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56章 好好收拾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一拿到苏小玉的命绳,竟毫无预兆松手!

苏小玉瞬间倒头飞速下坠,尖叫凄惨,“啊……”

长长的绳索在龙非夜手中迅速滑动,很快就要到尽头了,一旦到尽头,苏小玉就会摔在地上。

“啊……啊……”

她看着青石板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近,吓坏了,她闭上眼睛,嘶嘶力竭地尖叫。这是最本能的反应,毫无预兆突然逼近死亡,谁不会害怕?

突然,一切戛然而止。

苏小玉立马睁开眼睛,急速的倒栽下坠,巨大的冲击力让她整个脑袋都懵懵的,耳朵也嗡嗡作响,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脑袋距离青石板不到一寸的距离,确切的说她的脑袋差一点点就贴到地板上去了。

惊恐未定的苏小玉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好险好险,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要龙非夜拉绳慢一些,她的脑袋就开花了。

好险好险,她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对付韩芸汐,都还没跟韩芸汐较量呢,怎么可以就这么死去,而且还是这么可怕的死法!

真真被吓到了!

可恶的龙非夜,这家伙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苏小玉惊慌是惊慌,但是,还是很快就调整过来,龙非夜来就来了,她也不怕,她手上有筹码跟他们谈。

她不出声,等着龙非夜把她吊上去,她现在这个高度只能看到龙非夜和韩芸汐的鞋,怎么跟他们谈?

谁知道,龙非夜并没有把苏小玉吊上来一些,而是将绳子交给暗卫,让绑住。

他和韩芸汐这才走近。

苏小玉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怒声,“想跟我好好谈的话就放我下来!”

苏小玉被五花大绑倒挂着,只能看到龙非夜的鞋,看不到他的脸,否则她会明白自己再怎么怒声都是徒劳无功。

因为此时龙非夜的脸冰冷得像不可冒犯的神祗,就是韩芸汐都不敢放苏小玉下来,何况是别人?

龙非夜走得很近,苏小玉个头很小,都还没有他的腿长,她努力仰视,却都看不到龙非夜的脸,真真压力山大。

然而,她还是倔强地忽视心底的畏惧,她也不理睬龙非夜,冷冷对韩芸汐道,“秦王妃,你不杀我,无非是想从我嘴里撬出东西来。我也想通了,你放了我,咱们好好谈谈呗。”

韩芸汐正要回答,龙非夜便冷哼道,“你没有好好谈的机会。”

这话一出,韩芸汐便知道自己不必开口了。

“我又不跟你谈。”苏小玉立马反驳。

龙非夜冷不丁一拉绳子,立马将苏小玉吊离地面,在大概一人高的高度停住,苏小玉还以为龙非夜要开始质问她,可谁知道龙非夜竟冷冷下令,“来人,架锅煮水,本王要她尝一尝被烫的滋味!”

架锅煮水?

韩芸汐都心头一怔,她这些日子琢磨着要如何对苏小玉下毒,她想到很多狠绝却不致命的毒药,却都没有龙非夜这一招来得狠!

好吧,虽然很残忍,可是韩芸汐还是觉得很解气!

这臭丫头小小年纪,心肠歹毒,伤了百里茗香又伤了她,是该让尝一尝被烫的滋味!

苏小玉不可思议地盯着龙非夜,虽然没出声,但是额头的冷汗已经出卖她了。

之前看到王来福的下场,她就心怯了,她这些天一直都在琢磨着她该怎么办。

她不怕死,却怕这种恐怖的死法。

当然,即便如此,即便被主子抛弃了,她非常失落,但她也绝对不会背叛主子,她所谓的好好谈,不过是要挟韩芸汐罢了。

很快,小厮们就在苏小玉脚下架起一口大铁锅,铁锅里装满水,铁锅下生起了火。

苏小玉很清楚现在和韩芸汐谈是没用的了,她索性冲龙非夜怒声,“没有我,你什么都别想查到!想知道是谁派我来的,派我来做什么,马上放了我!”

龙非夜可不是苏小玉威胁得了的,他看都没看苏小玉,而是盯着越烧越旺的柴火看,深邃的眼眸里似乎也燃烧起两团怒焰。

苏小玉急了,“秦王,你若伤到我分毫,我苏小玉绝对半个字都不会透给你!说到做到!”

龙非夜冷笑,这臭丫头要是真的想招,早就招了,早就把幕后之主供出来了,至少也会说出一点可以吸引他的信息来。

可是,叫囔了这么久,全是废话!

