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75章 激将法,欲哭无泪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沐灵儿原本还尴尬着被韩芸汐救了,一听韩芸汐这么一说,她便恼羞成怒了,“谁让你救的,多管闲事!”

韩芸汐还有正事,懒得跟她吵。可沐灵儿却又一次拦到马车前面,不让他们走。

古七刹悄无声息地手起手中那枚没打出去的暗镖,把玩起他那瘦骨嶙峋的手指头,似乎也不急着要走。

但是,龙非夜的耐性是有限的,他沉声下令车夫,“还不走!”

这愤怒的声音不小,沐灵儿自是听到,对于龙非夜,她心底总是畏惧的,她急了,“等一下,韩芸汐,我就你问一件事!”

“我最后说一次,哑婆婆不是我们囚禁的!”韩芸汐也怒了。

谁知,沐灵儿看了她好久才幽幽地说,“你知道我七哥哥在哪吗?”

她连房费都付不起了,所以到这山野里来采摘药材,希能能找到些药材去药堂换些银子,谁知道值钱的药材没找到,反倒遇到了剪径的土匪。

虽然野生的药材遍地是,可都不是值钱货,一大筐还不够她半天的房钱,要知道,她住的酒楼可是天宁帝都最贵的。

且不说银子的事,就说父亲的来信,前天和昨天就连两封信函全都是催她回去的,而且态度比之前强硬好多。七哥哥再不出现,她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铁了心要离家出走浪迹天涯的,可是,陪她浪迹天涯的人却迟迟不出现。

看到沐灵儿眼中那一抹失落,韩芸汐竟会有种心疼的感觉,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袋坏掉了,平白无故的干嘛心疼这个推过她一把,骂过她一场的坏丫头呀?

好吧,她也在找顾七少呢!天知道那只妖孽跑哪里去了。

“你七哥哥跟我又不熟,你问错人了。”韩芸汐没好气道。

听了这话,古七刹的手指分明一僵,只是很快他又恢复正常,别过头去只当什么都没听到。

沐灵儿却生气了,“七哥哥对你这么好,你还说跟他不熟!你怎么可以这样?”

这话一出,韩芸汐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她都不敢想象龙非夜的表情。这个臭丫头简直是在找顾七少找麻烦呀!

顾七少对她是挺好的,可是,也没沐灵儿所谓的“这么好”,一见面就没个正经,满嘴轻薄的假话,别说对她一个已婚女人,就是对未婚的女子也不能这样呀!

“我真的跟他不熟,也不知道他在哪!让开!”韩芸汐不客气了。

沐灵儿突然很想告诉韩芸汐,哑婆婆的事情是七哥哥先起疑心的,只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当,无奈之下,她只能退开了。

韩芸汐都要回车里去了,却又停住,挑衅道,“沐灵儿,听说你是药城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药剂师,你敢不敢到我药鬼堂来挑战一下?”

挑战?

车里的龙非夜和背后的古七刹都纳闷不已,挑战什么呀?

然而,沐灵儿抓住的重点却是,“敢不敢”这三个字眼,她最大的弱点就是经不起激将。

“要挑战什么尽管说!”她傲娇地回答。

韩芸汐暗喜,她原本想找顾七少说服这丫头到药鬼堂的,今日这情况看来,等顾七少找上门还不如她自己找沐灵儿。

如果她直接和沐灵儿说这事,这丫头拒绝之余说不定还会损她几句,但是,激将她一下,效果就不一样了。

韩芸汐故作不屑,“能耐一般般,语气倒是不小!”

沐灵儿立马火了,“韩芸汐,你无非是要我挑战药剂之术,你没见过我配药调药,凭什么随便评价我?”

沐灵儿并不自大,但是她讨厌这种污蔑。

“行了行了,那下一个药鬼堂开张之日,你就来挑战一下药鬼大人让我好好见识见识……”

韩芸汐说到这,在场之人已全都愣了,她却还笑着继续,“你如果赢了,条件随便你开。你如果输了……呵呵,条件也随便你开。反正我就只想见识见识。”

“什么?你要我挑战药鬼大人?”沐灵儿这一回总算抓到重点了。

车内,龙非夜嘴角泛起了好看的笑意,而古七刹却忍不住嘻嘻怪笑起来。

韩芸汐啊韩芸汐,你果然是最坏的!

沐灵儿是药城的天才药剂师,天赋异禀,前程无量,但是,她再怎么样也无法跟古七刹相提并论呀!

如果不是因为古七刹被医城驱逐的污点和囤药不售的恶名,药草界早就把他奉为宗师了。

“嗯,就是挑战药鬼大人。”韩芸汐颇为认真。

沐灵儿正要开口,古七刹笑得更大声,“呵呵,有胆识!老子喜欢!丫头,目前为止,除了韩芸汐,还没人敢挑战老子呢,你算是一个了!”

