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98章 压倒性的胜利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渔州岛的鱼汛不短,这才刚过年,龙非夜他们已经算来得早的,没想到北历皇族的人也来了。

北历以游牧为主,鱼肉在北历人饮食结构里连辅食都算不上,这大过年的,北历皇族的人来渔州岛做什么?

这来者是皇族里的哪一位?

渔州岛的港口就只有一个,位于渔州岛的正西方向,港口很小,就双方的战船规模看,任何一艘穿先进港口,另外一艘就只有瞧着的份了。

此时,龙非夜的战船处于港口的西南方向,而北历皇族的战船处于港口的西北方向,双方于港口的距离大致是一样的。

双方距离还甚远,彼此还未见面,不知对方是何人,但是,烟火味早就在海面上弥散开了。

港口只有一个,不想船只停留在外头,只有一个字,“抢”!

想要抢得港口,唯一能拼的就只有速。但是,在海上,影响速度的因素非常多。

龙非夜和韩芸汐,百里将军站在船头,远眺对方战船,看到对方竟还在起帆。

船在海上行,靠的是人力,更靠风力,船帆是用来借风力的。

一般来说,出发扬帆,到港收帆,都要入港了,对方居然还扬帆借力,这争先恐后的意思未免太明显了点?

“看样子对方是争定了。”韩芸汐淡淡说道。

“殿下,起风了。他们顺风顺水。”

百里将军虽然没有水战、海战的实战经验,但是,他出海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为了组建这支天宁水师,他曾经跟随远航的渔舟在海上一待就是两三年,海上的气候、洋流条件,他还是摸得比较透彻的。

目前这形势看,北历战船所在的方向,确实占了大便宜。

“传令下去,全速前进!”龙非夜冷冷下令。

占不到地理优势,龙非夜并不怕,此次来渔州岛,他是势在必得,早有准备。

百里将军一传令下去,战船两翼的浆手立马从原本的各二十名增加到各三十名,力量一下子增加了一半,连韩芸汐这个外行人都理解感觉到战船在加速。

“百里将军,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么多浆手没用。”韩芸汐饶有兴致地往侧翼看去,发现那些浆手一个个都是彪悍的大汉,手臂力量十足。

“王妃娘娘,微臣还未同你介绍,此战船名曰“皇舟”,在百里水军战船之首。”

别的不用多介绍,就单单“战船之首”这四个字,足以说明一切。

韩芸汐大喜,“这么霸气!呵呵,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了。”

龙非夜的战船不加速则已,一加速立马超越北历战船。

北历战船那位主子立马就坐不住,他大步走出船舱,远眺对方,“怎么突然这么快?”

“主子,他们不顺风,一定是加派浆手了,没别的!”船工连忙回答。

这主子十分不屑,冷哼道,“人力岂能与天力抗衡?不自量力!来人,把所有帆都给本王扬起来!全速前进!”

船工们立马行动,很快就将大大小小船帆全都扬起。船帆才刚刚扬起,风居然变得更大了,呼呼地吹。

这主子大步往船头甲板上走,任由背后狂风吹乱他三千墨发,一身宽袍。

“这风来得正是时候!天助我也!”他扬声大笑,狂佞嚣张。

风吹帆鼓,一鼓作气,本就飞速前行的大船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从后面推了一大把,竟如离弦之箭,直奔港口。

龙非夜和韩芸汐并肩立于船头,夫妻二人皆是双手负于身后,冷肃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战船,不言不语。

“来人,添二十浆手,再加速!”百里将军当机立断。

话音一落,战船左右两翼又各添二十名浆手,如此一来,左右两翼便各有五十名浆手,总共便是一百名。

谁说人力不胜天?

这一百名浆手,一百把大船桨,“咻咻咻”一下一下齐刷刷划动。声声擂鼓,阵阵浪声,百人百浆,铿锵有力,士气不可抵挡也。

战船全速前进,竟同北历皇族战船的速度不相上下。

两人迎面而来,争先恐后,同奔港口,快与慢,一时间也难分上下了。

“主子,他们的浆手太惊人了!”船工震惊来禀。

“有多少?”这势在必得的主子十分意外。

“还看不到,但是他们能有这等实力,一旦风停,我们危矣!”船工十分担忧,他们的浆手也已经尽全力了,一旦他们占不到风力的便宜,上下立马就会见分晓。

这主子厉眼瞪去,船工立马就闭嘴了。

两船并进,距离港口越来越近,海面上紧张的气息越来越重。

这主子眸光一狠,亲自飞落在大船尾翼,夺来鼓槌,猛击三下,“都给本王听好了,把力气全使出了,全速前进,一旦进港,本王重重有赏!”

