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82章 堪比醋酸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端木瑶来了!

虽然被西周皇族废了,一直躲在天山剑宗,可是,她这一年半的日子似乎也过得挺好的,本就生得天仙一般绝美,就是偏瘦一些,如今长肉了,再加上那一身半裸酥胸的抹胸长裙,显得丰满了不少。

韩芸汐一眼就注意到她的佩剑,冰蓝色的剑鞘,同龙非夜常用的宝剑是同一风格的。

端木瑶端着西周公主的身份时是不佩剑的,如今佩了剑,这便意味着她脱离了皇族,成为一个真正的江湖人士了。

韩芸汐知道,她和龙非夜同是天山剑宗宗主的闭门弟子,是剑术一等一的高手。

从韩芸汐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到龙非夜的后背,看到端木瑶盈盈笑意,眼神爱慕,他们的说话声很低,完全听不清楚。

韩芸汐缄默地看着,心下终究是不舒服的。

她原以为龙非夜是遇到什么大急事了,不方便让她参与,才让她在花园里等的。她偷偷过来,没有直接进去,也是怕打扰了他。

可是,她怎么都想不到来者居然会是端木瑶!

这个女人的事情,之前龙非夜已经解释过了,无非是龙非夜答应了师父在端木瑶满十八之前,要保护她。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命难违,韩芸汐自是理解,只是,今日端木瑶来,龙非夜为何不直说,为何要她在花园里等?

如今来就来呗,有急事就说呗,还有必要瞒着她吗?

韩芸汐正郁闷着,谁知道龙非夜突然俯身,而端木瑶连忙靠近,贴上他耳畔要同他耳语。

龙非夜!

韩芸汐怒了,立马走进去,宣示所有权一般,揽住龙非夜的手臂,淡淡道,“殿下,瑶公主来了,怎么不奉茶?”

端木瑶瞥了韩芸汐一眼,眼底闪过冷笑,她柔声道,“师兄,我还没说完呢。”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轻轻拍了拍韩芸汐的手,“去准备些茶点来。”

准备茶点,那纯粹是下个命令的事,秦王府上不缺仆奴,龙非夜这么说,无疑是要支开韩芸汐。

端木瑶到底有什么机密的事情,不能让她知道,还非得靠在耳边耳语呢?

韩芸汐不想走,可是,见龙非夜轻轻抚摸她的手背,她终究还是心软。

她将龙非夜拉过去,亲密地贴着他的耳朵低声,看似耳语,其实什么都没说,就是呼了他一耳朵气!

“嗯,去吧”龙非夜似乎懂了。

如此亲密的举动,看得端木瑶特别刺眼,只是,她还是沉住气了,好不容易争取到机会下山一趟,她绝对不能把事情搞砸了!

虽然端木瑶一直盯着她看,可韩芸汐并没有再理睬,她潇潇洒洒,高抬下巴,优雅而尊贵地离开,头都不回。

她不想在这个女人面前失去自信。然而,出门之后,她的眸光还是控制不住暗淡了下来。

龙非夜,我们之间到底还有多少步?

这些日子过得太温暖,险些就以为那一百步已经走完。

关于你,关于天山剑宗,关于唐门很多很多事,我一直不问,你就不打算主动说了吗?如果有一天我固执地问起来,你可愿意说?

韩芸汐真的没有再回头去看屋内的情况,她真的亲自去准备了茶点。

她回来的时候,龙非夜已经在主座上坐下,而端木瑶在客座上,见韩芸汐进来,端木瑶就不说话了,像是怕被韩芸汐听到什么。

这无疑是一种沉默的示威。

韩芸汐也不介意他们的沉默,将茶点摆好,落落大方坐到龙非夜对面的主位上,亲自取了一块糕点递上,“殿下。”

龙非夜不喜欢吃糕点,尤其是这个女人喜欢的甜点,之前一起在外面喝茶的时候,她递给他好几次,都被拒绝后,她也就不递了。

可是,现在……

龙非夜看着眼前透明状的软糕,有些无奈,却还是接了过去咬了一口。

然而,就这一口,立马让他提神。

好酸!堪比醋酸!

“殿下不喜欢吗?那换一种。”

韩芸汐连忙拿来另一款式,一样是递到龙非夜面前。

龙非夜无辜地看了她一眼,仍旧没拒绝,又尝了一口,真真差点就吐了。

非常酸,酸得他牙齿都难受了。

“也不喜欢?”韩芸汐认真问。

龙非夜又无奈,又想笑,怎么会有这么个女人呀,让他又爱又恨!

她就端来两样糕点,全是酸的,无疑是再警告他,她打翻醋坛子了!

龙非夜没回答,默默地将两块糕点都吃了下去。韩芸汐却一点都不解气,反倒是心疼了,连忙倒茶给他。

这一幕看得端木瑶再也坐不住了,她起身来,认真说,“师兄,我们可以走了吗?”

走?

他们要去哪里?

