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59章 我就烫死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她是谁?

韩芸汐又好笑又好气,这个坏透了的臭丫头居然问她是谁?

不得不说,失忆真心是一件令人无可奈何又可恶至极的事情!失忆的人不负责任的忘记了一切得到解脱,没失忆的人却永远记住了一切,太不公平了!

韩芸汐朝顾北月看去,顾北月无奈地摇头,见顾北月这表情,韩芸汐知道苏小玉不可能是装的。之前他们就担心这这丫头会伤到脑,只是失忆这个结果确实令人意外。

不过,失忆总比一辈子昏迷不醒变成植物人来得好吧。

龙非夜走近打量了苏小玉一眼,立马朝顾北月投去质问的目光,顾北月认真点了点头,很确定地告诉龙非夜,这失忆是真的。

看着沉默而又一脸意外的众人,苏小玉也很迷茫。虽然失忆了,她本性到不改,年纪小小,语气不善,又问了韩芸汐一句,“你谁呀,干嘛叫我臭丫头,我怎么臭了?”

这这……

韩芸汐饶有兴致地锊起袖子,准备好好教训,谁知百里茗香却抢先开了口,“小玉儿,不得无理!她是王妃娘娘,你的救命恩人呀,你忘了吗?”

“救命恩人……”苏小玉更迷茫了,她垂头看了看自己,好端端的呀。

“你本是孤儿,被烫成重伤,是王妃娘娘把你救回来的,没有王妃娘娘你早死了!”百里茗香认真解释。

在场的都很意外百里茗香会这么解释,然而,百里茗香也不算是说谎,韩芸汐确实是苏小玉的救命恩人,若非韩芸汐心软,这臭丫头早就被活生生煮熟了。

“烫伤……”

苏小玉一边怀疑,一边检查自己,不经意间摸了脑袋触到纱布,双手立马像触电般缩回来,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头顶的异样,感觉头皮沉沉的,绷得很紧。

“自己瞧瞧!”

赵嬷嬷没好气地送来镜子,苏小玉一见立马大叫起来,“我的头发!我的头发呢!”

此时的她,就像个小尼姑一样,光着头裹了层白纱,五官秀气稚嫩,但表情却是不合年纪的老成。

“头皮都烫坏了,还能有头发?”赵嬷嬷不悦反问。

“谁烫的?”苏小玉好凶。

这话一出,全场寂静,百里茗香和赵嬷嬷都不敢看秦王殿下,无法想象他此时的表情,然而,韩芸汐却看着龙非夜,眼底全是笑意,她差一点点就笑出来声。

韩芸汐都乐了,龙非夜还能怎么样?他继续绷着那张冷脸,不动声色。

“你是不小心烫伤的,幸好抢救及时,等头皮都恢复了,头发还是能长出来的,放心吧。”韩芸汐答道。

她琢磨着这丫头失忆也算是一种新生,等她痊愈了就把她送走吧,她将来的日子还长着呢。

谁知道,苏小玉看着她,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一字一字道,“那我一辈子跟着你,谁敢欺负你,我就烫死谁!”

稚嫩的小脸露出了小恶魔般邪恶的表情,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写满了较真与执着,看得在场的大人们都为之震惊,无法将这话当作童言玩笑。因为,这是承诺!

韩芸汐心头淌过一抹异样的情愫,她上辈子和这辈子都救了很多人,并不乏感恩者可是,却从未没有听到过如此稚嫩而认真的声音。

原本她真没想留人的,可是,听了这话,却鬼使神差地喜欢起这个小恶魔。

“当真?”韩芸汐认真问。

“骗你我就死在这里!”苏小玉想也没想就回答。

“臭丫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小小年纪字字句句如此歹毒,将来还得来!”赵嬷嬷忍不住训斥。

天晓得这臭丫头之前是什么性子,必定是极坏极坏的。

然而,韩芸汐却很喜欢,如果说刚刚是煽情了一小把,那么现在便是动真格的想留下这丫头了。

“好,以后你便跟着我,要敢生异心的话……”

韩芸汐说着,嘴角够起危险的邪笑,缓缓倾身逼近,轻声,“我就毒死你!”

苏小玉一愣,随即又是一副傲娇的表情,“哼,我永远不会!”

顾北月临走前,韩芸汐低声问,“这丫头还好得了吗?”

“如果下官没诊错的话,她脑中有淤,怕是这辈子都好不了了。”顾北月淡淡说。

顾北月都这么说了,韩芸汐还是放心的,但是,龙非夜并不放心。

事后,他断断续续找了不下十位神医级别的大夫给苏小玉诊断,每个大夫得出的结论都是一致的,这丫头受了惊吓,又伤了脑,怕是一辈子都好不了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就这样,苏小玉继续在秦王府里留了下来, 当日她就在屋里坐不住,顶这个大光头竟也敢出房门,在院子里溜达,看着赵嬷嬷连连摇头。

“茗香,你记恨这丫头吗?”赵嬷嬷问道。

“王妃娘娘都不记仇,茗香怎么会跟一个小孩子记仇呢?”百里茗香浅笑道。

赵嬷嬷甚至欣慰,叹息说,“那些事儿小孩子都忘了,咱们也忘了吧!”

