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29章 这么会疼女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秦王殿下来了?

楚清歌是第一个回头朝大门口看去,紧抿的唇将她内心的激动和紧张暴露得一览无余。

穆琉月紧随其后,眼底那一抹期盼藏都藏不住,打从上一回敬茶唤了一句秦皇叔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秦王殿下了。

很快众人也都齐刷刷朝门口看,纷纷不可思议。

秦王殿下来了?这怎么可能?

秦王殿下一年到头进宫的时间屈指可数,若非召见,他基本是不露面的,更是极少极少到李太后这里来。今日这场子是楚贵妃和后宫众妃嫔的见面茶会,秦王殿下更是不可能来,也不应该来的呀!

他来作甚?

韩芸汐也非常意外,她和在场不少人一样,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是,很快,层层通报声,一次比一次还要大声,还要清晰,所有人都听着呢,错不了!就是龙非夜来了!

韩芸汐还未回头,她看着苏小玉,嘴角泛起一抹狡黠的弧度,她知道,她没事了!

哪怕这里是龙潭虎穴,天罗地网,刀山火海,只要那个男人来了,她都不会有事!

当大堂门口的太监喊出最后一声通报,韩芸汐这才回头。

时间刚刚好,多一分太快一分太慢,只见那个挺拔傲岸的身影就出现在大堂门口,背着阳光,完美的身躯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芒,尊贵而神秘,恍若神祗。

韩芸汐嘴角的弧度张扬起来,眸光烁亮,笑意璀璨!

四下无声,八方寂静,韩芸汐清脆的声音显得格外动听,她欠身道,“臣妾给殿下请安,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话一出,众人才纷纷缓过神来。

众妃嫔纷纷起身来,哪怕是雪贵妃,宁贵妃之辈都免不了。

她们原地欠身,“秦王殿下万福。”

“免礼。”龙非夜淡淡道。

众妃嫔平身归位,接下来便得穆琉月这个辈分最小的太子妃行礼了,穆琉月不得不欠身,“秦皇叔万福。”

龙非夜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挥了挥手,穆琉月起身来,一颗炽热的心酸楚得都快碎了。

接着,便是龙非夜同太后行礼。

至于楚清歌,她是新人,还未被引荐之前,她只能在一旁待着。

李太后眼底掠过一抹冷意,她今日是铁了心要韩芸汐当众拖簪散发,当众难堪,就算龙非夜来了,韩芸汐还是得给楚清歌送礼,免不了的。

笑面虎如她打趣地说,来人,赶紧去瞧瞧今儿个外头吹了什么风,竟把秦王给吹到哀家这里来了。”

李太后身旁的嬷嬷自是不会愚蠢到去外面瞧,那嬷嬷笑呵呵道,“太后娘娘,今儿个是楚贵妃的见面茶会,如果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殿下怕是不会来的吧。”

啧啧!

韩芸汐在心下感慨,不愧是李太后身旁的嬷嬷,果然会说话。

“也是,秦王有何要事这时候来找哀家了?”李太后认真问道。

“确实是重要的事。”龙非夜淡淡说。

这话一出,众人便都纳闷了,秦王殿下无非是为了韩芸汐来的,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身为一个亲王,出现在楚贵妃的见面茶会上确实不妥当。

李太后也纳闷了,难不成有什么事被龙非夜逮到了吗?

坏事做多了,李太后都紧张了,她思索了许久,才试探地问,“何事?”

谁知,龙非夜冷冷道,“秦王妃近来身子不好,本王来带她回去休息。”

呃……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立马都傻眼了。

她们不会是在做梦吧?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冷漠的秦王殿下吗?

这个男人,何时学会关心一个女人的身子了?

李太后突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这算哪门子重要的事情呀!

“呵呵,秦王,这就是你来找哀家的要事?”李太后冷笑起来。

“太后误会了,本王是来找王妃的。”龙非夜冷冷说。

面对李太后,韩芸汐或许还会悠着点,可是,他从来就不会!

李太后陡然握紧拳头,虽然很想发怒,但是她终究还是理智的,直接和秦王起冲突,她全胜不了。

压着怒火,她还是笑了出来,“秦王什么时候这么会疼人了。”

龙非夜没回答,而是对韩芸汐说,“还不给太后告辞?”

前一刻还风华万千,尊如女王的韩芸汐,这一刻立马乖顺了,她特恭敬地说,“是,殿下。”

不知道的人见了她这模样会以为是乖顺,而实际上她这是夫唱妇随呢!

李太后并没有给韩芸汐告退的机会,她抢在韩芸汐开口之前笑道,“秦王,秦王妃这一时半会怕是走不了了。”

“为何?”龙非夜冷冷问道。

李太后气定神闲起来,这才介绍被晾在一旁很久的楚清歌,“秦王,这位是皇上昨日新立的贵妃,楚贵妃。她是西周楚家之人。”

楚清歌站了那么久,看了龙非夜那么久,等了那么久,总算被提起了。

她一贯高冷的眼眸里噙着一抹无法名状的忧伤,龙非夜呀龙非夜,我楚清歌一片痴心还未倾述,谁知再相见,你我竟已是叔嫂!

