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35章 老子要坑死你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怎么回事呢?有人要把徐东临的婶娘赶走吗?

韩芸汐正要询问,又一个暗卫过来了,一进门就给韩芸汐下跪磕头,“王妃娘娘,求你留下我父亲吧!秦王府建府开始,我父亲就在火房里掌厨,他和我一样一心伺奉殿下和王妃娘娘,绝无异心,请王妃娘娘明鉴!”

很快,第三个暗卫也来,说了一堆,求了一堆,韩芸汐这几日都在默默地琢磨火炉子爆炸的事,正闷着呢,被这帮人你一言我一语轰炸,着实难受。

“够了!徐东临,你说,怎么回事!”她怒声。

徐东临连忙站出来,把楚西风送过来的命令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韩芸汐愣了半晌,“大换血?秦王殿下好大的手笔呀!”

暗卫们一个个都在心底认同,可惜没人敢表现出来。

他们来找王妃娘娘求情,那已经是很大胆的事情了,哪里敢在背后议论殿下什么?

不废话,不多话,绝对服从向来都是他们的行事准则。

也不知道龙非夜知晓了暗卫来求情的事情,会不会怒到把这些暗卫都全换掉。

他手下的人,从未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也确实,如果是从前,就算是天大的事情,这些暗卫都不敢说一个“求”字,可是,如今秦王身旁多了一个敢跟他说“不”的女人,情况不一样了。

成日跟在这两位主子身旁的暗卫们是最了解情况的,来找王妃娘娘求情,一定有效。

韩芸汐蹙着眉头迟迟没说话,她真心又领教了一回龙非夜的绝情残酷。

秦王府上的下人有五十多个,大多是全心全意效忠几十年的,就如赵嬷嬷那样的,从宫里追随到宫外的也不少。

怎么可以因为一件尚未定论的事情就全都否定掉?

且不论伤不伤人心,就说这些人被驱逐了,日后的日子怎么过?

秦王府走出去的人,谁敢再用?被秦王府赶出去的人,还能在帝都好好过下去?

地位再卑微的人也有自己的圈子,自己的恩怨情仇。这些人一旦被驱逐,又该承受周遭多少嘲讽耻笑,落井下石?

医者都有一颗父母心,韩芸汐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父母心,但至少她的心是肉做的。

终于,她淡淡开了口,“回了殿下,就说此事我还要调查,换人的事暂且搁置。”

暗卫皆是大喜,谢过之后立马去禀。

很快,楚西风便又来消息,说秦王准了王妃娘娘的请求,责令暗卫加强防守。

也就是从这一次开始,暗卫们中流行起一句话,“有王妃娘娘在,不怕!”

再过几日便是十五了,韩芸汐问道,“殿下还和百里将军在一起吗?有说何时回来?”

徐东临摇了摇头,“属下不清楚,这得幽阁那边的人才知道。”

幽阁,这个地方和孤苑一样特殊,是龙非夜的秘密势力。

那边的暗卫和秦王府的暗卫又不一样,据说那边暗卫比秦王府这边的还训练有素,甚至还有不少死士。

“派人去问一问,就说十五快到了,殿下便懂。”韩芸汐淡淡说。

古七刹和龙非夜是十五之约她可一直记着,也不知道古七刹是否找到了那两味药,她想,龙非夜如果去药鬼谷,应该会带她一起去吧。

韩芸汐等着十五的到来,然而,龙非夜和楚西风已经在药鬼谷等好几天了。

韩芸汐来求药的时候,古七刹明明都还在呢,这才几天呢,居然又不见了。

此时,夜深人静。

月光笼罩着药鬼谷,一切似乎都进入了梦乡,龙非夜和楚西风坐在古七刹那院子的屋顶上。

“殿下,这未免也太巧了吧。”楚西风狐疑地说。

在王妃娘娘来求药之前,他也找过几回,都没见过人。而且老管家也说了他在十五之前是不会回来的。

可是,王妃娘娘一来,他偏偏就出现了。时隔不到五天,人就又不见了。

还有七天就十五了,主子特意提前来,就是怕王妃娘娘问起十五之事,不好解释。就如今这情况看,估计没到十五,古七刹是不会出现的。

龙非夜没回答,后仰躺下,双手枕着后脑勺,他望着星辰,似在思索着什么。

楚西风没敢多话,起身到屋角去站着守夜了。他想,能让主子烦恼着,无疑就是王妃娘娘吧。

其实,主子这么忙的人,愿意花这个时间来这里等,无非也是为了王妃娘娘。

楚西风只希望赶紧把糜毒的解药找到,治好哑婆婆,让一切水落石出,也让秦王殿下那颗背负这国仇家恨,背负着沉重期望的心,有个安放之地。

天还未亮,秦王府的飞鸽传书就送到了。

龙非夜仍望着天空,一宿未眠,

“殿下,王妃娘娘问了十五之事。”楚西风低声禀告。

就在龙非夜犹豫的时候,老管家的喊声突然传来,“秦王殿下,秦王殿下,我家主子来消息了!”

