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60章 比较喜欢酒红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赵嬷嬷离开后,百里茗香立马回阁楼上去,心跳本就很快,再加上走楼梯走得急,她都气喘吁吁起来了。

在门口调整了好久,才进屋去,她倒不担心王妃娘娘会突然醒来,既然这么做了,她必是有对策的,她紧张的终究还是要面对秦王殿下。

她在门外侯着,一颗心忽上忽下,慌张惶恐,都有些呼吸不过来了,这辈子就不曾做过什么心虚的事情,好担心再殿下面前做戏做不下去。

好吧,她忘了自己其实一直都在秦王殿下面前做戏,明明很喜欢,却装得一点点仰慕之情都没有,纯粹就是个毕恭毕敬的下属。

很快,龙非夜就过来了,知道韩芸汐睡着,他的脚步都放轻了,“怎么回事?”

“娘娘背后的伤口有个地方伤得蛮重的,臣妾怕留疤,不敢随便用药,又见娘娘睡得正香,不忍扰醒来,所以,只能询问殿下了。”百里茗香欠着身,低声回答。

龙非夜二话不说便进屋,百里茗香松了一口气,连忙跟进去。

榻上,韩芸汐仍是只着肚兜,非常清凉地趴在榻上,暗色系的丝被只盖到半腰处,远远看去,红帐软塌中冰肌雪肤,若隐若现,有种说不出的暧昧感。

龙非夜走近,一眼就注意到,韩芸汐的肚兜和之前的不一样,今日这肚兜是浅白色的,比起之前的酒红色来,少了些许性感,多了几分清纯。

他甚至发现这肚兜的带子比之前还细一些,好吧,他的眼力向来就很好的,扫一眼基本可以把一个人看穿,何况是一件肚兜?

当然,他也看到了她两个溃疡的伤口都好得差不多了。

他这一看就看了许久,沉默了许久。

百里茗香在一旁侯着,将一切看在眼中,虽是个黄花大闺女未经男女之事,然而,殿下眼中那一抹男人特有的深沉她还是看得懂的。

百里茗香的心一点点地下沉,差一点点就撑不住,装不下去。

她来秦王府,从来没想到会撞见那么多,遇到那么多,她就只是一心想来报恩而已,她一而再地告诉过自己,不要多看!

可是,谁能料到,她进行得把秦王殿下引到这里来呀!

“殿下……”百里茗香终是出声了。

龙非夜这才缓过神来,他坐到榻边,韩芸汐侧着脸睡觉,或许是太累了,确实睡得很香。

“哪个地方?”龙非夜低声问。

百里茗香深吸了一口气才走过去,她当着龙非夜的面,故作随意地将丝被拉下,这下,韩芸汐整个后背便全都暴露了。

百里茗香并没有马上指出伤口所在,而是收起丝被,随手放置在一旁去,这样便留出了时间。

正是这空隙,龙非夜猎人般的眸光将韩芸汐的后背一一扫过。

像是欣赏一件真品般,从肩胛往下,沿着玉背的弧度,一路看下来,直达臀部,也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第一次看到了韩芸汐腰椎下那一抹浅红。

本是目光一扫,而见了这浅红,他便转头认真看了过来,发现这浅浅的胎记像极了展翅的凤凰双翼。

他并不知晓这凤羽的含义,只是好奇,伸手轻抚过,温柔轻缓,压根就不避讳百里茗香在场。

这双握剑的手,沾染了无数鲜血,多么残忍冷酷,竟也会有如此温柔的动作呢?

百里茗香看得心都快化了,只觉得自己像在做梦。她总算是弄明白了,原来殿下之前也不知道这个胎记的存在呀。

就他如今这反应,怕是也不知晓这个胎记的来头了,百里茗香避开眼,在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压在心上好几日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既然殿下不知晓,那么她便绝不出卖王妃娘娘,她没有任何犹豫,决定让这个秘密烂在自己心中!

许是察觉到背后的动静,睡得正熟的韩芸汐竟要翻身!

龙非夜立马放手,可惜已经来不及了,韩芸汐已经侧身过来眼看就要仰躺下去!

她背后还未痊愈,而且刚上药,仰卧不得呀!

要知道,这些天夜里不是百里茗香守着,就是赵嬷嬷守着,就怕她睡迷糊了,一个翻身就动到伤口。

百里茗香大急,然而,龙非夜却一手撑住她的后背,拦住了。

韩芸汐并没有醒,不是她一睡就跟死猪一样,而是她习惯了。这些天来,她夜里也常翻身,赵嬷嬷和百里茗香都是拿枕头给她撑着,要不就是硬把她翻过来继续趴着。

一开始她还会醒,多几次就习惯了,把自己放心交给她们,放心睡。

稳住韩芸汐后,龙非夜小心翼翼地将她缓缓翻过身,继续趴着,见韩芸汐没醒继续睡,龙非夜终是忍俊不禁,无奈苦笑。

他笑了!

