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08章 风云将起,你且宽心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天徽皇帝原本下令要秦王在灾区待到春耕开始了,才回帝都。这分明是要将秦王殿下困在灾区的烦务中,远离天宁的权力中心。

可谁知道,还未到春耕,灾区的赈灾工作就顺利完成,春耕一切就绪就等时令到来。

在这种情况下,秦王在宁南郡待的时间越久,就越容易在地方扎下基础,完全掌控宁南郡和其他两大郡。

要知道,这一回三大灾区所属的三大郡守可以说是天宁中部很重要的三大郡了,三大郡联起来基本就等于半个天宁中部,是连接天宁南北的枢纽,也是天宁人口最多的地方,这三个地方一旦被秦王掌控在手中,那秦王在天宁的势力便是如虎添翼。

天徽皇帝能不着急吗?

如今他卧在病榻上,细细想来,才发现派秦王南下赈灾是一个失误的决策,可惜已经迟了。

天徽皇帝派来的刘公公已经在江南梅院的客堂里坐了大半天,可惜,终究是没能见到秦王殿下和王妃娘娘。出来见他的是楚西风。

“刘公公,殿下抱恙不便接待,望见谅。”楚西风很客气。

刘公公哪里敢承下这份客气,连忙作揖,“楚侍卫这是折煞杂家了。不知道殿下可有启程回帝都的安排了?”

“刘公公,殿下近来操劳不便长途跋涉,大夫说了得观察一阵子再说。所以这时间,还真没个准。”楚西风无奈回答。

刘公公知是事情难办,可是,他除了如实回复天徽皇帝,还能怎么样呢?

在他心中,应对天徽皇帝比应对秦王殿下要容易多了。

就这样,刘公公带了一个“无法确定时间”回去。

天徽皇帝听了这几个字,险些从病榻上跳起来,白痴都知道秦王是故意的,不马上回来就算了,居然连时间都不给。

“来人,拟旨,朕就不信召不回他!”天徽皇帝都气昏了。

伺候在一旁的雪贵妃连忙拦下,“皇上息怒,此事万万不可。”

天徽皇帝怒目看来,雪贵妃连忙欠身,“皇上,秦王在中部的风头正盛,如今以劳累患病为由不归,殿下这一下旨,传了出去,老百姓该怎么想呀?”

这话一出,天徽皇帝更怒了,“怎么想?难道他们想造反吗?还是他们以为天宁是他龙非夜做主了的?”

“皇上息怒!臣妾绝无此意,只是那些贱民们向来不辨是非,谁给他们好处,他们就向着谁。尤其是宁南和宁北两大郡民风向来彪悍。还望殿下三思,切莫中了秦王的诡计。”

雪贵妃如此解释,天徽皇帝总算是听进去了,他也不至于看不透这点厉害关系,只是气糊涂了。

沉默了半晌,天徽皇帝只能把刘公公找回来,“拟旨,秦王赈灾有功,待归帝都之日,必有重赏!把顾北月……”

天徽皇帝说到这,犹豫了下便改口了,“把黄太医叫去,带上最好的药给秦王治病!”

天徽皇帝想挽回点民心,这个节骨眼上对秦王好是唯一的选择了。

“皇上,太医院有两位黄太医,您说的是哪位?”洛公公低声问。

“黄庚辰,医术仅次于顾北月那位,记住了,让他一定尽快把秦王治好了!”天徽皇帝特意强调,无疑是想派黄太医去催秦王的。

太医都去了,秦王这病还能装得下去?

顾北月一直侯在病榻旁,他望着洛公公出去的背影,笑而不语。

他被太后刁难,病宿秦王府的时候,正是那位黄太医秘密给他医治的。

虽然韩芸汐不知道他和黄太医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韩芸汐和黄太医还是有点交情的。

见事情告一段落了,雪贵妃连忙奉上药汤,“皇上,息怒。身子要紧呀!”

