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07章 血迹,偶然的发现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君亦邪自己是逃不出渔州岛的了,他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北历皇族。毕竟,他这一回出海动用的是北历皇族的船,是跟北历皇帝申请过的。

他不回去,龙非夜又运了大批海鱼回去,北历皇帝自会猜到他出事了。

君亦邪坐在冰湖边,只能等待,幸好之前捕获了不少鱼,否则他该饿死了。

不过,虽然不会饿死,他也和天宁的灾民有的一拼了,接下来的日子只能顿顿吃鱼。

他坐了许久,着实无聊的,起身朝冰窟窿走了去。

渔州岛有渔州岛的规矩,渔夫渔工们并不怕他,也没人理睬他。

君亦邪徒手掬起冰水来,闻了闻,又添了几口,他琢磨着韩芸汐倒下去的那瓶药到底是什么东西,竟可以破了大鱼眼的传说,把所有鱼都吸引过来。

可是,他最后都喝了一大口,还是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的毒术远远在他之上。

君亦邪望着水中的倒影发愣,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韩芸汐高举玉臂,独立冰湖之上的身影。

那一抹朱砂痣,似乎就在眼前。

他至今还无法相信,那个女人竟还是清白之身,换句话说,龙非夜也都还没有完全得到她。

思及此,君亦邪竟隐隐有些庆幸。

该死,他该恨透了那个一直坏他好事的女人的,可是,他心中竟还留有一丝希望。

君亦邪甩了甩脑袋,让自己理智一些。

他正要离开冰窟窿,谁知道转身的刹那却察觉到毒素的气息。

他立马警觉了!

有毒!

难不成是他大意了,韩芸汐真的下毒了?

君亦邪蹲下来,掬起冰水认真的检查。

哪怕有一点点希望,他都绝不放过!

要知道,如果被他查出韩芸汐下毒的证据,那么历史就该改写了,他立马可以翻盘!

无奈,他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认真检查,却终究没有检测到冰水里有毒药的迹象。

最后,他不得不放弃。

正起身,却不经意瞥见了一旁冰面上已经凝固的血迹。

君亦邪狐疑了,走近一看,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他明明嗅到了毒素的气息,却在冰水里怎么都找不到毒素的迹象,原来是这鲜血有毒呀!

这些鲜血,正是之前百里将军和百里茗香阻拦龙非夜出剑,双手夹剑刃受伤留下的。

君亦邪瞥见周遭没人注意,他蹲了下来,取出匕首将积冰的鲜血削起来,握于手心里,用手心的温度融化掉,随后放入瓷瓶中。

一切做得无声无息的,谁都没发现。

虽然这里的血有百里将军的也有百里茗香的,但是他基本可以肯定中毒的是百里茗香。

他一开始就注意到百里茗香这个病美人了,看得出她有中毒的可能,也琢磨不透为何韩芸汐没有帮她解毒。

就这鲜血来看,他的猜测是对的,这个女人确实中毒了,而且中毒非常之深。

只是刚刚激将龙非夜的时候太过于投入,以至于百里茗香流血的时候,他没察觉到。

如今,采集了血样,他多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琢磨这个病美人到底中了什么毒。

百里茗香的身份可不简单,她为何会中毒,中的是什么毒,韩芸汐为何又不帮她解毒。他可是好奇得紧呀!

此时,百里茗香已经远离了渔州岛,她坐在船舱里的,望着自己受伤的手发呆。

也不知道,今日一别,何时才能再见到秦王殿下。

这一回,她终究是没能帮上忙。

她知道多想无益,可是,终究敌不过自己的心,她忍不住好奇起来,此时殿下和王妃娘娘在做什么呢?

殿下那么大的火气,可会将王妃娘娘怎么样了?

思及此,她自己都笑了。

她和父亲的双手都流血了,殿下看也不多看一眼,只让他们滚。可是,王妃娘娘的手都还未触到剑刃,殿下立马就收剑了。

再滔天的怒意,他还能把王妃娘娘怎么样呀?

她自己都伤了,替人家担心什么呀?

欧阳宁诺走进来,笑道,“百里姑娘,你的手没事吧?”

“不碍事,多谢欧阳公子关心。”百里茗香客气地说。

“百里姑娘的身体似乎不怎么好?病了吗?”欧阳宁诺可是人精,早就一眼看出百里茗香的身体有问题。

他听说过这位百里姑娘的,只是印象中几个月前,这位姑娘出席天宁太后寿宴的时候都还好端端的呢。

“染了风寒,没什么大碍。”百里茗香淡淡答。

“海上风大,那百里姑娘得多添衣了。”欧阳宁诺说着,转移了话题,“你们这位王妃娘娘真是有趣。”

百里茗香只是回以浅笑,没有多谈的意思,像欧阳宁诺这种没原则的奸商,跟他多聊无益。

“百里姑娘,听说秦王妃的天心夫人之女?”欧阳宁诺又问。

“茗香不是很清楚,王妃娘娘的事,不是茗香可以妄议的,茗香乏了,恕不多陪。”

百里茗香自是有警觉心的,起身离开了。

欧阳宁诺也不多留,他走出船舱,望着渐渐远去的渔州岛,嘴角泛起一抹浅笑,“韩芸汐……呵呵,有意思!”

