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92章 芸汐的直觉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冬夜寒风冻骨,韩芸汐这一缩身子,龙非夜才发现她只穿了中衣出来,连披风都没披上。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就将她拉进屋里去,不悦教训,“成何体统?”

韩芸汐等了一晚上,一听到开门声就冲过来了,她急呀!

她并没解释,反正解释也没用,从她在他面前脱袜子那时候开始,她就知道这家伙非常很介意这种事情。

屋内有暖炉,一下子就驱走了寒冷,但龙非夜脱下自己的外衣丢给韩芸汐,“披好。”

虽是责骂,实是宠溺。

哪怕看的是龙非夜的冷脸,韩芸汐都甘之如饴,她喜滋滋地披上,裹紧,满衣都是他特有的气息。

“那人还说了什么?”龙非夜十分关注白衣公子的事。

“我问他是不是影族的人,他说下一次见面再告诉我。”韩芸汐如实回答。

“如此说来,他还会来?”

龙非夜虽嘴上这么说,可心下想的确是,近几日一直潜伏在周遭的那个高手,估计就是影族那位?

早在天域黑市,他们住在林家粮铺那晚上,他就察觉到他们周遭有高手的存在,后来一路到灾区来都没有察觉,但是,住进了郡守府,他又经常感觉到。

“应该会吧。”韩芸汐说着,低声问,“殿下,那家伙似乎刻意躲着你?”

这点龙非夜自然早就发现了,只是,他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问她。

一如当初他和她探讨影族的时候,她亦很直接地问他,她会不会就是西秦皇族的遗孤。

如果有朝一日,她知晓一切秘密,她还会毫无戒备,问他这么天真的问题吗?

龙非夜淡淡道,“他救过你本王还得重谢,他没必要躲。”

“要不等他下回来,我问问呗。”韩芸汐也迷茫呀。

白衣公子可不像顾七少那么犯贱,调戏她就算了,还挑衅龙非夜,三番两次的算计。

顾七少刻意避开龙非夜那在再正常不过的,但白衣公子确实没必要呀!

韩芸汐暗暗琢磨着,这里头估计会有隐情了。

韩芸汐想了下,开玩笑道,“殿下,难不成你真的跟影族有仇?”

“素不相识,能有什么仇?”龙非夜问道。

韩芸汐笑了,“万一殿下是东秦皇族遗孤,那就跟影族有深仇大恨喽!”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

影族死忠于西秦皇族,而当年东西秦内乱皆灭族,共亡国,两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影族对东秦皇族的仇恨,和西秦皇族对东秦皇族的仇恨是一样深的。

这刹那,龙非夜眼底闪过一抹冷冽,冰冷锋利如刀芒,可惜,韩芸汐并没有看到。

“你觉得有可能吗?”龙非夜冷冷问。

韩芸汐笑起来,她不过是开个玩笑随口这么一说罢了。

如果真是这样,龙非夜怎么可能允许她这个身世不明的人留在身旁,而白衣公子又怎么允许她留在龙非夜身边呢?

“殿下,哑婆婆有消息了吗?”这才是韩芸汐进屋来想认真问的事情。

三个多月了,如果再没找到人,希望真的很渺茫。

龙非夜没有丝毫犹豫,淡淡道,“怕是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这话的意思,哑婆婆是死了。

韩芸汐深深看了龙非夜一眼,原本明烁的眸光一下子就暗淡下来,半晌,她才喃喃自语,“该如何跟沐灵儿交待?”

哑婆婆并不是唯一的线索,哑婆婆知道的,沐家家主沐英东一定也知道,只不过他们不想在沐英东面前暴露太多而已。

比起身世之谜,韩芸汐更挂心的哑婆婆本身,她永远忘不了在竹楼里哑婆婆知晓她的沐心之女时,那热泪盈眶的样子。

那双深凹的眼睛早已如死灰般沉寂,因为她的到来,而重新燃起信任和期盼。

当初沐灵儿的指责没有错,是她把哑婆婆带出来的,哑婆婆出了什么事,她都得负责。

“殿下,那找到那帮刺客了吗?”韩芸汐又问,眼底掠过一抹恨意。

躲在暗处的人,有本事就冲她来,何必欺负一个又聋又哑,历经半世苦难的老人家呢?

