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05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瘦弱的身躯立于冰封雪地之上,震撼了所有人心。那一抹朱砂红似是这雪中唯一的红,刺眼地令人永生难忘。

这一抹红,跌落龙非夜深邃的黑眸,涣散成一片血腥,染红了他冰冷的眼。

众人都看着韩芸汐,并没有人注意到龙非夜的手已经握在佩剑上了。

君亦邪亦没察觉,他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想到韩芸汐竟可以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个女人,不是嫁给龙非夜一年多了吗?

居然会……

她和龙非夜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女人不是龙非夜的人吗?不是龙非夜唯一的弱点吗?难不成,这个赌注,他下错了?

周遭的目光有震惊,有嘲讽,有同情,也有可怜,然而,不管别人怎么看,韩芸汐淡然自若。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她慢条斯理的锊下衣袖,披上裘袍,动作优雅而尊贵。

“君亦邪,你中的毒就只有一瓶解药,我早就丢了。但是,还有一个解毒的办法,你想知道吗?”韩芸汐冷笑地问。

“什么?”君亦邪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解毒吗?

“自废手臂。”韩芸汐放肆大笑起来,潇洒不羁,仿佛刚刚的伤害不曾发生过。

君亦邪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他怒骂道,“贱人!”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铿!”一声震颤。剑啸声突起,是龙非夜的佩剑在怒鸣!

它像是察觉到主人滔天的怒意,铿铿颤抖,随即都可能从剑鞘从飞出来。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龙非夜已经握剑,皆是不由得倒抽了口凉气!

龙非夜要动武了!

大家都还没缓过神来,便又听得“铿”一声冷厉,龙非夜扬剑而起,直指君亦邪!

事实证明,秦王殿下的冷静也是有限的。

“殿下……”百里茗香惊呼,那么冷漠的一个男人,竟也会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一天。

“殿下三思!”百里将军箭步冲过来。

渔州岛禁武,殿下一旦动武,他们所有努力都将白费!会让君亦邪这个小人真正坐收渔翁之利了!

龙非夜置若罔闻,他的剑刃指着君亦邪,冰冷的眼眸闪烁着暴戾的怒芒,剑刃颤得铿铿作响,屠杀一触即发。

君亦邪要的,不正是这个效果吗?

虽然韩芸汐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也证明了他所说的是谎言,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成功的点燃龙非夜的怒火了?

剑已出鞘,只需要一招,龙非夜就会满盘皆输!他赌对了,韩芸汐就是龙非夜的最致命弱点!

这个男人知道脚下是陷阱,却还是会往下跳!

龙非夜紧握着长剑,手背上的青筋一道道全浮出出来,他正在往长剑上灌入内功,无法想象他这一剑劈斩下去,会是什么后果?

所有人都好紧张,好紧张,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龙非夜的剑看,生怕错过他任何一个动作。

偏偏韩芸汐无动于衷,她明明就站在龙非夜身旁,浑身却散发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来。

君亦邪纨绔地舔了舔舌头,那表情邪佞而暧昧,无疑是在龙非夜的怒火上添油加醋。

“你找死!”

龙非夜再冷静都控制不住自己,长剑刺去。

然而,几乎是同时,百里将军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龙非夜的长剑,“殿下,这是陷阱!”

百里将军的双手紧紧夹住剑刃,鲜血很快就靡靡而下,他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量才勉强拦下龙非夜的。

血腥色的怒火在龙非夜眸中熊熊燃烧,他比谁都清楚这是陷阱,早在之前君亦邪跳海游到渔州岛上,他就知道君亦邪必定是打了渔州岛禁武的主意。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君亦邪会拿出那样的事情来挑衅他!

“滚开!”

龙非夜暴怒,剑芒大作。

见状,百里茗香大急,同是双手抱住了龙非夜的剑刃,和百里将军一起扛着。

她的手比百里将军娇嫩多了,一触到剑刃就流了血。

“殿下,王妃娘娘是清白的,君亦邪故意的,您千万别中计!”

“本王最后说一次,滚开!”此时的龙非夜,岂止百里父女劝得了的?

百里茗香吓着得不敢看他,急急拉住韩芸汐的手,“王妃娘娘,你劝劝殿下!你和殿下这几个月的努力不可白费了!”

韩芸汐当然知道这是陷阱,也知道龙非夜一旦动手,他们功亏一篑的不仅仅是这场捕鱼之争,还有天宁那边的争斗。

天徽皇帝,满朝文武还有全天宁的老百姓们都等着秦王殿下如何带灾民们度过寒冬,迎来阳春三月好时光呢!

当然,这些对于心凉的韩芸汐来说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她只是不想让君亦邪得逞罢了。

拿这样的事情做文章,若让他得逞了,还得了?

