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48章 鬼才留了一手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古七刹眼底那一抹讥讽,龙非夜倒是很平静,而楚西风看得着实刺眼。

他怒声,“古七刹,胜者为王,收起你可笑的嘴脸!”

当初秦王殿下来求药,也是先礼后兵,是这个家伙不识抬举刻意刁难,否则秦王殿下也不会出手伤人,直接要挟。

“胜者为王?我看是强人所难吧。”古七刹笑得更不屑了,“秦王殿下比在下强嘛。”

楚清歌着实听不惯,反驳道,“知道自己弱就好,不用炫耀!”

“你的意思是秦王殿下以强凌弱喽?”古七刹呵呵笑了起来。

“就是以强凌弱如何!”

楚西风真心想和这家伙大吵一架,古七刹却始终笑得阴阳怪气,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龙非夜将一切看在眼中,如此贫嘴的场景,让他隐隐有种熟悉感,只觉得这么贱的嘴他似乎在哪遇见过。

然而,此时他并无暇多虑,因为他还有一件事要办。

“古七刹,本王如何确定这熊川是真的?”龙非夜冷冷问。

别说古七刹,就是楚西风都非常意外,他们都以为龙非夜还有什么大事情呢!谁知道居然问熊川真假。

“你刚不是检查过了,怎么,东西收下了才问真假?”古七刹不悦问道。

楚西风虽然没出声,可心下也不明白呀,秦王殿下来之前至少和药城的王老通过十次书信,详细询问了熊川,弥天红莲和蛇果各自的药性,以及配制成糜毒解药的各种情况。

每一处通信都是十几页,楚西风见过两三封,实在不明白秦王殿下为何要把这贴药弄得那么清楚,拿到手配制成了不就可以了吗?

即便不给王妃娘娘配制,但是,药老也说了,药方在手,只要药是真的,随便找个毒师都配的出来的。

楚西风想,秦王殿下了解了那么多,应该能鉴定出熊川真假呀!

再说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除非古七刹不要这药鬼谷了否则他也没必要还没到一年呢,就拿假货来骗他们。

“本王不懂这些东西,如何知是真假?”龙非夜冷冷说。

听了这话,楚西风才知蹊跷,只是,他琢磨不清楚秦王殿下这唱的是哪一出,只能默默的闭嘴。

古七刹拿出的熊川自是真的,如此被质疑,他可笑不出来,“熊川就这一颗,你若不信就算了,另寻高明去!”

这时候,龙非夜嘴角才泛起一抹讥讽,“如果,本王不呢?”

楚西风听得嘴角都抽搐了,没想到秦王殿下居然也会耍无赖,他到底要做什么呀?

龙非夜这么问,古七刹确实无可奈何,谁让他打不过人家呢?

古七刹眼底掠过一抹精芒,忍了!

“秦王殿下,干脆点呗,你到底还有什么事?”

“本王手中的蛇果,弥天红莲都是真品,蛇果和弥天红莲,熊川三味药能配成一味解药,你可懂?”龙非夜问道。

“正是糜毒的解药,怎么,秦王殿下那有人中了糜毒?”

古七刹既知道糜毒的解药药方,早在龙非夜提出要这三味药时就明白了,何必这么问呢?分明是故意提起的。

然而,对于这个回答,龙非夜很满意。

古七刹知道这个药方的话,他能省去很多口舌。

“你既知晓,就将解药配出来,以验证熊川真假,如何?”龙非夜冷冷说。

古七刹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迟迟没出声。

“据本王了解,这药如果是假的,便无法成功配制出解药,无法和其他两味药融合。”龙非夜认真说。

古七刹心下冷笑,既然了解这么多,还分不清熊川真假了?

一旁,楚西风听到这里,算是弄清楚秦王殿下到底想做什么了!

殿下这个圈子绕得……实在是费心思呀!

上一回为救百里茗香,秦王殿下和王妃娘娘一起来求药,被王妃娘娘知晓了秦王殿下来药鬼谷求那三味药的事情。

如今,三味药都找到了,如何继续隐瞒王妃娘娘呢?

直接要求古七刹闭嘴,只会弄巧成为,让古七刹知晓秦王殿下隐瞒王妃娘娘的事情,搞不好古七刹立马就会告密到王妃娘娘那去。

但是,借质疑熊川让古七刹配药,古七刹抓不到殿下的把柄,而且解药配制成功之后,殿下只需取若干供哑婆婆解毒,剩下的可以带回王府去,对王妃娘娘也有个交待。

蛇果,弥天红莲,熊川大小不一配制出的解药份量就不一样,王妃娘娘没见过熊川,也就不知道到底配制出多少药粉来了。

楚西风这才明白为何秦王殿下要和药城王老了解那么多关于糜毒解药的信息,原来,他一直都在想办法继续隐瞒这件事,不让王妃娘娘起疑心。

想出这样的办法,这样的说辞,该花多少心思呀!

