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24章 送佛送到西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百里茗香来啦!

“不见。”

龙非夜冷冷回绝,现在谁见韩芸汐他都不允许,这个女人需要休息,不能被打扰。

“殿下,人家是找臣妾的。”韩芸汐幽幽地提醒。

龙非夜就没理睬她,仍是冷冷对赵嬷嬷说,“王妃需要休息,不见。”

赵嬷嬷不知道美人血的事情,但是知晓百里家族对秦王殿下的忠诚,她还是蛮喜欢那位茗香小姐的。

当然,秦王殿下都这么说了,赵嬷嬷只能照做,“是。”

赵嬷嬷正要走,韩芸汐立马唤住,“站着!”

赵嬷嬷忧伤了,乖乖站着,没出声。

韩芸汐淡淡说,“殿下,茗香小姐过来了,也省得臣妾走一趟,她那病很特殊,臣妾还是得亲自瞧瞧为妙。”

见韩芸汐较真的目光,龙非夜竟让步了,他没说话,也没阻止。

韩芸汐给赵嬷嬷使了个眼色,赵嬷嬷便连忙去请人,她好像去找楚西风打赌,赌这主子俩日后吵架会是谁先让步。

百里茗香被赵嬷嬷带进来时候,龙非夜和韩芸汐已经坐在院子里泡茶了,苏小玉在一旁小心翼翼伺候着。

百里茗香本就清瘦,那么一折腾瘦得都有些皮包骨的感觉,风再大点,指不定真能将她吹走。

她一过来便下跪,“殿下,王妃娘娘,茗香特来谢恩!因为茗香的病,让殿下和王妃娘娘受累了。”

有下人在,百里茗香不好把话说得太直接,毕竟知晓美人血之人少之又少。

龙非夜自顾喝他的茶,虽然被韩芸汐警告过他这么冷血会失人心,可是,他就是这种性子。

有些人得人心,自有他自己的魅力所在,并不需要刻意去争谁谁谁的心。

“平身吧,过来坐,我瞧瞧脉象。”

看着自己努力救回来的人,韩芸汐是欣喜的,解毒系统还未完全恢复,但是,她还是能把个脉的。

龙非夜就坐在韩芸汐身旁,百里茗香并不敢靠太近,她也没有坐,弯着腰将手放桌上。

苏小玉偷偷瞧了一眼,知道这是百里军府的小姐,只是也没把这件事放心上,毕竟她来秦王府的目的只有一个,其他的她也懒得管了。

“病是痊愈了,倒是这身子骨需要好好调养!”韩芸汐笑道。

百里茗香退回来,竟又给跪了下去。

她看着韩芸汐,眸光诚恳而倔强,这怕是第一次在秦王殿下面前,她却把心思放在别人身上的吧。

此时此刻,她眼中,心中就只有韩芸汐,这个花了半年的时间救她,甚至累倒昏迷的人;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

“王妃娘娘,茗香的命是你给的,茗香说过,只要茗香活下来,愿意侍奉娘娘一辈子!”百里茗香说着,便匍匐在地。

一时间,所有人全都看过来了,十分震惊,包括龙非夜。

虽然百里军府是秦王殿下的势力,但是百里茗香也好歹是个千金小姐呀,竟愿意当一辈子的婢女?这未免……

韩芸汐早就知晓这事情,她无奈至极,“行了行了,有话起来再说。”

百里茗香不仅不肯起,连头都不抬,一直磕着地上,“王妃娘娘,你就答应茗香吧!”

韩芸汐是不愿意的,但是,她向来不知道该怎么婉拒别人,于是她也不婉转了……直接就回绝,“我这儿不需要你伺候,你不必多求。”

“王妃娘娘,茗香是真心的!”百里茗香急急说。

“我也是真心的,真心不需要。”韩芸汐说龙非夜绝情,自己其实也很绝决的。

百里茗香沉默了,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韩芸汐,“王妃娘娘,茗香求求你了。”

韩芸汐本又要拒绝,然而,她却突然从百里茗香眼里看到了一种无助感,不像是在求她接受报恩,反倒更像是在求她帮助。

难不成……这件事里还有什么她不知道内幕?

韩芸汐看了龙非夜一眼,试探地问,“殿下,你意下如何?”

百里茗香才华横溢,知书达礼而且也聪明,年纪又略大韩芸汐几岁,留在身旁亦婢亦友未尝不可。

而且,百里茗香是绝对靠得住的人,至少比身旁那个苏小玉更靠谱,韩芸汐如果需要人伺奉,她倒是不错的选择。

龙非夜淡淡道,“你决定便好。”

一听这话,百里茗香心里可谓五味杂陈,可是,她咬着牙努力将各种心思,各种情愫都压到心底去。

从获得新生的那一刻起,她便告诉自己,既选择侍奉王妃娘娘一辈子,那么,有些事,有些情便只能永远埋在心中,埋得深深的,不要去想。

韩芸汐见龙非夜这态度不像为难百里茗香的,心下琢磨着难不成是百立军府里有什么事?

