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58章 出人意料的情况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这情况怕是伤及脑内,情况如何……不好说。”顾北月如实回答。

韩芸汐想,苏小玉被这么烫,是否刺激了脑神经,又或者伤及了颅内供血情况,确实不好确定,估计请医学院的长老们来,也未必会有结论。

只能等了……

她并不是忘了找古七刹算账的事情,只是好歹得把苏小玉这事给处理了再说。

接下来几日,韩芸汐都没有提及古七刹的事情,一直等着苏小玉,可是,这丫头就是一直不醒,而龙非夜也没有离府。

楚西风按照暗卫之前调查的什么都没查到,而且,去找了苏小玉说的那家客栈,竟早就人去楼空了。

“殿下,娘娘,对方非常谨慎,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楚西风心下还真是佩服。

“苏小玉身上没搜出什么吗?”龙非夜冷冷问。

“早搜过了,她的屋子也搜过了,一切都正常。”韩芸汐淡淡道。

“必有痕迹,楚西风,扩大范围再搜!”龙非夜命令道。

韩芸汐本要走了,却突然说,“殿下,待苏小玉醒了,咱们再去药谷鬼吧。”

她好几日都没提这件事,龙非夜以为她会就这么算了的,谁知道她居然还惦记着。

这个女人的善良果然是要分对象的,要她对古七刹善良,似乎不可能!

“嗯。”龙非夜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呢?

韩芸汐这才离开,而她一出门,楚西风立马就开口,“殿下,这丫头潜入府内,不为杀人,不为窃取,还不惜暴露伤了王妃娘娘,此事,太过蹊跷了!”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许久才开口,“就怕专程冲着她来的,只是,为何伤人,着实诡异。”

龙非夜虽然没把话说破,但是楚西风立马就懂了。

楚西风并不知道殿下和哑婆婆在密室里到底说了什么,但是,王妃娘娘的身份他心中是有数的。

苏小玉如此怪异的行径,怕真的是冲王妃娘娘来的,即便猜不透她为何伤人,但是,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

有人已经找上门了,七贵族也好,毒宗也罢,他们都必须加紧提防。

龙非夜琢磨不透一件事,当年西秦皇族男婴换女婴的事情,只有影族和幽族知晓,就影族那白衣公子的行径看,要么另有所图,要么还未确定韩芸汐的身份,至于幽族,至今杳无音信。

可是,这两族也不至于如此伤害韩芸汐,苏小玉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难不成,除了幽族和影族,还有人知晓西秦皇族遗孤的存在?

当然,即便不是为了韩芸汐,他也饶不了七贵族中的几个贵族!当年大秦内乱,两大皇族大战,西秦皇族灭掉之后,东秦皇族元气大伤,正是效忠西秦的狄族发动最后一场大战,联手黑族,风族彻底摧毁东秦的。

当年手握兵权,年年拿东秦军饷的离族,竟在关键时候,解散了大军,宣布中立。

龙非夜要建立属于自己的皇族,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会报仇,会轻易饶了那帮贪生怕死,言而不信,诡诈贪婪之徒。

“君亦邪近来可有动静?”龙非夜问道。

“听说他已经找到药控制马瘟,百毒门那边,王家的人刚刚混进去,还未有消息。”楚西风如实回答。

当时和韩芸汐怀疑到君亦邪师父头上,解释了那场毒物是借助风力下的时候,他便委托药城王老,派人潜入百毒门。

他的人很难潜进去,但是药城王家的药师却很有优势,百毒门在采药方面多少还是要依托药城的。

“谨慎为上,切勿打草惊蛇。”龙非夜淡淡交待。

他翻开了许久没动的《七贵族志》,翻到了风族那一页,只见上头写着:风族,熟知天文地理,奇门遁甲,擅驭风,借风布局、设陷、行兵。

龙非夜一字一字看过去,手有一搭没一搭敲扣着案几,像是在琢磨着什么。

此时,远在北历的君亦邪和白青彦正在琢磨百里茗香的血。

君亦邪琢磨不透这血,只能将它交给白青彦。

“着实怪异,这血中含毒量极高,人竟还能存活。”白青彦一边说着,竟一边轻轻舔了舔那血块,也不知道他尝出什么味道,只见他满脸疑虑,“确实不像是人血。”

“鱼血也不至于呀!如果是鱼血,我早就能看出那些鱼中毒了!”君亦邪认真说。

白青彦没说话,继续舔着血块。

君亦邪犹豫了片刻,低声道,“师父,会不会是养蛊之术?龙非夜再养人蛊?”

