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45章 看到了什么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百里茗香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在王妃娘娘背后看到这个东西!

这是一个胎记,一个凤凰展翅的胎记,凤羽胎记。

这个胎记是红色的,颜色却很浅很浅,如果不是她这么近的距离,根本看不出来。

百里茗香都看呆了,心砰砰砰地狂跳!

这个胎记不得了呀!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凤羽便是西秦皇族特有的胎记。

她小时候在唐门曾经在一本大秦内宫秘史中看到过关于凤羽胎记的记载,但凡西秦皇族之女,必有凤羽胎记!

这并不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百里茗香也是偶然在秘史里看到的,在唐门里关于大秦内宫的秘史就有几十本,一时间她也记不起来在哪一本里见过的了,但是,她很肯定,这件事是真的。

秦王殿下和茹姨他们都一直很关注七贵族的事情,却并不怎么关心西秦皇族,不为别的,只因为西秦皇族已经灭了!

当初西秦皇族最后的血脉被幽族射杀而灭,不少人都是知道的。

西秦皇族已经成为真正的历史,关于西秦皇族的一切,都没有追究的必要了。

可是,为何王妃娘娘身上会出现凤羽胎记?

百里茗香无暇多思索西秦皇族为何会有遗孤存在,她那么冷静的一个人,此时此刻手都颤个不停。

这件事实在太严重了!

胎记是假不了的,所以,王妃娘娘必是西秦皇族遗孤,这个身份对于秦王殿下来说,无疑非常致命!

偏偏,秦王殿下又这么宠爱这个女人。

秦王殿下知道凤羽胎记是西秦皇族的象征吗?他见过王妃娘娘这胎记吗?而王妃娘娘自己又知道吗?

见百里茗香迟迟没上药,韩芸汐淡淡问,“怎么了?伤得太重吓着你了吗?”

此时,一旁的赵嬷嬷也转头看过来,百里茗香一个激灵,连忙将丝被重新盖上。

“还好,都上药了,我想让伤口晾晾。”

她说着,瞥了赵嬷嬷一眼,见赵嬷嬷魂不守舍的样子,想必刚刚她替王妃娘娘盖被子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那个浅浅的胎记吧。不过,即便她看到了,也只会当作一般的胎记,她并不知晓西秦的事情。

其实,韩芸汐这后背被烫得到处都是红红的一片,若不是百里茗香心眼儿细,也未必能发现。

“其他地方不用上太多药,没事的。”韩芸汐说道。

然而,就是这句话让百里茗香确定了一件事,王妃娘娘并不知晓自己后背这个胎记,至少肯定是不知晓这个胎记的象征意义。否则,王妃娘娘绝对不会轻易让她帮忙上药的。

王妃娘娘是韩家嫡女,是天心夫人的女儿,就韩从安那种气度,不像是尊贵的皇族之后,而天心夫人来历神秘,倒是值得怀疑。

天心夫人难产而亡,想必都没有机会告诉王妃娘娘身世真相了吧。

百里茗香思索着,更加心神不宁,左右为难了。

她要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王妃娘娘呢?

说了,后果是什么?不说,又会怎么样?

王妃娘娘是她的救命恩人,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可是,西秦皇族的身份却又……

百里茗香越想越纠结,真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然而,她要考虑的不仅仅是王妃娘娘这边,她更要考虑秦王殿下那边。

秦王殿下到底知不知道这个秘密,而她到底该不该去告诉秦王殿下这件事?

如果秦王殿下不知晓这个胎记的存在,那么,身为下属,于公于私,她都得告诉秦王殿下真相。

然而,她一把事情捅出去,王妃娘娘该怎么办?秦王殿下会如何对待王妃娘娘?

如果,秦王殿下早就知晓这个胎记的存在,他如此宠爱王妃娘娘,又是为何?她冒然去说这件事,是否会被灭口?

就在百里茗香不知所措,心神不宁的时候,韩芸汐开了口,“茗香,你去找徐东临,把府上所有仆奴全都叫到落霞亭那边,我随后就到。火炉爆炸,库房漏雨该有个结果了。”

百里茗香暗暗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冷静,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再说。

“王妃娘娘,人是逃不了的,你先躺着,把伤口养好吧。”她认真劝道。

“死不了的。细作不除,如鲠在喉。秦王府中,不允许任何背叛存在!”韩芸汐的声音明显大了。

瘫坐在一旁的苏小玉,一动不动,低着脑袋,也不知道听没听到这句话。

王妃娘娘执意,百里茗香也没好再劝,她小心翼翼地替王妃娘娘穿好衣裳,才离开。

暗卫不能随便进来,有小东西在,她也放心,苏小玉逃不了的。

一出云闲阁,百里茗香就大大的吐了口浊气,她默默地告诉自己,千万冷静,胎记的事还得等秦王殿下回来,看情况再决定说不说,如何说吧。

韩芸汐趴在榻上,原本明澈灵动的双眸暗淡了三分,深沉了七分。

虽然后背的溃疡伤口处理得很及时,上药之后灼热感也缓解了不少,但是,依旧会痛。

灼热感和紧绷感并存,从伤口处渐渐弥散到整个后背。

她现在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继续趴着,等上一两日,等后背的疼痛缓过去了再动,而且得小心翼翼地动。

可是,后背的疼痛终究敌不过心中的疼痛,正如身体的伤口终究敌不过心的伤害。

韩芸汐休息了片刻之后,便忍着痛楚,毅然起身。检测那些湿木炭的毒药就快配制成功了,她要继续!