果然,为圆一个谎必须费尽心思说更多的谎。

以秦王殿下的权势,他何必费这样的心思去圆谎呢?他做什么,说什么,何时需要跟谁交待理由了?

想当初,韩芸汐问起一些事情的时候,殿下别说解释了,连回答一声都没有的。

如今,真真是天都变了!

龙非夜和楚西风都等着,等古七刹一个答复。

楚西风想,古七刹很精,可是,他再精明也绝对想不到秦王殿下这么做的用意吧,毕竟他完全不了解殿下和王妃娘娘之间的事情,更不清楚哑婆婆的事。

古七刹的眼珠子骨碌骨碌转着,天知道他想什么呢。

但是,他倒是很快就答应了,“呵呵,那就请秦王殿下把三味药都拿出来呗!在下当面配制!”

三人到制药堂,龙非夜才将三味药材都拿出来,古七刹当着他们的面现场配制解药。

他露出那双瘦骨嶙峋的双手,动作非常迅速流畅,称重,切片,碾碎,研磨成粉,混合等一些列动作如行云流水,再加上古七刹的黑袍遮掩,只要一个不小心,必会看漏。

龙非夜和楚西风都紧紧盯着看,没一会儿,糜毒的解药就配制出来了,古七刹将所有解药呈到龙非夜面前,冷笑道,“秦王殿下,瞧瞧真假吧,一旦带出药鬼谷,在下一概不认!”

龙非夜看了一眼,亲自将药粉倒入瓷瓶,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这便是他的性子,没事的话,废话都不会多一句。

虽然不用他送,但是古七刹还是一路送出山谷,“秦王殿下,后会有期!”

龙非夜头也没回,他今日兜这么大的圈子,总算能给韩芸汐一个说辞了。待他解了哑婆婆的毒,弄清楚天心夫人的事情后,再带解药回去交给韩芸汐。

打从赈灾回来,还真没离开过那个女人这么久,他想,顶多五日,他便可以回去了。

想必那个女人不会那么乖待在府上养身体,怕是天天往外跑了吧。

古七刹站在山头上,看着龙非夜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山林里,他这才从袖中掏出一瓶解药来。

他可是制药鬼才,别说龙非夜了,就是药城那三位家主,都未必看得出他刚刚在制药过程中耍的手段。

他给龙非夜的解药里,只有一半是真的,另一半是没有任何药效的同质粉末,而他手上的便是剩下的另一半解药。

也不能说他给龙非夜的解药是假,只是份量有假而已。

龙非夜和楚西风是看不出来的,即便他们谨慎地找人检查,若非一等一的高手也绝对看不出来。

但是,古七刹百分百肯定,以韩芸汐的能耐检查得出来!

“秦王殿下,后会有期!”

古七刹心情非常好,喃喃自语着,像是在哼曲儿。

他一回到院中,便吩咐老管家,“那封密函不必送了,事情比老子想的还要有趣!”

老管家完全听不懂古七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原本想将密函毁掉,可是,却怎么都下不了手。

这秦王殿下三番两次过来,主子却偷偷地给秦王妃送密函,密函里写了什么着实让人好奇。

犹豫再三,老管家偷偷地打开了密函,看了密函里的内容,老管家更加不解了。

主子只是给王妃娘娘报了个信,说秦王殿下来拿熊川了。

“就这样?还以为有奸情呢!”老管家喃喃自语,他回到院中古七刹已经又不见了。

两日后,龙非夜和楚西风快马加鞭抵达了天宁帝都,他们从秦王府大门前经过,却没有停留,直奔孤苑。

哑婆婆从宁南郡回来之后,就一直被关在这里,而非幽阁。

一见龙非夜回来,唐离大喜,“到手了?”

龙非夜没出声,进入书房,打开暗阁,走过一个小迷宫后才抵达关押哑婆婆的密室。

就是唐离和楚西风都进不去,他们二人相视一眼,都很无奈。

“好期待呀!”唐离忍不住感慨,守了那么久,也不知道自己守着的哑婆婆到底是什么人,她身上有什么秘密。

“好紧张!”楚西风不停地戳手,他只希望哑婆婆身上的秘密,王妃娘娘的身世不要让殿下太难堪。

龙非夜打开密室的门,哑婆婆正坐在茶座上喝茶,比起之前的爆炸,如今的哑婆婆平静多了。

然而,一看到龙非夜,哑婆婆还是激动了。

这个年轻人手上有沐心的画像,也有沐心之女的画像,却囚禁了她,他到底想做什么?

龙非夜快马加鞭,过家门而不入而来,到了这里反倒平静了。

他在茶座旁坐下,重新泡了一壶茶,像之前那样,轻轻敲扣桌面,示意哑婆婆坐下。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