一步一步朝龙非夜走去,龙非夜抬眼看了她一眼,在对座放了茶杯,倒了茶。

哑婆婆又聋又哑,龙非夜多说也是废话。这是请哑婆婆坐下的意思了。

哑婆婆瞥了一眼,她懂,可是她没坐。

她就站在龙非夜面前,她的意思,要龙非夜站起来。

龙非夜在给她的茶杯边上敲了敲,仍是低头。谁知道哑婆婆突然就从袖中拿出一块磨得特尖锐的石头,抵着脖子。

她张了张嘴,似乎想出声,可惜,她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殿下,她想自杀!”

背后的楚西风惊呼,他原本还有些惋惜李小四,如今恨不得再杀李小四一次,让他贴身守着哑婆婆,他居然能让哑婆婆磨出这么尖锐的石头,还藏身上了!

龙非夜无动于衷,都站到他眼前来的人了,一举一动如何能瞒得过他?

他仍是没抬头,再次在给哑婆婆的茶杯边上扣了扣桌。

哑婆婆不动,龙非夜也不动,僵持了许久,楚西风看着哑婆婆那尖锐的石头都在脖子上划出血痕了,忍不住又提醒,“殿下,出血了!”

费了那么大的劲囚住这个人,糜毒的解药还没找到,还没从她嘴里问出秘密来,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岂不得呕死?

可是,龙非夜就是不动。

谁知道,哑婆婆突然高举石头狠狠要刺入喉咙,就这火石电闪之际,龙非夜甩出茶杯,狠狠打落了哑婆婆的石头。

哑婆婆急急要去捡,楚西风立马上前一脚踹开。

哑婆婆一脸愤怒,冲龙非夜看去,张大了嘴巴,如果她能出声的话,她必定是怒吼龙非夜的。

吼不出话来,哑婆婆竟要扑过去和龙非夜拼了,楚西风急急拉住,将哑婆婆的双手缚到背后擒住。

哑婆婆使劲跺脚,挣扎,可惜,终究是敌不过楚西风的力气。

龙非夜喝完杯中的茶,终是开口,“倒是个烈性子,听闻沐家沐心小姐身旁有位脾气极烈的婢女,想必就是她了。”

沐心,正是沐灵儿的四姑姑,传说中和毒宗有染的沐家小姐。其实,早在知晓哑婆婆存在的时候,龙非夜就在药城调查沐心这个人了。

谁都不知道沐心和毒宗有染只是谣传,还是真实的;如果是真实的,当初沐心和毒宗到底有什么纠缠亦是无人知晓……除了这个婢女。

然而,不管事情是怎样的,沐英东都不应该留下哑婆婆才对呀!

沐心已经成为沐家的禁忌,也是医城的禁忌,沐英东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将哑婆婆灭口。

他留着哑婆婆难不成是想引出什么人来?

龙非夜已经不想做更多猜测了,他只想尽快找到解药,让哑婆婆说出一切真相。

龙非夜从袖中取出一幅画作,缓缓展开在茶几上,见状,奋力挣扎的哑婆婆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只见这画上画的是一个年轻女子,一身医者打扮,背着一个布包竟和韩芸汐的医疗包相差无几。

女子只是五官清秀而已,称不上美女,然而,她脸上的笑容灿烂甜美,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真善美的感觉。

这画像不正是挂在沐家林间竹楼里那副沐心画像吗?

哑婆婆安静了片刻,随即就激动起来,眼中盈满了泪水,猛地要扑向画像。她不停地张嘴,一直无声叫唤着“小姐”。

是的,沐心就是她看着长大的四小姐!

沐心小姐待她如母,她则待沐心小姐比亲女儿还亲。

沐心小姐说她会回来的,可是,她却一去不回了。她就一直守着这幅画像,一守便是二十多年。

激动伤感之余,哑婆婆立马就戒备了,怒目瞪向龙非夜。

这个来头不凡的年轻人是怎么从沐家拿到这幅画像的?他想找沐心小姐吗?还是想从她嘴里问出什么来?

他到底想做什么?

“楚西风,放手。”

龙非夜第三次在给哑婆婆的茶杯边上扣了扣桌,示意她坐下。

“殿下,小心呀!”

