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52章 好舒服呀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夜深人静,云闲阁的灯还亮堂。

韩芸汐遇到麻烦了,她原本琢磨着吊苏小玉几日,打击一下她的意志,她应该会招供,可谁知道,苏小玉竟倔得很,都饿虚脱了两次,竟都还只字不语。

在这么下去,苏小玉真会被饿死的。暗卫至今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而这丫头一旦饿死,到时候就真什么线索也没了。

此时,韩芸汐上身就穿一件肚兜,露出香背,趴在床榻上一边让百里茗香换药,一边聊着苏小玉的事情。

这些天闷热易出汗,再加上她在床榻上趴不住,她背后那两个溃疡的伤口都还未完全结痂呢。

“依我看,那丫头是用这种方式威胁我呢,她料定了我不会杀她。”韩芸汐不悦地说。

“王妃娘娘不是会生不如死之法吗?”百里茗香淡淡道。

韩芸汐想了片刻,道,“再饿她一日,若还是不招就放下来,本王妃亲自审!”

百里茗香已经将纱布都取下,拿着韩芸汐提供的医用棉签,开始轻轻涂药。

当冰凉凉的药膏一涂到灼热的伤口上,韩芸汐立马吐了口长长的浊气,“唔……舒服呀!用力多涂点,别怕我疼。”

这个时候,伤口是最难受的。

还未完全结痂,疼痛和灼热感并存,最可怕的是越来越明显的瘙痒感,让韩芸汐总会忍不住想去挠,所以,涂药的时候稍稍用力,她都会觉得很舒服。

她自己是行医之人,经常一脸严肃的告诉患者,要禁这,禁那,可是,自己伤了,还真忍受不了各种禁忌。

见她那享受的样子,百里茗香忍不住劝道,“王妃娘娘,这么热的天,明日你还是趴着吧,别乱动了,忍一忍等伤口全结痂了,你爱怎么样都行。”

伤在后背,包扎了一大包,穿衣是很困难的,行动也不方便,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光着上身趴着,时不时将纱布解开,伤口闷太久避免出汗。可这主子偏偏好动,趴不住。

韩芸汐没回答,挥手示意百里茗香继续上药,她默默琢磨着该如何审问苏小玉,小小年纪性子就这么倔,她倒要看她能倔到什么程度!

此时,龙非夜已经到楼下了,正示意撞见他的赵嬷嬷别出声。

因为唐离的隐瞒,龙非夜至今都不知晓韩芸汐被烫伤的事情,而赵嬷嬷以为他是知道的。

见秦王殿下悄无声息往楼上去,赵嬷嬷看不懂呀!

王妃娘娘烫伤这么多天,殿下迟迟才回来,回来了还这么慢腾腾地上楼,这怎么回事呢?

以这主子的性子,不早雷霆大怒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她竟还在这主子脸上看到一丝丝喜悦感?

赵嬷嬷都快怀疑自己是在做美梦,要知道,王妃娘娘烫伤之后,虽然就王来福和苏小玉被惩,可是大家的心却全都揪着,因为,秦王殿下一回来,大家的噩梦就来了。

赵嬷嬷虽然有跟上楼的心,却只敢有目光追随。

龙非夜确实是刻意放轻脚步,悄无声息踩楼梯,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忙完了回来,一进府就直奔云闲阁。

韩芸汐的身世终于弄清楚了,哪怕确定了西秦皇族遗孤的身份,他心下仍是欣喜的。

他并不畏惧这样的真相,就怕一直寻不到真相,就怕七贵族找上门来了,他还无法掌握确切的真相。

如今,一切都明了了,很多事他便可放手去做,心,亦可坚定下来。

半夜三更的,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这里来找她做什么,总之,一回来就来了。

“唔……真舒服呀!再来!”

突然,韩芸汐销魂的声音传来,龙非夜戛然止步,俊冷的脸瞬间僵住。

“太舒服了,用力些,快点!”

“不够不够,再用力……对,再大点劲……对,就这样……唔……舒服呀!”

韩芸汐连连感慨,声音越来越大。

龙非夜不止是脸僵了,身体亦是全僵硬住。

那个女人在屋内做什么?她这么喊……什么意思?

龙非夜陡然眯眼,一脚狠狠才踹开了房门,“嘭……”

突然而来的巨响,让韩芸汐和百里茗香都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只见那个二人都魂牵梦绕的男人绕过屏风出现在眼前。

他身着一袭黑衣劲装,风尘仆仆,面冷如霜,俊眉紧锁。

“殿下?”韩芸汐非常意外。

百里茗香更意外,吓得手一颤,整根棉签重重往韩芸汐伤口上捅去,直接给捅破了薄薄的结痂层。

“啊……”

韩芸汐立马尖叫起来,疼呀!简直比在伤上撒盐还疼!疼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百里茗香大惊,连忙补救,“王妃娘娘,对不住!茗香不是故意的。”

龙非夜非常意外,没想到会撞见这样的场景,韩芸汐的后背怎么了?

