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71章 白衣公子的厌恶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月华如梦,白衣胜雪,一股清华之气在白衣男子身上缓缓流溢,清逸绝尘,超凡脱俗、

他的眸色和平安详,永远都那么安静温柔。他望着秦王府的方向,眼中总会透出两三分怜悯。

他站了许久许久,秦王府都恢复了平静,空中都不再有烟火,他却还不离开。

似乎是走神,也似乎在想事情,也似乎只是流连,所以忘返。

直到不远处传来动静,是秦王府的守夜的暗卫在巡逻,他轻轻叹息,刹那间便凭空消失不见了。

既然幽族已经找到秦王府来了,那他也该去会一会他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了。

帝都的夜,寂静得很严肃,白衣在街巷暗影里掠过,这些街巷,正是苏小玉之前走过的。

隐藏在巷陌民宅里的,正是楚天隐在天宁帝都的藏身之地。

此时楚天隐还没睡,正在院子里把玩着一把做工精致的弩。

“这么晚了,还未休息,看样子我来也不算是打扰。”白衣男子人未到,声先到。

楚天隐大惊,手中的弩差一点点就掉在地上,他起身环视周遭一眼,半个人影都没瞧见。

但是,他知道是影族那个白衣家伙来了!

“还不出来,我找了你不下十次!为何不见?”楚天隐质问道。

上一次他和端木白烨来贺寿,就找过这家伙了,可惜,他一直不肯见他,送去的信函也一封都没有回复。

当年影族和幽族共同守护西秦皇族遗孤,幽族楚家隐瞒身份,追随西周皇帝,经两代人的努力的,如今已经掌控了西周半数兵权,在西周站稳了脚跟。而影族,如今就只剩下这个白衣家伙,他还是个药罐子,病秧子,一直靠药物养。

两家的联系虽然不多,但是,这些年来都还是清楚彼此的动向的。楚天隐非常不满的一件事便是这些年楚家一直没停止过寻找皇族遗孤,影族这家伙却并不怎么把这件事放心上,一点都不着急。

“秦王府那个苏小玉是你的人吧。”

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在静夜里,显得格外迷人,可惜,楚天隐不是女人,否则必会一听钟情的。

他循声朝屋顶看去,便见白衣公子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屋脊上。楚天隐使轻功飞上去,二话不说,竟动起手来,要去解白衣公子的蒙面。

白衣公子看似不动,可是,眼看楚天隐的手就要抓到那白纱了,他立马就凭空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落在院子里了。

楚天隐追下来,冷哼,“多年未见,也不露个面?”

他自是见过白衣公子的真面目,只是,他不喜欢白衣公子蒙面来见,他们应该是最亲密无间的盟友,白衣公子这一层面纱让他有种不该有的疏远感。

白衣公子在石桌旁坐下,淡淡道,“你不会愚蠢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挑衅秦王府吧?”

楚天隐潜伏在天宁帝都,一方面是因为韩芸汐,另一方面是给楚清歌当幕后军师,助楚清歌夺下皇后之位,而夺皇后之位的最终目的,还是天宁大权。

在争权夺利上,秦王府是他最强劲的,也是最终的敌人,但是楚天隐还不至于愚笨在这个时候就直接挑衅秦王府。

他派苏小玉进入秦王府,纯粹就是为了确定韩芸汐背后有没有凤羽胎记。

“去年我给你的密函里就提过这件事了,你没看?”楚天隐蹙眉问道,他准备来天宁帝都之前,就先给这家伙写信了,提及了对韩芸汐的怀疑。

在所有下人面前,楚天隐总是有条不紊,从容不迫的样子,但是,面对白衣公子,他无法沉住气,他一直希望白衣公子能帮他,可是,白衣公子却连一封信都不回。

“怎么可能是她?”白衣公子一脸诧异,“那苏小玉看到那胎记了吗?”

楚天隐的脸色更难看了,迟迟没回答,白衣公子又问,“所以,你找错人了?”

楚天隐非常郁闷,“唯一的线索没了,还丢了一个丫头!”

白衣公子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他并不清楚苏小玉为何会给出错误的情报,但是,这个结果是值得庆幸的。

“现在怎么办?”楚天隐问道。

“再找吧,还能怎么办?”白衣公子反问。

楚天隐怒声,“这就是你影族所谓的忠诚?所谓的守护?人都守丢了,你还这种态度?”

“那该什么态度,不找吗?”白衣公子又反问。

楚天隐气结,“你!”