这时候,随从过来了,“主子,这一回我们亏大了!”

随从说的没错,这一回欧阳宁诺耗费了人力物力,开罪龙非夜之后,也把君亦邪给得罪了,到头来还搞不定北历边界那笔马匹买卖,甚至还损失了一大批米粮和银子。

这可以说是欧阳宁诺从商以来,最亏的一次了。

“放心,亏不了那么多的。”欧阳宁诺似乎不介意……

船行海上,春季之时,风平浪静没什么大凶险。

龙非夜的王舟是最先回到港口的。

正月初一的时候,一大群大小官员就跪在郡守府大门前,求见龙非夜,急着要粮,要赈灾方案。

龙非夜甩下一句话说十五才回来。

他们从港口回到宁南郡守府恰恰就是十五,那些个大小官员们必定是没跪满十五日的,但是,此时全又都堵在大门口了。

见龙非夜和韩芸汐下马车,宁北县的县令大人第一个上前,“秦王殿下,王妃娘娘你们可回来了,宁北县的粮食就快发光了,灾民全都盼着殿下和王妃娘娘回来呢,今儿个总算把你们给盼回来了!”

这分明是以民挟君。

不过,这一回他们学乖了,用民心,而非民愤。

试想,老百姓全将希望全都寄托在秦王身上,一旦秦王让他们失望了,那岂不正是失民心吗?

“天徽这一回长进了。”龙非夜低声道。

韩芸汐险些笑出来,秦王这话要让天徽皇帝听到,估计皇帝老儿要气得跳脚。

“让他们放心,五日之后,本王让你们吃荤的!”龙非夜冷冷说。

吃荤的?

一时间众人皆惊,秦王这是在开玩笑吧?

饥荒这么久,人都吃不上粮食,何况是六畜?哪来的荤菜吃呀?

这句话传到天徽皇帝的耳朵里的,天徽皇帝当场就在御书房里大笑起来。

“吃荤的?呵呵,朕倒要看看朕的好弟弟能有多大的本事!”

五日之后,欧阳宁诺商会的送来了六十万担粮食,还有折现的银子,与此同时,前三批海鱼也送到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并没有出面,将分粮分鱼的事交待给了几个可靠的官吏,夫妻二人回江南梅海度假去了。

这个时候能找到粮食已经让全国都震惊了,谁曾想到秦王殿下居然捕来了那么大批量的海鱼。真真是给灾民们开荤了呀!

别说,这些海鱼灾区的老百姓都吃不完,就连灾区周遭的老百姓都得了福利,按人口分了几次鱼。

要知道,天宁的渔业在云空大陆算是发达,但捕鱼量终究也是有限的,一般人家岂能轻易吃到那么鲜美的海鱼呢?

春耕时候未到,赈灾工作却已全部完成,因为赈灾及时,病死的人数极其有限,也没发生什么大规模的病疫。

这一回天宁史上最严重的饥荒,竟这么顺利的过去了。

龙非夜听取了韩芸汐的意见,拿云空商会送来的银子买了一大批优良的种子,赠与灾民。

龙非夜不仅仅得了民心,而且被史官在史册上大大的记了一笔,尊荣远胜天徽皇帝。

天徽皇帝气急攻心,竟一病不起,休了好几日早朝。

天气渐暖,冰雪消融。

江南梅园满园梅花纷纷飘落,花瓣漫天纷飞,竟成了名副其实的梅海,美得韩芸汐都想永远住在这里了。

龙非夜也已经陪了她好几日,那件事,龙非夜没有再提起,她也就没多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龙非夜这段时间是有意陪她的,像是在弥补什么。

以前不管住哪里,他都经常外出,夜不归宿,一出去就两三天都是常态。

这一回,打从他们住进来开始,他就没离开过。

他们真的像是来度假的。

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书房里,翻看古籍,偶尔处理一些急件密报,而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晒太阳,沉浸在解毒系统里,抓紧时间帮百里茗香配制解药。

偶尔夜里陪他看书,不知不觉就睡在书房里,一觉醒来并不像之前那样睡在自己屋里,而就睡在他怀中。

偶尔,三更半夜醒来,会撞见他在泡温泉,她装作没看到,慌忙路过,其实,他是知道的。

偶尔,见他独自在喝茶,她会凑过去,靠在他肩上跟他聊天,他的话还是不多,但是都会回答。

韩芸汐第一次这么明显感觉跟这个男人近了,这样的日子平淡,却让人很舒服。

然而,这样的日子注定是不会太久的。

春耕还未到,天徽皇帝就派人来催龙非夜回帝都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