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95章 殿下要给惊喜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解哑婆婆所中糜毒的药方只有三味药,蛇果,熊川还有弥天红莲。

如今蛇果已经在龙非夜手上了,弥天红莲又确定在沐家药草库中,也就熊川下落不明。

沐灵儿眼底掠过一抹狡黠,得瑟而笑,“七哥哥,你说我将来会不会比药鬼谷那个古七刹还厉害呢?”

“会!”顾七少很肯定。

“呵呵,天下就只有一味熊川,古七刹估计也不知道下落。”沐灵儿神秘兮兮的。

“还不说?”显然,顾七少的耐性快到尽头了。

沐灵儿凑到她耳畔,就说了四个字,“北厉康王!”

“君亦邪!”顾七少非常意外,“你怎么知道的?”

君亦邪自从上一回败走医城之后,就低调了很多,但是,顾七少可没忘记这个人。

他向来记仇,自己的仇必报,毒丫头的仇也必报!

即便君亦邪中了毒丫头的毒,永远都解不了,但是,那是毒丫头给自己报仇呢!

顾七少可一直等着帮毒丫头再报仇一次呢!

“这东西在百毒门的毒草库里养着,我可是花了不少代价才从朋友那买来消息的。”

不比古七刹,古七刹在医药圈子里都是敌人,而沐灵儿却有不少朋友,消息自是灵通的。

“七哥哥,等我们找到弥天红莲了,就一起去闯一闯百毒门的毒草库,可好?”沐灵儿很兴奋。

她没有在书信里告诉七哥哥这件事,就是想亲口寻他,求他答应呢!

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和七哥哥一起冒险,同生死,共悲喜。

“君亦邪呀……”

顾七少摩挲着下巴,琢磨了半晌,“不急,先把弥天红莲找到再说。”

只要确定熊川在君亦邪那儿,他就放心了。

“七哥哥……”

沐灵儿还要说,却突然打了个喷嚏。

这一身湿漉漉的,风一吹真真冷到骨头里去了。

“乖,先把衣服拷干,我帮你守着。”

顾七少嘴角一直挂着笑意,心情好得不得了,一个不经意的“乖”字,让沐灵儿瞬间就真乖了。

她喜滋滋地道,“好!”

沐灵儿拾掇好出来的时候,顾七少倚在墙上,一手枕着后脑勺,一手摩挲着光洁的下颌,那狭长的双眸微眯,似乎在谋划什么。

“七哥哥,你想什么呢?”沐灵儿直觉这家伙一定有事。

“没什么。”

顾七少慵懒懒起身来,“咱们合计合计,分头行动吧。”

沐灵儿是欢喜的,她可以跟七哥哥在一起好久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再慢慢问吧。

除去已经找过的地方,偌大的沐家药草库还有一半以上的地方没找过,这真是个艰巨的任务。

两人协商好路线,分头行动,夜里才碰头,这一找便是两个多月。

两个多月后,已至年关。

天宁灾区这边的粮食已经所剩不多了,这两个多月来,全国各地有不少捐粮,可终究还是杯水车薪。

在天徽皇帝的推波助燃下,天宁全国上下,朝野内外都关心起了年后灾区的赈灾问题。

然而,主持赈灾大事的秦王殿下竟已经不在灾区了。

“皇上,宁南郡的探子送来消息,秦王殿下离开宁南郡了!”洛公公如实禀告。

“去哪?”天徽皇帝十分意外。是他亲手将秦王送到灾区去的,可是,送了去他又是最不放心的一个。

洛公公怯怯地回答,“探子还在找。”

话音一落,天徽皇帝就怒了,一巴掌拍在桌案上,“废物!一群废物!那么多人盯一个,居然还能给盯丢了!”

对于天徽皇帝来说,这可是最后一搏了,他必须格外谨慎。

“皇上,秦王殿下不会是秘密去找粮了吧?”洛公公狐疑地问。

这两个月来并没有找粮!天徽皇帝一直都关注秦王和秦王妃在宁南郡的一举一动。

其实不仅仅是天徽皇帝,所有人都关注着呢,都以为秦王殿下和王妃娘娘会急着到处找粮食。

可谁知道,这两个多月来,秦王殿下是一粒粮食都没有找,他和王妃娘娘住在宁南郡守府,深居简出,就像是度假!

“两个月前不找粮,这个节骨眼上上哪里去找?”天徽皇帝不悦反问。

今年的收成普遍不好,到了年关,正是用粮食的时候,哪里都缺粮呀。

“那……他们会去哪呀?”洛公公若有所思地问。

天徽皇帝瞪过去,气得都说不出话,洛公公居然敢问他?洛公公问他,他问谁去呀?

洛公公一撞上天徽皇帝的眼睛,吓得连忙后退,闭了嘴。

天徽皇帝狂拍桌子,“找!给朕掘地三尺都得找出来!否则这个年,谁都休想过!”

