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66章 韩芸汐的严肃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古七刹捡起来的碎片是什么颜色的呢?是不是黑白都有?

不,这些碎片居然还是白色的,就是瓷瓶原本的眼色,一点点变化都没有!

两堆碎片紧挨着摆放在茶桌上,一黑一白对比如此明显,这是铁一样的证据,任何人都无法忽视。

铁证如山,证明了只有满瓶的份量才能使瓷瓶变化,八分满的份量办不到。

而韩芸汐拿来的那个瓷瓶,内面全都是黑的,所以,龙非夜从古七刹这拿走的解药,正是满瓶的!

韩芸汐和龙非夜皆是心惊,两人相互看着对方,表情各异,韩芸汐有些严肃,而龙非夜……竟依旧喜怒不形于色,不动声色!

古七刹看得都有些欣赏了,不过欣赏归欣赏,这一回他费尽了心思,想出了如此巧妙的一招,断然是不会放过龙非夜的。

“丫头,如今就只有五成解药,所以大人我用折半的份量来做实验,模拟了满瓶和八分满两种情况。满瓶的份量才足以让瓷瓶变黑,八分满根本办不到,这个证据,你还满意吗?”古七刹耐着性子,慢慢问。

韩芸汐始终盯着那些碎片看,没出声。

古七刹很聪明,他不急着把矛头指向龙非夜,而是激将韩芸汐,他冷笑起来,“秦王妃,你好歹也是圈子里混的,为了区区一成解药,这么大老远跑来坑大人我,你也是蛮拼的呀!”

韩芸汐立马抬眼看他,分明有些愤怒。

“怎么,铁证如山,你还要狡辩?你要怎么辩呢?幸好大人我多留了个心眼,要不还不知道会被你们黑成什么样子呢!啧啧啧,这个世界真危险呀!”古七刹感慨起来。

看着韩芸汐肃然的小脸,一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龙非夜终究是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他很清楚面对古七刹如此挑衅,他该开口辩解了,可是,他该如何辩解?

古七刹这陷阱挖得太专业了,哪怕他已经和药城王老学习了很多关于糜毒解药的知识,他终究还是防不了古七刹这个药剂天才。

他并没有低估古七刹的专业能耐,而是低估了古七刹的目的,他隐隐觉得这家伙又掺假又留了这么一手,似乎刻意要把韩芸汐引来的。

“哎呀,王妃娘娘,你倒是说话呀!到底是你坑大人我,还是大人我坑了你?你来讨什么债呢?”古七刹的语气特夸张,让人听了都有揍他的冲动了。

如此挑衅韩芸汐,龙非夜可忍不住,正要开口,谁知韩芸汐却怒声,“古七刹你够了没?有人是有脸不要脸,你就是那种生来就没脸的!”

古七刹愣了,这丫头竟还骂他,证据都摆在眼前了,这丫头竟还不去质疑龙非夜?

龙非夜亦是意外,本该紧张的,可也不知为何,他嘴角竟泛起了一抹浅笑。

古七刹正要据理力争,岂料韩芸汐竟义愤填膺,拿起剩下的假药粉冲古七刹迎面撒去,“古七刹,这才叫铁证如山!什么我坑了大人你?说得好像你从不坑人一样!满瓶不满瓶待会再说,这掺假的事你先给我解释清楚了!”

药粉撒满了黑色面罩,甚至粘上了古七刹长长的睫毛,他本该生气的,可是,看着这丫头暴怒的样子,他就是生气不起来。

精心布下这个局,等了大半年的时间,他也不介意再让一步。

他伸手轻轻弹了弹睫毛,这手瘦骨嶙峋皮肤发黑,十分恐怖,可是,这一举一动却透着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优雅感。

他弹去睫毛上的药粉,又慢条斯理地拂去黑色面罩上的药粉,这才开口,“大人我敢做当地,对,大人我就是掺假了!怎么样?”

这语气真是又跩又屌,韩芸汐听得很不舒服,她冷笑道,“说得那么大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心甘情愿承认的。”

不久之前,他俩还进行了一场计算强度极高的争辩,她可是费了不少劲才证明那假药粉是他掺的,不是她和龙非夜故意放的。

古七刹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丫头能不能再毒舌一些呢?

“你到底想怎样?”古七刹问道。

“假一赔十!”韩芸汐早就想好了。

古七刹很大方,“呵呵,假一赔百大人我都赔得起,只是,到底假了多少份量,必须弄清楚!没干过的事,大人我不认!”

