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94章 只能他欺负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沐灵儿是个洒脱率性的姑娘,可偏偏在顾七少面前,就变成了一个爱哭鬼。

但是,她绝非那种哭哭啼啼个不停的麻烦女人,大哭畅快了,她立马就可以笑出来。

她急急一把揽住顾七少的手臂,生怕他逃走,“七哥哥,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顾七少特嫌弃她一身湿漉漉,想推开她,可惜沐灵儿揽得特别紧。

顾七少瞪了她一眼,沐灵儿挑眉看去,满脸挑衅,一副绝不放手的姿态。

“呵呵,没找到那两样东西,我当然会来找你。”顾七少冷笑道。

这话一出,沐灵儿就悻悻放手了。

七哥哥是来找药的,不是来找她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她看似大大咧咧,没心没眼,可心里看得比任何人都透彻,从相识至今,七哥哥几乎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我要是没找着药,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呀?”沐灵儿认真问。

七哥哥说过,只要她找到那两味药,天坑那件事,他就原谅她。

顾七少受得了这丫头胡搅蛮缠,也受得了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却受不了她较真的小样。

“走啦走啦,先避雨去,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

顾七少其实早就来了,在沐家药草库里找了一个多月,可惜,他也一无所获。

周遭着实没什么可以避雨的地方,两人找到一处安全的山洞,雨也都停了。

沐灵儿的衣服、头发,鞋子全都湿了,一进山洞就拖了一地水,但她什么都顾不上,急急问,“七哥哥,你要跟我商议什么?”

顾七少不跟她着急,慢条斯理拂去身上的水珠,寻了个干净的石头坐下。

他戳了戳手,说了句,“冷呀!”

啧啧,这个坏东西!

只顾自己冷,就没见沐灵儿一个小姑娘浑身都湿透了吗?

今日若换做是韩芸汐,这家伙早就殷勤地生火了,指不定还会冒雨给她找套干净的衣服来。

他也不是不会照顾人的人呀,偏偏就欺负沐灵儿。

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你情我愿,无可抱怨。

沐灵儿自己冷得哆嗦,唇色全没了,一听顾七少冷,她连忙将山洞里所有枯枝叶都搜刮来,找顾七少要了火折子生起一堆火。

不用她叫,顾七少就凑近径自烤火,一脸享受。

“七哥哥,有什么事情说吧。”沐灵儿十分好奇。

“能争取在半年里找到那两味药材吗?”顾七少说的还是药材的事情。

“半年?”沐灵儿狐疑了,“这东西到底要做什么的呀?谁中毒了吗?半年就会毒发?”

“管那么多作甚?你只管告诉我能不能。”顾七少不高兴了。

“我若高兴就能,若不高兴……就不能!”沐灵儿也是有脾气的。

顾七少饶有兴致眯眼笑起来,“哎呦,小丫头也会跟哥哥我耍脾气了呀?”

沐灵儿傲娇地看他,不说话。

顾七少突然逼近,一把撅起沐灵儿的下巴,邪佞低声,“你要怎样才高兴呢?”

邪惑的气息迎面扑来,美得万物黯然的容貌就在眼前,沐灵儿的心砰砰砰狂跳个不停,哪怕知道七哥哥只是开玩笑,她却还是控制不住沉溺其中。

心痴了,人也痴了。

“只要七哥哥高兴,灵儿就高兴。”她的声音温柔如一池春水。

美人娇如春,可惜顾七少看不见,他立马松手,兴奋道,“灵儿,你当真有把握?”

美好总是短暂的,忽略心底的失落,沐灵儿还是那傲娇的样子,高抬下巴,“弥天红莲就在这三座山中,至于熊川嘛……其实就在……”

沐灵儿话还未说完,只听到“咻咻咻”凌厉的破风声从山洞外传来。

他们二人齐刷刷侧头躲开,很快,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传来了,“沐灵儿,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头!”

这声音,不正是沐家大少爷沐超然吗?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要知道,沐超然不仅仅是沐英东的长子,而且是嫡长子,身份非常尊贵,可以说是沐家家主之位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只可惜,他的药剂之才远远不如沐灵儿这个庶出之女。

药材世家终究不是皇亲贵族之家,在这样的家族里,能耐是第一,出身是其次。

沐灵儿才是沐英东内定的家主继承人。

沐超然早就看沐灵儿不顺眼了,以前碍着沐英东,没办法找沐灵儿麻烦,如今沐灵儿摊上大事,沐超然还能轻易错过如此良机?

