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96章 愿得一人心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这人比这寒冬腊月还要冷,可是,他的手心却是温暖炙热的。

熟悉的温度覆在眼上,温暖得韩芸汐都有种从此不想再睁眼的冲动。

看到这个男人的存在,还不如感觉到他的存在,虽知道不可能永远,却也希望这一刻能久一些。

韩芸汐闭着眼睛,享受着难得的温暖,她等着。

谁知道,龙非夜突然霸道地横抱起她,大步往大门里走去,“先别睁眼。”

真的有惊喜呀?

明明一路都期待着,可是当真的有的时候还是非常意外。

她紧张了,乖乖的任由他一路抱着走,双眼紧闭。

走了许久,除了他匆匆的脚步声之外,她再没听到别的声音了,她吊着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

走了许久,龙非夜才将韩芸汐放下。

“殿下,可以睁开眼睛了吗?”韩芸汐怯怯地问。

“嗯。”龙非夜淡淡应了一声,什么也没多说。

韩芸汐立马睁眼,刹那间便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到了,“好美!”

她发现自己身处梅园深中,好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梅花映雪,恍若仙境。

韩芸汐往周遭看了一眼,发现这梅园之大,竟望不到边际。与其说这是一个梅园,还不如说这是一个梅海,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望不到尽头,这个世界里只有雪,只有梅,只有他,只有她,纯粹如世外桃源。

就在韩芸汐惊叹之际,站在她背后的龙非夜轻轻吟起诗来。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这诗,不正是去年梅花怒放时,她被长平公主邀去参加梅花宴时候,她被逼临时做出来的。

其实,也不能说是她做出来的,因为这诗是她盗用老毛的。

正是这首诗,给了长平公主等人一记响亮的耳光,也正是因为这诗让才女端木瑶从此不能再作诗。

那一战,她赢得很漂亮!

她一直以为,那些麻烦不断,孤身奋战的日子里,他从来都不会关心一二的。哪知道,他居然记下了这首诗。

韩芸汐回头看去,有种说不出的惊喜感,这满园梅花怒放并不是惊喜,他的轻吟才是真正的惊喜呀!

“殿下,原来你知道这首诗!”

韩芸汐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裙,披上雪白狐裘,站在这红梅映雪的世界里,笑意璀璨,正正映入那句诗,她在丛中笑!

这并不是龙非夜刻意要给的惊喜,只是,此情此景,他就这样想起了那首诗。

去年长平公主那场梅花宴,他确实是暗暗关注着的。

“听过。”他淡淡回答。

“你背下了?”韩芸汐追问道。

龙非夜看了她一眼,没回答,移步往梅海更深处赏梅去。

韩芸汐杵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没动。

龙非夜都走远了,见韩芸汐还没跟过,这才止步,“诗不错,顺便背下了。”

要的就是他这句话嘛!

韩芸汐心满意足,屁颠屁颠跟上去,“殿下,这儿是什么地方呀,这么大的园子真少见。”

“江南梅海,这座园子送给你,当是年礼,咱今年就在这儿过年了。”

龙非夜一边赏梅,一边随口回答,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可是,韩芸汐却怔住了!

江南梅海!

这可是江南三大园林中最有名的一座,因为年年冬春之际,梅开似海而得名。

这座园林占地有三个秦王府那么大,要走完全部院落,至少得三天三夜。它的主人一直都很神秘,却不料竟是龙非夜!

他刚刚说,要把这座园林送给她了?

第一次送礼,送了她一个价值连国的镯子,第二次送礼,直接就是一座无法估价的园林。

虽然他们是合法夫妻,可是,这家伙出手要不要这么豪气呀?

韩芸汐惊喜过后,都有些惊吓了,这家伙的家底到底有多厚?

龙非夜都走远了,韩芸汐还站在原地。

他回头看来,勾了勾手指头,“过来。”

“殿下,太贵重了。”韩芸汐如实回答。

“不喜欢?”龙非夜问道。

韩芸汐立马摇头,一诗一园双惊喜,她岂会不喜欢?

“喜欢便好,都是俗物,没什么贵重不贵重的。”龙非夜一边说着,一边从袖中取出梅花令来,塞入韩芸汐手中。

有这令牌者,便是这梅海之主,园林里所有仆奴、护卫都得听其命令。

令牌都塞到手中来了,韩芸汐知道以他的脾气,她并没有拒绝的余地。

“那殿下以为什么才是贵重的?”她好奇地问。

龙非夜回头看来,“你以为呢?”

韩芸汐认真看着龙非夜,毫不犹豫回答,“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龙非夜,你也知道那些都是俗物呀!

再贵重的东西,哪怕是这天下为聘,都比不上你朝我走来一步。

龙非夜,在你眼中,我们之间到底还有多少步?

