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93章 七哥哥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在这个时候天徽皇帝来圣旨,奖励是必须的。

这道圣旨嘉奖了秦王和秦王妃赈灾有功,追查贪官污吏,为民除害。但是,重点在后头。

嘉奖和赏赐之后,天徽皇帝责令秦王继续主持赈灾事宜,务必确保灾民顺利渡过寒冬。

圣旨上写明了,要三大灾区恢复农耕之后,秦王方可回帝都。

既然将龙非夜和韩芸汐放到灾区来了,天徽皇帝岂会轻易让他们回去?

“恢复农耕!这个狗皇帝!”韩芸汐忍不住骂出声。

“恢复农耕”,这件事就表面看似乎很简单,只要来年春雷一响,春雨一下,河流复流,土壤滋润,老百姓们吃饱了有力气了,不用上头的人催,大家自然都会争先恐后去耕种。

可是,恢复农耕的前提是大家能熬到春雨下来的时候呀!而且,恢复农耕要恢复到什么程度才算恢复,这还得天徽皇帝自己说得算。

不得不说,天徽皇帝留了好大一手!

不同于韩芸汐的愤慨,龙非夜始终平静冷漠,他喝完杯中的茶,才冷冷说了句,“到时候他别来求本王回去。”

一听这话,韩芸汐嘴角就泛起了期待的笑意。

虽然她也还不确定他们能不能帮助灾民熬过春寒料峭的时节,但是,就冲龙非夜这一句话,她就知道,好戏在后头!

她还真盼着这一两个月赶紧过去呀!

看秦王殿下虐人,可绝对比自己虐人要愉快很多。

接旨之后,韩芸汐就回屋去了,她一直在解毒空间里做模拟实验,想配制出百里茗香体内的毒素来,这两三日是很关键的时期,她得闭目养神,待在解毒空间里。

幸好,龙非夜也没什么事情找她。

韩芸汐头也不回地往后院走,并不知道龙非夜一直都看着她,那双深邃的黑眸沉重极了。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秦王殿下,竟把心事全写在眼。

楚西风看得好迷茫。

他看不透呀!

这两个人之间,向来都是殿下从容不迫,岿然不动的,可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殿下满腹心思,王妃娘娘倒一切都好。

楚西风实在忍不住呀,见韩芸汐的背影已经彻底消失了,他便上前,低声,“殿下,因为哑婆婆的事吗?”

龙非夜看都没看楚西风,更别说回答了。

楚西风悻悻的,哪敢再问呀?

没多久,暗卫就过来了,“殿下,药鬼谷那边来消息。古七刹打从上一次出谷后就没回去过,说是一直都在找那两味药了。”

“本王要的是那两味药的消息!”龙非夜很不悦。

“暂时……没有消息。”暗卫怯怯回答。

“派人去药城王家,把这东西带去,让王公想办法,告诉他,尽快!”

龙非夜说着,递出上一回沐英东给的那张通行令,可以进入沐家药草库随意带走一样药材。

暗卫拿了东西,立马就要走。

楚西风原本不想劝的,可是犹豫了片刻,还是豁出去了,他先拦下了暗卫。

“殿下,去沐家要三思呀!”

当初殿下给古七刹一年的时间,其实不算长,因为那两味药确实不好找,可是,如今殿下却急了。

他找王家,又动用沐家的药草库通行证,其实是多此一举的行为。

更重要的一点,哑婆婆的毒极有可能就是沐英东下的,沐英东自是知道解毒的药方,一旦去沐家找药,真找到了,沐英东必定会怀疑哑婆婆还活着的。

到时候这件事捅出来,王妃娘娘这边就先解释不了了。

楚西风这么一提醒,龙非夜立马就冷静下来了,发现自己的心急。

当初找古七刹,不正是因为古七刹找药的本事一流,如果药城有这两样东西,一定能被古七刹找出来。

古七刹出面去找药,谁会怀疑到他头上来呢?

龙非夜捏了捏紧锁的眉头,坐了下来。楚西风连忙倒茶伺候,“殿下,关心则乱。”

关心则乱?

他为了哑婆婆这件事,确实乱了好几回,包括心口上挨的这一刀也都是因为一个“急”字!

韩芸汐昨夜还失落着,今日就恢复了,可是,他却宁可她继续失落。

看着神采奕奕的她,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琢磨不透这个女人。第一次有种失去掌控的感觉。

一直以来,都是她缠着他转,不知不觉中,他竟也被她的情绪所左右了。

龙非夜沉默了很久,最后交待楚西风,“你亲自去找古七刹,告诉他,半年里如果能找到两味药,算本王欠他一个人情!”