话音一落,士气高振,他亲自击鼓助威,“砰砰砰”一下一下节奏急促,浆手们跟着这节奏,使劲划动,丝毫不敢怠慢。

本就占了风力优势,如今有士气大振,船行速度又快了一个层次。

这主子一边击鼓,一边朝对方望去,嘴角勾起了轻蔑的冷意,他知道天宁战船上是什么人,这一回他要那个男人尝一尝输的滋味!

北历这边已经王亲上阵,大动干戈了,天宁这边,龙非夜和韩芸汐还是袖手旁观,立于船头,看着对方的速度渐渐超于自己,夫妻二人皆是无动于衷,就连侯在一旁的百里将军也没动静了。

他们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速度都保持不变,分毫没有增速的迹象。

北历那主子嘴角的轻蔑越来越浓,他放肆地狂笑起来,“来人,给本王再加速,本王要他们输到底!”

士气振奋,擂鼓惊天,虽然速度已经加不上去了,却有汹汹之势,锐不可当。

果然,很快距离就拉开了,北历战船距离港口很近,而天宁战船却还有一段距离。

胜负,似乎已无悬念了。

北历这主儿沉浸在振奋人心的擂鼓声中都停不下来,他慷慨激扬,兴奋至极,不能自己!

可谁知道,就在北历战船距离港口只剩百米之远时,龙非夜冷冷说了一句话,“竭尽全力,也不过如此。”

百里将军轻哼一声,随即传令,“所有浆手全部就位!”

话音一落,大船左右两侧的前后两端居然放下侧翼来,很快,一大批浆手填补了侧翼的空白,左右两边增加的人数,少说也有百人呀!

加上之前的浆手,这艘战船竟有两百浆手,一边各一百人,齐齐划桨,这速度完全可以逆风了!

船如离弦之箭,疾驰而出!

什么叫火速前行,什么叫做势不可挡?这便是了!

天宁的战船像是一匹黑马,突然疾驰而来,轻而易举闯入港口百米之域赶上北历战船。

这一赶上,双方就看清楚了彼此。

龙非夜一眼就看到站在船尾擂鼓的君亦邪,不出他所料,能在大过年的时候出海来渔州岛,在北历皇族里也就只有君亦邪了。

君亦邪停下了鼓槌,高抬下巴睥睨过去,他同龙非夜的目光交集没多久,就看向韩芸汐。

韩芸汐那双凤眸早就眯成了一条直线,散发出摄人的杀意。

君亦邪,好久不见了!

六目相对,杀意重重。

天宁的战船从北历战船旁急速驶过,以完全压倒性的势头赶超而过,直奔入港口!

至此才是真正的胜负已定,龙非夜完胜!

君亦邪死死地盯着他们看,双手紧握成拳头,他着实不甘心呀,可惜已没有机会了。

北历的浆手们一见天宁战船两翼两百名浆手,被震撼得都不自觉停了下来,忘记划桨。

他们下海至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气势恢宏,庞大壮观的浆手队伍。

原来,对方一直没有尽全力,一直都在看他们笑话呢?

君亦邪不甘心的同时,也不得不重新审视对方的实力。

北历的战船,看似战船,却不过是花拳绣腿,养来供皇族游海耍完用的,可是天宁这战船,可是实打实的战舰呀!

君亦邪顿觉丢脸,他喃喃自语,“天宁何时养了水军?”

此时,天宁的战船已经在港口停靠,占据了整个港口。如果没见识天宁战舰的实力,或许君亦邪会将战船直接拦在港口出口,同龙非夜对峙,但是,如今这形势看来,他这么做只有死路一条。

费了那么大的劲抢不到港口,还被龙非夜灭了威风,虽然憋屈,但是,这毕竟不是他这一趟来的主要目的。

真正的较量,得上了渔州岛再说。

“来人,抛锚停船!”

他下令之后,正要踩轻功飞过港口直接上岛,可谁知道,天宁战船船头上,龙非夜早已拔剑,对准了他。

在天宁劫持韩芸汐的账,龙非夜就不曾忘记过,虽然没找上门,但是,今日在这里撞见了,岂能轻易放过?

君亦邪冷傲的睥睨过去,挑衅味十足。

韩芸汐下在他肩上的毒,韩芸汐在医城当众指责他勾结端木瑶,又对龙天墨种蛊的事情,他一直都记着。还有,关于毒兽,关于影族那个白衣公子他也没有忘记。

这些日子他被北历皇族的几个皇子紧咬着不放,而百毒门那边又被医城盯得很紧,他抽不开身追究这些事情,却也一直派人暗中调查。

他原本没打算这么快跟龙非夜、韩芸汐见面的,今日既然在这里撞上了,也无妨,并不妨碍他的计划。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