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97章 意外,遇到了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这才正月,节气上才刚过立春,天宁北方还是一片冰雪世界,中部也还有雨雪,南方正是春寒料峭时候。

虽然立春之后就可以开始农耕,但是大多都要等到雨水之后,尤其是灾区地处中部,雨水没那么快,更要等了。

韩芸汐估计着,灾区至少至少都还缺一个月的粮食。

一个月后,虽然农作物还没长成,但是野菜野草都疯狂生长,不至于没东西食用。

这个月的空缺,要用什么来填补呢?

整个天宁上上下下可都看着,等着呢。

韩芸汐曾经想过狩猎的方式,打野味来食用,远在北历国北部,每个寒冬猎户们可是囤了不少猎物的。

可惜,这种事得提前准备,大冬天的山林里是找不到什么野味的。

马车疾驰,韩芸汐纳闷着不知道这是要赶去哪里,但是,这一回她并没有问,她使劲地猜着。

谁知道,龙非夜居然带她到了一处海港!

韩芸汐一下马车,便见一艘奢华的战船,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匆匆从甲板上走下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百里将军。

“殿下,我们要出海捕鱼!时间来得及吗?”韩芸汐着实佩服龙非夜,这家伙居然能想到出海捕鱼。

只是,这个时候出海捕鱼来得及吗?

且不说冬季鱼汛已经过,就是鱼汛没过,出海一次来回少说也得三个月呀!

三个月后回来,估计等待他们的就是百姓的诟骂,天徽皇帝的严惩了。

正说话吧,百里将军和百里茗香双双到了跟前。

“参见殿下,参见王妃娘娘。”百里将军十分恭敬。

平身来,百里将军便笑道,“王妃娘娘怕是没听说过渔州岛吧?”

“渔州岛吧?”韩芸汐确实没听说过。

“王妃娘娘,渔州岛就在东海之上,岛上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名叫幻海湖。湖下通海,每逢立春时节就会有大量的鱼群聚集在湖中,只要找对“鱼眼”之地破冰洒网,必有丰收!”百里将军解释道。

这么一说,韩芸汐秒懂了,原来是“冬捕”!

虽然她没见识过,但是也听过的,这种捕鱼的方式如果运气好,选对地点,捕个几十万斤的鱼都不在话下!而且还能就地冰封,保证新鲜。

乖乖,要是真能捕一批鱼回来,灾民们不但不会饿肚子,还能开荤了呀!

韩芸汐都忍不住期待起天徽皇帝知晓这件事后的脸色了。

她朝龙非夜看去,“殿下英明!”

龙非夜牵着她,在百里将军的引导下上了战船。

“渔民都找好了吗?”龙非夜淡淡问。

渔州岛上的幻海湖浩瀚无边,广袤无垠,虽然湖下有无数鱼群,但是没找对地点破冰,往往会徒劳无功,一无所获。

找破冰点基本都得靠经常出海的渔民,虽然他们也常常失败,但是总比业外人氏多一份希望。

“殿下,小女茗香是内行人,特来效劳。”

百里将军这话一说完,只见百里茗香匆匆从船舱里走出来。

她披着厚厚的狐裘大袍,身子骨还是显得很虚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她低着头,快步上前欠身行礼,“百里茗香参见秦王殿下,王妃娘娘。”

韩芸汐十分意外,怎么都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百里茗香。

她一直以为至少也得半年才能见着了呀,她都还一直担心百里茗香能不能熬得过呢。

“她会?”显然,龙非夜也很意外。

“平素好奇,琢磨过。也去过渔州岛几回,比那些渔民经验还丰富。一听说殿下要出海,末将就把她接来了。”

解释的是百里将军,百里茗香毕恭毕敬的,连抬头看龙非夜一眼都不敢。

“身子可撑得住?”龙非夜又问。

这话一出,百里茗香的心跳就快了起来,虽然她知道殿下的关心,并非纯粹关心她的身体,但是,她还是满足的。

哪怕这辈子就只有这句话,她都心满意足。至少,曾经有过。

回答的依旧还是百里将军,“撑得住的,为殿下效劳,是她的荣幸。”

龙非夜点了点头,“进舱歇去吧。”

“谢殿下。”百里茗香这才开口。

她等了多久,盼了多久,终于有机会名正言顺和秦王殿下说上话了。只可惜,她连看他一眼都不敢。

生怕看了,就会移不开眼;生怕看了,就会放不下心;生怕看了,就会露出爱慕的痕迹来。

满心的慌乱,满心的不舍,她却终究还是低着头,后退了好几步才转身离去。

这一切,韩芸汐都看在眼中,她眼尖地看到了百里茗香的手一直都在颤。

原本想叫住百里茗香的,考虑到这儿风大,她又那么畏惧龙非夜,只能作罢了。

开船后,龙非夜和韩芸汐所乘的战船在前面,后面跟了一群渔舟。

战船先行,渔船自是准备拉鱼回去的。

韩芸汐和龙非夜,百里将军在甲板上站了一会儿就进舱找百里茗香了。

她进舱的时候,百里茗香正独自一人围着火炉取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无端给人一种荒凉感。

