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399章 商会,且让一步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扬剑直指君亦邪,这是要战的节奏;君亦邪冷眼睥睨,无所畏惧,这是要迎战的节奏?

这二人,是云空三王中最负盛名的两位,也是势力相当的两位。

早在韩芸汐出现之前,确实是实力相当。一个武功极高,一个毒术极高,二人相互牵制,不相上下。

可是,韩芸汐这个女人的出现直接打破了这个平衡局面,韩芸汐的协助,让龙非夜对君亦邪的毒术少了不少忌惮,多了三分胜算。

高手之间的较量,别说三分,就是半分胜算都是很可怕的,所以,这一年来几场较量中,君亦邪都从龙非夜的剑下败走。

这一口气,不出在韩芸汐身上,又该出在谁身上呢?

两王对峙,韩芸汐却是内心最汹涌澎湃的一个,她眸光冷冽如刀刃,死死地盯着君亦邪看,恨不得将这个畜生千刀万剐了。

立场对立,争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哪怕是男与女斗,她都不介意,可是,君亦邪的行径却令人不齿。

那日若非白衣公子拼死相救,她都无法想象后果。

原本还将君亦邪当作个人物,如今,她是彻底瞧不上眼了。

丑事不重提,她更不想因为那样丢人的事情同龙非夜哭哭啼啼,告状博垂怜。

她只知道,龙非夜一动手,她必定全力协助,对于君亦邪这种畜生,没什么原则好讲的。

只见龙非夜的长剑,“铿”一声颤抖,剑啸凶狠。很快,剑幻成影,人亦成影,在云空虚幻了几下,便直逼君亦邪而去了。

两船还是有点距离的,韩芸汐多么希望自己会武功,能追随龙非夜左右而去,可惜她不会。

但是,她并没有气馁,她全神贯注盯着君亦邪看,提防他用毒的同时,也寻找机会施毒!

“秦王,好久不见,不聊几句?”君亦邪看似狂傲,却也还是躲避开了。

“你没资格跟本王聊!”

论狂傲,谁有龙非夜的狂傲?他并没有傻到追上敌船,而是凌空立于海面,长剑当空劈斩而去,剑气如虹,直逼君亦邪。

君亦邪当即避闪,龙非夜很快就意识到君亦邪并没有应战的准备,而是一直躲避,这里头想必会有陷阱。

“怎么,许久不见,北历康王成缩头乌龟了?”龙非夜冷冷质问。

君亦邪眼底掠过一抹不甘,却没回答,侧身避开剑芒,竟出人意料的潜入水中去。

这……

“果然是缩头乌龟!”

龙非夜不屑冷哼,犀冷的眸光关注着海面上的一举一动,可惜君亦邪潜得很深,早已不见踪影。

“百里,戒备!”

龙非夜喊了一声,百里将军当然懂,海上作战,最怕的便是有人从海底偷袭战船,这是最防不胜防的,也是最致命的。

韩芸汐也紧紧地关注着海面,虽然要在这么广阔的海域下毒,她都未必办得到,君亦邪也不可能办到,但是她还是谨慎为上。

百里将军派了潜水兵,保护战舰,水下作战束缚很大,君亦邪这样的高手都未必抵得过潜水兵。

时间一点点流失,君亦邪一点踪影都没有,似乎真的逃逸走了。

可是,这并像他的做派!

不管君亦邪想做什么,总之,龙非夜没那么好的耐性陪着。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他犀利的眸光横扫整片海域之后,落在北历的战船上,毁了这艘船,看君亦邪还出不出来!

然而,就在龙非夜要动手的时候,一个锦衣男子从楼船阁楼里走了出来。

这锦衣男子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风度翩翩,英气逼人。他身着镶金边白衣,举手投足之间上下散发出一股令人无法忽略的贵气。他看似温文尔雅,眼底却噙着一抹生意人特有的精明。

“秦王殿下,几年不见,风采依旧呀!”他拱手作揖,彬彬有礼。

“欧阳宁诺。”龙非夜很意外,怎么都没想到会在君亦邪的船上遇到这个家伙。

听龙非夜叫出这个名字,韩芸汐立马一脸复杂起来。虽然她不认得眼前这个人,却早就听说过这个名字。

欧阳宁诺,这是云空商会的会长,看似温文尔雅,实则精明奸诈!他手里握着云空大陆的诸多条经济命脉,可直接影响到一国的经济。

比如药城的药材贸易,看似掌控在三大家族手中,实则不然,只要欧阳宁诺一个不高兴,药城就会有三分之二的药材卖不出去。传言,药城和医城之间的药材买卖,欧阳宁诺买通了医学院和三大家族中不少人,也插了一手。

再者,天宁和西周之间的边关买卖,其实边关的都督府控制不了,真正操控者就是这个家伙,他比都督府还有本事去打通各部落族群之间的关系。

传言,云空大陆两大黑市,欧阳宁诺也都分了一本羹。

暂且不论这些传言的真实性,就单单云空商会会长这个身份,就很了不得了。

这是一个各势力都礼让三分之人。

这家伙怎么会同君亦邪同行,他来渔州岛,难不成也是为了鱼汛而来?