百里茗香第一次知道,原来殿下笑起来是这个样子的,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

原来,他真的会笑。

“伤口在哪里?”龙非夜问道。

百里茗香这才缓过神来,指着一个小小的结痂处。

“这边伤得不浅,如果继续用王妃娘娘给的药,会促进愈合,但恐怕会将来脱痂了伤疤难消除,所以奴婢不敢继续用药。”百里茗香低声回答。

“然后呢?”龙非夜冷冷问。

“据奴婢所知,太医院里有一种名叫黑玉凝脂露的药水,既可蹙紧愈合伤口而且能预防留疤,结痂层一脱离直接没有伤疤,不用再消除。必定不是小事,奴婢不敢擅作主张。”百里茗香恭敬禀道。

龙非夜并没有迟疑,冷冷道,“安排人去取药,你先退下吧。”

本就只为确定胎记的事情,可是,突然就被赶,百里茗香心下还是空落落的。

“是。”她缄默地退下了。

龙非夜又朝那凤羽胎记看去,越发觉得这胎记的形状特殊,他靠近正想再看认真些,谁知道,韩芸汐突然醒了。

她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呵欠,“茗香……”

话刚出口,她便察觉到不对劲了,侧身回头一看,竟见龙非夜也朝她看来。

“啊……”

韩芸汐大叫起来,龙非夜突然不知如何是好,明明是在自家中,却有种做贼的感觉。

他不高兴了,一把捂住韩芸汐的嘴。

韩芸汐算是彻底清醒了,惊慌未定,看着龙非夜,却发现龙非夜垂着眼打量她呢。

她顺着他的目光看下来,这才惊知自己春光外泄!她想拉丝被遮掩,可惜,丝被被百里茗香收到尾去了,拿不到!

她急了,伸手捂了龙非夜的眼。

于是,这二人,一个捂嘴,一个捂眼僵持了。

她想说,说不出;他想看,看不到。

“唔……”她开始挣扎。

终究还是龙非夜让步,先放开她的嘴。

“闭上眼睛!”她认真要求。

龙非夜直接回头,不看她,也顺势挣脱了她的手,她这才后知后觉,这个男人如果真的要耍流氓,她既遮不住他的眼睛,也遮不住自己的。

他背着她坐着,她是看不到他的表情了,连忙起身拉来丝被裹好,“你可以转过来了。”

谁知道,他竟没转身,解释了百里茗香刚刚说的事,便起身往门外去了。

就这样走了?

韩芸汐突然有种自作多情的感觉,可是,龙非夜临出门前才道,“女人,你背后的胎记很好看,还有,本王还是喜欢酒红色。”

说完,他大步离去,不走的话有些事情还真的很难控制住了。

而韩芸汐僵化在床上,半晌才缓过神来,想起上一次自己穿的确实是酒红色!

这个……坏蛋!

低头瞄了自己那一抹浅白一眼,韩芸汐羞红脸的同时,喃喃自语,“浅白比较好看好不好!”

确定龙非夜真走了,她很快就下榻,取来手拿镜,罩着大镜子看自己的后背。

她真不知道自己背后有胎记,这么照并不好看,她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在腰椎上看到那一抹浅红,像是翅膀一样,确实挺好看的。

所以,龙非夜刚刚看到了下面来了?

韩芸汐的眼睛扑簌了半天,也不知道想什么呢。

事后,百里茗香被韩芸汐训了一顿,百里茗香先是沉默着,后来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王妃娘娘,你和殿下本就是夫妻,这又有何关系。”

韩芸汐没说话,百里茗香也沉默了,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只是,很快她便打趣地说,“王妃娘娘,殿下宠你,你可别苦了殿下……”

韩芸汐哭笑不得,她和龙非夜这个“丈夫”之间,岂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呀!

她睨了百里茗香一眼,仍是没说话。

百里茗香笑了笑,也不做声了。

又过了一日,韩芸汐背后的伤口便全都好了,就等着脱结痂,百里茗香派人去太医院求药的时候,顾北月得知了此时,专程送了一瓶止痒的药水过来。

结痂和脱痂的时候是最痒的,有顾北月这药水护着,韩芸汐躲过了这痛苦的一劫。

这日清晨,她和龙非夜正要启程去药鬼谷,宫里突然来人了,说是宫里收了一批奇花异草,楚贵妃邀王妃娘娘去御花园游赏。

笨蛋都知道游赏什么的是借口,这里头必有诈。

事情怎么那么多呢?

韩芸汐烦躁了,真心不想去,然而,她都还未开口,龙非夜便替她推了,“本王和王妃有要事出城,心领了楚贵妃的好意。”

她楚贵妃毕竟不是太后,不是皇后,秦王一句话还是可以打发的。

就这样,韩芸汐愉快地和龙非夜出城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