沐灵儿欲哭无泪,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她心气再高,也不敢挑战药鬼大人呀?

这种事传出去,不会让人佩服她的勇气,只会让人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见沐灵儿为难的表情,韩芸汐唇畔勾起一抹讥讽,笑着说,“药鬼大人,我看咱们还是算了吧,玩笑开大喽!”

“玩笑?老子当她认真的!哼,无聊!”古七刹更是不屑。

沐灵儿听得特刺耳,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真答应了,“好!我一定去!”

她想,输了不丢人,不敢去才是最丢人的。

“好,我们等着!”韩芸汐大喜。

沐灵儿终于肯让开道了,韩芸汐都进车去了,她才说了句,“韩芸汐,如果你见到七哥哥……劳烦带句话给他,就说我在找他!”

韩芸汐原本没打算回答了,却终究是不忍心,回了句,“好!”

她暗暗叹息,也不知道沐灵儿喜欢上顾七少,是福还是祸,是缘还是债,是对还是错?

感情这东西,都是心甘情愿,哪有那么是非对错呀!

马车渐行渐远,渐行渐快。

龙非夜又捧起书卷,然而,看没多久,他问了句,“听暗卫说前阵子顾七少到府上找过你?”

韩芸汐大惊,府上的事果然逃不过这家伙的眼睛。

“嗯,来者是客。”她老实承认。

谁知道,龙非夜倒也没是生气,又问,“他找你做什么?”

韩芸汐纳闷了,之前龙非夜可警告过,如果再让他看到她和顾七少混在一起,就要打断顾七少的腿。

就目前这情况看,这家伙似乎忘了自己说的这话了。

不过,“她和顾七少混在一起”和“顾七少来者是客”也算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韩芸汐非常一厢情愿地想,在这件事上龙非夜还是很明理的吧。

于是,她很老实多回答,“送东西……”

龙非夜虽然没生气,可是问题却一个接着一个。

“送什么?”

韩芸汐笑了,“还送大龙虾,那家伙估计也去渔州岛了。”

“你收了?”

“没有……”韩芸汐其实很想说,她至今听到龙虾胃都还会隐隐抽搐呢。

“就这件事?”

“还送了一罐茶叶,南山红。”

“真品?”

“不知道。”

“天香茶庄被封快两年了吧,他哪来的南山红?”

“他有茶种,说是种在别处了。”

龙非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平白无故的,送你龙虾和茶叶作甚?”

按顾七少的话说,龙虾是给她补身子的,至于茶叶,纯粹就是个误会!

这个问题,韩芸汐该怎么回答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敢情他是有事要求殿下,所以来我这里献殷勤了!大龙虾和南山红臣妾都没收!”

韩芸汐分明是说好话大喊马虎眼,但是她心中清楚着。

她终究是个女人,女人该有的敏感度还是有的,所以,她总是拒顾七少于千里之外,顾七少送的东西,她也从未收过。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眸子如子夜般漆黑深邃,像是可以将她看穿看透。

韩芸汐真的不喜欢跟龙非夜讨论这个问题,怎么说怎么别扭和尴尬,

幸好,龙非夜也没有追问下去,他大手一伸就将韩芸汐揽入怀中,搂着,继续看他的书。

韩芸汐决定睡一觉,等到了黑市,天晓得还有没有得睡呢?

没多久,空中乌云汇聚,雷声轰隆,风一起,雨很快就跟着来,

四轮八马大马车哪怕速度再快,都非常平稳,而韩芸汐依偎在龙非夜怀里,被专属的气息和安全感包围,她睡得特别放松,特别沉,别说是狂风暴雨,就是天塌了她也不会被扰醒吧。

龙非夜也不知何时,视线已经从书卷上转移到韩芸汐脸上,他缄默地看着看着,不自觉放下书卷,轻轻撩起她散落的发丝,小心翼翼锊起她的刘海,悄无声息地在她额头上落了一吻。

马车里,寂静而温馨。车外的风雨却越来越大,古七刹骑马在后头追着,早就已经被淋成落汤鸡了。

他一马一人,总是比龙非夜那马车要快的,再说了,他大可找个地方躲雨,雨过了再追龙非夜他们,去黑市的路他又不是不认识。

可是,他没有加速,也没有改道,一直跟在马车后头任由暴雨淋个彻底。

雨越来越大,雨帘越来越密,远去的背影像是被雨水洗淡了,渐渐变得模糊。然而,即便雨水再大,也都永远洗不掉这背影的倔强和执着。

雨停之后,已是深夜。

韩芸汐迷迷糊糊醒来看了龙非夜一眼,见龙非夜靠在高枕上睡着,她不太敢动,然而,龙非夜去察觉到她醒了,他看了她一眼,换了个手势让她更舒服一些,便又闭眼继续睡。

睡在一起,就是这种感觉吗?

韩芸汐突然好希望天永远不要亮。

当然,天终究是会亮的,天亮之后,黑市也到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