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61章 把哑婆婆交出来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和龙非夜一道去药鬼谷好几次了,每每都是匆匆去,匆匆回,急着求药救人。

然而,这一回却完全不一样。

马车里,龙非夜不急,韩芸汐急,如果不是因为她背后的伤刚好,龙非夜不让,估计这会儿不会坐马车,会直接骑马了。

马车里,龙非夜还是以往一样,慵懒懒倚躺着,手里捧着一卷经籍。

他如此安静的模样,让韩芸汐想起了在江南梅园的那些日子,她并不想打扰他,可是,着实忍不住。

犹豫了一会儿,韩芸汐便开口了,“殿下,你带了多少暗卫?”

龙非夜仍专注的书上,淡淡道,“几个。”

“不够吧?”韩芸汐认真问,天晓得她是去索赔还是踢馆的呢!

龙非夜这才抬眼看她,“带本王还不够吗?”

他带暗卫只是为方便罢了,并不是为对付古七刹的,古七刹已经两次败在他手下,基本是被他踢出防御范围了。

古七刹在糜毒解药里参杂了假药,想必只是为骗份量私藏而已,也玩不出什么手段的。

在解药份量这件事上,辩解起来,韩芸汐总不会相信古七刹,而不相信他吧。

所以,此行,龙非夜并没怎么放心上,到时候韩芸汐想做什么,他由着她便是。

好吧,韩芸汐承认自己多虑了。

见龙非夜那不悦的表情,她玩笑道,“殿下的武功加上臣妾的毒术,咱们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你带我行走江湖吧!”

谁知道,龙非夜竟回了一句,“没空”然后,继续低头看书。

韩芸汐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明明是在开玩笑,他没听出来吗?

实际上,龙非夜的意思是没空和她闲聊,是韩芸汐自己没听出来,不过她闭嘴了便好。

龙非夜从小到大都喜欢看书,最讨厌的事便是看书的时候被人打扰。

韩芸汐其实也随身带了医书、毒经的,可是和龙非夜同坐一辆马车,她就是心不在焉,什么都看不下去。

其实,不仅仅是同坐一辆马车,就是在秦王府里,知晓龙非夜在府上,她也很难沉下心做事,反倒是龙非夜不在的时候,她常常一个人静默地忙碌,忙得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

才过去一天的时间,以马车的速度抵达药鬼谷最快也得两天,韩芸汐拿出那瓶糜毒解药来把玩。

闲着没事,她便将解药里那些无效药粉分离出来,放置在另外的瓷瓶中,而剩下便是纯解药了。

原本八分满左右的解药,分离出四分无效药粉,其实真正的解药就只剩下四分左右,所以,古七刹坑了秦王四分解药!

表面上数据是这样的,但是,韩芸汐可没那么傻。

因为,按照韩芸汐掌握的蛇果的份量来计算,如果蛇果用光了,至少能配出满瓶的解药来,如今手里就只有大概四分解药,所以古七刹就坑了龙非夜大概六分解药!

韩芸汐并不知晓弥天红莲和熊川的大小,份量,所以,还存在另一种情况,那就是蛇果用剩了,熊川和弥天红莲里有种用光了,如此一来,配制出来的解药是不会满瓶的,所以不清楚古七刹到底坑了龙非夜多少。

韩芸汐默默计算了一番之后,将解药和无效药放到龙非夜面前,“殿下……”

“嗯。”龙非夜只是随口应了一句。

韩芸汐却坐过去,认认真真地将她刚刚计算出来的两种情况和龙非夜说了一边,她说的还不是“大概”、“左右”的数据,而是精密到几钱。

龙非夜一开始也没说什么,可是,很快,他就抬起头来看韩芸汐。

“殿下,我以蛇果的份量为标准,算出这两种情况,就是一钱也得讨回来。”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看着她,没说话。

韩芸汐这才察觉到这个家伙的不对劲,正要开口,龙非夜却一把搂住她脖子,将她拥入怀中,钳制住。

莫名其妙!

韩芸汐正要挣扎,谁知道,龙非夜冷冷警告道,“本王没空,再吵丢出去。”

韩芸汐这才明白这家伙刚刚那句“没空”的真正含义,瞬间傻掉了。

外头的车夫一直偷听着里头的动静,听到秦王殿下这句话,心下忍不住感慨,王妃娘娘就是不一样,换做别人吵了殿下看书,殿下哪里还会废话警告,早直接一脚踹出来了。

韩芸汐识相地闭了嘴,靠在龙非夜怀中里正好看到他手里的书,她这才发现这是一本纪录北历国三大马场的手抄本。

龙非夜此时翻到的这一页,记载的是天泽马场的水草分布情况。

天晓得龙非夜从哪里弄来如此机密的书卷,把这一整本看完了,也就把北历三大马场便掌握的心中,换句话说也就是把北历的命脉掌握的心里了。

上一回北历内奸一事对天宁是极大的挑衅,这家伙看似一直不动声色,其实早就对北历有所行动了,韩芸汐知道北历这三大马场是逃不出龙非夜的手掌心的。

关于北历,她还想多问,可是一想起龙非夜刚刚的警告,她还是默默地不出声。

谁知,没一会儿,龙非夜竟淡淡问,“看完了吗?”