龙非夜立马起身落下来,“人呢?”

“秦王殿下,这是我家主子给你的信函。”老管家连忙送上密函。

龙非夜打开一看,不由得蹙眉,丢给了楚西风。

古七刹居然反悔了!

原本说好一年的时间,龙非夜后来又缩短为半年,条件是如果半年内找到药,就算秦王府欠他古七刹一个人情。

古七刹原本也答应了,约定这个月十五给药的,谁知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反悔了,先给龙非夜弥天红莲,熊川还得过段时间才有。

“他人呢?”龙非夜冷冷问。

见秦王殿下那张冷脸,老管家双腿都忍不住发颤,“小的不清楚。”

“这信是怎么送来的?”龙非夜再问。

“飞鸽传书来的。”老管家说着,连忙取出弥天红莲来,“秦王殿下,笑纳!”

见了这东西,龙非夜的怒火才平息下来,看样子古七刹确实没找到熊川,并非有意拖延了。

龙非夜并没有拿走弥天红莲,而是留下了一句话,“告诉古七刹,一年之内没找到熊川,后果自负!”

还差一味药,哑婆婆的事情又得搁浅下来,龙非夜只能让唐离继续守着哑婆婆,同时提防茹姨和唐子晋发现这件事。

至于古七刹为何会失约,为何没找到熊川,这连老管家都不知道。

但是,有一个人,已经找到熊川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未曾露面的顾七少!

沐灵儿不知道被他甩到哪里去了,他早孤身一人登入渔州岛。

百里水军并没有阻止任何人登岛,也无权阻止,但是,任何人一但带君亦邪离开渔州岛半步,都将会被百里水军射成刺猬。

顾七少登岛的时候,谁都没认出来。

因为他一改平素的妖娆红袍,一改平素的嬉皮笑脸,一身着黑衣劲装,黑布蒙面,急速行走在渔州岛的丛林里, 犹如一个复仇幽灵。

他在找君亦邪!

原本计划得好好的,打算利用君亦邪来坑龙非夜一把的,可谁知道他打听到了君亦邪居然是因为欺负韩芸汐而被龙非夜困死在渔州岛上。

一听到这个消息,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熊川,什么坑龙非夜,什么妙计良策,什么一箭双雕全都被他抛在脑后。

他甚至都没和沐灵儿说一声,收到消息的那天晚上立马就出发,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渔州岛。

好个君亦邪,居然敢欺负毒丫头!

看老子怎么坑死你!

这个季节是渔州岛的休渔季节,没人来捕鱼,整个岛屿寂静得像一个无人世界,要在这里找出君亦邪,还真有些难度。

可是,顾七少是什么人呀?

让他在这座岛屿上找出一株药草来,那都是分分钟的事情,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天亮的时候,他就在椰林深处找到君亦邪了!顾七少戛然止步,眼底闪过了一丝阴鸷。

不得不说,三个多月的孤岛生活让君亦邪相当狼狈!

毕竟龙非夜困他也不是白困的。

当初君亦邪和欧阳宁诺登岛的时候,带了一些人马和干粮,后来欧阳宁诺把人都带走了,只留给他干粮和淡水。

但是那些干粮和淡水毕竟是有限的。

北历皇族曾经派人送来物资,可惜船还未靠近渔州岛,就被百里水军驱逐了,东西压根送不上来。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留下的那些干粮和淡水就被君亦邪用光了,后来的日子,他喝的只能是收集来的雨水和椰汁,吃的只能是烤鱼。

想当初在冰天雪地里吃烤鱼是件多么享受的事情,可接连两个多月每天都吃,每顿都吃,那是什么滋味?

君亦邪如今看到鱼就想吐,却不得不吃!不吃的话,他只有一条路,饿死!

此时的君亦邪,虽然不至于沦为一个野人,却胡子一大把,衣衫蓝缕,他怀中藏着百里茗香的血,却早已无心思琢磨。

他脑海里就只剩下一件事,一件想不明白的事,为何北历皇族没有给天徽皇帝施压?为何北历皇帝至今还没能救走他!

难不成是北历出什么大事了,否则北历皇帝是绝对不会放弃他的呀!

天越来越亮,君亦邪饿得饥肠辘辘,却实在不想喝椰汁,吃烤鱼,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色,很快就又闭眼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香喷喷的饭香味飘了过来。

饭香!

他不会嗅错的,这绝对是饭香,他三个多月没吃过的白米饭。

君亦邪一个激灵,立马坐了起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