见韩芸汐进来,她连忙起身,“王妃娘娘。”

“怎么,敢抬头了呀?”韩芸汐饶有兴致地问。

百里茗香笑了笑,没说话。

“你怕秦王殿下?”韩芸汐好奇了,她知道百里军府上每一个人都对龙非夜毕恭毕敬的,但还是第一次见像百里茗香怕成这样的。

“怕。”百里茗香老实回答。

“怕什么呀?你替他养美人血呢!又没做亏心事,能怕得手都抖了?”韩芸汐狐疑地说。

原本还坦然着,听了这话,百里茗香立马就心虚了,连忙解释,“茗香是冷才发抖的。”

“你以前跟殿下接触不多吧?”韩芸汐一边问着,一边拉来百里茗香的手把脉。

“为了避嫌,极少见。”百里茗香低声回答。

“他没那么可怕,以后见了,把你的脑袋抬起来,别整得跟奴才似的。”韩芸汐着实看不惯百里茗香那孬样呀。

百里茗香其实不想多说了,只是,她还是忍不住,舍不得停止这样的话题。

“殿下对于王妃娘娘,自然是不可怕的。”她淡淡说。

“难不成他对手下都很狠吗?”韩芸汐还真不了解。

“殿下只留有用之人,容不下任何违逆和背叛……”百里茗香正要说下去,迟疑了一下,才又补充,“我都是听父亲说的,殿下从来都不用婢女,身旁也就楚西风一个侍从兼护卫。”

“这倒是真的。”韩芸汐喃喃自语,那家伙寝宫里真就一个婢女也没有。

“还有吗?”韩芸汐认真问,其实,她对龙非夜的了解也不多。

百里茗香知道太多了,可是,她哪敢说下去?

“王妃娘娘是离殿下最近之人,理当最了解。茗香不过道听途说罢了。”

近?

着实不好定义。

韩芸汐笑而不语,她放开百里茗香的手,认真道,“你这一趟必是奔波了!”

“殿下要出海到消息来得突然,所以日夜兼程赶来了。”

百里茗香现在是说得平淡,然而,当初她收到要同秦王殿下一同出海的消息时,那种惊喜若狂的心情是这辈子都不曾有过的,她花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告诉自己,这一回只准成功,不许失败,一定要帮殿下找准了“鱼眼”,破冰捕鱼!

“幸好没染上风寒,否则你的麻烦就大了!海风大,多在船舱里待着,少出去。”韩芸汐认真交待。

百里茗香立马乖乖地点头,“谢王妃娘娘。”

韩芸汐蹙着眉头认真打量起她来,百里茗香被看得心慌慌的,“王妃娘娘,怎么了?”

“你这丫头,倒是不关心自己的生死了?”韩芸汐饶有兴致地问。

她特意先过来,原以为百里茗香会急着想问她是不是找到解药了,谁知道这丫头居然连提都没提起。

“看透生死了?”韩芸汐打趣地问。

百里茗香眼底掠过一抹慌张,她太兴奋了,以至于都将自己的生死大事给抛在了脑后。

她一路而来,即便是到了今日,满脑子想的都还是这一趟和殿下同行,会不会有机会多同殿下说几句话。

百里茗香还是聪明的,她低着头,“王妃娘娘,好消息不怕迟,坏消息……不听也罢了。”

韩芸汐叹了一口气,“放心吧,虽然没有好消息,但是也还没有坏消息,我还在琢磨着。”

“王妃娘娘辛苦了。”百里茗香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无法想象,如果有朝一日被王妃娘娘窥测到她对殿下的爱慕,那会是一个怎样的后果……

他们在海上走了五天五夜,百里茗香都以身子弱为由,没出船舱。

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的期盼呢?

可是,即便如此,她亦是不悔。

就在战船即将停靠渔州岛的时候,百里将军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艘跟他们规模相近的战船。

百里将军认真一看,看清楚之后遂是大惊,“殿下,是北厉皇族的战船!”

渔州岛周遭有大面积广袤的的浅滩,只有一个港口可以近距离靠近抛锚。

且不说上岛之后的“鱼眼”之争,就是这港口都得争夺呀!

“北历皇族?”龙非夜嘴角泛起了一抹森然冷意。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