看着韩芸汐诚挚而又倔强的目光,龙非夜什么都没说,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地将韩芸汐拥入怀中。

雪花开始飘飞,无声无息落在他们二人发上,肩头。

雪林梅海,两个人缄默了全世界。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龙非夜,如果有朝一日面对选择,什么才是你心中最重?

在这座梅林的中心,有一片低矮的对称式日式屋舍,中间为茶厅,左右两边是厢房,背后则是一个天然的热汤池。

龙非夜和韩芸汐就在这里住了下来,直到晚上,韩芸汐发现龙非夜说的“咱们就在这里过年”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起过年呀,唐门的人一个都没见着。

这样,似乎……更好!

除夕之夜,备上美酒佳肴,龙非夜和韩芸汐相对而坐,两人对饮。

一旁就两三个仆从守着,门外的雪花纷飞,背后热汤池子热气氤氲,一切寂静得如同一幅画,静好,并不冷清。

龙非夜并不是嗜酒之人,品酒像品茶一样,举手投足之间尽是优雅尊贵。

韩芸汐也不并不好酒,可今日却品得认真,第一次发现饮酒也是一种乐趣。

远处的钟声敲响,子时到。

韩芸汐起身来行大礼,“殿下,臣妾给你拜年了,愿今年一切顺利,殿下安康。”

他是一家之主,是她的夫君,这样的礼数是必要的。

“今年……”

龙非夜喃喃自语,似若有所思,又似有所期盼。

他赏了韩芸汐一个大红包,“免礼吧。”

龙非夜离了酒桌,坐在门边,望着雪景发呆。

“殿下,有心事?”韩芸汐关切地问

龙非夜没说话,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韩芸汐同他并肩而坐,原以为龙非夜会说点什么的,可谁知道,他依旧缄默。

坐了许久,韩芸汐都乏了。

近日来太过于沉溺在解毒系统中,虽说不上心力交瘁,却也疲着,熬不了夜。

韩芸汐一边坐着,一边等着,昏昏欲睡,不知不觉缓缓地倾身靠在龙非夜肩上。

龙非夜瞥了一眼,任由她靠着。

很快,韩芸汐就真睡过去了,整个人都往他身上依。

“把王妃的狐裘拿来。”龙非夜低声命令。

龙非夜小心翼翼将睡着了的人儿揽入怀中,再裹上狐裘,让她睡得更安稳一些。

“殿下,天寒,回屋睡吧?”婢女低声。

龙非夜只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全都退下,婢女不敢多劝,只能全都散去。

雪越下越大,却越无声无息。

龙非夜垂眼望着雪地,陷入了沉思。

曾经多少个除夕之夜,子夜一过,宜太妃就睡了,母妃会在乾宁宫后院的梅树下等他,等他行一个拜年大礼。

每一年,母妃都会问他一句,“夜儿,又一年了,你准备好了吗?”

自从母妃过世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守岁过。

“又一年了……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韩芸汐,有朝一日,你若面对选择,什么才是你心中最重?”

他喃喃自语,从韩芸汐袖中取出迷蝶梦来,把玩在手里。

这一夜,韩芸汐在龙非夜怀中睡得可香了,她全然不知道龙非夜心中的千思万绪。

她做了一个美梦,梦见冬去春来,满园梅花纷飞,龙非夜就在花丛中,回头朝她招手。

翌日清晨,韩芸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自己的房间里。

她一出门,就撞见暗卫在禀龙非夜事情。

才没几日安稳的日子,这才大年初一呢,天徽皇帝就又找茬了。

“殿下,今儿一大早三大郡各县令都跪在郡守府门口,说见不着你就不回去。”暗卫如实禀告。

“让他们跪着呗!”韩芸汐不悦说。

不用多问,这些小县令敢如此大胆,必定是天徽皇帝授意让他们这么做的,无非是想要粮食。

虽然缺粮食,但至少这个春节不会让灾民饿肚子,天徽皇帝还想怎么样?

龙非夜虽争民心,可是也在维稳天宁灾区呀!

这一回若非龙非夜把赈灾的粮食从国舅府手里捞出来,天徽皇帝这个年未必能过得安稳!

暗卫为难着,三大郡下面有十多个县令,这大年初一就跪着不起,着实不妥当。

谁知,龙非夜居然顺着韩芸汐,“让他们跪着吧,本王过了十五才会回。”

十五……

韩芸汐险些笑出来,那些县令要听到这两字,估计半天都跪不住,争先恐后跑回去。

“殿下,咱要去找粮吗?”韩芸汐好奇地问。

她一直都知道龙非夜有把握,但是具体上哪里找粮食,她还真想不出来呢!

“去准备准备,下午出门。”龙非夜淡淡说。

年既然过了,也该让天徽皇帝求他们回去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