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4章 解气,让你尽兴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皇后眼底晦明晦暗着,然而,愤怒归愤怒,有求于人的情况下,她也没有其他办法。

她藏起了愤怒,好声好气道,“芸汐,这样吧,你就说长平病了,至于什么病就别说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传出去不好。”

“皇后,我母妃也不是外人,自是不会乱传的。”韩芸汐真心是个好媳妇,立马替婆婆辩解。

皇后连连点头,好声劝道,“那是当然,只是……毕竟长平这病会传染,而且还是病在脸上,姑娘家的还没嫁人,总得给她留着脸,你说是吧?”

韩芸汐一副理解的样子,点了点头,“臣妾懂的。那就说长平得了心热病,要十节蝉蜕清热解毒。”

“嗯嗯,就这么说,你……亲自走一趟吧?”皇后试探地问。

她都让步到这份上了,不可能再拉下脸去求宜太妃的,那实在够憋屈!

韩芸汐如果去了,那么她做这件事就没意义了。

她不会去,认真道,“公主这边我还得守着,以防万一毒发传染了。皇后娘娘,事不宜迟,你还在找人替我走一趟吧。”

一说到传染,皇后就又紧张了,无奈之下,她只能把事情推给顾北月。

顾北月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恭敬应了下来,马上就去秦王府讨药。

一下午,也不知道秦王府那边情况如何,顾北月竟迟迟没有回来。

皇后在客堂里坐立不安,紧张等待,然而,韩芸汐却躲在火房里,美其名曰专心调配解药,不让打扰,其实她早就掉包了那些名贵的药物。

她把那些名贵的,以及解毒系统里没有储备的药物都挑出来藏入解毒系统,又取出一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药材,混合在一起煎熬。

此时此刻,她正窝在火炉子旁一边取暖,一边琢磨秦王府那边的情况。

宜太妃始终认为她被逮捕入狱丢了脸,那么,她现在就给她长脸的机会,宜太妃应该高兴了吧。

既是长平公主病了,需要那药材,宜太妃不给是说不过去的。

韩芸汐很确定宜太妃会给这味药,想必慕容宛如眼睁睁看着心仪已久的嫁妆被带走,一定会很失落吧,思及此,韩芸汐就乐了!

然而,令韩芸汐没想到的是,日落的时候,宜太妃居然和顾北月一同进宫了!

连皇后都非常意外,强行堆起笑容接待。

皇后什么都不多问,先发制人,“宜太妃,就是一味药而已,还劳烦你亲自送过来,长平可担不起呀!”

谁知,宜太妃一脸严肃,“皇后,不是本宫说你,这么大事情,你连我都瞒?我还以为长平找芸汐进宫是来玩的呢!谁知居然是来治病的!”

皇后还未来得及解释,宜太妃瞥了坐在一旁的韩芸汐一眼,又认真道,“早知道是来治病的,我就不会让她来了。她会什么医术呢?还不得乱治病乱开药,把长平给治坏了?”

韩芸汐眼观鼻鼻观心,什么都不说。

皇后却急了,连忙解释,“怎么会,有顾太医在这把关呢。”

“顾太医把关?那让顾太医治呀,保险!”宜太妃说着,正眼朝韩芸汐看去,“她一个不学无术的丫头骗子,会治病就不会被骂废材了,前些日子还险些把牢房给坐穿了,能治什么呀?

这话一出,皇后脸都黑了,她分明在深呼吸!

宜太妃今天就是来找茬的!

然而,皇后就是皇后,修养还是极好的。

她一脸无奈地叹息,“哎呦,我的太妃娘娘你就别谦虚了,谁敢骂芸汐是废材呀,我头一个不依!少将军那件事是误会,误会了!长平都给赔罪过了,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吧。”

宜太妃听得喜滋滋的,睨了她一眼,“谁不知道,长平那坏脾气是你给宠出来的呀!”

皇后眼底闪过一抹怒意,只是,依旧忍着,起身来欠身,半认真半玩笑,“是是是,是臣妾的错,臣妾给太妃娘娘赔罪了。”

宜太妃故作紧张,连忙搀扶,“受不起受不起,本宫就是开个玩笑的,小孩子,哪个长辈不疼不宠的呀,就我们家芸汐,我还不天天惯着她。”

听两个深宫女人你来我往,虚情假意,韩芸汐和顾北月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相视沉默。

然而,韩芸汐知道,她回去后的日子,至少不会像之前那么难过了。

宜太妃虚情假意得很尽兴呢!

她有的是心情和时间虚情假意,可是,皇后没有呀,惦记着长平公主身上病毒的传染期,片刻她都不想耗。

“宜太妃,芸汐的医术可不输顾太医,也不知道外头是怎么传的,居然会说她是废物。依我看呀,太后说得对,秦王娶了芸汐,那是捡了大便宜了。”皇后端出了认真的态度。

如果是以前,宜太妃听了这话一定会觉得特讽刺,可是如今,她却听得格外舒服。

原本还以为韩芸汐医好少将军这事情里有猫腻,可顾太医下午找上门说明情况后,她就震惊了。

怎么都没想到韩芸汐的医术真的那么好。

如今看来,逼秦王娶韩芸汐,太后该后悔喽!