韩芸汐终是朝龙非夜投去质问的目光,然而,龙非夜什么都没解释,低声,“乖乖在府上待着,别乱跑,过几日我便回来。”

很多事情,她都不问,一直等着他主动告诉她,可是,这一回,韩芸汐毫不犹豫问出口,“你要跟她去哪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龙非夜避而不答,“过几日便回。”

“一定要去吗?”

“嗯。”

“哦……”韩芸汐沉默了片刻,低声道,“殿下,带我一起去,好吗?”

这时候,端木瑶又催了,声音柔中带嗲,“师兄,咱们快走吧!”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楚楚动人的眼中噙着的不是恳求,而是希冀。

恳求和希冀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喜欢他,却从来不强求,只是怀着期盼、希冀。

“殿下,我想去。”她很诚实。

然而,龙非夜终究让她失望了,他像往常那样揉了揉她的刘海,淡淡道,“乖乖待着,别乱跑,离古七刹远点。”

他说着,便起身和端木瑶出门了……

韩芸汐缄默地坐着,看着,直到龙非夜和端木瑶的背影远去,消失,她才伸手撩自己的刘海,傻愣愣地撩着撩着,整颗心突然就堵了起来,堵得好难受好难受!

原来,之前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一百步还有好多好多。

再天大的事情,再机密的事,只要龙非夜不愿意,谁能阻止他保密?谁能阻止他带上她?

原来,她并没有走近他的世界,仍在门口原地踏步。

窗外,古七刹看着韩芸汐那失落的模样,眼睛都眯起来了。他大大咧咧走过去,“丫头,被甩了?”

韩芸汐怒目看去,“你偷听!”

“老子光明正大的听!老子也没听到什么,不知道那个端木瑶跟龙非夜耳语什么呢!”古七刹没好气地说。

“耳语?”韩芸汐惊了。

古七刹目光有些闪躲,却还是大声道,“贴得可近了,哎呦喂,这个瑶公主当初要是嫁入秦王府当个侧妃,也比现在被废好呀!”

韩芸汐的注意力全在古七刹的前半句,她的小脸都沉了,起身就走。

古七刹连忙追上,一路跟韩芸汐到王府后门。

韩芸汐正要出去,楚西风立马出现了,“王妃娘娘,殿下不在,您还是别出门了。”

韩芸汐冷眼看去,楚西风下意识就退了,这目光比殿下的还骇人,简直能杀人。

当然楚西风是后退了,可是在场的小厮没人敢开门,全都堵在门边。

“让开!”韩芸汐冷冷说。

小厮们全朝楚西风看去,楚西风抿着嘴不出声。

“别让我说第二次,让开!”韩芸汐厉声道。

小厮们吓得魂都没了,还是不敢让。

韩芸汐启动暗器,几枚金针齐齐飙出,全中小厮们的膝盖,这一个个全都瘫坐下去,双腿发麻,无法动弹。

楚西风急了,连忙上前挡,“王妃娘娘,殿下有令……”

话还未说完,韩芸汐便冷声,“软禁我?”

“不是!”楚西风吓坏了。

殿下只说了要提防古七刹,没说别的,如果让王妃娘娘出去了,他们还怎么提防古七刹呀?

“不是就让开,别让……”

韩芸汐话音未落,楚西风便自觉让开了,他可不想中毒,中了毒,还怎么跟出去呀?

古七刹在一旁笑着,见韩芸汐出门,他也不走后门,直接翻墙出去,跟在韩芸汐背后,“丫头,咱们到药鬼堂去瞧瞧呗!今天仓库要开工了。”

“离我远点!”

韩芸汐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古七刹自是紧追不放,而楚西风带了一大片暗卫也暗中追上。

直到秦王府前门和后门都安静下来,龙非夜远处,韩芸汐也出门了,楚天隐才令探子全撤退。

黑市爆炸,龙天墨一直在天徽皇帝面前找楚家麻烦,他本该全力应对龙天墨的,然而,欧阳宁诺的一封密函,让他识破了龙非夜的局!

只要端木瑶那边能把龙非夜牵制住,他一定会让龙非夜后悔引爆那批火药的!

古七刹和楚西风都以为韩芸汐会出城,指不定会去追秦王殿下。可谁知道,韩芸汐骑马在城里溜了一圈之后,竟去了顾府。

此时,顾北月正在花园里看医术,小东西蜷缩在一旁睡觉,而一嗅到主人的气息靠近,它立马跳起来,眼睛瞪得圆滚滚的,朝顾北月吱吱叫了起来。

“怎么了?”顾北月温柔的声就像冬日里的阳光,温暖极了。

小东西好喜欢这声音呀,如果在这声音里死掉,它都会觉得幸福。

它有叫了几声,便朝门外跑去,顾北月立马追上,很快便见管家迎面而来,“主子,王妃娘娘大驾光临!还有个黑袍人,好像是药鬼大人。”

顾北月似乎有些意外,但是,他更多的是惊喜,他的笑容都明亮了,“快,接驾。”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