洛公公吓坏了,连忙去传旨。

龙非夜和韩芸汐到底在哪呢?

天徽皇帝如此关注,可是,龙非夜躲的却不是他,而是唐门。

还有十来天就是除夕了,龙非夜提前收到唐门的消息,唐子晋已经处理好唐离逃婚的事情,正要亲自到宁南郡守府邀他和韩芸汐去唐门过年。

宁南郡距离唐门,并不远。

龙非夜在收到消息的翌日夜里,就带韩芸汐连夜离开。

他不去也很容易找借口的,可是,他懒得找。

“殿下,我们这到底要去哪呀?”韩芸汐至今还迷茫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过年。”龙非夜淡淡说。

“回帝都?也来不及呀?”韩芸汐惊了。

按照天宁皇族的规矩,即便是外放的皇子、亲王、郡王都要回帝都的,何况是龙非夜这个最尊贵的一字亲王?

只是,天徽皇帝不好容易将他们放到灾区,怎么能轻易让他们回去呢?

还有十多天就过年了,也赶不回去呀。

龙非夜原本要说了,却又突然打住,“睡吧,到了你就知道了。”

这两个月来,他一直在追查七贵族后人的下落,而韩芸汐则一直沉浸在解毒空间里,琢磨解百里茗香体内百毒的解药。

两人还真就没把找粮的事情放心上了,在外人看来,他们像是度假,可有多忙他们自己最清楚。

因为一直沉浸在解毒空间里,韩芸汐的精神一直都不怎么好,再加上天越来越冷,她是越发的嗜睡了。

“殿下难不成要给臣妾一个惊喜?”韩芸汐饶有兴致地问。

给她惊喜?这样算吗?

龙非夜从来就不懂如何讨好女人,如何给惊喜。

或许,就是了吧。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还是那句话。

“那臣妾就……期待着了。”

韩芸汐偷偷瞄他,龙非夜的视线正好也飘过来,见她在看他,他立马就移开视线了。

韩芸汐裹着白毛领大狐裘,继续窝在一旁,闭目养神。

本该继续进入解毒空间里去的,可惜,被龙非夜这么一吊胃口,她就集中不了精神了。

世间,也就身旁这个男人可以办得到,如此三言两语就搅动她平静的心水,扰得她久久都无法平静。

过年,可以算得上一件大事,家事,得和家人一起过的。

回帝都是不可能的了,难不成这家伙要带他去见他的家人?

去唐门吗?

他说过,他的父母都是唐门中人呀。

虽然韩芸汐很不喜欢见到茹姨那张可恶的嘴脸,但是,如果能跟龙非夜回到唐门去过年,她还是很开心的。

毕竟,这就像是跟他回去见家长一样隆重。这说明他已经完全将她带进他的世界里了。

虽然他不说,她也不问。

可是,她终究还是期盼着,期盼着他能告诉她多一些他的秘密。

他说,身世是过去的事情,是上辈人的事,要多往前看,往将来看。

可是,不了解一个人的过去,如何懂他,疼他,护他,爱他呢?

百里茗香那么小就开始养美人血,那么他呢,在怎样小的年纪,就有了谋天下的心?会累吗?

龙非夜,我的过去,是属于那个灵魂死去的韩芸汐,我可以不在意。可是,你的过去,那可是你一日一日亲自走过来的,我如何不介意?

韩芸汐偷偷睁开眼睛,只见龙非夜正捧着书卷,认真翻阅。

他身着一袭胜雪白衣,外披奢华的狐裘大袍,白得纤尘不染,清华飘逸,紫得尊贵不凡,不似凡人。

如此安静沉敛的一幕的, 好奇一副画永远镌刻在韩芸汐心中。

龙非夜,我期待着……期待着离你近一些,更近一些。

一百步,一定能走完。

马车走的都是隐蔽的小路,速度不快,当他们抵达目的地的时候,距除夕就剩下两天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习惯,两人同乘马车,他总会先下来,然后亲自将她搀下。

这一回,她闭着眼睛,摸着门槛出来,险些摔了。见状,他连忙搀住,“作甚?”

“是惊喜吗?”韩芸汐笑着问。

她一直记着,他倒是忘了。

韩芸汐等着,倒要看看他这一回怎么回答。可惜,她等呀等呀,龙非夜却迟迟都没说话。

等得真的有些久了,韩芸汐原本的好兴致难免被打击。

好吧,她多此一举了,这家伙冷如冰山的家伙连开玩笑都不会,哪里会有这种兴致呀?

他不回答,她自己回答算了,“呵呵,睁眼看看就知道了!”

韩芸汐说着就要睁眼,谁知道龙非夜却突然伸手捂住她的眼睛,“等等!”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