这……

欠人情是要还的!日后古七刹有事相求,秦王殿下就拒绝不了了。

楚西风还想继续劝,可是,看着秦王殿下那坚定的眸光,他只能从命了。

龙非夜急着想找到两味药,远在药城的沐灵儿也特着急。

太后寿宴的事情,她擅作主张代表药城站队伍,因而成为药城各大势力口诛笔伐的对象,连最疼爱她的沐英东都保不住她,要她离开药城避一避风头。

可惜这丫头倒好,刚刚才离开药城呢,因为顾七少一句话就又折回。

当然,她也没敢让她爹爹知道她回去了。

她回沐家拿到自己的药材笔记之后,就偷偷潜入沐家的药草库里,一直待到现在。

她在自己的笔记里翻看到弥天红莲的下落,那是她很小的时候记的笔记,沐家药草库中就种了一株弥天红莲。

可惜,她找了快三个月了,竟连个影子也没找到。

别人家的药草库可能就是个库房而已,比如韩家的药库。

但是,药城这三大家族的药草库可是几座山那么大呀!沐家的药草库是整个药城里最大的,占了三座大山,里头的大小谷地数都数不过来。

沐灵儿一边要找药,一边还要提防那些日夜巡逻的侍卫还有照料药材的药童们,真的好辛苦。

天一亮她就开始找药,天黑了就找个大树靠着睡觉,这三个月来,吃的全是干粮,大冬天的连一口热汤都喝不上,生怕一生火就被发现。

原本就清瘦,如今又瘦了一大圈,整个人都憔悴了。

这日,她又像往常一样,天一亮就出发,谁到了下午天空突然乌云密布起来。

“靠!”

她碎了一口气,小嘴撅得老高老高。

这才刚骂完呢,豆大的雨水就打下来了,大冬天的雨,那可都是冻雨呀!

沐灵儿前后左右瞧了个遍,唯一能避雨的就只有自己昨夜睡的那颗枯树了,附近有山洞,有密林,可是那些地方都有药童,有守卫,很容易被发现。

豆大的雨珠落得越来越快,很快就变成了雨帘,哗啦啦的,越来越大!

沐灵儿急急跑到枯树下,躲在横长的树干下避雨,此时,她已经一身都湿透了。

虽然很冷,可她也没怎么在意,毕竟她从来都不是温室里的花朵。

她大大咧咧的,盘腿坐在湿湿的土地上,双手支着下巴,一脸不耐烦等着。

横长的树干再粗大,能遮挡多少雨水呀?

很快,沐灵儿就不敢再坐着,而是蹲着,蜷缩成一圈,瑟瑟发抖。

冷呀!

远远看去,雨幕中沐灵儿就像是一只被遗失的小动物,谁见了都心疼。

可是,这丫头都落魄成这样了,竟没有一丝抱怨和后悔。

她低着头,任由两行雨水从头上流下,沿着脸颊往下淌。

她一边哆嗦着,一边还努力地回忆,回忆小时候到底是在哪里见到弥天红莲的。

她不会记错的,弥天红莲就在这三座山里。

而且,她可以肯定的是这么贵重的药物,只有爹爹能摘走,这几年爹爹并不需要用这味药。

她锊了一把脸,特认真地自言自语,“一定在!”

这话刚说完,雨突然停了!

不对,她面前的雨水还哗啦啦地下呢,怎么头顶没雨水流下了呢?

沐灵儿狐疑地抬头看去,只见一片妖冶的红,在寒冬冻雨中,烧起了一片妖冶的红莲烈火!

就在这片妖红似火中,那个男子媚眼如丝,笑靥如花。

这一刹那,沐灵儿整个世界雨过天晴,花开似锦。

“七哥哥!”

她惊喜地站起来,不顾一切就扑向顾七少。

顾七少就蹲在横长的树干上,一手抚眉,一手撑着一把妖红大伞,任由沐灵儿扑过来,他嘴角的笑意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

然而,这个比野草还坚强的姑娘一扑到温暖的怀中,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七哥哥……呜呜……”

“怎么了呀?”顾七少温柔地问。

“呜呜……人家……呜呜……”沐灵儿还是哭,完全不见之前的坚强,哭得惨兮兮的,话都说不出来,像个小可怜。

顾七少无奈望天,“爱哭鬼……哭吧,随便你哭。”

人不在,她坚强如野草,人来,她却哭成这样?

装吗?

不是的。

再坚强的女子,一旦有了依靠的臂膀,所有坚强都会瞬间崩塌。

沐灵儿哭了好久好久,除了“呜呜”的哭声之外,她就只说了“七哥哥”这三个字,其他是一句都没抱怨。

许久之后,她才停下来,吸了吸鼻子,抬头看顾七少,“七哥哥!”

“不哭了?”顾七少挑眉问道。

“哭爽了不哭啦!”沐灵儿破涕而笑。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