楚西风都忍不住提醒,这哑婆婆的性子着实让人拉不住。

然而,他一放手,哑婆婆倒也没冲动,她的视线就没从画像上离开过,一边看,一边坐下了。

龙非夜很是大方,将画像卷起,推到哑婆婆面前,送她。

哑婆婆立马就拿来,她满是手纹的老手一边颤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拾掇画像,卷好了再藏入袖中,还不忘拍几下确定收妥当了。

那如获至宝的模样,那双粗糙苍老的手,令人看了莫名就心疼。

“这是个等主的仆,可惜沐心已死。”龙非夜淡淡道。

沐心便是天心,天心夫人已死。哑婆婆若是知道了,会怎样呢?

韩芸汐和顾七少去找她的时候太匆忙了,还来不及好好沟通。

收好画像,哑婆婆就要站起来,然而,龙非夜又取出了一副画像,这画像不是别的,正是当初悬赏天下,寻找韩芸汐时画的画像。

哑婆婆是认识韩芸汐的,就韩芸汐医疗包上那“心”字,她就可以肯定韩芸汐就是沐心的女儿。

哑婆婆急急伸手要去抓画像,龙非夜却立马将画像收回,认真拾掇好放入怀中,贴身藏着。

哑婆婆没动,一脸质疑地看着龙非夜,然而,龙非夜什么都没再表示了。

他起身出门,只交待了楚西风一句,“挑个人守着,再出乱子,你自己来守!”

哑婆婆反倒追了出去,可惜,她追不上龙非夜的。

见龙非夜走了,哑婆婆才死心,她踱回屋中,看都没看楚西风一眼,径自缓缓坐了下来。

本就深凹的眼眶似乎凹陷得更多了,她紧紧握着袖中的画像,无比强烈的希望自己能说话,能问清楚。

聪明如她,明白得了这个年轻男子的威胁之意。他拿沐心之女来威胁她呢!她不敢闹了,再也不敢随便闹了。

她知道,她只能等,等着看这帮人到底要做什么?

反倒是楚西风,一脸莫名其妙,主子亲自来就给画像吗?让他拿过来不就成了。

好吧,楚西风此时考虑更多的已经不是哑婆婆这里了,而是糜毒的解药。

蛇果已经在他们手上了,如今还缺两味,熊川和弥天红莲。

这两味药殿下给了药鬼谷的古七刹一年的时间去找,却至今都没消息。

楚西风只盼着古七刹赶紧找到熊川和弥天红莲,早一点找到,暗卫们就早一天解脱,最重要的是他就早一天不用这么提心吊胆地担心这件事被王妃娘娘知道。

韩芸汐到底会不会知道这件事,谁都说不准呀!

但是,这一回她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也不知道龙非夜又忙什么事去了,回到郡守府已是深夜,韩芸汐还没睡,但已经在房里了。

这夫妻俩以抄家的方式霸占了整个郡守府,却像是客栈一样,住在客房里,两人的房间就间隔一堵墙。

听到隔壁的开门声,韩芸汐立马出门,“殿下回来了?”

“嗯。”龙非夜淡淡回应。

“忙什么去了?不带我?”韩芸汐打趣地问。

龙非夜避而不答,反问,“还不睡?”

韩芸汐都习惯了,反正她就是随口问一问而已的,没真想查他的行踪。

她等到个时候,是想找龙非夜聊聊呢。

“殿下,那位影族公子来过。”韩芸汐低声。

她考虑了一下午,最后还是决定告诉龙非夜这件事,毕竟这关乎她的身世。

其实,韩芸汐也并不是那么热衷于自己的身世秘密,毕竟她来自未来,不是真正的韩家小姐。她想查身世秘密是有小私心的,她有些期待自己是西秦皇族遗孤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或许她能帮龙非夜更多!

比起身世之谜,韩芸汐更想知道的是天心夫人难产的真相。到底是意外?还是有人刻意伤害?

天心夫人是值得敬重的医者,也是赐予她这幅身体的伟大母亲!她必须查清楚!如果当年不是意外,下手的人到底是谁?为的是什么?

“那个白衣蒙面人?”龙非夜非常意外。

“嗯,下午来了一会儿。”韩芸汐如实回答。

“说什么了?”龙非夜分明有些急。

“他否认了,说是冲小东西来的,还说小东西认主了,他就带不走了。”韩芸汐在龙非夜面前就是这么老实巴交呀。

“还有吗?”龙非夜再问。

韩芸汐缩了缩身子,可怜兮兮问,“殿下,能进屋说不?”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