皇后又是赔罪,又是说好话,宜太妃舒服到心坎里去了,和太后一帮人斗了那么多年,很久很久都没这么解气过了。

于是,她很爽快地拿出了十节蝉蜕,也没交给皇后,而是亲手交给韩芸汐,好声好气道,“芸汐,你可得谨慎点,长平公主就交给你了。”

韩芸汐起身接过,“母妃放心,臣妾明白的,臣妾这就去熬药来。”

“王妃娘娘,微臣给你打下手。”顾北月连忙说,他知道韩芸汐给的药方是假的,正好奇着真正的解药是什么呢。

首席御医要给韩芸汐打下手?宜太妃更高兴了,笑呵呵的,“顾太医,去,赶紧去吧。”

然而,到了半路,韩芸汐却一句话打发走了顾北月。

“顾太医,你到长平公主那瞧瞧吧。”

顾北月知道她不想让他跟,他迟疑了片刻,想说点什么,却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笑了笑,“下官遵命。”

然而,他正要走呢,韩芸汐却回头看来,笑靥如花,“顾北月,谢啦!”

她说罢转头就走,顾北月微微愣着,半晌才无奈地直摇头,那爱笑的眸子如四月春风般温柔。

韩芸汐到火房,将之前熬制的药都处理掉,从医疗包里取出解药药包来,熬制成药汤,亲自端出来。

皇后和宜太妃都在长平公主门口等着,见韩芸汐亲自端药来,皇后大喜,“就是这药了吧?”

“正是。”韩芸汐点了点头。

皇后亲自开的门,只是并没有跟进去,还把要进去的宜太妃给拦下了,“太妃娘娘,里头都是药味,长平怕风,屋子里好些天没开窗了,咱们还是在外头等吧。”

宜太妃可是有洁癖的人,此时也嗅到了不好的气息,她怯步了,“也好。”

顾太医自是跟进去,留皇后和宜太妃两人在屋外等待。

说是能治,但是,治得好治不好还得最终看疗效,皇后很紧张,专程进宫来嚣张的宜太妃当然也是有些忐忑的。

谁知,这一等居然就等了半个时辰,终于,皇后坐不住了。

“来人,进去瞧瞧怎么回事。”

宜太妃微微蹙眉,心想,韩芸汐啊韩芸汐,本宫今日是来长脸的,如果你让本宫丢脸丢到宫里来,等回去了本宫就绝对不是饿你几天几夜那么简单了!

宫女很忌惮被传染,却不得不进屋去,谁知,正要推门进去,门却从里头打开了。

开门的是顾北月,韩芸汐跟在身后,很快,就看到两边的窗户也被打开。

皇后和宜太妃几乎是同时起身,异口同声,“怎么样了?”

“药到病除,只是公主这些天受了累,身子骨很虚弱,得慢慢调养才能恢复。”韩芸汐平静的回答。

“真的啊!”皇后一脸不可思议,“真的……全都好了?”

其实,她想问的是还会不会传染,这不过是韩芸汐顽皮的恶作剧罢了,她点了点头,“皇后娘娘,长平一定特想见你,你赶紧进去吧。”

有韩芸汐这话,皇后一颗高悬的心总算是收了回来,二话不说就走进去。

宜太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她也急急跟了进去。

屋内,长平公主双手双脚的束缚都已经解除了,虽然她的身体没有什么力气,可是,脑子却是异常兴奋的!

正命令婢女端着镜子给她照呢,虽然比起原先皮肤有些粗糙,而且左右两颊各留了一道伤,但是,总比满脸的毒藓来得好吧!

虽然顾太医和韩芸汐都说,她脸上的伤疤得几个月才能消除,可是,此时此刻,她兴奋得都不计较那么多了。

她的脸好了,不会毁容了,不会传染别人了!

长平公主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韩芸汐救了她一张脸,一辈子。

皇后赶回来,一见长平公主的脸,惊得都捂住了嘴巴。

天啊,是真的!

所有太医,还有几个出名的毒医都医不好的病,居然被韩芸汐的一碗药给治好了!

而且见效还这么神速!

皇后坐下来,看着女儿白皙的脸,激动得半晌都说不出话。

而宜太妃却纳闷了,“长平,你染了心热病,怎么把脸给伤了?”

“这还不是病发了受不了,自己给抓的。”皇后连忙寻借口回答。

长平公主完全沉浸在喜悦中,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看,谁说话她都不理睬。

“怎么,芸汐没顺便帮她治治?”宜太妃狐疑的问。

这时候一旁的嬷嬷开了口,“禀太妃娘娘,秦王妃开了外用的药,说得几个月才能痊愈。”

宜太妃很满意,笑道,“这便好,呵呵,长平,有这么个皇婶,真是你的福气呀。”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