她迟疑了片刻,道,“你且留下,我考虑考虑,晚些给你答复。”

这算是让步了呀!百里茗香遂是大喜,“谢王妃娘娘!”

“现在该起了吧?”韩芸汐无奈而问。

百里茗香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就起身,“王妃娘娘的身体可好些了?”

“好了,也不是什么大碍。”

韩芸汐说着,放了一块茶杯过去,一边示意百里茗香坐,一边给自己和百里茗香的茶杯倒上茶。

龙非夜在,百里茗香岂敢同坐?她还是站着。

龙非夜见自己茶杯中空空如也,知道韩芸汐和百里茗香有话说,这是在赶他走了。

两个女人聊天,他才没兴趣。

他冷冷对赵嬷嬷道,“伺候着。”说完起身便走了。

龙非夜一离开,韩芸汐就笑了,“百里茗香,你现在能坐下来好好说话了吧?”

然而,百里茗香却很谨慎,看了赵嬷嬷和苏小玉一眼,韩芸汐立马会意,将这二人也给支开了。

“你爹为难你了?”韩芸汐问道。

百里茗香淡淡笑了,“王妃娘娘果然聪明。”

“怎么回事呢?”韩芸汐纳闷着,百里茗香都把美人血养出来了,她老爹还想拿她做什么呀?

“王妃娘娘,茗香并非因为爹爹为难,才来娘娘这避难的。茗香是诚心想留在你身旁的。”百里茗香必须解释清楚这件事。

韩芸汐才不管那么多,反正她笃定了百里茗香在她身旁留不久。这么年轻的姑娘,一旦遇到心上人,心还能不早飞了?

这种事也是人之常情,报恩之类的韩芸汐看得很淡的。

“说吧,到底怎么了?”韩芸汐问道。

“父亲要为我谋婚事……”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懂了,大家族女儿的婚事岂能那么简单?

百里茗香还要解释,韩芸汐挥了挥手示意她停住,很干脆地说,“这样吧,我可以留下你,但是,哪天你遇到想嫁的人了,你一定不要瞒我。”

韩芸汐想了一下,又道,“你就留下来帮我打打下手,抓药配药,还有照看院子里这些毒药草,别的就不必做了。”

终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奴才的活儿怎么能做得好?百里茗香服毒那么多年,对毒药会比一般人敏感的。

韩芸汐突然发现自己变善良了,或许是跟百里茗香有缘吧,她这也算是送佛送到西天,帮人帮到底了。

百里茗香激动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她又要下跪了,韩芸汐连忙拦住,“别别!你先回去把身子养好了,一个月后再来吧。百里将军那边,我让殿下去说。”

百里茗香连连点头,“王妃娘娘,我……我……”

总觉得要说点什么的,可是,词穷了,实在无法表达她心底的感激。

正要告辞,百里茗香才想起自己今日来还有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

她小心翼翼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瓷盒,递过去,“王妃娘娘,这是百里家族特有的药草,从最深的海沟里采摘来的,滋补之效胜过于任何药草,还望笑纳。”

最深海沟里采来的药材?

韩芸汐纳闷了,还是第一次听说深海里的植被有如此药效的,她打开一看,只见瓷盒里有水,水里浸泡着一株绿油油的小植被,除了个头袖珍之外,和普通海草没什么两样。

“这是叫什么?”韩芸汐问道。

“鱼腥藻,只需白水煎服,早中晚三次,煎到第三次它会自动化解在水中。只要服用三次,再弱的身子都很快会恢复的。请王妃娘娘一定服用。”

百里茗香像是害怕韩芸汐不吃,又强调了一遍药效。

“这么神奇,你怎么不吃?”韩芸汐笑了。

“我今日才开始吃,只喝了一碗,回去还得继续。”百里茗香淡淡笑了。

韩芸汐就这么把药收下了,她并不知道,这鱼腥藻是鲛族的至宝,几千年才出一棵,当年百里元隆得到此药之后就交给龙非夜的母妃了。

龙非夜的母妃担心百里茗香年幼身子虚弱,熬不住毒发,于是就把这鱼腥藻给了百里茗香食用。

百里茗香舍不得吃,藏了十多年,今日就这么送了韩芸汐,也骗了她。

幸好韩芸汐还是很好奇这鱼腥藻的味道,百里茗香走后,她便召来赵嬷嬷,把鱼腥藻交给她,“白水煎服,一日三次。”

谁知道,这药吃完之后,韩芸汐不仅恢复了精力,而且还有种元气大增的感觉,解毒系统都立马全面恢复工作了。

“王妃娘娘,这药真有效。”赵嬷嬷都觉得王妃娘娘的面色红润了起来。

“这么好的东西,改日讨一株来给小东西。”韩芸汐笑着说。

也不知道改日韩芸汐讨药的时候,百里茗香会如何解释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