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42章 好久不见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如果是之前,秦王府这帮暗卫绝对不会听韩芸汐的,可是,此时,她一声令下,所有人便都停住了。

顾七少在众人包围圈中回头看来,一见韩芸汐站在门口,亭亭玉立,娇美动人,他一身的杀气就全没了,取而代之是满脸笑意,“毒丫头,好久不见,想七哥哥我了吗?”

到底有多久没见到这个丫头了呢?只有他自己心中有数了。

韩芸汐也在想着,到底有多久没有见到这个家伙了,她都快想不起来最近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了。她都快相信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不再纠缠她了呢!

韩芸汐走过来,“好久不见,我还以为永远都见不着了呢!”

“所以,你以为我死了?”顾七少笑得更灿烂,也朝韩芸汐走来,暗卫们不想退开,可惜,他们比以前更加不敢得罪这位王妃娘娘了。

一旦得罪了,日后谁在秦王殿下面前替他们说话呀?

韩芸汐来到顾七少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轻轻叹息,“唉,可惜你还活着。”

顾七少一脸很受伤的样子,盯着韩芸汐看,连连摇头不说话了。

韩芸汐也不再跟他贫,“找本王妃有事?”

“王妃又没什么了不起的,这样自称很难听。”顾七少一本正经地说。

“没事的话,我走啦,你们继续打。”

韩芸汐说着,真就转身要走,顾七少一急,竟当众拉住她的手,“真有事!”

见状,在场众人顿时倒抽了口凉气,韩芸汐触电般甩开,怒声,“少动手动脚,要不我不客气了!”

虽然被拒绝习惯了,可是,顾七少心下还是咯了一下。

他分明感觉到这个丫头跟之前不太一样了,之前他动手动脚,她虽然生气,也没那么较真地生气过。

这一回,她的愤怒中透着一丝嫌恶。

为什么会这样?

韩芸汐虽然本不信奉男女授受不亲那一套,可是,跟龙非夜相处久了,竟不知不觉介意起一些东西来。之前拉个手也不觉得是天大的事情,就是讨厌这家伙的轻挑而已,而如今,心下竟会有种对龙非夜的愧疚感,觉得自己干了对不起他的事。

她并没有注意到顾七少眼底那一抹失落,催促道,“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顾七少早已恢复笑意,“是一件特大的事,不请我到府上坐下来喝杯茶再谈?”

“请呗!”

韩芸汐很大方,只是,她心下纳闷着,这家伙也太会挑时间了吧,龙非夜前脚一走,他后脚就到!

暗卫急急上前来低声,“王妃娘娘,殿下交待过……”

“来者是客,殿下那我自有交待。”韩芸汐心下终究没把顾七少当敌人,何况,顾七少说有大事呢!

暗卫只能再次让开了,顾七少特意整理了下他奢华的红袍,跟着韩芸汐大步走入秦王府。

暗卫看似散去了,实则全都暗中盯着。

韩芸汐将顾七少带到客堂,奉茶招待。顾七少品了几口,“这茶,一般般!”

韩芸汐直接让婢女把茶撤掉,懒得多废话,“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谁知,顾七少居然掏出一罐茶叶来,“南山红!知道你爱喝,特意带来的。”

南山红,这可是天香茶庄特有的红茶,因为采自天香茶庄南山而得名,这是龙非夜最喜欢的一款红茶了。

韩芸汐当初去天香茶庄亲自采摘这茶叶,因而被君亦邪的属下劫持了。而打那之后,顾七少就一直误以为韩芸汐喜欢喝这茶叶。

“天香茶庄不是被封了吗?你哪来的?”韩芸汐狐疑地问。

“另一个茶庄的,茶种是一样的,你尝尝。”顾七少很殷勤。

韩芸汐何时收过顾七少送的东西了?

她直接避开,“到底有什么大事,你说不说,我手头上还有重要的事要办呢!”

韩芸汐确实忙,她已经想到检测木炭灰中爆炸物的办法了,就差一个实验,就会有结果。

韩芸汐对他笑,顾七少就笑得更灿烂;韩芸汐对他怒,顾七少依旧笑得出来。

他将带来的那一大包东西打开,神秘兮兮地示意韩芸汐过来看,“好东西,你绝对想不到的。”

韩芸汐好奇了,起身过来,谁知道一见了包裹里东西,顿时恶心得想吐。

大龙虾!

她赶紧逃开,“拿走拿走,太恶心了!”

顾七少一脸莫名和迷茫,“这是渔州岛的大龙虾,很补身体的,本少爷运气超好才能钓到三头呢!”

他原本打算在渔州岛上待上一个月钓龙虾,顺便毒死君亦邪,把他暴尸沙滩,离开时在丢海里喂鱼的。

如果不是心急着想让这丫头吃到新鲜的,他早就多待几天了,也就不会让君亦邪逃走了!就不会还没到天宁帝都就被数名杀手追杀!他可是险些暴露了毒蛊人的身份,才把那些杀手引开的。

这丫头竟告诉他……恶心?

