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33章 府上出大事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秦王殿下喜欢什么?

韩芸汐不知道,百里茗香就更不知道了。

面对韩芸汐的问题,百里茗香迟疑了很久,认真道,“王妃娘娘,送礼重在心意,心意还需王妃娘娘自己的。”

韩芸汐可没那么认真,“废话,说了等于没说……”

“王妃娘娘,喜欢的人送的东西,无论是什么都会喜欢,不是吗?”百里茗香又道。

“空话。”

韩芸汐没当回事,可是,她看着眼前一堆佩饰时,却在心下偷笑。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茗香,你喜欢过人对吧?要不,怎么会懂?”

百里茗香心头大惊,立马否认,“没有。”

“说谎,你心虚了!”

韩芸汐那双洞察一切的双眸让百里茗香见了都心惊胆战,她已经将那个秘密封死在心底了,她那份胆大包天的爱慕被曝光的后果。

“王妃娘娘,茗香真的没有。茗香只是知道王妃娘娘很喜欢一箱子佩饰而已,就算殿下送你一箱破铜烂铁,你也是开心的,不是吗?”

百里茗香是聪明的,将话题转移到韩芸汐身上。

韩芸汐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和别人讨论这种喜欢和不喜欢的话题,觉得讨论这些才是真正的无聊和花痴,今儿个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和百里茗香聊上了。

听了百里茗香这话,韩芸汐就不想深聊了,她打趣道,“好了!本王妃就送他一箱破铜烂铁!”

百里茗香笑了笑,也没再聊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韩芸汐才又问,“殿下这两日都和你父亲在一起?”

从那日送来这一大箱东西后,韩芸汐就再没见过龙非夜了,夜里也没见他回来过。

那家伙不许她出门,不会自己溜去哪了吧?

“殿下和父亲的事情,茗香向来无资格过问。”百里茗香如实回答。

韩芸汐点了点头,心下琢磨着龙非夜要真外出了,她才不管赵嬷嬷阻拦,忙完了手头上的事,她一定要出门去透透气的!

“把这些收拾好,带你出去吃好吃的,咱偷偷去,不让赵嬷嬷她们跟!”韩芸汐低声道。

“谢谢王妃娘娘。”百里茗香恭敬答应,她并不知道秦王殿下对王妃娘娘下的禁足令还未解除呢。

韩芸汐和百里茗香忙活了两天,总算把一大箱子的佩饰都淬毒,分类收在药柜中,就剩下一些扫尾工作,再忙个半天就都搞定了。

韩芸汐确定了龙非夜这些天都没回府过,她和百里茗香约好,明日下午出门。

清晨,百里茗香和往常一切起得特早,才刚要出门,便见苏小玉开门进屋了。

“小玉儿,你今天怎么这么早起?”百里茗香问道。

她来的这些天每天都是第一个起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准备茶叶和茶点,以待王妃娘娘。每每她准备好了,才见苏小玉起来的。

“起来拉屎!”

苏小玉揉着惺忪的眼睛,懒懒回答。

她看百里茗香看得特别不爽,她已经连续好几天早上特意提早起来,谁知道都还没这个女人早。

她原本打算夜里把事情办了的,可是,阁楼上那位是夜猫子,经常大半夜不睡觉站在窗口发带,所以她也不敢贸然行事。

无奈之下,她只能彻夜不眠,确定安全了才把事情办了,谁知道一进门就给撞见百里茗香。

又没人真把她当作下人,她那么勤快做什么呢?

见苏小玉往房间去,百里茗香也没多留心,和往常一样去院子里准备茶点。

韩芸汐下楼的时候,太阳已经露面了,春末夏初的清晨凉风习习,气候十分舒适。

“王妃娘娘,早安。”百里茗香微微福身,恬静得如同这静谧的清晨。

“祁门红的香味,在楼上就闻到了。”韩芸汐笑着坐下。

石台上,乌木茶盘,白瓷茶杯,暗红茶汤,翠绿糕点,看似随意摆放,却错落有致,赏心悦目。

茶香袅袅,沁人心鼻。

百里茗香素手游走,十指如兰,奉上第一杯茶,淡淡道,“娘娘请用。”

韩芸汐也不多话,轻闻细品,心静神宁。

功夫茶的精髓便是“功夫”二字,费功夫,慢功夫,慢中得静,静方可沉,沉方可思,是为沉思也。

院子一片寂静,品茶人与泡茶人皆是沉静,唯有石桌上那个小炭火炉子水声沸腾,滚滚升烟。

百里茗香用一把精致的小葫芦勺取水,那水都舀起了却还在葫芦勺中沸腾,足见滚烫。

偏偏就要这滚烫之水,才能泡出功夫茶的色香味来。

苏小玉躲在房间里,趴在窗台上远远望着这一幕。

明明是个孩子,可那黑白分明的眼眸却变得犀冷无比,写满了势在必得的冷酷与果决,此时此刻的她就好似个潜伏依旧的猎人,终于等来了猎物。

这一切,院中之人岂会知晓。

几杯茶后,韩芸汐便认真交待,“书房里那些东西整理好后,明日起院中这几株毒草都你来照料,定时施水施毒,每十天提醒我采样研究毒性变化,你右边那片是毒兰,属高腐毒草,切勿直接触碰,尤其是根茎,还有……”

韩芸汐说得很慢很详细,百里茗香认真听着,用心记着,时不时帮她倒茶,主仆两都一脸认真。

突然!