把苏小玉放下来好好说,压根谈不出什么来,反倒会被她要挟。

这样的把戏,他见多了。

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他就要看看她还能撑多久。

火越烧越大,大锅里的水面开始滋滋滋的冒泡,没一会儿便沸腾了,滚烫滚烫的直冒烟。

苏小玉的脑袋很快就被热烟包围,她只觉得头皮像是被蒸了一样越来越烫,没一会儿,她便大汗淋漓脸。

现在还是早晨,再过一会儿太阳大了,烈日炎炎之下这么蒸,真是无法想象。

毕竟是个孩子,苏小玉难受得想哭,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愿意透露一丝一毫有效的信息。

她大喊,“秦王,你再不把我放下,我真的什么都不说了!”

“韩芸汐,你不觉得奇怪吗?你就不知道我接近你到底为了什么吗?”

“你不会以为我只是想烫伤你这么简单吧?”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不干脆杀掉你吗?我有的是机会!哼!”

“龙非夜,我知道一个秘密,你一个你们永远都猜不到的秘密!放我下来,否则我就算死在这里,都不会再说了!”

……

苏小玉不停地叫喊,可惜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无动于衷,听了这么多废话,韩芸汐也看透了,这丫头一直说要好好谈,可是一点诚意都没有。

此时,一大锅水沸腾到了极点,热水四溅,白烟冲天,苏小玉整个人都被热烟包围住,热得她呼吸都开始难受。

而她浑身上下,尤其是头皮,已经烫得要烧起来了,再这么下去,估计皮肤都要热烂了。

这比直接烫伤还恐怖!

然而,这远远不是龙非夜真正想做的。

他一抬手,暗卫便又将苏小玉那条命绳递到他手中,见状,苏小玉吓坏了,“不要!”

龙非夜才不理睬,他轻轻松了绳子,苏小玉突然下坠。

“啊……啊……呜呜……”

苏小玉吓坏了,大哭出声。

龙非夜停住,她的哭声也戛然而止,发现自己还没掉下去,无比庆幸。

可是,龙非夜却突然又松手。

“啊……不要!救命啊……”

苏小玉大喊起来,声音比之前还大。

龙非夜再次抓住绳子,苏小玉呜呜地哭了起来,可怜得像个没了娘的孩子。

她本就是孩子,却一直不像个孩子,此时此刻倒是像了。

韩芸汐看着看着,原本的解恨感早就没了,心下有种说不上来的难受。这么小的孩子,何必呢?

龙非夜面不改色,冷酷依旧,又一次松手,此时,苏小玉已经距离水面非常近了,热水都溅到她头上,脸上!

她终是开口求饶,“秦王殿下,我投降!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了!”

“秦王殿下,王妃娘娘,我求求你们了,饶了我吧!”

……

龙非夜拽着绳子,只要他再松一次,苏小玉必定倒栽到滚滚沸腾的热水中去,头皮是最先入水的,必被烫到溃疡!

“本王不喜欢求饶的人,你想谈什么,直接说。”龙非夜终是开口。

苏小玉不把事情交待清楚,他是绝对不会放她下来的。

苏小玉抽泣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让自己停下来不哭,“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主子只让我先把王妃娘娘烫伤,之后的事情再听安排。”

这是苏小玉这几天里想好的,最后实在不行,就这样回答韩芸汐,只是,她没想到这句话会用来回答龙非夜。

“你的主子是谁?”龙非夜冷冷问,看不出他是相信,还是怀疑。

“我不知道,我自小一个老嬷嬷养大,两年前开始接受训练,学习武功,然后就被送到这里来。我从来没见过主子,我定时去城北天悦客栈,会有人把密函放在二楼第一间雅座里,我把这里的信息写下来,也放在里头就会有人去取走。”苏小玉又回答,

“那天在客栈遇到楚清歌和沐灵儿又是怎么回事?”韩芸汐也开了口。

“我不认识她们呀,主子让我去跟楚清歌乞讨,把事情闹大,最好闹到大街上。我都还没闹到大街上,你就进来的。”苏小玉想也没想就解释,这些说辞她早就想过好几遍了。

她说着,又呜呜哭起来,“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赶紧放我下来吧,好烫好烫!”

韩芸汐正琢磨着,龙非夜冷声,“你当本王那么好骗吗?再不说实话,本王绝对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秦王殿下,呜呜……我说的全是实话,我不敢骗你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真的真的真的!”苏小玉哭喊着反复强调。

龙非夜眸光一愣,虽是松手!

“啊……啊……”

苏小玉惊恐地大叫起来,很快,脑袋就浸到热水中,她吓得魂都没了,叫得更大声了。

她只觉得整个头皮都缩了起来,烧了起来,烫得脑袋都在疼。

可是,偏偏如此,她竟固执地强调,“我说的全是实话,大实话,我没有骗人,没有就是没有!没有!”

楚天隐会选择苏小玉潜入秦王府,必有他的道理。

这丫头虽怕疼怕痛,却不是轻易能折服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