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30章 谁都羡慕嫉妒恨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秦王府穷就等于秦王穷呀!

当着秦王殿下的面这么说,真的好吗?

秦王殿下在赈灾义卖中捐出了多少银子?秦王殿下拥几张不封顶金卡,几个山庄园林?秦王殿下从来不拿朝廷的俸禄,皇族的例钱,自己手下养了多少人马?

除了天杀的韩芸汐,天下还有谁敢说出秦王穷这样的话呀!

龙非夜嘴角抽了抽,没理睬她。

而除了龙非夜,在场所有人都被虐得不要不要的。

包括李太后在内,大家全都盯着韩芸汐手上那晶石手镯看,“震惊”一词是形容不了她们此时的表情了,只能用“震撼”!

只见那镯子晶莹剔透,温润如水,一点点杂质都没有,镯体焕着一层淡淡的荧光白中带紫,美得如梦如幻。

能坐到太后乾坤宫里的女人,哪个不是识货之人呀?她们第一眼就看出韩芸汐手上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玉晶石!

玉晶石是云空大陆最最稀罕的一种石头,比黄金、翡翠、夜明珠都来得珍贵,而且,就是韩芸汐手上那种白中透紫的玉晶石最为名贵,只要一丁点儿,便是价值连城了。

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玉晶石也就拇指那么大,被制成戒指戴在北历皇帝手上。想当初发现那颗玉晶石时,都引起天下财团哄抢了。

谁曾想到,韩芸汐这女人手上居然戴了一个玉晶石手镯!

手镯呀!

手镯是什么东西,是所有首饰里最费材料的,要打造出一个玉晶石手镯,玉晶石原料必定比这手镯还要大一些的,而且,整块原材料必需没有任何瑕疵的。

即便想象得出打造这么一个玉晶石手镯需要多大的玉晶石原料,都无法想象出这个手镯的价值呀!

就是这么个无法想像的东西,真真的戴在韩芸汐手上,泛着特有光泽,如梦如幻,无法造假。

所以……秦王府哪里穷了?哪里穷了?哪里穷了?

韩芸汐分明是在炫富!

楚清歌被气得快哭了,不待这么欺负人的!她该怎么回答韩芸汐的“礼轻情意重”?

戴着这样一个“价值连国”的手镯,却回赠给她一根两三两银子就买得到的白玉簪,这也就算了,偏偏还要把镯子当众露出来!

刚刚大家全都看到了,她送给韩芸汐的是她自诩名贵的紫金镯子,如今韩芸汐露出手上的镯子来,两个镯子一对比,笨蛋都看得出来韩芸汐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大家,那个紫金镯子她瞧不上眼,不会戴的!

一贯傲冷,不屑一切的楚清歌第一次承认自己被打击到了。

韩芸汐拥有的一切,全都是站在她身旁,替她绾发的男人给的呀!而她,一入深宫争后位,这辈子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楚清歌看着站在韩芸汐身后的龙非夜,明明同处一室,明明距离不过十步,她却觉得永远都走不到他面前了。

看着看着,想着想着,楚清歌的眼角竟真的湿了……

雪贵妃原本想拿楚清歌和紫金镯子和韩芸汐的白玉发簪之间的悬殊嘲讽韩芸汐出手小气,显得秦王府寒碜。而如今,她默默地在心下庆幸,幸好自己嘴慢,否则真把话说出去了,估计会踩了自己的脸。

最被打脸的莫过于穆琉月了,之前就是她一直不断地嘲讽韩芸汐的打扮,如今眼前的一切证明了她的肤浅与无知!

其实,要说穷,在座的莫过于穆琉月了。

太子清廉,加上之前赈灾的支出,东宫的财政一直很吃紧,穆琉月这个太子妃每月的例钱都是有限的。

如果“羡慕嫉妒恨”这种东西是看得见的,那么此时大堂里必定被填得满满的了!

就连李太后都心生嫉妒,韩芸汐这个平民出身的女人怎么就戴得上那么名贵的镯子呀?她也好想要那样的镯子。

当然,李太后考虑的更多。

韩芸汐今日在乾坤宫炫富,是和后宫女人的较量,可是,她炫出来的财富实力却是秦王殿下的。

秦王殿下生财有道,手上产业不少,这在朝堂上是公开的秘密,而义卖赈灾一事,更暴露了秦王府家底的浑厚。

然而,今日这玉晶石手镯显露出来的已经不仅仅是财富了,而是足以抗衡皇族,朝堂的财力,是真真正正的富可敌国!

李太后越想越担忧,秦王的实力远远比她和天徽皇帝估计的还要强大。

见楚清歌迟迟没回答,韩芸汐耸了耸肩,也不多跟她废话。

“太后娘娘,芸汐可以走了吗?”

虽然这是韩芸汐问的,但是也相当于是龙非夜问的了。

龙非夜在韩芸汐背后站着呢,李太后把人留下,还能耍出什么花招来?