养人蛊,正是以毒养人,养出不死不灭,百毒不侵之躯。

“不太像,至少不会用这种慢性毒药。”

白青彦说着,便将血块收了起来,放入袖中,“为师且收,慢慢琢磨。”

君亦邪其实特舍不得这血,他自己也想研究呢,可是,既然师父都把东西收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马瘟的事情查出来了吗?”白青彦问道。

“目前还没什么证据证明的人为的,疫情倒是控制住了,只可惜这一回骑兵得元气大伤了。”

这是君亦邪最郁闷的事情了,正是因为这场瘟疫,让他在渔州岛憋屈了那么久。

“马就是北历的命根子,为师当年离开时就提醒过你,三大马场一定要拿下,这么多年了,你至今就拿下一个天泽马场,你让为师说你什么好?”白青彦不悦训斥。

君亦邪一贯狂佞张扬,可是,在这位师父面前,他却非常乖顺,他低着头,“徒儿知错。”

“借这个机会把南郡马场拿下,还有洪城马场,这两个马场没拿下之前,不许再离开北历!”白青彦厉声命令。

君亦邪竟一点意见都没有,“是,徒儿明白!”

白青彦起身离开,并没有让君亦邪送,他来北历也没有暴露行踪,一直住在康王府的临江别院中,就连北历皇帝都不知晓。

到了临江别院,白青彦一进屋就立马从舌尖上取下一抹带血的唾液,放入瓷碟中,又滴入了好几样药水,谁知道,原本红色的鲜血竟渐渐发生变化,最后变成了黑色的,散发出一股很奇异的腥味,不腻,淡淡的,像是海风拂面的气息。

白彦青将黑色血迹点燃,这血迹竟冒出了白烟来,他闭上眼睛轻嗅,像是抽烟一般享受,要知道这烟里可全都是血迹里散发出来的毒呀,白青彦并不畏惧,哪怕是将所有白烟都吸入鼻中,他都不会中毒。

这样的毒对于他来说,太小儿科了。

当黑色燃尽,鲜血居然又恢复了鲜红的颜色,白青彦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白瓷碟里那一抹刺眼的红,他的眼睛似乎也被染红了。

他沉默了许久才冷笑起来,“竟是鲛人血!鲛族什么时候又回到地面上了!哼!”

也不知道此时白青彦是不是有意瞒着君亦邪,总之,君亦邪一直都不知晓这件事,他对白青彦几乎是无条件服从。心下哪怕是再记恨龙非夜和韩芸汐,他都还是说服自己收心,暂时把北历内部的事情处理掉。

几天过去了,龙非夜仍旧没有搜到苏小玉东西里有什么线索,而苏小玉还是昏迷。

顾北月又来做常规的检查,而龙非夜也第一次过来。

龙非夜坐在一旁不动声色,顾北月行礼之后,旁若无人的检查,两人之间似乎不曾发生过什么不愉快,而实际上如何,唯有他们彼此心中有数了。

“如何?”韩芸汐问道,这丫头昏迷越久,情况是越不乐观呀!

顾北月无奈摇了摇头,龙非夜这才看来,“连顾太医都无能为力?”

“微臣能力有限,殿下恕罪。”顾北月谦虚地说。

“能把本王从阎罗王手里拉回来,本王还是相信你的医术的。”龙非夜冷冷道。

“殿下如此信任,微臣惶恐。”顾北月态度依旧。

韩芸汐站在一旁,总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总之,她没敢开口。

苏小玉头皮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琢磨着苏小玉要是再不醒,她就将护理都交给百里茗香,她还得去一趟药鬼谷呢!

好吧,她心里始终惦记着这件事,就没忘记过!而且,这几天她还一直琢磨要怎么跟古七刹索赔!

龙非夜话说一半,突然,守在榻前的百里茗香惊声,“王妃娘娘,她动了!”

这话一出,顾北月和韩芸汐齐齐敢到床榻前,这一致的动作和速度,真心默契至极,看得龙非夜很刺眼。

“哪动了?”顾北月问道。

“眼睛,她刚刚睁眼了!”百里茗香很激动,这些日子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她守着苏小玉的,虽然不喜欢这个丫头,但是,她还是很用心地守着的。

顾北月立马检查苏小玉的眼眸,谁知道一撑开她的眼睛,她便突然用力拍开顾北月手,一下子自己睁眼了。

醒了!

众人皆是大喜,就龙非夜面无表情坐着,这丫头醒来也好,查不到线索还得继续从她身上下手。

谁知道,苏小玉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龙非夜的表情也变了,苏小玉看了众人一眼,喃喃道,“你们是谁呀?”

这……

众人皆惊,倒是顾北月很平静,“你……你不记得我们了?”

苏小玉摇了摇头,又问,“这是什么地方呀?”

“臭丫头,你失忆了?”韩芸汐又惊又气。

苏小玉抬眼看她,“你谁呀?”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