早在整个药城都在因为太后寿宴的事情讨伐沐灵儿的时起,沐超然一刻也没闲着,一直都在找沐灵儿。

今日撞见,倒是偶然了。

沐灵儿烦透了沐家的这帮兄弟姐妹,尤其是这位大哥。

若是以前遇到挑衅,她只当狗吠,可如今她有案在身,万一下落被沐超然捅出去,麻烦就大了。

沐灵儿犹豫了片刻,道,“七哥哥,你先避一避,我跟他商量商量。”

正说话着,外头的人不耐烦地喊,“沐灵儿,你再不出来,我立马就去告诉母亲!”

如果告诉父亲的话,估计又会包庇这个臭丫头,但是告诉母亲就不一样了,母亲必定会将事闹大到连父亲都无法收拾的地步。

顾七少一言不发,隐身到一旁的大石头后边去。

沐超然还在这里废话,就说明他不会真去告诉沐家主母,他一定是有事求沐灵儿的。

见顾七少躲好,沐灵儿大大方方往外走,止步在洞口,果然看到沐超然独自一人站在外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沐灵儿冷冷道。

“没娘养的野孩子,就这种教养!”沐超然碎了一口。

沐灵儿眯起双眸,“你到底想怎样?”

“我要你那三十本药材笔记,一本都不能少,否则……”沐超然非常直接。

沐灵儿倒抽了口凉气,“你抢劫呀!”

药材笔记可是沐灵儿的宝贝,是她自小到大所学的精髓,里头还记录了不少她独门秘方呢!

这东西一本都无价,何况是三十本?

“你就当被抢喽?”沐超然耸了耸肩,一副他也没办法的无赖样。

“如果我不给呢?”沐灵儿冷冷问。

“呵呵,不给也可以!要么我现在就去告诉我娘,要么……”沐超然想了下,笑道,“好吧,好歹你也是我妹妹,我给你个机会,跪下来承认你的药技不如我,我就当今天没遇到你,也没遇到你带外人进药草库。”

欺人太甚,趁火打劫!

沐超然今天其实就是来欺负人的!

如果把这件事告诉母亲,让母亲闹大,最后依旧会惹父亲不高兴,他们母子俩也讨不到好。

拿沐灵儿没办法,至少可以羞辱她一回,杀杀她的锐气吧!

沐灵儿双手紧握住,心口剧烈起伏着,她一直一直都让着,躲着,这帮人还是容不下她。

都道天妒英才,其实应该是人妒英才才对!

“如果,我不呢?”沐灵儿冷冷又问。

谁知,她话音一落,沐超然便大喊起来,“来人啊……来……”

“你住嘴!”

沐灵儿急了,整个沐家除了父亲之外,都想将她交出去,给药材协会一个交待呢!这个节骨眼上她赌不起,闹不起,她得找药。

“怎么,想通了?”沐超然笑得很得瑟。

沐灵儿紧紧咬着牙,不想答应,可是……

“本少爷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沐超然催促道。

沐灵儿死死地盯着他看,差那一点点就要跪下去了,就在这个时候,一抹红影突然从山洞里飞出来。

顾七少的速度极快,沐超然都还没看清楚他的样子,他已经落在沐超然背后了,保养得白皙温润的手一下子就掐住沐超然的脖子。

“别杀他!”沐灵儿大急。

沐家里手足相残的事情多的是,只是,她终究不想自己手上沾染这样的鲜血,否则她早就让七哥哥灭了沐超然的口,省去那么多麻烦。

顾七少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竟不顾沐灵儿的阻拦,指甲缓缓地刺入沐超然的脖子。

“不要!我什么都没看见!”沐超然吓坏了。

只是,很快他就发不出声音了,鲜血靡靡流下,喉咙疼如针扎,一说话更是疼得受不了。

“这个丫头只有我能欺负,你记住了。”

顾七少的声音低沉如出自地狱,他自己一直都欺负沐灵儿,可却霸道得不允许别人欺负。

欺负,也是一种专享特权呀。

沐超然吓得浑身颤抖,朝沐灵儿投去求救的目光。

沐灵儿并没有听到顾七少刚刚那句话,她也吓到了,“七哥哥,他毕竟是我哥!”

顾七少将人丢到一旁,冷声,“今日的事你要敢说出去,试试!”

沐超然也是习武之人,很清楚这份威胁的份量。

“我什么都没看到,没看到!”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走。

沐灵儿这才松了一口气,“还是七哥哥聪明,威胁一下,至少半年里他不敢怎么样。”

半年,只要帮七哥哥找到那两味药材,她才不管药材协会的制裁,反正想继续在药城混,这辈子是逃不过的。

慢条斯理擦干净手,顾七少问说,“你刚刚说熊川在谁手上。”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