其实,对于龙非夜这尊大神,李太后巴不得他赶紧离开。即便是假笑,她也都已经笑不出来了,“既是身子不好,就回去好好养着吧。”

龙非夜和韩芸汐当下就告辞,在众目睽睽之下,龙非夜牵着韩芸汐的手往外走,那动作自然而然,就像是习惯了一般。

满堂寂静,众目追随,这天徽皇帝后宫的女人们多少因年轻的秦王殿下而春心荡漾的呀!可惜,天徽皇帝已经无暇理会这些女人们了。

天徽皇帝此时正因为北历马瘟的事情怒摔桌子呢,难得他登基以来第一次期盼和北历开战,可谁知道北厉居然爆发出马瘟这种事情来。如此一来,他就再也没理由动渔州岛的百里水军了!

早知如此,他还不如不理会北历在三途战场的威胁,就将百里元隆擅自调兵的事问罪到底,好歹也能收回点兵权!

至此,从赈灾到北历退兵,天徽皇帝是一个好处都没捞着,反倒错失了一个又一个的良机呀!

他能不恼怒吗?

相信韩芸汐那个玉晶石手镯的事很快就会传到天徽皇帝耳朵里,他恼火之余,还有得担忧的呢!

秦王权倾朝野,又富可敌国,他这皇位还能保到什么时候呢?

韩芸汐和龙非夜离开之后,乾坤宫里便一片窃窃私语,至于李太后她们和楚清歌都兴意阑珊,

李太后原本还设了饭局,要留韩芸汐和楚清歌吃饭的,如今也没必要了。

虚情假意地闲聊了几句,太后便让大家都散了。

楚清歌一出乾坤宫大门,穆琉月便急急追上,“楚贵妃,请留步。”

楚清歌没停下,但分明放慢了脚步,穆琉月跟在她身旁走,低声,“楚贵妃,可否借一步说话?”

楚清歌沉默了许久,才道,“好!”

她们背后,高高的楼台上,李太后和雪贵妃凭栏而立,正盯着她们的背影看呢。

“母后真是英明,果然被你猜中了。”雪贵妃奉承道。

她去找穆琉月谈合作对付楚清歌的事谈不拢,便来李太后这边告状,谁知道李太妃非但不恼火穆琉月的愚蠢,反而非常高兴。

“呵呵,只要楚清歌不排斥琉月丫头,咱们就有戏!”李太后眼底阴鸷连连。

穆琉月和楚清歌都跟韩芸汐有仇,只要穆琉月能取得楚清歌的信任,和楚清歌结成同盟,那么她和雪贵妃就会省事很多。

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利用穆琉月坑楚清歌一把呢!

与其亲自出面去斗,还不如借穆琉月这个笨丫头一用?

“母妃,如果楚清歌的想法和咱们一样,那……”雪贵妃迟疑着。

毕竟和韩芸汐有仇是一码事,争后位又是另一码事,万一楚清歌利用穆琉月来对付她们,那事情就很难掌控了。

李太后冷笑起来,“就楚清歌那丫头的心眼,呵呵,一年半载里她是不会有心思争后位的。”

李太后在后宫活了大半辈子了,哪个年轻的宫女,妃子不是被她一眼看透的?

就楚清歌的性子和之前的表现看来,至少在短时间里,她心中最重要的事不会是争后位,而是反击韩芸汐。

当然,要让楚清歌恨透韩芸汐,她还得在借穆琉月去多下点功夫。

“母后英明!”雪贵妃大喜。

李太后看了她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了,李太后心中始终还是惦记着皇后呀,如果皇后在的话,她今日就不会费那么大的劲了。

雪贵妃离开之后,李太后才找来身旁的心腹,“医城那边可有消息了。”

虽然已经有不下十个名医诊断皇后的疯病是好不了的,但是李太后和太子都还是没有放弃寻医,他们一直在医城那边疏通关系,以为能请到医城的大长老,甚至是院长出面。

“还在推进,估计……”那心腹有些无奈。

李太后眉头紧锁,许久才低声,“继续跟进,这件事绝不能让雪贵妃知道!”

后宫中,人和人的关系就是那么复杂,哪怕是李太后和雪贵妃都有间隙,在皇后能不能回宫这件事上,雪贵妃的立场其实和楚清歌是一样的。

皇后回来了,雪贵妃更加没有机会上位!

其实李太后最应该扶持和信任的是穆琉月这个太子妃,这个皇后的儿媳妇,她的孙媳妇,只可惜穆琉月扶不上墙呀。

此时,韩芸汐已经被龙非夜带出宫了。

她并不知道,随着他们出宫的还有秦王殿下为秦王妃“撕袖绾发”的消息。没多久,这件事就传遍了天宁帝都,掀起了一股发带热,长条锦白发带供不应求,买到脱销!

“撕袖绾发”甚至成为一种表白,求娶的新方式,被无数男子竞相效仿。

回府的马车上,韩芸汐正贼兮兮地看着龙非夜那残破的衣袖……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