这话,又将话题给拉到“份量”上来。

依照蛇果的份量,配制出来的解药就只有六成,龙非夜只拿到四成,剩下的全是假药粉,古七刹拿出了一成来,还有一成下落不明。

如果这一成是古七刹私藏了,那么古七刹就得赔偿韩芸汐两成,两成假一赔十则是二十成,相当于两瓶满瓶的解药。

如果这一成是龙非夜私藏了,那么古七刹就只需赔偿韩芸汐一成,一成假一赔十便是十成,相当于一个瓶满瓶解药。

糜毒解药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如今要重新找齐那三味药草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了,这赔偿绝非小事。

古七刹特意看了龙非夜一眼,笑道,“秦王殿下你说是吧?”

这时候,韩芸汐又朝龙非夜看了过来,她那素雅的小脸严肃得和解毒救人时有的一拼了,甚至还要严肃一些。

龙非夜并不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女人的眼睛,可是, 这却是第一次完完全全看不透。

韩芸汐这么看着他,是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龙非夜看似平静,可是手指扣桌的动作早出卖了他。

生平第一次在一个女人的注视下,感到不自在!

其实,龙非夜现在最需要做的事便是反驳古七刹,可是,他该如何反驳?

古七刹说的没错,确实铁证如山。

他可以现在承认拿了满瓶的解药,可是,他该如何解释那没掉的两成哪里去了?

眼前这个女人可不是笨蛋,再加上来的路上被沐灵儿那么一闹,任谁都会想到哑婆婆那件事去呀!

毕竟,糜毒的解药就只有一个用毒,就是解糜毒!

龙非夜沉默着,韩芸汐看着他,缄默而严肃,两个人之间似乎渐渐弥漫起紧张的气息。

“秦王殿下,您说话呀。”古七刹这个“您”字看似客气,实则步步紧逼,“秦王殿下,你一直急着找糜毒解药,原本给了大人我一年的期限,后来又缩短为半年,想必也是急着解毒救人吧?您别救了人又反咬大人我一口,大人我又帮你找药又帮你制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说是吧?”

这话一出,韩芸汐缓缓蹙起了眉头。

面对韩芸汐复杂的目光,龙非夜的俊眉锁得更紧了,冷肃的外面之下,天晓得他的心到底是如何惊涛骇浪的!

“哎呀,秦王殿下,您给句话吧!大人我给你的确确实实是满瓶,你赶紧说个话,别让王妃娘娘误会了,大人我赔不起呀!”古七刹故作哭腔,嘲讽味道十足。

龙非夜和韩芸汐对视,依旧沉默。

古七刹非常喜欢此时的气氛,他冷笑起来,“你们夫妻俩别在这里演戏了,你们手上到底有多少真药,你们最清楚!反正大人我就只私藏了一份,假一赔十大人我认了!其他的,一概不认!”

谁知话音一落,韩芸汐突然舒展了眉头,冲龙非夜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她想到了!

她方才至今看着龙非夜,都一直在想,很努力的想古七刹这铁山如山背后的破绽!

她压根就没有怀疑过龙非夜,在这件事上,龙非夜怎么可能会骗她呢?

她坚信古七刹给的就只有八分,所以,她执着地一直想着要如何反驳古七刹,要如何证明古七刹的证据是有漏洞的。

总算被她想到了!

“古七刹,本王妃和殿下可都没承认这些破玩意就是证据!你心急什么呢?”韩芸汐冷冷说道。

龙非夜非常意外,这个女人什么意思呢?

古七刹倒抽了口凉气,人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个丫头倒是见了棺材还不知道死活!

“这些不是证据是什么?韩芸汐,耍赖也没你们这样的吧?”古七刹的语气亦是凉了下来。

“天晓得你给殿下的瓶子是不是本来就是黑的?掺假的事你都干得出来,你本就不是信用之人,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呢?”韩芸汐挑眉反问。

这话一出,龙非夜险些失声而笑,而古七刹却差一点点就真喷出鲜血了,“韩芸汐,你!你你你!”

“我?我怎样?你怎么能证明你给的瓷瓶一开始是白的,怎么证明这些黑迹不是本来就有的?”韩芸汐追问道。

古七刹真的生气,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的脑袋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那么聪明?连这个破绽都想得到!他深思熟虑了那么久压根就没考虑过这一点。

这个臭丫头怎么不去当状师呀!

但是,古七刹很快就冷静下来,他自信满满地说,“时间!韩芸汐,时间可以证明!”

“被药损毁的程度和时间有关系,不信我们可以再拿瓷瓶检验一次,原本就染黑的瓷瓶,而装药后再染黑的瓷瓶这颜色一定是有区别的!”古七刹认真解释。

韩芸汐笑得很不屑,“古七刹,你算了吧!瓷瓶都是你提供的,谁知道你有没有在瓷瓶上动手脚呢?”

古七刹真的要吐血了,他冤枉啊!

事情都到这份上了,韩芸汐难道就不怀疑龙非夜呢?非得真怀疑他?

“臭丫头,你既然这么说,老子也无话可说,总之,老子不认!就是不认!”古七刹气呼呼的说道。

“由不得你认不认!”韩芸汐的语气强硬了起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