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26章 复杂的局面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一大早,韩芸汐就收到了李太后召见的口谕。

她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个节骨眼上李太后召见她进宫所为何事。如果是平常,她必定是抗拒的,可是这一回不一样。

她都快一个月没出门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趁机出去溜达溜达呢?等她去太后那报个道,然后出宫去别的地方溜达,龙非夜能知道?

韩芸汐心情大好,特意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谁知道还未出门,龙非夜就过来了。

“殿下,太后宣臣妾进宫,恕不多陪。”韩芸汐抢先说话。

谁知道,龙非夜却道,“本王也要进宫一趟,一起吧。”

韩芸汐郁结了,龙非夜是故意的吧?

这家伙最不喜欢进宫了,很多时候哪怕天徽皇帝召见,他都没怎么准时去过,今日怎么就这么积极?

“殿下,进宫有事?”韩芸汐刻意问。

“嗯,北历南都马场爆发了大规模的马瘟,三途战场已经有退兵的消息了,皇上召本王进宫商议此事。”

虽然龙非夜的语气非常平静,可韩芸汐却震惊了!

她一直琢磨不透龙非夜到底为何那么笃定北历不会主动开战,如今才恍然大悟!原来龙非夜的势力竟渗透到北历的马场去了!

这事情可不得了!

北历国有三大著名马场,南都、洪城和天泽马场,这三大马场专门为朝廷饲养战马,在北历国乃至云空大陆都有着举动轻重的地位。

虽然南都马场并不是最重要的军马供应地,但是,也足以影响到北历国的铁骑大军,而且,最可怕的是如今发生的不是别的,而是马瘟。

在马比人多的北历国一旦发生大规模的马瘟,损失的就不仅仅是战马了,还有无数牧马呢!那可直接关系到北历国的民生大计!

韩芸汐看了龙非夜许久,才问,“南都马场早就有疫情了,一直没公开着对吧?北历皇帝在三途战场调兵遣将,不过是虚张声势,吓唬吓唬天徽的!”

龙非夜点了点头。

“所以,南都马场有你的人?”韩芸汐又问。

马瘟这种事不太可能是人为的,龙非夜之前就如此笃定,必定是早就收到消息了。

龙非夜不否认,又点了头。

这便是他要送给天徽皇帝的大礼!北历国退兵,百里水军就可以继续守护渔州岛,天徽皇帝再也找不到其他理由调动百里水军了。

君亦邪,哪怕耗费整支水军困你一生,本王也在所不惜!

韩芸汐看龙非夜的的目光都变得敬畏起来了。

要知道北历这三大马场的防守别皇宫还要严格,所有在职人员都是世袭的,不会外招,而马场里的任何消息都很难流出来。能打入马场里去,在瘟疫还未大爆发之前就掌握到消息,这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换句话说,龙非夜很早以前就开始在北历布局了。

见韩芸汐愣着,龙非夜揉了揉她的刘海,“还不走?”

韩芸汐嘿嘿笑道,“殿下,那个赌约……好像是我赢了?”

说好的,她赢了的话就带她去天山剑宗见识见识。

龙非夜的手微微一僵,牵着韩芸汐,“放心,会有带你去的一天。”

“嗯,臣妾记下了。”韩芸汐还真一点儿都不心虚呀!

这一回进宫,韩芸汐并没带赵嬷嬷,反倒带了苏小玉。

打从上一次在楼梯口守夜被韩芸汐教训之后,苏小玉缄默了许多,而在秦王面前她更是沉默胆怯。

龙非夜不会闲到去关注一个小婢女,赵嬷嬷却出声了,“娘娘,还是老奴跟你去吧?”

“带这丫头进宫去见个人。”韩芸汐低声道。

苏小玉好奇了,“谁?”

“去了你便知道。”韩芸汐故作神秘。

其实,苏小玉心中有数的,去见的无非是当初在客栈欺负她的楚清歌。

她的主子是楚天隐,可惜楚清歌并不知晓。客栈并非偶然,而是主子安排的。

如今楚清歌已经嫁进宫,主子也早就到帝都,她至今完成不了任务,都不敢去见主子了。

真是惆怅!

龙非夜和韩芸汐同行,苏小玉在后面小心翼翼跟着,她的心思谁知晓?

到了宫里,龙非夜往御书房方向去,韩芸汐往太后的乾坤宫去。

临分别之前,他交待了一句,“待会一道回去。”韩芸汐溜出去的玩的心就这样彻底死掉了。

韩芸汐到乾坤宫的时候的,后宫里所有妃嫔都到了,按照位列依次坐在两侧。

这让韩芸汐想起她当初第一次进宫的场景,只可惜物是人非。

太后居主位,她左边坐着的不再是皇后,而是正得盛宠的雪贵妃,雪贵妃身旁便是太子妃穆琉月,太后右边坐着的是宁贵妃,宁贵妃之后的位置空着,无疑,楚清歌还没到。

以韩芸汐的身份,至少得与四贵妃平起平坐,但是,这屋里竟没留她的位置。

韩芸汐早就习惯这种下马威,李太后要给她留位置,她反倒会不安。

行礼之后,李太后赐了坐,桂嬷嬷把椅子摆在穆琉月旁边,韩芸汐也不恼火,泰然自若地往那儿一坐,老神在在,气场并不输在场任何一位。

李太后的心思韩芸汐还不了解?

