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83章 原来顾太医会说笑话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府的大门常年紧闭,基本是没有为谁开过的。

顾北月身居高位,却孑然而立,不涉当政,不与朝中任何势力结交,就连普通的人情往来都没有。

朝中,宫中自是不少权贵,巴结,讨好,甚至要挟过顾北月,可是,顾家的大门就从来没有为谁敞开过。

顾太医说了,有事找他请到太医院。

然而,今日,他却亲自打开正大门,迎接韩芸汐。

如此特例,韩芸汐并不知情,她只当是顾北月的礼数罢了,而顾北月也确实很恭敬,门一打开他便作揖行礼,“王妃娘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下官罪过。”

“免礼!”

韩芸汐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顾北月,她瞥了古七刹一眼,“你还不走?”

“走?去哪?”古七刹装傻。

“顾太医这不欢迎你。”韩芸汐很不客气。

“哎呦,王妃娘娘,秦王殿下甩了你,你找他去,别把气往我身上洒嘛。”古七刹无奈感慨。

这家伙真真是嘴贱,怪不得韩芸汐不待见他。

韩芸汐正在气头上,一听这话,整张脸都沉了,“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古七刹认真起来,“丫头,老子不跟你开玩笑,龙非夜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就是好东西了?”韩芸汐反问道。

“你没见他跟那小师妹……”

古七刹的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冷声打断,“殿下师门有急事而已,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毒烂你的嘴!”

“啧啧啧!”古七刹冷笑起来,“王妃娘娘好度量!”

“你才不是东西!”韩芸汐不忘骂回去。

倔强的她,纵使心里一百个一千个郁闷,脸上还是傲娇着,维护龙非夜到底!夫妻俩的内部矛盾内部解决,不需要外人多嘴!

古七刹似乎真生气了,“臭丫头,那一成解药其实……”

无奈,古七刹还没解释呢,顾北月却打断了,“王妃娘娘,门口风大,屋内请吧。”

大夏天的,风大?

韩芸汐这才有些冷静,知道在这大门口吵吵闹闹的,不成体统。

“拦住他!”

她留下这句话,大步进门。

古七刹自是要跟,顾北月连忙用身体挡住他,“药鬼大人……”

“滚开!”古七刹毫不客气。

顾北月还是温和地笑着,低声,“药鬼大人,王妃娘娘这是怎么了?”

古七刹原本都打算翻墙了,见顾北月这态度,倒是意外了,“关你屁事?”

顾北月只当没听到,又道,“药鬼堂的图纸在下看过,在下同娘娘提过,仓库的事还得大人你做主,不知大人看过没?”

“那些改动的地方是你改的?”古七刹问道。

“正是,比起药鬼大人,在下也算是门内汉,不妥之处,还让大人见笑了。”

顾北月好脾气地慢慢说,就这说话间,韩芸汐都已经走远了,古七刹并没意识到顾北月是故意拖延时间,冷笑道,“你还有点本事!怎么没回医学院去?就那你爷爷的关系和你如今的位置,怎么也得封个六品了吧?”

“不瞒大人,在下对医学院……不是很感兴趣。”顾北月低声道。

古七刹向来没怎么把顾北月看在眼里,可一听这话,便重新打量着顾北月来,在他眼中,但凡对医学院没兴趣的大夫,都是好大夫!

他哈哈大笑起来,“有种!老子喜欢你!”

顾北月浅浅笑着,就这样同古七刹聊起了医学院,说着说着,顾北月道,“药鬼大人,门口风大,屋内请吧。”

古七刹就这样名正言顺地走了进去,而此时,韩芸汐已经被小东西带到顾家的花园中了。

韩芸汐之前来过一次,匆匆而来,匆匆而走,并不知道顾北月家里藏了这么个药草花园。

花园里一草一木全是药材,而且全都是会开花的药草。

时值盛夏,满园开满了五颜六色的小花儿,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药草清香,石径,草坪,花丛,树荫,宁静而美好。

再烦躁的情绪,到了这里都会被温柔地抚平的。

韩芸汐终于明白为何小东西会天天往这里跑了,她在大树下的秋千上坐下来,轻轻晃着晃着。

好一会儿,才吐了口大浊气,将心中郁结的闷气吐出来,整个人舒畅了不好。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来顾府做什么,她只是想离开秦王府透透气而已,整个帝都,除了顾北月这里,她竟不知道去哪里。

当然,宁静也不过是一会儿,古七刹的声音很快就传来了,“呵呵,以药为花,顾太医倒是好雅致!”