顾七少哪里会知道韩芸汐吃大龙虾吃了近十天,已经到见到就恶心的程度了,他真的有种受伤的感觉,他静默地看着韩芸汐,很久很久都没说话。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韩芸汐第一次看到顾七少眼底的暗淡。

她试探地踹了他一脚,“喂……”

顾七少看了她一眼,没说话,默默把包裹绑起来。

“喂?这就是你说的大事?”韩芸汐问道。

“贪吃鬼,吃算什么大事?” 顾七少睨了她一眼,语气里仍旧透着宠溺。

见这家伙会回应她了,韩芸汐吐了口浊气,认真问,“顾七少,七爷,你到底有什么大事要跟我谈?”

顾七少呵呵一笑,“现在不想谈了,再见!”

他说着,拎起大包裹,转身就走。

韩芸汐傻眼了,这应该是这家伙第一次主动离开吧,难道,他真的生气了?

因为她拒绝他的大龙虾,所以真的生气了?

韩芸汐一路不说话,送到大门口,却终究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更狠心一些,把这家伙惹恼了,兴许以后就再也不会调戏她了。

跟在一旁的暗卫们也都很纳闷,顾七少这只妖孽进来一趟,这么快就走了?他们没看错吧?

顾七少出了秦王府大门,才转身朝韩芸汐看去,那双狭长的眼睛依旧笑得很璀璨,“毒丫头,下次吧,下次再见,一定会有大事。”

这话中分明话中有话,连一贯不相信他的韩芸汐都听出异样来。

她追了出去,“顾七少,你到底要干嘛呢?还能好好说话了吗?”

顾七少挥了挥手让她回去,“把身子养好,等我!”

韩芸汐更纳闷了,还想追问,可惜顾七少使了轻功离开了。

“难道真有大事?他想干嘛呀?”韩芸汐喃喃自语,总觉得这一回的顾七少很之前的都不一样。

顾七少走了,暗卫也将消息飞鸽传书到了龙非夜手中,龙非夜和楚西风还在赶往药鬼谷的途中。

一看到密函,龙非夜不高兴之余也纳闷了,“顾七少这家伙倒是很久没露面了。”

“殿下,昨儿个我刚刚听到消息,女儿城和逍遥城几大顶级杀手都在追杀他,也不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楚西风答道。

龙非夜冷笑不语,如果不是他之前把女儿城和逍遥城得罪死了,他早就出天价雇佣杀手追杀顾七少了。

韩芸汐居然要请他进门喝茶,很好,等他回去了再算账!

已是三更半夜,龙非夜和楚西风都没有休息,快马加鞭,而秦王府内,韩芸汐也还没休息。

被顾七少那么一扰,她心下隐隐有些不安,却猜不出顾七少到底有什么大事。

原本困倦着,打算明早再做实验的,现在索性起来了。

韩芸汐一下楼,正要撞见百里茗香出房间,百里茗香的伤已经基本好了,早已下榻行动。

“怎么没睡?”韩芸汐问道。

“想事情,睡不着。”百里茗香淡淡说。

她听说了君亦邪逃走的事情,知道王妃娘娘回来,一直想找机会安慰王妃娘娘的,可惜王妃娘娘太忙了,回来至今都没能说上话。

“睡不着就来帮我吧,我已经有办法检查出木炭灰里是否有易爆物的残末了,你猜猜是什么办法。”

韩芸汐进了书房,将瓷瓶,瓷碟一一摆在桌上。

见王妃娘娘这状态,百里茗香就知道安慰之类的话不需要了,这个女人比她想象中的要乐观,豁达,她跟进去,顺手把门锁上。

火炉子爆炸一事,如果是意外,嫌疑人范围那么小,一有证据,就是严刑审问都得审出来!

而是不是意外,证据还得木炭灰里找。

桌子是瓷瓶有装木炭灰的,有装毒药水的,百里茗香认真一一看过,不解地问,“王妃娘娘,茗香愚笨,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

“染毒之法!”韩芸汐认真说。

她去渔州岛之前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但还没确定用什么毒,回来的路上就全想好了。

“将木炭灰染毒?”百里茗香狐疑地问。

韩芸汐很意外,没想到百里茗香能懂,她要做的确实是将木炭灰染毒。她找到了一种可以和一切易爆物质混合成新毒药的毒药水。

只要这毒药水倒到木炭灰中,一有新的毒药生成,则说明这些木炭灰还是有易爆物残渣存在的,只是他们之前检查不出来。

这个道理,百里茗香懂,她主动请缨,“王妃娘娘,我来试试!”

韩芸汐同意了,百里茗香小心翼翼地操作,将毒药水倒入木炭灰中,很快,木炭灰就和毒药水混成浆状,滋滋地冒泡,渐渐散发出恶心的气息来。

一闻到气息,韩芸汐和百里茗香相互看了一眼,都笑了!

果然,这些木炭灰里还是有易爆物残渣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