“没有。”龙非夜很缄默。

“三个多月一点线索都没找到,楚西风怎么办事的?”韩芸汐有些怒了。

沉默了半晌, 龙非夜直接结束话题,“不早了,去睡吧。”

“殿下,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韩芸汐一脸不可思议,这不像龙非夜的做派。

“本王自会继续找人,只是,你别抱太大的希望,哑婆婆也并非唯一线索。”龙非夜淡淡解释。

韩芸汐这才发现自己太激动了,她也没什么心情,起身便回了。

龙非夜送到她的房门口,随口问了句,“韩芸汐,身世是过去事,是上辈人的事,多往前看。”

“殿下,其实我……”

韩芸汐想解释,然而,龙非夜却将她推入房中,“不早了,睡吧。”

“那殿下也早些歇息吧。”韩芸汐淡淡说。

很快,两屋的灯火皆灭,只可惜,这一夜注定是无眠之夜。

韩芸汐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她心下隐隐不安着,敏锐的直觉告诉她,龙非夜似乎刻意在回避一些事情。

是她的直觉出错了,还是他真的隐瞒了什么?

他的秘密,她好奇,却向来不强求;可是,她的秘密,他为何要隐瞒?

韩芸汐希望是自己猜错了,想多了。

龙非夜根本没在屋内,他坐在屋顶上,自从住进郡守府,他便经常这样守着。今夜,并没有察觉到那个高手的存在,想必是已经走了吧。他也没必要守了。

可是,他仍是一直坐着,清寒的月光笼罩下,身影显得形单影只,七分孤独,三分凄凉。

夜深深,月寂静。

就在郡守府周遭的巷陌中,许久不见的茹姨露面了。

“茹姨,那个高手走了。”黑衣蒙面人低声禀道,称呼茹姨“茹姨”的,不仅仅是龙非夜和唐离,还有唐门中不少人。

茹姨已经成为一个敬称,无关身份,关系。

唐子晋因为儿子逃婚,开罪了新娘子那边的势力,这一两个月来是烦透了,也是忙透了,一边寻找唐离,一边努力挽回这桩婚事。他暂时是没空理会韩芸汐的事情了。

唐离成婚,唐子晋邀请龙非夜和韩芸汐算是一计,可惜没得逞。

唐子晋劝过茹姨,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不要惹恼了龙非夜,可惜,茹姨就是不听话。

她着实容不下一个和影族之人有关的女人留在龙非夜身旁。

别人不知道龙非夜负伤,她却清楚着。

虽然她也不知道幽阁里关了人,但是她还是能打听得到龙非夜是在幽阁受伤的。

龙非夜和韩芸汐一到宁南郡,她就从唐门赶过来了,一直在找时机对韩芸汐下手。

龙非夜负伤,以她的能耐要杀韩芸汐就简单了。

只可惜,她万万没想到会有白衣高手暗中保护着韩芸汐,每每她一出手,那个白衣高手就出现,她根本无法靠近韩芸汐半步。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个白衣高手就是影族的人,那种速度,唯有影族的人办得到!

“走了?”茹姨喃喃自语。

“确定走了,属下刚刚都到郡守府后门了,并没有被拦。”黑衣人如实禀告。

茹姨却冷笑起来,“真会算时候呀!”

白衣高手是走了,可是,龙非夜的伤已经痊愈了,茹姨怎么可能还有下手的机会?

龙非夜是否知晓白衣高手的存在?

韩芸汐呢?和这个白衣高手,可有联系?

“茹姨,殿下这是怎么了?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影族的人,那王妃娘娘岂不就是……”

黑衣人话还未说完,茹姨突然转身掐住他的脖子,“谁告诉你那个人是影族的人?”

“他……他的速度……”黑衣人想解释,但是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错了,自己知道太多了。

“茹姨,属下不会……”

话,还未说完,他已经永远都说不出话了。

茹姨慢条斯理地拭去手上的血迹,眼底阴沉沉的,影族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对非夜可越没好处呀!

她满心的怨恨,却也不得不帮着隐瞒。

龙非夜已经痊愈,茹姨无计可施,只能悻悻回唐门去……

灾民数量庞大,派送粮食的工作并不是几日的时间可以完成的,郡守府和各地衙门的人手都不够,龙非夜调拨了押送粮食的车夫侍卫到下面县乡帮忙。

至于他和韩芸汐还有一件大事,那便是继续找粮。

昨夜的不愉快,似乎随着昨夜的离去而过去了,今日的韩芸汐仍是神采奕奕的。

这个女人虽然经常有些小阴暗,但总体来说还是个积极向上,阳光灿烂的好姑娘。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说服自己的,反正中午一觉醒来,她就又满血啦,她认真地同龙非夜探讨找粮的事情,还提出了不少让龙非夜意外的建议。

龙非夜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似乎昨夜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

两人才刚刚商议完,天徽皇帝的圣旨就送到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很清楚,既然把他们放到灾区来,天徽皇帝就不会不轻易放过他们的。

这是一道怎样的圣旨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