“比不上药鬼谷花开遍野。”顾北月谦虚道。

“呵呵,你这儿太素了,改明儿老子送你几株姹紫嫣红,四季长春的!”古七刹心情似乎不错。

韩芸汐知道顾北月是拦不住古七刹的,只是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能聊起来。

她晃荡着秋千,看他们走近。

“王妃娘娘,药鬼堂的图纸还有些地方,下官觉得有改动的必要,正要药鬼大人也来了,在下同他提一提。”

顾北月这算是解释了为何让古七刹进门,韩芸汐也懒得再赶人,她晃着秋千没出声。

“王妃娘娘,下官备了茶点,请移步亭内。”顾北月又说。

韩芸汐原本心情平复了些,一听到“茶点”二字,突然就又堵了起来,淡淡说,“不喝茶,喝水便可。”

若是别人,必定会问个“为什么”的,然而,顾北月什么都不多问,默默地令人撤掉茶点,真换上了清水。

三人入亭中坐,若是别人,必定会问个“王妃娘娘为何而来”,然而,顾北月还是什么都没问,淡淡道,“王妃娘娘,可带图纸来了?”

刚刚古七刹在门口囔囔了龙非夜和小师妹的事,韩芸汐还挺怕顾北月问她来做什么的,现在到好,顾北月误会她是为图纸而来,她也就不尴尬了。

“图纸呢?”她没好气地朝古七刹瞪去。

古七刹本想借机挑拨挑拨这丫头和龙非夜的,然后把糜毒那一成解药解释清楚,可如今见这丫头似乎也没那么生气了,一时间,他竟不忍心再挑拨。

他掏出图纸来展开在桌上,这份图纸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笔迹,有韩芸汐的,顾北月的也有古七刹的。

“王妃娘娘,你瞧这儿,这地儿在下琢磨着还是改一改,扩大一倍比较妥当。”顾北月认真说。

韩芸汐虽然不那么生气了,却终究闷闷的,她瞥了一眼,问道,“古七刹,你怎么看?”

古七刹琢磨了半天,很认真地点头,“确实。”

“那就改吧。”韩芸汐闷闷地说。

顾北月和古七刹又讨论了几个地方,韩芸汐都提不起劲,似乎走神了。

顾北月时不时朝韩芸汐看去,没多久他便转移了话题,“前几日在宫里听到一个冷笑话,非常好笑,说给二位乐乐,如何?”

韩芸汐没回答,古七刹随口道,“什么笑话?”

“从前有只熊,它说好冷呀好冷呀!好冷呀好冷呀!”顾北月认真说。

“然后呢?”古七刹问道。

“然后没有了,哈哈!”顾北月笑了起来。

古七刹又莫名其妙,“就这样?”

“嗯,就这样。好笑吧,哈哈!”顾北月径自哈哈大笑。

谁曾想到,这位谦逊温柔,礼数周全的顾太医也会说笑话,也会开怀大笑?

古七刹翻了个白眼,懒得多废话,顾北月却径自哈哈哈笑个不停,这时一直不做声的韩芸汐突然开了口,“这个一点都不冷,我知道更冷的。”

古七刹没什么兴趣,顾北月倒是一脸期待,“是吗?下官洗耳恭听。”

见状,韩芸汐提起了劲,认真道,“从前一只北极熊孤单的呆在冰上发呆,实在无聊就开始拔自己的毛玩,一根……两根……三根……最后拔的一根不剩。”

说到这,她停住了。

“然后呢?”顾北月好奇地问。

“你猜猜!”韩芸汐故意吊胃口。

顾北月直摇头,“猜不到。”

“然后它就大叫……好冷啊!”

这话一出,顾北月就愣住了,韩芸汐径自哈哈大笑起来。

见顾北月愣着的表情,她笑得更开心,“很冷吧,哈哈哈!”

顾北月保持着发愣的样子,眼底却掠过一抹欣慰的笑意,所谓冷笑话,不是愉悦别人,而是开心自己的,说的人总能比听的人笑得更大声。

古七刹真心不觉得好笑,可是,看着韩芸汐那开怀大笑的样子,他假装哆嗦,“冷死了冷死了,冷死老子呀,呵呵!”

笑着笑着,古七刹也兴起,“老子也说一个!从前有个太监下面你们猜怎么了?”

韩芸汐想了半天,没想出来。

“顾北月,你猜!”古七刹问道。

顾北月不做声,韩芸汐狐疑地问,“不会也没有了吧?”

这话一出,顾北月忍俊不禁,没敢大笑,古七刹却“哈哈”爆笑起来,“韩芸汐,你是天才!”

韩芸汐一时间没转过弯来,琢磨着,“从前有个太监下面……没有了?”

见她那迷糊的样子,古七刹笑得肚子都疼了,“哈哈哈!”

这时韩芸汐终于意识到笑点在哪里了,她抓起图纸朝古七刹砸过去,“你不要脸!”

她朝顾北月看去,见顾北月憋着不敢笑,顾北月明显早就知道答案的。

好吧,她也忍不住笑了,不得不承认这荤段子很绝。

沉闷的心情就这样不知不觉愉悦放松,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

可谁知道,正欢笑的时候,顾北月的脸色突然变了,随即古七刹狠狠将韩芸汐拽入怀中,几乎是同时,数道利箭从四面八方飞射入亭中!

有刺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