韩芸汐确实在看,“看完了。”

龙非夜翻了一页,将书往下放了一些,一边看一边说,“借这次马瘟,我们的人已经打入天泽马场,昨天刚刚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天泽马场实际的掌控权不在皇子手上,而在君亦邪手里。”

这句话的重点应该是“君亦邪”,可是,韩芸汐所有注意力却全在“我们”二字上,他说“我们”!

这算不算又进了一步呢?

这远远比依偎在他怀中,感觉还要近一些。

殿下,能与你并肩作战那臣妾的此生最大的荣幸!

韩芸汐满心欢喜,认真说,“殿下,君亦邪其实很好对付。”

“此话怎讲?”龙非夜不解。

“以毒攻毒,他最擅长的是毒,所以,毒也就是他的弱点。没有人会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永远都小心翼翼保持戒备的。”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很认可地点头,“你呢?对付你也要以毒攻毒?”

“殿下要对付我吗?”韩芸汐笑了。

“需要吗?”龙非夜反问。

“当然不需要!”韩芸汐想也没想就回答。

“嗯,一直都不需要。”龙非夜淡淡说。

韩芸汐总觉得这话听起来好奇怪,却又说不出奇怪在哪里。龙非夜唇畔泛起一抹笑意,并不多解释,继续看书。

韩芸汐也就没多想了,同他一道看,看着看着,他们便又聊起了北历的事情。

聊着聊着,韩芸汐挪了几次位置,让自己依偎得更舒服些。她的动作是那样自然,而龙非夜也没注意,仿佛都习惯了。

车夫在外头一直听着,心中无限感慨,“秦王殿下,不是说再吵就丢出来的吗?怎么就聊不停了呢?”

马车疾驰,离药鬼谷越来越近了。

谁知道,就在距离药鬼谷只剩半天的路程时,有人从一旁草丛里杀出来,站在道路中央,企图拦下龙非夜的马车。

龙非夜的马车岂是轻易拦得了的?

车夫看到了路中人,并没有留下的打算,更没有减速,仍是往前疾驰。

谁知,那人竟大喊,“韩芸汐,你给我下来!”

龙非夜自是察觉到有人拦路,韩芸汐却什么都不知道,她很意外,掀起车帘来,竟见不远处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快一年没见的沐灵儿!

眼看马车就要冲过去了,沐灵儿还不让开,韩芸汐立马让车夫停车。

真真是急刹车呀,差一点点就把沐灵儿给撞飞了,然而,沐灵儿那气质干净是小脸上不见分毫恐惧,反倒写满了怒意。

这丫头怎么了?

韩芸汐坐在高高的马车上,挑眉看她,“找我干嘛?”

沐灵儿竟拔出长剑,直指过来,“韩芸汐,你是我见过最最虚伪的女人,马上把哑婆婆交出来!否则我不客气了!”

韩芸汐莫名其妙,“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心知肚明,你少装了!马上把哑婆婆交出来,否则你就受死吧!”沐灵儿极怒。

韩芸汐越发的不理解,“我早就跟你说过,哑婆婆坠崖而亡,你发什么疯呢?”

沐灵儿冷笑起来,“你真虚伪,当初你还怀疑是我沐家人追杀才导致哑婆婆坠崖的,亏我还那么认真跟你解释,呵呵,如今想起来,真是可笑!”

“你到底想说什么?”

韩芸汐实在不明白,当初龙非夜囚禁了沐灵儿,是她去放人的。

那时候她已经知晓哑婆婆坠崖的事情了,却假意拿哑婆婆来要挟沐灵儿,让沐灵儿说出沐心的事情来。

见沐灵儿对哑婆婆的关心,她说出了哑婆婆坠崖的事情来,并且也怀疑过那帮追杀楚西风和哑婆婆的人是沐家人,毕竟沐家的嫌疑是最大的。

时隔那么久,沐灵儿突然找来是什么意思?口口声声骂她虚伪,又是什么意思?

面对韩芸汐的不解,沐灵儿更加愤怒了,她厉声,“韩芸汐,明明就是你和龙非夜把哑婆婆囚禁起来的,你还装?你还骗我!有意思吗?”

韩芸汐愣了,随即失声而笑,“笑话,沐灵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和龙非夜囚禁哑婆婆?

这怎么可能?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