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28章 终于让韩芸汐栽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楚清歌一贯就是个冷傲清高的女人,平常看人那都待着蔑视的,何况是她轻蔑一个人的时候,那目光就更加不屑了。

轻蔑的目光,不屑的表情,看得雪贵妃特别刺眼。

如果不是太后事先有交待,先不跟楚清歌直接起冲突,要借韩芸汐来对付楚清歌,今日在场子她才不会给楚清歌留那么大的面子。

这个愚蠢的女人用这种轻蔑的眼神看她是什么意思?太后假意吹捧她,她就自以为尊贵了吗?她真以为皇上就一定会立她为四妃之首了吗?

简直愚蠢至极!

之前在太后寿宴上的表现,还有韵贵妃中毒身份一案上,楚清歌已经把她的愚蠢全都表现出来了,如果不是楚家的势力浑厚,即便是皇帝宠她,后宫里也没什么人会真正把她放眼里吧!

原本还只是立场敌对,被韩芸汐这么一挑拨,仇恨的种子就种在雪贵妃心里了。

或许楚清歌不清楚,但是韩芸汐很清楚“四妃之首”这四个字是雪贵妃的禁忌,是她最致命的弱点!

后宫四妃原是萧贵妃为首,萧贵妃失宠之后就再也没人把这个四妃之首放眼里了,萧贵妃是有名无实,后宫任何场子她都不会参加,也没人会约她。

萧贵妃失宠,韵贵妃被毒死,从那之后雪贵妃便得了宠,倚仗着太后这座大靠山在后宫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雪贵妃没有资格被立为皇后,但是,还是可以被立为四妃之首的。

争后位无望,四妃之首的位置便是雪贵妃一直以来的梦想。

一直执着着的梦想,最经不起嘲讽和轻蔑了!

对立和仇恨是侧重点还是不一样的。

原本只是对立,或许雪贵妃只会和楚清歌争宠,但是,仇恨的话,雪贵妃便又了谋害楚清歌的心了,哪怕不为争宠,也不会让楚清歌好过!

楚清歌没想那么多,她确实对雪贵妃很不屑,她看了她一会儿便径自往座位上去,她位置在宁贵妃之后。

穆琉月看了看雪贵妃,又看了看楚清歌,心下冷笑不已。她暗暗庆幸自己当初拒绝了雪贵妃,要不,就今日这形势看来,她也得和雪贵妃一样被楚清歌蔑视了。

楚清歌都坐下了,雪贵妃多解释也没用,只能坐下来。

喝了几杯茶,太后便令人呈上给楚清歌的赏赐了,东西不多,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只是样样都精致得很。

楚清歌故作开心地收下,将准备好的礼物呈给太后,一样不是什么稀世珍宝,但是还算上得来台面。

后宫的规矩,新的妃子要给众姐妹见面礼,众姐妹要回礼。说白了便是互赠见面礼。

太后赏赐之后,雪贵妃等人纷纷把礼物拿出来了,楚清歌也都一一回礼,就连穆琉月那份她也事先准备好了。

热闹了好一会儿,总算都互赠完了。韩芸汐在一旁也看得许久,就她一人两手空空!

“楚贵妃,你给秦皇婶准备什么礼物了,赶紧拿出来大家瞧瞧!”穆琉月迫不及待地问,她看了很久,非常肯定楚清歌没准备。

楚清歌越发的喜欢穆琉月了,就等她这句了。

“哎呀,我原以为在宫里是见不到王妃娘娘的,也就没准备了,王妃娘娘你不会介意吧?”楚清歌假装一脸歉意。

这话外之意是韩芸汐身为王妃,而非皇妃,并没有资格出席这样的场子,更没有资格跟她互赠礼物的。

在场所有人都有礼物,就韩芸汐一个没有,这么不被待见,她该自惭形秽,自卑去了。

半年不见,楚清歌越来越说话了呀。

韩芸汐气定神闲,高高在上地说,“没关系,本王妃原本也没打算收你的礼。免了吧!”

顿时,全场又陷入了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韩芸汐啊韩芸汐,你的嘴还敢不敢再厉害一些呀?

楚清歌想反驳,却发现无能无力,一口怒气冲在胸口上,险些把自己给堵死!

穆琉月更加郁闷,她每次帮楚清歌找机会怎么就没有一次成功的呢?

李太后实在看不下去,如果皇后再多好呀,不管是雪贵妃还是穆琉月,都笨透了!

她眼底掠过一抹冷笑,道,“听秦王妃这语气是……不高兴了?”

“怎么会?”韩芸汐微笑着。

“就是不高兴了,哀家都看出来了!”李太医一口咬定,也不给韩芸汐辩解的机会,又道,“这事也怪哀家,邀了秦王妃来也没早告知楚贵妃。见面礼是宫里的老规矩了,礼不可废也!秦王妃既然来了,这礼便免不了!”

她说着,起身来,将韩芸汐和楚清歌拉过去,“哀家给你们做主了。既然没有准备,你二人便各取身上的佩饰为礼,互赠对方,聊表心意!”

