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55章 愤怒,要去索赔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夏日的清晨,空气特别清新,气温恰好,舒适清爽。

龙非夜和韩芸汐才刚泡开茶,百里茗香和赵嬷嬷就送茶点过来了。

百里茗香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也想起了王妃娘娘那个胎记的事情。她特意将茶点放到秦王殿下面前,然而,秦王殿下正在倒茶,看都没多看她一眼。

她犹豫了片刻,欠身道,“王妃娘娘,茗香有罪。”

“不碍事,上药了,过几天就会好。”韩芸汐是会记仇的人,却绝对不是爱计较的人。

“谢王妃娘娘。”

百里茗香道谢后,又说了句,“王妃娘娘,之前奴婢已经替你涂了四回药,若再不好,怕是要换别的药了。”

“好,退下吧。”

韩芸汐不愿意多谈,就怕龙非夜逼她去躺着。

她的伤口没有感染,痊愈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拖几日是不会有大碍的。

百里茗香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这才同赵嬷嬷一道退下。

其实,她是故意多说这几句话的。目的就是让秦王殿下听到,让秦王殿下知晓她帮王妃娘娘上了好几次药,看了好几次王妃娘娘的后背。

她想,如果秦王殿下知晓王妃娘娘背后有凤羽胎记,而且也知晓这胎记的来历,此时必会杀她灭口的。

就殿下此时的反应,怕是并不知晓了。

然而,谨慎细致的百里茗香还是无法放心,因为,她无法确定秦王殿下是不知晓王妃娘娘背后有胎记;还是看过王妃娘娘背后的胎记了,却不知晓这胎记的来历。

殿下和王妃娘娘虽成婚已久,可是关系微妙,王妃娘娘的守宫砂至今还在,所以,除了他们两位估计谁无法确定殿下之前有没有见过王妃娘娘的后背了。

而刚刚殿下替王妃娘娘上药的时候,她又不在场,亦无法肯定殿下上药的时候是否发现了那胎记。

可能他没看到,也可能他看到,却并不知那是西秦皇族的标志。

百里茗香蹙着眉,非常谨慎周全考量着,她觉得自己必须借王妃娘娘伤势还未痊愈,还得上药的时候,想个办法弄清楚这件事。

毕竟,此时牵扯甚广,绝非小事。

其实,身为鲛族,世代效忠东秦皇族,东秦皇族的仇敌便是鲛族的仇敌,面对这样的事情,她最理智的做法便是直接告知秦王殿下,哪怕被灭口都必须如实告知,并且奉劝秦王殿下不要心软,不要为情围困。

可是,王妃娘娘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如何能恩将仇报?

可是,在她心中,秦王殿下远远高于东秦皇族,她如何狠心让殿下为难?

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她只知道自己至少得先把真实情况弄清楚。

实际上,龙非夜确实没看到韩芸汐背部有那样的胎记,刚刚上药的时候,他一开始的注意力全都在那两处溃疡的伤口上,都没意识到韩芸汐穿着肚兜呢,哪里还会注意到别的?

他认真打量韩芸汐缠着丝被面对他呢,能看到什么?后来帮忙上药的时候,又关注上伤口,小心翼翼的,哪会往腰椎下看去呢?

秦王殿下也会化身为狼,可是,在韩芸汐伤势面前,他是非常理智的。

百里茗香刚刚说的话,龙非夜是听到的。他淡淡道,“再观察一日,如果药效不好的话,就把宫里的医女请来。”

整个太医院,龙非夜就只瞧得上顾北月,可是脱衣检查这种事,岂是顾北月能做的,只能让医女来。

“不碍事,一两天保准好。”韩芸汐对自己的伤还是心中有数的。

她急急岔口话题,“殿下这阵子很忙吧?”

“有事?”龙非夜问道。

“臣妾想着,如果真找不到哑婆婆,怕是得去药城沐家一趟了。”韩芸汐可一直惦记着身世。

沐英东对西秦的事情一无所知,龙非夜就不怕韩芸汐去找了。

龙非夜本就要提糜毒的事情,这件事不赶紧处理掉,他始终不安心。

他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来放桌上,“你要的东西。”

韩芸汐纳闷了,她没跟他要过什么东西呀,她打开瓷瓶一看,立马就明白了,“糜毒解药!”

熊川,弥天红莲和蛇果的气味都很强,配制成的解药她一味就出来。

“这几日出城办事得知古七刹得了熊川,本想接你一道过去,恐拖久生变故,便顺道去了。”

龙非夜一边说着,一边端起茶来啜饮,故作随意,“本王分辨不出熊川真假,索性让他配制成解药瞧瞧,看样子是不假。”

自幼长于皇族,经历多少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区区一个谎言对龙非夜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竟需饮茶掩饰心虚。

韩芸汐是思维缜密之人,然而,无缘无故,她是绝对不会怀疑龙非夜的。

她只是好奇,“殿下也知配制成药就能检验熊川真假了?”