爆炸案案发至今,她第一次如此迫不及待想要一个真相。

然而,从苏小玉身旁经过的时候,韩芸汐还是止步了,淡淡道,“小玉儿,你是不小心的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话,让苏小玉很意外,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韩芸汐还会这么问她。

爆炸案之后,她一直担心的便是韩芸汐找不到凶手,会一刀切,将她和赵嬷嬷两个嫌疑最大的人直接当作凶手,处死。

如今看样子,她是高估了韩芸汐的心。

这个女人就不是一个狠角色!

苏小玉毫不犹豫地抬头看来,反问她,“王妃娘娘,你不相信我吗?你怀疑我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都是骗人的,她才不相信这一套。

既然韩芸汐至今还不打算直接判断她的凶手,那么,她倒是可以好好利用利用韩芸汐的妇人之仁了。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冷笑,她是故意问的,她也不相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说。一旦有罪,不管坦白还是抗拒,她都不会轻饶!

她忍着疼痛,一步一步走向书桌,继续刚刚为未完成的工作,很快,毒药就配制成功了。

秦王府所有仆奴,男女老少全都聚集到花园中的落霞亭,韩芸汐和赵嬷嬷,苏小玉过来时,人声鼎沸,大家正议论纷纷。

一见王妃娘娘过来,大家便都安静了。

百里茗香和徐东临连忙过来帮忙,韩芸汐将带来的木炭灰,湿木炭和毒药水一一摆放在亭子中石桌上。

“前些日子云闲阁火炉爆炸,近日库房漏雨炭火全湿,还有,今日本王妃被烫伤,接连几个事故,是意外,还是人为?秦王府中到底有没有细作,有几个?今日,本王妃会给大家一个肯定的答案!”

韩芸汐声音不大,却自有震慑人心的力量,自有王府女主人的威仪。

她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除了爆炸案之外,大家都不知道后面两件,没想到平静的秦王府竟也潜藏着危险。

苏小玉站在一旁,眼底掠过一抹嘲讽。

韩芸汐把事情摆到大家面前来,无疑是要借机震慑众人,打消背叛之心,但是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她是很难服众的,反倒会沦为笑话。

众人安静下来后,韩芸汐指着桌上那些装有木炭和毒药水瓶瓶罐罐进行解释,将毒药水和易爆物混合产生毒素的原理非常详细地讲述清楚。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最后全听懂了,大家都在心下暗自感慨,其实王妃娘娘大可不必如此较真的。

有嫌疑的奴才,直接定罪处死便可,大户人家打死奴才都是寻常事,何况是秦王府这个地呢?

然而,不得不说,王妃娘娘这种做法,足以服人,令人敬重。

苏小玉也认真听着,她怎么都没想到韩芸汐能想出这样的办法,还能找得到毒药,不得不说,她很佩服。她默默地看着韩芸汐往木炭里倒入毒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不合年纪的冷冽。

很快,木炭灰沾了毒,恶臭的气息就传出来,韩芸汐举起瓷碟,淡淡说,“木炭灰中有易爆物。”

随后,她又对两碟湿木炭染毒,然而,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的,毒素没有变化,这两碟湿木炭都没有毒!

不用韩芸汐多说,大家都全看明白了,只有当日云闲阁火炉子里的木炭有易爆物,就连云闲阁里那些没烧的木炭都没有易爆物,无疑是有人刻意在火炉子里动了手脚。

“我想,任何巧合都解释不了这个巧合吧。偏偏,库房漏雨,把剩下的木炭都淋湿了,这也不是巧合。”

韩芸汐的语气一直很平静,可是此时的平静却给人一种无法琢磨的感觉,让人无端地畏惧。

徐东临站了出来,冷冷说,“工匠师傅证明,库房的瓦片是被人在屋内动手脚,捅破的。所以,有人刻意要灭掉木炭。”

这话一出,众人便都按捺不住了,纷纷议论,没想到一贯纪律严明,防守森严的秦王府真的有内奸!

苏小玉眼底仍是闪烁着冷笑,韩芸汐查出这些来又怎样,她如何证明这些跟她有关呢?

……

重要公告:抱歉,修改两个BUG。

第一,之前修改440章里的黑族,现在重新改回来。君亦邪为“黑族”没有错,不是“幽族”!第二,440里写君亦邪爷爷射杀西秦男婴,这是错的。君亦邪的爷爷看到西秦男婴被幽族射杀,而非他射杀。在260章里也写到。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