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31章 很美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如果是以前,龙非夜这样当众维护,宠爱,韩芸汐心下必是忐忑的,甚至会怀疑他另有目的。

谁叫她之前是单相思呢?

而这半年多来的相处,韩芸汐已经没了那些心思,她大大方方地享受秦王的宠爱,她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喜欢她。

只要他喜欢,只要她也喜欢,天大的恩宠她都承得住!

韩芸汐盯着那衣袖许久,龙非夜终于朝她瞥来,“看什么?”

韩芸汐这才收回视线,故作认真,“谢殿下搭救。”

龙非夜挑眉打量了她一下,“嗯。”

就这样了?不多说点什么吗?不安慰一下她吗?刚刚的情况真的有些危险,她心下真是有些紧张。

“殿下要晚来一步,臣妾真得丢脸了。”韩芸汐再说。

龙非夜又淡淡应了一声,“嗯。”

“殿下能来找臣妾,臣妾好开心。”韩芸汐又试探。

“嗯。”龙非夜岿然不动。

好吧,她就知道他会是这种态度,就算她给他行大礼表示谢恩,估计他也会面无表情点点头的。

真是个又闷又冷的家伙!

韩芸汐又瞥了那残破的衣袖一眼,便慵懒懒靠在窗边,往窗外的热闹看去了。

唉,关太久了,好想到处溜达溜达呀!

正看着入神,却突然察觉到头发上有动静,还没反应过来龙非夜轻轻扯下那锦白的发带,她那三千秀发就这样随着发带落下而全都散落下来。

韩芸汐下意识回头,三千长发柔顺地披散在肩上,显得这张不施粉黛的瓜子小脸更加清纯,柔美,少了她一贯的洒脱大方,多了几分女性温柔。

她一脸迷茫,这家伙干嘛呀?

“殿下……”

正要问,却戛然而止,发现龙非夜正端详着自己,那黑眸深深,像是能把人吸引进去。

没由来的心怯,韩芸汐连忙避开视线。

车内一片寂静,好一会儿,龙非夜都无声无息的。韩芸汐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撩拨着,按捺不住。

这家伙到底在干嘛呢?

她低垂着眼睑,偷瞥了过去,很不巧被龙非夜逮个正着,龙非夜一直都在看她呢。

索性回过头与他直视,谁知道,龙非夜的目光越发放肆,她也不怕,挽起长发,用手固定住。

龙非夜立马霸道地拔开她的手,柔顺的秀发便又散落下来;韩芸汐又挽起,龙非夜又拨开;韩芸汐正又要挽起,龙非夜开了口,嗓音暗哑低沉,“很美。”

头发经常被视为女子贞节的代表。

女子散发,要么是衣衫不整懒起时,要么是宽衣解带夜寐时,要么便是衣衫尽褪沐浴时。

能看到女子散发的娇容,除了贴身伺奉的婢女,便只有她的男人了。

韩芸汐后知后觉,红霞爬满了脸颊,她挽起了长发,他总算递上发带,没再调戏。

韩芸汐心下暗幽幽地想,“这家伙是原本就很坏,还是变坏了?”

沉默,气氛诡异起来,空气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萌芽。

这种情况下,龙非夜是绝对不会开口的,韩芸汐却受不了这种氛围。

她寻了个话题,“殿下,你说穆大将军怎么就养出个那么笨的女儿呢?”

在刚刚那场较量中,穆琉月的所作所为是韩芸汐最瞧不上眼的。

“不知道。”

龙非夜淡淡回答,把人从李太后宫里带出来便好,他才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去关心后宫女人的斗争。

这些女人,至少目前看来都影响不了大局。

聊开了,韩芸汐顿觉呼吸都畅快了,她认真起来,“殿下,楚清歌和楚天隐上一回到毒宗地宫去不会也是为迷蝶梦去的吧?”

她和楚清歌第一次结仇就是在毒宗地宫,如果不是那一次,或许她们的关系还不会发展到如今这种程度。

这件事,龙非夜早就关注上了,只是一直没提罢了。

他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淡淡道,“楚清歌的毒术不错,可能是寻药去了。”

那地方是毒宗的毒草库,汇聚了天下各种毒药草,确实有不少毒界中人经常去偷毒草。

“殿下,你不觉得奇怪吗?楚家是将门,楚清歌一个女孩子家为何要学毒术?”韩芸汐又问。

“那是她的事。”龙非夜淡淡说,明显不想多聊。

难不成是她想多了,见龙非夜这态度,韩芸汐也就没多问了……

回到秦王府的当天晚上,韩芸汐通过赵嬷嬷,赵嬷嬷通过楚西风,辗转弄到了龙非夜那件袖口残破的外套。

“王妃娘娘,偷殿下的东西……不太好吧?”赵嬷嬷小心翼翼地问。

虽然楚西风说了,这件衣服殿下不会再穿,可是也没丢呀!不经殿下允许就拿过来,终究是不好的。

韩芸汐瞪眼过去,“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了?”

呃……

赵嬷嬷欲哭无泪,当然没人看到王妃娘娘偷了,因为这东西是楚西风和她一起偷的呀!