他箭步上前,认真一看,这才见韩芸汐背后的惨状,先是一愣,随即怒声,“怎么回事?”

这声音冷得骇人,百里茗香的心颤,手也颤,韩芸汐却早已习惯。

她吸了几口气,让疼痛缓解过去,这才回答,“苏小玉的事,殿下还不知晓?”

“苏小玉?”龙非夜一头雾水。

他紧紧盯着韩芸汐的伤口,越看越刺眼,再看到百里茗香颤抖着手涂药,遂是不耐烦,怒声,“滚开!”

百里茗香的脑袋都快埋在心坎里去了,说好的,放下那颗心坦然面对,可是,真正直面这个男人,她还是做不到一贯的冷静与从容,一抹苦涩还是控制不住窜上了心头。

她默默地起身,退到一旁侯着。

“苏小玉是……”

韩芸汐回头看来,正要解释那件事,龙非夜却厉声,“你给本王闭嘴,趴好!”

韩芸汐都吓到了,默默埋下脑袋,动都不敢乱动。

龙非夜认真检查她的伤口,一看就知是烫伤,而且有些日子了,一直没好。

该死,这么重要的事情,唐离居然没报给他,那小子想滚回唐门去吗?

“就这药?”龙非夜问百里茗香。

“是。”百里茗香都不敢抬头。

“抹了几天都没见好,哪个庸医开的?”龙非夜又怒声。

他整个人就出于暴躁的状态,一点即燃,别说百里茗香,就是韩芸汐也都没见过这么不淡定的秦王殿下。

韩芸汐乖乖趴着,不出声,虽然疼,可是,心头却有一丝丝甜滋滋的味道。

唉,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家伙发怒的样子了。

见王妃娘娘迟迟都不做声,百里茗香只能硬着头皮回答,“禀殿下,这药是……是王妃娘娘自己开的。”

韩芸汐埋头在被耨里,窃笑。

“你没别的药了吗?”龙非夜不悦问。

她这才回答,“这药是最好的,天热,伤口好得慢,没办法。”

明明是她爱动出汗多,好不好!百里茗香知晓真相,可她哪里敢多嘴呀?

龙非夜没再多问,绷着冷肃的俊脸,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怒意,可是,他手里动作却温柔如水。

他没有用棉签,而是用指腹粘了药膏,轻轻涂抹在韩芸汐伤口上,动作很轻很轻,温柔、细腻,似呵护,似爱抚。

这种舒服,绝非百里茗香刚刚拿棉签轻饶可以比拟,这种舒服,是渗到骨子里,渗到心里去的。

韩芸汐趴在冰凉凉的真丝软被中,整个人身心都放松下来,她可以将整个后背都交给这个男人了,真希望他永远不要停,就这样一直轻抚下去。

百里茗香不知何时已经悄悄抬头看来,见秦王殿下紧锁的眉头低垂的眼睑,再看他握剑的手那样柔情似水,她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也会有心疼女人的时候,原来他心疼的表情是这样子的呀。

看得她……也好心疼!

龙非夜自幼练武,应对过无数刺客,只要不是中毒,处理各种伤口对他来说也算是家常便饭。

他将韩芸汐那两处溃疡的伤口处理好,只留下刚刚被百里茗香捅破的个结痂处。

他认真看着,眉头都蹙成了一个“川”字,只见这伤口都生了一些水,无疑是伤得不轻。

这种情况下上药,必会刺痛的,但是,必定上药。

龙非夜在犹豫,冷冷朝百里茗香看了一眼,虽没说话,可这个眼神却足以让百里茗香心碎。

她紧紧咬着唇,默默地跪下去,“伤了王妃娘娘,奴婢该死!”

龙非夜看都没多看一眼,韩芸汐却侧头看来,“茗香,你这是作甚?起来!”

谁知,龙非夜大手伸来,转了她的脑袋,让她继续埋头,他不悦道,“别乱动!”

他冷冷命令百里茗香,“退下!”

百里茗香缄默地退下,韩芸汐的脑袋被龙非夜大手掌压着,根本动弹不了,连说话都困难,这家伙再继续这样,她呼吸都会难受的。

但是,很快龙非夜就松手了,淡淡道,“会疼,不要忍,疼就叫出来。”

韩芸汐顾着呼吸新鲜空气,没理睬他,疼她还是受得了的,只要不要像刚刚那样来得那么突然就好。

百里茗香已到门口,正带上门,听了这话,心下无限感慨。

多少男子哄人的时候,总是说,“会疼,忍着些在”,“会疼,忍着些,不要哭。”

然而,秦王殿下说的却是,“会疼,不要忍”。

百里茗香想,有这样的话,伤得再重都不会痛吧?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