“在下贱名,承蒙秦王殿下记住,实是三生荣幸。”欧阳宁诺很谦虚。

龙非夜可不吃这套,他冷冷问,“云空商会何时变成北历皇族的走狗了?”

这话不好听,欧阳宁诺也不气恼,耐性极好地解释,“秦王殿下,在下不过是同康王合作一笔买卖而已。还请殿下卖云空商会一个薄面,殿下和康王有何私人恩怨,还请事后再另行解决。”

龙非夜和欧阳宁诺无冤无仇的,甚至私下还有些商业上的合作,人家这么当面讨要面子,龙非夜确实不好驳回。

当然,龙非夜不是笨蛋,他冷冷问,“怎么,云空商会也盯上了我天宁饥荒的买卖了?”

这话,问得单刀直入了。

一般聪明的人只会看出欧阳宁诺和君亦邪合作来渔州岛捕鱼,龙非夜却一眼就看穿他们的阴谋。

这两个人来捕鱼,一非需要,二非兴趣,必是为了买卖。

云空三国就天宁百姓喜食鱼类,又恰逢饥荒,所以,欧阳宁诺这是要捕鱼去卖给天宁朝廷赈灾的节奏呀!

“秦王殿下,买卖自由。若有粮可买,想必天徽皇帝和您都会乐意为灾民花银子的。渔州岛上的捕捞亦是自由,能者得之,秦王殿下不会想以武力霸占吧,传出去可会辱了您的英名。”

瞧瞧,欧阳宁诺这话说得多好听。

明明就是不要脸的勾当,却冠之以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一切听起来都非常有道理。

他都这么说了,如果龙非夜不答应让步,岂不成了以君亦邪私人恩怨为借口,霸占渔州岛捕鱼了?

韩芸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对这位欧阳宁诺第一印象便是……不要脸!

虽然龙非夜冷冷看着欧阳宁诺,一直没给回复,但是韩芸汐知道,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对方毕竟是云空商会。

尤其是在对方和君亦邪合作的情况下,他们更不好开罪,一旦开罪,更是将云空商会这么大的势力往君亦邪那边推。

韩芸汐是个不折不扣的冷静女人,当然面对龙非夜除外。

就在龙非夜迟疑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水中窜出,落在渔州岛的海滩上,这不是别人,正是君亦邪!

君亦邪锊起满脸的水,不屑而笑,“龙非夜,今日看在欧阳公子的面上,本王同你的私人恩怨暂且搁在一旁,另选他日再战!”

这家伙,分明是刻意挑衅,激将龙非夜呀!

龙非夜眯眼看去,一脸危险,却终究没有动手。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冷静男人,他很清楚渔州岛上禁武的规矩,在渔舟岛上禁止打斗,君亦邪都上岛了,暂时也动不了。坏了这种规矩,不道德,会受天下人诟骂的。

要对付君亦邪的机会多的是,并不急于这一时一刻。待捕了鱼群再收拾他不迟!

“好,欧阳宁诺,本王卖你这个面子!”龙非夜爽快地收起长剑,回到战船。

“多谢秦王殿下。”欧阳宁诺还是温文有礼。

换了小舟,欧阳宁诺带了一帮侍从上岛,龙非夜,韩芸汐和百里父女一行人也上了岛。

虽然给了欧阳宁诺面子,但是上了岛可就没什么面子不面子可言了。

就像刚刚说的,渔州岛上的鱼群,能者得之。像找到鱼眼捕鱼,再多废话都没用,拿实力说话!

“茗香,你压力大了。”韩芸汐低声,她不是开玩笑的。

欧阳宁诺都承认是想捕鱼去卖给天宁赈灾,万一真被他们先找到鱼眼捕了鱼群,到时候龙非夜和天宁国的脸就丢大了。

且不说灾区有多需要这批海鱼,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一战他们都只能胜利不许失败!

百里茗香也知道责任重大呀,但是,她还是心有把握的,“王妃娘娘且放心,我一定尽力。”

两帮人马都在沙滩上落脚,君亦邪态度傲慢,高眼看人,而欧阳宁诺始终彬彬有礼。

他道,“秦王殿下,多谢体谅,我等先行一步了。”

既然都让了那一步,龙非夜自是大大方方点了头,待君亦邪一行人远去之后,龙非夜才开口,“百里茗香,带路!”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