赵嬷嬷又悟出了一条真理,永远不要和王妃娘娘贫嘴,被会虐死的。

赵嬷嬷无言语对,韩芸汐耳根子清净多了,她眼底掠过一抹窃笑,抱着龙非夜的长袍上楼去了。

这件长袍和那发带,她要压箱底收藏!

翌日,寝宫那边风平浪静,龙非夜到底有没有发现这件长袍丢了,谁都说不准。

秦王殿下的心思,谁猜得透?

没几天,楚西风就扛来一个一米多高的大箱子,“王妃娘娘,这是殿下送你的,猜猜是什么!”

韩芸汐打量了好久,狐疑地问,“药材?”

这么大的箱子,装药材的话那得装多少呀?

楚西风摇了摇头,韩芸汐又问,“衣服?”

楚西风还是摇头,赵嬷嬷连忙说,“医书?”

楚西风又摇头了,赵嬷嬷不耐烦了,“你这小子还跟王妃娘娘卖关子?”

“王妃娘娘,这东西可沉了,属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楚西风很无辜。

他可是废了不少力气才把大箱子从幽阁扛回来的。

韩芸汐更加好奇了,连忙打开,见了里头的东西,主仆三人全都傻了眼。

这居然是一大箱……佩饰。

一米多深的箱子呀,满满的全是佩饰,各款式,各种材质数都数不过来,用韩芸汐的话说,多得就像天上的星星,不要钱!

赵嬷嬷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句真话,“王妃娘娘,殿下这不是慷慨,而是压根不懂送女人东西!”

没这么送人东西的,尤其是饰品这东西,这比批发还批发!

赵嬷嬷还真说多了,龙非夜就是不懂。

韩芸汐看着一直傻笑,虽然她并不喜欢,也不习惯戴佩饰,但是,看着眼前的满满的心意,她还是很开心的。

她决定从今天开始,学习搭着衣服戴佩饰,把自己打扮得更美一些!

“殿下呢?”韩芸汐问道。

“在幽阁,和百里将军在议事。”楚西风连忙回答。

一般情况下,楚西风都会回答不知道的,这一回竟回得这么详细,可惜,韩芸汐沉浸在惊喜中,并没注意到这细节。

楚西风很快就告辞了,他急着要陪秦王殿下去药鬼谷呢!

十五之约还未到,但是殿下要提前过去。

上一回为救百里茗香,让王妃娘娘在药鬼谷知晓了十五之约的事情,殿下总是要去处理的。

有些事既然已经瞒住了,以殿下的性子势必会瞒到底!

有那么一大箱首饰要收拾,韩芸汐养身子的日子终于不那么无聊了,不得不说,送来的首饰虽然多,但是每一件都是精品,价值不菲。

即便有赵嬷嬷和苏小玉帮着,她们花了三天的时间也收拾整理出一小部分。

“王妃娘娘,殿下一定很喜欢你。”苏小玉说道。

“废话。”赵嬷嬷白了她一眼。

韩芸汐没出声,她一边收拾一边暗暗琢磨着,如何将给这些首饰淬毒,如何藏毒针。

她不会武功,总得多想些办法保护自己,对付敌人的。

“王妃娘娘,实在太多了,要全放妆匣里得多少妆匣呀?”赵嬷嬷无奈地问。

韩芸汐想了片刻,竟让赵嬷嬷却订做了一堵药柜,要把这些佩饰当作药材一样分类收藏在小抽屉里。

“王妃娘娘这是要做什么?”苏小玉纳闷了。

“王妃娘娘,这样收着,不妥吧? ”赵嬷嬷也不解呀。

韩芸汐才不会告诉她们她要将这些佩饰淬毒佩戴在身上当作暗器用,暗器这种东西太多人知道就不叫暗器了。

“废话什么,还不快去!”

韩芸汐一厉声催促,赵嬷嬷和苏小玉便都不敢耽搁了。

一天后,药柜子做好了,搬进书房里。

韩芸汐并没有让苏小玉和赵嬷嬷帮忙,她用自己看得懂的字母给每个小抽屉做了标志,然后开始分类存放。

不得不说,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韩芸汐觉得自己急需一个信得过的助手。赵嬷嬷和苏小玉她还是信得过,只可惜这一老一小对毒都不了解,她也没那么多精力去教。

虽然处理这些饰品并不是急事,不一定得一朝一夕就做完,可是韩芸汐就是不喜欢耽搁,能做完的事总喜欢尽快完成。

真是想睡觉就有人给送枕头,就在韩芸汐忙得吃饭都顾不上的时候,百里茗香带了件小行李,过来了。

事先已经打过招呼,洛管家直接把人带到云闲阁来。

别说,韩芸汐还真忘了这件事。

她出书房来,只见百里茗香站在院子里,身着一身简朴素雅的婢女装,梳了一个简洁的发髻,双手交叠放在身。

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她像是洗尽了铅华,整个人变得稳重和低调,不得不说这模样和气质,简直比李太后身旁的宫女还要标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