看着龙非夜寒彻依旧的双眸,韩芸汐也不知道自己说话的份量还能有多重。她走了过去,就说了四个字,“殿下三思!”

只是,龙非夜看都没看她一眼。

韩芸汐嘴角泛起一抹自嘲,也像百里将军那样,伸手要去握住剑刃阻拦。

这下,龙非夜立马就将长剑从百里将军手里抽出,避开了韩芸汐的手。

他什么都没多说,只恶狠狠地瞪了韩芸汐一眼,目光和刚刚一摸一样,写满愤怒和质问,只可惜,韩芸汐避开了,并没有看到。

长剑入鞘,龙非夜终究是被劝住了,只是,这并不代表他放过君亦邪。

百里将军等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殿下多少还是冷静的。

见状,君亦邪正又要挑衅,谁知道龙非夜竟冷冷下令,“百里将军,传令下去,把水师全调过来包围渔州岛,敢带君亦邪离开者,杀无赦!”

这话一出,全场皆惊!

谁说龙非夜冷静的了呀?这家伙简直是疯了!居然要动用整个天宁水师困住一个君亦邪?

百里将军愣在原地,差点傻掉。天宁水师可是他花了十多年的时间,花费了天宁国库大把银子养起来的,还从来没有动用过呢。

这第一次动用,居然要倾巢而出,包围一座岛?

“还不去!”龙非夜好凶好凶。

“末将遵命!”百里将军哪里还有时间多想,立马就走。

他们这一回来,除了王舟之外,还带了一队船队来,原本是要护送海鱼回天宁赈灾的。百里将军先将那队船队征用来守岛屿,随即又飞鹰传书回去,命令水师全都出动来守岛,调派出一小队用于运送海鱼。

君亦邪见势头不好,当机立断转身往海滩去。

渔州岛禁武的规矩,不仅仅限制了龙非夜,也限制了他。

龙非夜这么玩,他只有一条路,马上离开。

看着君亦邪远去的背影,龙非夜嘴角泛起森森冷意,他使出轻功,如离弦之箭飞出,很快就追上君亦邪,两人的武功不相上下,速度也相差不多,皆是往海滩飞奔。

韩芸汐和百里茗香,欧阳宁诺等人在后面追赶。

龙非夜和君亦邪几乎是同时抵达海滩的,君亦邪毫不犹豫踩水而逃,飞跃到他的战船上去。

站在渔州岛,不能动武,他只会被困死,到了船上便可动武,他还有希望。

君亦邪手中握毒,做好了决斗的准备,可谁知道,龙非夜并没有追上楼船,而是凌空在海面上,拔剑而出,长剑直指苍天,爆发出耀眼的剑芒。一时间,风云汇聚,剑啸天地!

君亦邪心道不好,正欲扬剑抵挡,可是,龙非夜的长剑瞬间就劈斩下来,剑气如虹,海山倒海而来。

“嘭!”一声巨响,高大的楼船竟被劈出了一个大窟窿,海水随即灌入,船体立马开始倾斜。

此时,韩芸汐他们正要赶来,看到楼船倾斜的一幕,全给目瞪口呆了。

秦王殿下真的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君亦邪立在翘起的船头上,都有些傻眼,船毁了,他怎么回去?

一看到欧阳宁诺过来,君亦邪遂是怒声,“欧阳宁诺,这就是龙非夜卖给你商会的面子?”

之前,龙非夜要毁掉这艘船的时候,欧阳宁诺出面讨了面子拦下了呀。

欧阳宁诺正看战斗看得入神,被君亦邪这么一喊,他吓了一大跳,急急回答,“康王殿下,那是你的船,跟本公子没多大关系吧!”

前一刻还是盟友,这一刻居然说出这种话来。

韩芸汐没看错,这家伙确实不要脸,不仅对他们,对君亦邪亦是如此。

欧阳宁诺是商人,利益至上,赔本的买卖绝对不会做的呀!

虽然北历边界那笔马匹买卖很重要,可是,再重要也不能把秦王殿下往死里得罪。

他要知道君亦邪会耍那种手段,他才不会和君亦邪合作呢。

“欧阳宁诺!”君亦邪气炸了。

龙非夜可没那么多废话,第二剑已经扬起,君亦邪眼底掠过一丝阴狠,持剑往一旁百里将军的船上飞去。

岂料,百里将军一声令下,所有船上弓箭手齐出,万箭瞄准了君亦邪。

再强悍的高手,怎抵得过弓箭大军?

君亦邪只有一条路,回到禁武的渔州岛上。

这时,龙非夜第二剑已经劈下,正正劈在翘起的船头上,一剑下去,船头尽毁,船亦是彻底毁了。

王之怒意,轰隆巨响,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他凌空而立,背后是一圈浩荡的战舰,成批弓箭手万箭待发。

他面寒如冰,声冷骇人,“君亦邪,有种给本王游回北历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