姜,终究还是老的辣!

在场所有人都看得见,韩芸汐全身上下就只有一件佩饰,那便是绾发的白玉簪子。太后才不会像穆琉月那么笨拿这件事来嘲笑韩芸汐的穷酸,她真正的目的是要韩芸汐拔下那根白玉簪子!

她相信楚清歌绝对不会笨到赠给韩芸汐发饰的,她也相信在她掌控之下,韩芸汐绝对不可能在后宫里找到任何可以绾发的东西。所以,韩芸汐只能当众脱簪散髻。

脱簪散髻,这对女人来说可是非常大的事,相当于是脱衣服了,非闺阁寝室内不可为耶!

这事一旦被传出去,必被天下人耻笑,连秦王殿下的名声都会被抹黑。

韩芸汐眼底便掠过一抹冷芒,而原本都蔫蔫的楚清歌顿时精神抖擞。她真心要感激这老太后呀,这一手玩得着实妙!

“太后懿旨,臣妾奉守!”楚清歌特意行了个大礼,将太后那句话抬高到命令的高度。

韩芸汐很清楚,这话不管是提议,还是懿旨,只要太后逮住这个机会把话说出来了,她都违背不了。

虽然秦王府的势力很强,虽然足以让天徽皇帝敬畏三分,可终究君臣关系还摆着,那层面具还未真正捅破,他们终究要受皇权约束。

只是有些时候抗争智斗得过,有些时候躲不了。

韩芸汐知道,今日这一劫,很难躲。

她向来不喜欢戴太多首饰,总觉得是累赘,除了头上那根发簪之外,就只剩下手上那个白玉晶石镯子了。

那是龙非夜送她的第一件礼物,且不说价值如何,即便是寻常之物,她也绝对不可能转赠给另一个女人呀!

怎么办?

这样的场合,她总不能撕一块裙角来先绑住头发吧?总不能跟苏小玉这个婢女借一根簪子吧?

虽然在她看来这么做没什么,可是在后宫这帮女人面前这么做,必定会被传出去的。

到时候天下人知道秦王妃为了和楚贵妃互赠首饰搞得这么狼狈落魄,她这脸该丢回现代去了吧?龙非夜的脸不知道该丢到哪里去了。

这时候,楚清歌已经脱下手上的手镯,双手奉上,“秦王妃,这是江南名匠颜如玉大师亲手打造的紫金手镯,也是我最喜欢的镯子,我将它赠与你。望你不计前嫌,多多指教。”

楚清歌心情好呀,说话都谦虚了很多。

韩芸汐看着,迟迟没伸手去接,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紫玉镯子上,就等韩芸汐反应了。

很快,穆琉月就冷冷说,“当着皇奶奶的面,秦皇婶这架子未免也端大了吧,怎么,欺负楚贵妃新入宫吗?”

后宫争斗的凶险便在这里,前一刻韩芸汐还占了上风,这一刻却陷入困境。

摆在她面前是就只有两条路,要么她收下礼物,回赠礼物;要么就背负上欺辱楚贵妃的罪名,接受太后惩罚。

韩芸汐知道选择第二条路的话,她会更惨!

她很果断地接过楚清歌的紫金手镯,笑道,“很美,多谢楚贵妃。”

这时候,全场安静得可怕,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让人觉得呼吸苦难,接下来该韩芸汐回赠首饰了。

所有人的紧张地等着,就连韩芸汐背后的苏小玉都不自觉替她紧张,毕竟堂堂秦王妃拿不出一件首饰来赠人,还得当众脱簪散发,真心很丢人。

“秦皇婶,你打算赠楚贵妃什么?赶紧拿出来大家开开眼界!”穆琉月笑得很开心,这算是她第一次这么开心地叫出“秦皇婶”这三个字了吧。

“是呀,秦王妃,大家都等着呢!知道你有好东西,就别卖关子了。”雪贵妃也笑了。

楚清歌满心期待,冷傲的脸上也难得有笑容,这是打从她知道和亲的消息之后,半年来第一次心情这么愉悦。

韩芸汐,我楚清歌今日要你尝一尝狼狈的滋味!

韩芸汐眼底噙着丝丝阴沉,真心后悔没戴点首饰出来招摇呀,大风大浪都过了,怎么就栽在自己不戴佩饰的坏习惯上了呢?

很快,有些好事的妃嫔也跟着催促起来,韩芸汐很清楚自己没有退路,她果断转身朝苏小玉看去。

虽然跟苏小玉这个婢女借发簪来当众绾发也是特失秦王妃身份的事,可是,到这个节骨眼上,她也只能豁出去了。

比起撕裙角袖角,跟苏小玉借发簪用比较不丢脸吧?

见韩芸汐转身,李太后、雪贵妃、楚清歌、穆琉月皆是不由自主激动起来。

终于呀,终于能让韩芸汐这个女人栽一次了!

然而,谁都没想到,韩芸汐还未和苏小玉开口呢,外头就传来了一声通报,“秦王殿下驾到!”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