她视线扫过上位那几个人,一切便都了然于心了。

李太后身旁那位雪贵妃,是李家的庶女,虽然得宠,却因为庶出,因为李家贪污这一污点永远当不了皇后。她只有和楚清歌争宠的资格,并没有争后位的资格。

如今楚清歌来了,李太后最忌惮的便是楚清歌夺走后位。皇后疯了,李家败了,但是,太后还在呀!太子还要巩固皇储之位。

后宫一天没有皇后,太后便可当政一天。

万一楚清歌夺了后位,皇后统御六宫是天经地义的,到时候李太后真的该学宜太妃去吃斋念佛喽!

韩芸汐收回视线,瞥了身旁的穆琉月一眼,穆琉月身为太子妃,极有可能是将来的皇后,她和楚清歌之间其实也存在一个“后位之争”,万一楚清歌当了皇后,生下皇子,那太子这皇储之位就有威胁了。

后宫的夺权,女人的争宠就是这么千丝万缕,牵涉复杂!但是,这些都跟韩芸汐没关系,她并不是这后宫的妃,她是秦王唯一的妃。

李太后找她来无非是要她和楚清歌斗,她老人家好坐收渔翁之利。

韩芸汐承认自己很不喜欢楚清歌,但是,她今日只是来看戏的,没有搅后宫这趟浑水的打算。

韩芸汐端起茶盏来,慢悠悠品尝,任由太后和雪贵妃、穆琉月她们说笑,她不言不语。

很快,外头就传来通报,“楚贵妃驾到!”

只见楚清歌盛装而来,华裙长长的拖尾由两个专门伺候的婢女捧着,她左侧跟着两个婢女,右侧是一个老太监扶着她的手。

这架势都快赶上之前的李皇后了。

别说,这个气质清秀的女人穿上华丽的宫装还别有一番韵味。

只是,楚清歌这半年多来应该过得不怎么好,因为她瘦了一大圈。

韩芸汐很坏,她看着看着就觉得天徽皇帝一定很喜欢楚清歌这幅打扮。

才进宫第二天,来太后这问安就摆出如此架势,李太后看在眼中,不爽在心里,表面还是一贯的和气。

“楚贵妃赶紧平身,到哀家这来,哀家好好瞧瞧。”

韩芸汐冷笑着,想当初她来请安,李太后不也是这句话吗?

楚清歌上前挨着李太后坐,怨恨的视线却落在韩芸汐身上,今日这场子和韩芸汐没关系吧?

她来做什么?看她笑话的吗?

李太后拉着她的手,细细打量,忍不住感慨,“怪不得皇上喜欢你,这后宫里就找不到第二个比你长得好的。”

楚清歌是高傲的主儿,她不谦虚,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韩芸汐坐在一旁也笑了,太后这句话夸张无疑是给楚清歌树敌,把整个后宫的女人都给得罪了。

雪贵妃笑道,“母后,这后宫里也找不到第二个嫁妆比楚贵妃多的!”

楚清歌嫁过来之前,她的哥哥楚天隐已经和她分析了天宁这后宫的厉害关系,也明确了她的任务便是把天宁的后位拿下。

她很清楚太后和雪贵妃葫芦里买什么药,正要反击呢,谁知道穆琉月突然出声了,“不也找不出第二个没嫁妆的吗?”

“没嫁妆?有这事吗?”太后纳闷了。

“皇奶奶,秦王妃不就没嫁妆?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呀,这种事又没什么好比较的。咱们聊聊别的。”

韩芸汐就坐在身旁,穆琉月竟毫无忌讳,笑得很大声,这挑衅味未免太浓了些。

别说,她嘴皮子功夫长进不少,这句话一来损了韩芸汐一把,而来也给楚清歌解围。

可惜,韩芸汐岿然不动,这么容易被激将,她就不叫韩芸汐了。

李太后和雪贵妃意味深长地相互看了一眼,都没说话。

楚清歌心下纳闷了,穆琉月这丫头是什么意思?什么立场?帮她吗?

穆琉月被韩芸汐玩得臭名昭著的事情,楚清歌是知道的。

虽然来之前哥哥一而再交待不要再和韩芸汐起冲突,可是,她着实咽不下心底那口气。

她会好好配合哥哥把皇后之位拿下来,但是,韩芸汐她也绝对不想放过!

“没嫁妆?不可能吧?”楚清歌终究是没忍住,朝韩芸汐看了去。

韩芸汐实在懒得理会这种无聊的话题,她继续喝她的茶,她就是不出声,看看穆琉月这出戏要怎么唱下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