火炉子上的水剧烈沸腾起来,大有喷薄出来之势。

韩芸汐和百里茗香齐刷刷看过去,都还未弄清楚怎么回事呢,一壶热水毫无预兆地就爆了,“嘭”一声,沸水四溅!

韩芸汐和百里茗香下意识都躲开,韩芸汐退得快,可是离沸水近的百里茗香躲不开,她跌倒在地上,整个手臂全湿透了,滚烫的热水让她的衣袖和皮肤立马粘在一起!

百里茗香跌看着自己的手臂,都傻了。

韩芸汐顾不上去理睬为何好端端的热水会突然爆炸,她箭步上前,当机立断拉起百里茗香要走,必须赶紧找到冷水来降温,一旦衣服和皮肤粘合上,伤口就麻烦了!

“赶紧起来!”

百里茗香缓过神来,也配合着起身,可谁知道,就在她站起来的时候,却见韩芸汐背后的火炉子突然窜起一到火舌来。

百里茗香不清楚这是怎么了,但是,她知道这绝对是异常。

“王妃娘娘小心!”

她没有任何迟疑,狠狠抱着韩芸汐,转身让自己的后背去面对火炉子!

“嘭!”一声巨响。

整个火炉子爆炸,碎片,炭火飞溅,重重击打在百里茗香后背。

意外就发生在瞬间,一地碎片、星火狼藉,一切很快就平息了,可是,韩芸汐分明察觉到百里茗香在颤抖。

“百里茗香!”

韩芸汐急急挣脱开,她往百里茗香后背一看,顿是倒抽了口凉气,只见百里茗香的后背被炙热的炭火,碎片烫出了好几个口子,衣服都烧破了,表皮脱落,皮肉模糊。

韩芸汐看了爆裂的火炉子一眼,确定没有后续的危险后,立马让百里茗香坐在地上,她一边喊赵嬷嬷和苏小玉,一边打来凉水帮百里茗香冲伤口。

赵嬷嬷在院子外,听到爆炸声立马赶到了,连忙喊苏小玉去找大夫过来,自己帮忙打凉水过来。

“王妃娘娘,你没事吧?”

“烫着哪了没?怎么会这样?”

“好端端的怎么炸了?”

赵嬷嬷最关心的还是女主子,任何人伤了都不打紧,万一这女主子伤了,那所有人都得跟着遭殃了。

韩芸汐紧急给百里茗香的伤口做降温处理,理都没理睬赵嬷嬷。

苏小玉躲在暗处,恶狠狠地盯着百里茗香看,恨不得将百里茗香碎尸万段了!

她早就对那个火炉子动了手脚,计划得好好的,当韩芸汐背对火炉子的时候,她立马就弹出了暗器,引爆火炉子,可谁知道百里茗香会坏事呢!

该死!

韩芸汐做好了降温处理,立马将百里茗香带到屋内紧急进行伤口处理,而暗卫也已经到了,检测现场。

苏小玉眼底掠过一抹担忧,整理了一下情绪,才急匆匆赶过去。

百里茗香趴在床榻上,韩芸汐正在处理背部的伤口,幸好降温做得及时,衣服没有和伤口高度融合,否则麻烦就大了。

赵嬷嬷站在一旁看着那些皮肉模糊,红肿溃烂的伤口,一颗心都揪住了。可是,百里茗香一声疼都没有喊,她双手紧紧地抓住被褥,缄默得不像个烫伤者。

一室寂静,韩芸汐小心翼翼地将衣服和创伤面分离,随后消毒,上药,包扎。

处理好背后的伤口,韩芸汐一口气都没停歇,开始处理百里茗香的手臂。

赵嬷嬷原以为这手臂伤得不重,可谁知道,刚刚还只是红肿的玉臂不知何时竟起了一个大水泡,有巴掌那么大!

见状,韩芸汐的手都僵了,而站在一旁的苏小玉都不自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她这个始作俑者都觉得这个水泡大得可怕。

小的水泡基本是不处理的,但是这么大的水泡必须扎破。

见韩芸汐迟迟没动手,百里茗香这才开口,“王妃娘娘,怎么了?”

灼烧感,针扎般的疼痛感弥散在后背和手臂上,她并不是不会疼,只是,她不习惯喊疼罢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

韩芸汐低声,整个人都沉下来了,她知道这伤本该伤在她身上的。

她果断取出消毒好的金针,小心翼翼刺破水泡,将里头的积液处理干净。

水泡肿着的时候,百里茗香还没察觉到疼,可是水泡一破,积液一处理干净,刺痛感就立马出现了。

那么大面积的水泡,该有多疼呀!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