“以楚家遍布天下的耳目都找不到人,何况是我孤家寡人?楚大公子,我今夜来只是给提你个醒。七彩信号弹已经落到秦王手上,你好自为之。”

七彩信号弹是西周皇室专用之物,楚天隐是从端木白烨那边弄来的,以龙非夜的脑力,怀疑到楚家头上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龙非夜不是三千后宫之主,但是,惹恼了这位王爷,楚清歌想在后宫混下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楚天隐是来帮楚清歌了,搞不好反倒会害了楚清歌。

白衣公子说罢便要走,楚天隐却拦住,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天徽皇帝是病是死全掌握在你手里,你要你愿意扶清歌一把,秦王的权势再大,又能怎样?”

这话一出,白衣公子温和的眸光瞬间冷下来,“朝堂的事,我没兴趣。”

“这不仅仅是天宁朝堂的事,也是光复我西秦大业的事,你没兴趣?”楚天隐质问道。

“光复西秦,是西秦皇族的事,不是你楚家的事。”白衣公子语气还是那么淡,可垂敛的眼里却写满了厌恶!

他最痛恨的事,莫过于打着辅佐皇族,光复大业的旗帜,为自家招兵买马,争权夺利。

他不确定楚天隐是不是,但是,他很肯定楚家那几位老人家揣着的都是这种私心!

楚天隐只觉得白衣公子不可理喻,正要反驳,白衣公子却身影一闪,走远了。

他能帮的事确实很多很多,但是,影族的守护,只是守护,仅此而已。

其实,当初西秦皇族那个女婴长大之后,之所以能逃离幽族的监护走失,正是影族暗中相助。

影族一直都知晓西秦皇族的血脉在药城沐家,只是,到了沐心这一辈,沐心和毒宗余党有染之后便失踪了。

那时候他还没出生,是父亲丢失了沐心的行踪。

直到上一回韩芸汐在毒宗天坑里开启了玄金门,他才确定韩芸汐正是沐心和毒宗少宗主之女。

唯有毒宗嫡亲之血才能开启玄金门,也唯有毒宗嫡亲之血的气息,才能让毒兽蛊鼠臣服。

如果不是当初楚天隐那份信函,还有韩芸汐来历不明的毒术,让他起了疑心,他怕是永远都猜不到他小时候同爷爷会诊见过的天心夫人,正是易了容貌的沐心夫人。

胎记这么私密的事情,他着实无法亲自下手,但是,玄金门验血一事,他还是办得到的。

主导龙天墨旧疾复发的医学院理事玺玉伯,正是他授命到天宁来的,也正是因为龙天墨旧疾复发一案,将韩芸汐引到了医城。

这些事,他从来不曾和幽族任何人提及过,也将永远不提。

他唯一的遗憾是没料到会在天坑里遇到那么多人,更没想到龙非夜,君亦邪他们都看得出来影族的影术!

原以为影族的一切,已经随着西秦皇族的灭亡而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他并不知晓自己为毒兽而去的借口能瞒住多少人的眼睛,至少,这件事之后,他开始关注起君亦邪等人的动静,也开始关心起其他贵族后人,

让韩芸汐留在龙非夜身旁,至少目前看来,仍是最明智的选择。

任何势力想动她,都得过秦王那一关。

秦王,一个势必掌控天下,称霸云空的男人,而他,孤身寡人,病弱之躯,速度再快,怕是永远快不过死亡的速度。

风乍起 ,白衣翻飞,空荡荡的街道白影渐渐远去,只留下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寂静的夜,多的是不眠人。

皇宫中,楚清歌已经连续好几个晚上失眠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从洛公公那里听来一件事,前几日天徽皇帝问了顾太医多久才能行房事。

进宫也两个多月,却还未得到天徽皇帝的临幸。并不是因为她失宠,而是因为天徽皇帝的病至今还未痊愈,几个太医都嘱咐不能开荤,否则……好吧,她真的无法想象,也不愿意想。

虽然太医说了还要继续观察些日子,她也算逃过一劫。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终究是在劫难逃的。

有些时候,她冲动起来,巴不得去毒死天徽皇帝,可是,天徽皇帝一死,她又没有子嗣,只会白白便宜了太子。

母凭子贵,即便天徽皇帝再心仪她,她想要在后宫站稳了脚跟,终究需要一个儿子!而她想要儿子,就必须得到天徽皇帝的宠幸。

虽然在父亲面前发誓过,她要忍辱负重拿下天宁皇后之位,可是,每每夜深人静,她还是忍不住会流泪。

而这个时候,唯有对于韩芸汐的仇恨,能让她坚持下去。如果不是韩芸汐,她也不会在太后寿宴上高调抚琴,引起天徽皇帝的注意,更不会进宫来查雪贵妃中毒的案子。

她已经以贵妃的名义邀了韩芸汐三次,谁知道那个女人竟一次都不进宫。

楚清歌在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正想找贴身的老嬷嬷来商量如何把韩芸汐逼进宫来,谁知道,主仆两还未说上几句话,楚天隐的密函就到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