原以为龙非夜会看过来,高冷如她,或因自尊,或因自卑,终究还是收敛起眼中所有情愫,怕被精明的他撞见。

可谁知道,龙非夜居然没回头,一眼都没看她。楚清歌的心就这么毫无预兆地跌落了无底深渊。

“楚贵妃,这位便是秦王殿下,之前在哀家寿宴上,你应该见过的。”太后接着介绍。

楚清歌满腹委屈和不甘,欠了欠身,“见过秦王殿下,秦王殿下万福。”

“平身。”

龙非夜语气里的不耐烦谁都听得出来,“太后,秦王妃为何走不了?”

太后这才将韩芸汐和楚清歌互赠首饰的事说出来,她说着的时候,韩芸汐都不太敢看龙非夜,她想,她栽在这种事情上,龙非夜必定会很鄙视她吧。

韩芸汐不敢看龙非夜,龙非夜那深邃犀冷的眸光却一直盯着韩芸汐看呢!

“秦王,你这位王妃应该不会是小气之人吧?”太后笑着说。

十个李太后的智商都比不过一个龙非夜的智商,龙非夜往韩芸汐发上看了一眼,立马明白一切。

他懒得同李太后多废话,毫不犹豫当众就在自己袖口边撕下一条长长的锦白布条。

这是做什么?

众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不知所以然。

韩芸汐也纳闷了,谁知道龙非夜走到她身后,拿这那布条在她发髻上比划,淡淡问,“怎么绑?”

这……

刹那间,众人都倒抽了口凉气,怎么也没想到秦王殿下会撕下自己的袖口却给韩芸汐当发带!

而且,这架势似乎要当众为韩芸汐绑头发。

这可是高高在上的秦王殿下呀!他的双手是用来翻云覆雨,运筹帷幄,执掌天下的呀!

所有人做梦都无法相信他会为女人亲手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当众做这样的事!

穆琉月抿唇,都快哭了,而楚清歌满心的酸楚,怎么都说不出来。

一直都不相信这个男人会有多喜欢韩芸汐,即便是宠爱,也是有底线的。

可今日才发现,原来天宁冷王龙非夜真的很会疼女人。

李太后冷冷看着,亦是说不出话。

她老人家可没有穆琉月,楚清歌之流这等怀春女人心,她怒呀,不甘呀!

好不容易逮到的机会,原以为龙非夜都破不了这个局,谁知道他居然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她布的局,韩芸汐只有两种办法可以解,一是直接散发,把玉簪赠给楚清歌后,再想办法绾发。另一种则是先想办法绾住发,再把玉簪抽出来赠给楚清歌。

当众散发,那是丢脸丢到家的做法。

第二种办法虽然避免了当众散发,但是不管是跟苏小玉借发簪,还是自己撕自己的袖口,都是狼狈的,丢脸的事情,传出去便是会贻笑大方。

然而,如果换成秦王殿下来替她做这样的事情,这件事传出去就不会是一个笑话,而会是一个美谈!

秦王殿下极宠秦王妃,竟能亲手为她撕袖绾发。

此事,哪个女人不羡慕?

满屋子的女人都躁动了,龙非夜却旁若无人,他拿着布条在韩芸汐发髻边比划了许久,那表情认真又严肃,那眉头都锁成一个“川”字了。

该死,千军万马都拦不住他,今日居然“绾发”这等小事给难道了。

他,真的不懂。

而此时,韩芸汐沉浸着意想不到的幸福中,迟迟没帮忙。

她知道龙非夜会带她走,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龙非夜会用这种方式带她走。

她看着龙非夜那破碎的袖口,无端地就想笑。

终于,龙非夜不高兴了,低声,“怎么绑?”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她摘下玉簪,整理了一下发髻,徒手梳理成一个马尾辫,“殿下,这样就可以了。”

在场众人都看着呢,明明可以自己绑的,可是她偏不;明明可以把发带丢给她的,可是,他始终没有。

龙非夜这握剑的大手废了好大的劲总算帮韩芸汐把马尾辫扎好了,虽然不是很整齐,但还是很紧的,不会掉。

玉簪终于顺利取下来了。

“楚贵妃,这白玉簪送给你。”韩芸汐将东西递过去。

楚清歌低落地接过去,这白玉簪很普通,十根都抵不上她刚刚那手镯。

在场的女人们那一双双眼睛都是极其厉害的,一眼就能分辨出东西的贵贱来。互赠礼物可没这样的,传出去秦王府会很寒酸的。

雪贵妃眼底闪过一抹不屑,正要开口,韩芸汐却露出左手腕。

她轻轻摩挲着手上的白玉晶石手镯,无奈道,“唉,秦王府穷,本王妃也没什么贵重的饰品,还请楚贵妃不要嫌弃这白玉簪,所谓礼轻情意重嘛。”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