百里茗香并没有回答,这些日子她都默默地在寻找,希望能在云闲阁里找到苏小玉留下的蛛丝马迹。

苏小玉失忆了,可是,她背后的人必定还盯着王妃娘娘呢!

处理好苏小玉的事情后,韩芸汐同龙非夜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们马上去药鬼谷吧!耽搁了那么多天,我要跟古七刹算上利息的!”

龙非夜嘴角微微抽搐,“你背后的伤还没好呢。”

“不碍事,再上两次药就好了。”

还有什么比去找古七刹算账来得重要的呢?韩芸汐等这个机会已经等很久了。

虽然,韩芸汐说句好话,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基本就可以把这个冷面王爷拿下,但是,事关到她本身的事情,她基本是拿不下的。

龙非夜淡淡道,“那等再上两次药再去。”

“殿下,之前就说好马上去的。”韩芸汐认真说,如果不是苏小玉的事情耽搁了,他们现在早就在药鬼谷了。

那时候龙非夜满心都是解药份量的事情,确实随口就答应了。

可是现在,他反问道,“你不是没马上去吗?”

“我……你……”

伶牙俐齿的韩芸汐突然不知如何回答他了。

“伤好了就去,本王不食言。”龙非夜认真道。

他好像已经食言了,可又不算是,韩芸汐也不说话了,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咳……”

龙非夜轻咳了下,避开她楚楚动人的视线,“去休息吧。”

韩芸汐正要绕到他面前来,用眼神征服龙非夜,可惜,龙非夜先一步转身走开了。

“殿下……”

韩芸汐可以温柔地唤了一声,某人只当没听到。

好吧,她放弃了,温柔起来自己都浑身起鸡皮疙瘩,更别说发嗲了。

她想,如果有一天她冲他发嗲的话,他一定会逃得更快。

求人不如求己,韩芸汐决定回云闲阁去趴一天,让伤口晾一天,就不信好不了!

其实,龙非夜并没有远走。

他就站在院子拱门内侧,靠着墙,冰冷的脸上表情诡异极了,就像个调色盘,无法形容。

确定韩芸汐走后,他才走出来。

韩芸汐的伤口原本结痂了,被龙非夜重新处理好,这天的时间恢复得很好,基本没什么大碍了,就是被百里茗香误伤的地方才刚刚结痂,得注意着。

她找了百里茗香来上药,百里茗香正要劝,她倒是自觉地说,“不必包扎了,就这么晾着吧,好得快!”

百里茗香大喜,目光掠过韩芸汐的腰部,只见浅浅的凤羽胎记在丝被的掩盖下,只露出了一点点。

百里茗香知道,这是一个机会,她得想个办法让秦王殿下过来。

“去拿本毒经过来吧。”韩芸汐闷得慌。迷蝶梦一直没有什么进展,让她都懒得神游解毒系统了。

其实,她挺怀疑迷蝶梦被破解的可能,因为线索太少了呀!

她原以为龙非夜会挺着急这件事的,可是,就他那态度看来,似乎一点儿都不急。

他的心那么大,他的天下那么大,为何迟迟不见他有什么大动静呢?

借赈灾一事,夺了天宁中部三大郡之后,似乎也不见他有什么动静了,他不着急吗?

成日忙,又再忙些什么呢?

其实韩芸汐特向往戎马倥偬,征战天下,她希望自己的毒术更厉害一些,希望自己会武功,会权谋之术,能同龙非夜并肩作战,打出一个新天下。

如此美好地想着想着,百里茗香把毒经过来的时候,韩芸汐已经睡着了。

百里茗香连忙小心翼翼替她披上丝被,披到伤口下方半腰处,生怕她着凉。

守了好一会儿,百里茗香便坐不住了,她的犹豫全写在脸上,是指缠绕摩挲了许久,终是下了决心。

王妃娘娘的伤快好了,再不借机弄清楚秦王殿下的态度,日后怕是再无机会了。

她毅然起身下楼找了赵嬷嬷,“嬷嬷,我有急事找殿下。”

即便身处秦王府,要在这府上找到秦王殿下也都不是容易的事呀!至少百里茗香不知道怎么找,也不敢随意靠近那座充满神秘气息的寝宫。

“怎么了?”赵嬷嬷很纳闷,百里茗香进府以来,还从未找过殿下呢。

“王妃娘娘背后的伤有点麻烦,她又睡着了,我不敢擅自做主,想问一问殿下。”百里茗香答道。

“怎么了?化脓了吗?”赵嬷嬷大急。

“不是。就是用药的问题。赵嬷嬷,你能把殿下找来吗?娘娘那儿,我得守着!”百里茗香说道。

赵嬷嬷不敢耽搁,立马就去找……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