雪贵妃年纪轻轻,才二十出头,在四贵妃里排行第三,她是国舅府的庶女,皇后的庶妹,也算是太后的外甥女。国舅府倒台了,可毕竟李太后还在,雪贵妃并没有受多大影响。

如今四贵妃中二皇子之母萧贵妃失宠,宁贵妃宅居不争,韵贵妃被毒死,雪贵妃倒是钻了空子,得了皇帝宠。

再加上太后有心扶持,如今后宫最风光的莫过于她了。

天徽皇帝一边喝药,一边翻阅奏折,突然翻看到礼部的折子,请奏的是西楚郡主和亲事宜。

西楚郡主说的正是楚清歌,因为代表西楚和亲,西楚皇帝册封她为郡主。

楚清歌身份本就尊贵,再加上如此册封,一旦嫁到天宁来,这后位之争就有趣了。

不管是朝堂还是后宫,多的是人想废掉那位疯掉的皇后。

雪贵妃偷偷瞥了礼部的折子一眼,心生不安,楚清歌她是见识过的,那个女人来了,天知道天宁后宫会闹成什么样子。

雪贵妃思来想去,决定去找太子妃穆琉月商议商议,毕竟,她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

穆琉月将来如果想当皇后,就得力捧太子夺嫡,必须将任何可能存在的威胁扼杀在摇篮中。

当日深夜,雪贵妃就亲自去了一趟东宫见穆琉月。

谁知道,穆琉月对她的提醒竟不屑一顾,“就算楚清歌一来能立马给皇上生个皇子出来,襁褓之婴能掀起什么风浪?雪贵妃,你未免太低看太子殿下了。”

穆琉月在东宫的苦,唯有东宫人知晓,在外人面前,她只能打肿脸充胖子,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心一意维护太子殿下。

“琉月,不是我低看了太子,是你低看了西周楚家!”雪贵妃语重心长地说。

“罢了罢了,这些事只有太子的谋士们去烦恼。时候不早了,雪贵妃还是请回吧。”穆琉月很不耐烦。

雪贵妃如今正得盛宠,正是给天徽皇帝吹枕边风之人,谁人不讨好她?偏偏穆琉月这个太子妃没把她放眼里,说到底,雪贵妃背后倚仗的是太后,太后的希望全在太子身上。

雪贵妃再恼火,也不能把穆琉月怎么着了。

送走雪贵妃,穆琉月立马下令,“来人,给本宫准备一份厚礼,本宫要送给楚清歌的!

其实,早在雪贵妃来之前,穆琉月就一直在琢磨楚清歌和亲的事情。

穆琉月只有一个想法,楚清歌恨透了韩芸汐,她也恨透了韩芸汐,所以她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了!

太子这边她是指望不上了,她就盼着楚清歌嫁过来,跟她共谋复仇大计!

韩芸汐还远在江南梅园呢,如果她知晓穆琉月这等打算,会作何想法呢?

楚清歌的和亲,她并没怎么放心上,太后都奈何不了她,何况是后宫里一个“新人”?

她此时最关心的是龙非夜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回帝都。她原本以为悠闲的日子不久了,谁知道龙非夜居然迟迟不归。

黄太医来了,不用她出面,楚西风几句话就又给打发了。

难不成真是像他之前说的,要天徽皇帝求他吗?

嗯,这是值得期待的。

这日,百里将军飞鸽传书送来渔州岛的消息,韩芸汐看了一眼,笑道,“药效差不多是要退了。”

渔州岛的幻海湖积冰已经开始融化,而她下的药也差不多失效,三大灾区的粮食供应充足,也无需继续捕鱼了。

龙非夜早就不关心这件事,他冷冷道,“楚西风,传令,死守渔州岛,不得有一丝懈怠!”

君亦邪还困在渔州岛,龙非夜只给他两条路,要么死在海里,要么老死在渔州岛上。

韩芸汐自是知晓这个男人的怒火还未完全消下,她安安静静地奉上一杯茶,犹豫了片刻才开口,“殿下,渔舟岛的事怕是很快就会传出去了……”

韩芸汐没说下去,但是,这件事其实很麻烦的。

一来,龙非夜动用了整支水军,对付一个君亦邪,天徽皇帝知晓了,必会追究。百里将军虽然是龙非夜的人,可是,水军名义上终究是归属朝廷的。

二来,君亦邪和他们夫妻俩之间的恩怨一旦传出,天晓得会有多少人拿她吃亏的事情做文章,打龙非夜的脸呀?

三来,守宫砂的事情一旦捅出去,太后势必会咬着不放的。

四来,君亦邪用的是北历皇族的船,他来渔州岛北历皇族必有人知晓,北历皇族就这件事,也会做点文章的吧。

韩芸汐的考虑都是必要的,这些龙非夜自是知晓,然而,他就回了韩芸汐一句,“你且宽心,去准备准备,明日带你出门踏春。”

踏春?

“殿下好兴致!”韩芸汐笑了起来,这家伙有如此雅兴,想必那些麻烦是不用她多虑的了。

春耕已经开始了,正是万物复苏,草长莺飞的好时节,不冷不热,风景也正好,这个时候出游也挺浪漫的不是?

秦王殿下其实也是有情趣之人呀!韩芸汐是越发的不想回帝都喽!

韩芸汐一走,暗卫便过来了。

“殿下,古七刹来的消息,约你下个月十五见。”

龙非夜冷漠的眼眸里分明有了波澜,“找到那两味药了?”

“他没说,就约下个月十五,请殿下订地点。”暗卫如实回答。

“还在药鬼谷,告诉他本王一定如时抵达!”龙非夜冷冷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