“之前托药城王老寻药,他老人家老提过,假熊川无法与弥天红莲,蛇果混合配成药。”龙非夜解释道。

韩芸汐这才点头,“对的,这药是真的。”

本该全倒出来认真检查一遍,可是龙非夜办事她还是放心的,她闻一闻便肯定了。

“人是找不回来了,这药且收着吧。”龙非夜淡淡说。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愧疚,随手便将解药收入袖中,这解药是由三味名贵药材配制而成,名贵程度不言而喻,定是要好好保存的。

所以,解药放入袖中后,韩芸汐就启动解毒系统,直接将这解药给收了。

谁知道,这东西一入解毒系统,解毒系统立马发出警告。

解药的份量有问题!

解毒系统的检查速度远远是人工检查的百倍,一下子就分析出这份解药里含有不少无效药粉,虽然不影响药效,也不影响气味和成色,但却直接影响了份量!

看似一瓶解药,实际上还不到半瓶呢!

“殿下,你被古七刹坑了!”韩芸汐急急说。

龙非夜心头大惊,这解药哑婆婆是服过的,并没有问题,难不成古七刹还动了什么手脚?

他思虑了方方面面,费尽心思来圆这个谎,绝对不允许再出任何差错的。

“怎么回事?”他还是很沉稳地回答。

“偷工减料,这一瓶里至少有一半是无效的药粉。”韩芸汐说话间,解毒系统已经做了一番精密计算,“殿下,熊川和弥天红莲臣妾的份量是不清楚,但是,就蛇果的份量来计算,至少能配出满满的一整瓶。”

韩芸汐重新把解药取出来,打开给龙非夜看,“这只有七八分,还未满瓶,而且,这七八分里至少有一半是无效的药粉。殿下,古七刹坑了你不少呀!”

听了这话,龙非夜倒是放心,如果古七刹纯粹是贪心这解药,私留了一些,那倒无关紧要,只要哑婆婆的事情瞒过去了,那么点解药他还是很乐意给的。

龙非夜第一次被人坑了居然还夸人,“本王亲眼盯着,他配药的能耐果然厉害。”

然而,韩芸汐本就对古七刹心存不满,一知晓这事便愤怒了,她不屑道,“一下子就让我瞧出来,这也算能耐?就那颗蛇果的份量,能配出多少我心中有数,一分一毫都的讨回来!边角料也不给!”

三位药材,按照不同的比例配制,总有有一两味药材是要剩下一点点的。医药业里的规矩,找人配要,剩下的边角料是得留给配药人的。

但是,就古七刹这种行径,韩芸汐绝不留分毫便宜给他!

见韩芸汐愤怒,龙非夜不动声色。

“殿下,马上安排,臣妾同你去一趟药鬼谷!臣妾要他还回来,还要赔偿!这一回不能白白便宜了他!”韩芸汐气不过,竟连苏小玉的事都要先搁一旁了。

龙非夜更在意的是苏小玉的事情,他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却很快答应,“好,本王安排。”

他拿到的药是满瓶的,给哑婆婆服了两成左右,古七刹虽然私留,但是没留那么多。

但是,韩芸汐既然追究了,那哑婆婆服下的两成,龙非夜就只能把这两成归到古七刹头上去,谁让事是古七刹招惹出来的!

药中掺假,证据确凿古七刹的逃脱不了的,但是,份量多少这事就说不清楚了,当然,说不清楚是只会是古七刹,龙非夜相信韩芸汐是相信他的。

此时,古七刹也在等着,等着龙非夜和韩芸汐找去,他故意掺假让韩芸汐发现,天知道他到底布了什么陷阱等着龙非夜去?

龙非夜当场就让暗卫安排车马,然而,这时候徐东临去过来了,“娘娘,苏小玉要见您。”

苏小玉倔了好几天,难不成终于受不了要妥协了?

“那就见呗!”韩芸汐冷冷说,古七刹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缓一缓也无妨。

龙非夜自是跟过去的,他没有急着找苏小玉麻烦,并不代表他会轻易放过苏小玉。

他本要等楚西风去调查回来再过去,但是,苏小玉心急的话,他不介意现在就去收拾她。

韩芸汐和龙非夜到树下时,暗卫正要把苏小玉从半空中放下来。

龙非夜却走过去,拉住了绳子。

这根绳子一头帮着苏小玉,绕过高高的树干,另一头系在树下,真可谓是命悬一线。

只要这绳子一松,苏小玉就会从五层楼上的树干直线摔下来,下面铺着的可是青石板,瞬间摔下,后果可想而知。

苏小玉见龙非夜回来,本就心惊,此时又见他拉着她的性命绳索,她更加恐惧。

然而,她都还未来得及思考,龙非夜竟……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