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88章 是谁拦了秦王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面对龙天墨的质问,穆清武的目光有些闪躲。

“末将也非常纳闷,那时候情况紧急,冲动之下就把人杀了,幸好那小统领手下还有两三个队长能审问。末将已经命人把嫌疑人都关押了。”

冲动?

这可不像穆清武的行事风格,龙天墨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先不说此事了,你赶紧进宫,越快越好!”

穆清武急急就走,龙天墨察看了穆清武收集到的一包弩箭,发现这种弩箭比一般的弩箭要短很多,而且箭头像剑刃一样非常锋利。

“连秦皇叔的暗卫都敌不过,果然不简单,呵呵!”他冷冷笑道。

“殿下,赶紧走吧,这儿终究不安全,那帮弩箭手还没找到呢!”身旁的侍从劝道。

龙天墨不急着走,他取了半包弩箭给侍从,耳语道,“拿去玄龙门。”

这话,别人或许听不道,但是他贴身的侍从却非常清楚,太子殿下无疑是要拿这些证据栽赃陷害,拿这些弩箭去射杀玄龙门的门卫。

皇上不傻,少将军调兵守护皇宫他未必会紧张。但是如果发现玄龙门的门卫也被这种弩箭杀死,那皇上即便是病了,也会立马下病榻的!

“属下明白,马上就去办!”

侍从领命而去,龙天墨嘴角泛起了一抹阴狠的笑意,他当然要把这件事闹大,闹得越大越好,最好还能和黑市的火药案牵扯上关系。

如此一来,楚清歌别说皇后的位置,就是贵妃的位置都未必能坐得稳!

其实,他本该坐在东宫里准备看好戏的,只是,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出宫了,还带了一帮侍从到处搜查。

禁军找了那么久,竟没找到人,也不知道韩芸汐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到底怎么样了,受伤了没?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竟迟迟不见秦皇叔露面,难不成他不在帝都?明明前几日还在的呀!秦皇叔如果出远门,不都带上韩芸汐了吗?

龙天墨想不通,很快就又带人到处搜查去了。

而龙非夜确实不在城中,此时,他就在城外的一处别院中。

昏暗的客堂,门窗紧闭,外头不断传来尖锐的鸟鸣声,这是幽阁暗卫的信号,一旦暗卫发出这样的声音,就说明王府上出事了。

寂静的屋内,龙非夜负手而立,浑身上下散发出森然冷意,让本就幽冷的屋子显得更加冰冷,窗外的阳光斜照进来,照在他冷硬的侧脸,却照不进那深邃的眸。

他脚下,一片尸体,全被他一剑封喉。

他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正是白衣如仙的端木瑶,另一个竟是天山剑宗的二当家,龙非夜和端木瑶的师叔,苍邱子。

师叔亲临,龙非夜会来赏脸是正常的。只是,端木瑶告诉他的却是师父来了,还拿了师父的信物,所以,龙非夜来得匆忙。

端木瑶说了师父想念他,不听劝执意下山要见一见他。

照理,师父下山来看他,本该直接到秦王府去的,只是,以师父的状况并不适合公开露面,哪怕是去秦王府都不行,下山都只能是秘密下山,所以端木瑶说在这别院,他是相信的。

谁知道,他来了见的却不是师父,而是师叔苍邱子。

天山剑宗,一直都是武林至尊,是所有武林人氏崇敬而忌惮的所在,也是女儿城和逍遥城两大势力迟迟不敢兴风作雨的原因所在。

可是,有谁想得到十多年前,天山剑宗就已不是剑宗老人掌控着的了。

龙非夜见到苍邱子的那一刻,就知道事情有诈,想走,却被数名剑术高手拦路。

他不清楚秦王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韩芸汐在府上呢!

他冷冷看着苍邱子,“非夜有要事在身,今日不便相陪,请苍师叔行个方便。”

“师兄,我错了。我一高兴把师叔说成了师父,你别生气了。师叔难得下山一次,想邀你喝杯茶,你这么急着……”

端木瑶的话还未说完,龙非夜陡然扬剑,凌厉的剑气好似一道疾风,硬生生打在端木瑶的脸上。

“啊!”

端木瑶惊得大叫,整张脸火辣辣的疼,像是被甩了好几巴掌。

端木瑶不可思议极了,捂着脸哭起来,“师兄,你打我……你……你干脆一剑杀了我算了,免得我回去了让师父看了心疼!”

龙非夜看都不多看她一眼,仍是沉住气对苍邱子道,“苍师叔,看在师父的面上,劳烦让个道。”

苍邱子并不似端木瑶那么浮躁,四十好几的年纪,蓄着山羊胡子,头发全束起,一身墨色长褂,简朴的布鞋,低调极了。

他锊着胡子,叹息,“非夜,你大了。师叔邀你喝杯茶都这么难吗?师叔还以为远道而来,你会很高兴呢。哎呀,看样子师叔是自作多情了。”

虽然龙非夜已经杀了苍邱子一批弟子了,可是,彼此话说还是留着脸面,还是客气着的。

苍邱子分明是在拖延时间,龙非夜琢磨不透秦王府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苍邱子亲自露面来调虎离山。

是发生了和天山剑宗有关的事情,还是,端木瑶请了苍邱子来帮忙。

苍邱子此人虚伪,狡诈,贪得无厌却也十分谨慎内敛,如果不是事关天山剑宗,端木瑶又如何请得动他下山?端木瑶给他什么好处了?

不过,龙非夜没空琢磨这些,他只想离开,他心慌慌的,担心韩芸汐会出大事。

“师叔如何才肯行个方便?”

龙非夜此时并不知道帝都里已经闹翻天了,更不知道韩芸汐被刺杀。

他还是很冷静的,因为,他敌不过苍邱子。

这个家伙的剑术仅在师父之下,尤其是今年来,不管是内功还是剑术都精进很多,极有可能已经能和师父匹敌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他才一直不插手天山剑宗内部那些黑暗的勾当。他已经够忙的了,如果再招惹上苍邱子,简直是自己找麻烦!

他一直没回天山剑宗,和苍邱子也没什么大矛盾,去万万没想到端木瑶会把这么个人物找来。

此时,他如果冒然动手,只会被苍邱子牵制得死死的,想走,只能智取!

谁知,苍邱子的语气却冷了下来,“非夜,师叔远道而来,你这么不给面子,一杯茶都不喝就急着走,师叔真的很生气。你说怎么办?”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寒芒,冷冷道,“那师叔想怎么办呢?”

苍邱子就等着他这句话呢,“你也许久没回剑宗了,你师父甚至想念,不如这样,我替你师父考察考察你的内功。”

“如何考察?”龙非夜问道。

“你接师叔三掌,如何?”苍邱子认真问。

这真的是考察吗?明显是趁火打劫想伤人!如此虚伪的做法,苍邱子居然说得理所当然。

龙非夜当然知道他的居心叵测。

他的武功虽然不如苍邱子,也不想多得罪苍邱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敢得罪。

今日如果不是急着要走,他不介意和苍邱子打一场!

只是,外头的鸣叫声越来越急促了,他必须尽快离开。

“好!”

龙非夜毫不犹豫答应,收起了长剑,负手,屏沉气息站在那里。

苍邱子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突然就出手,身影幻动,掌风冷厉,才刚刚到龙非夜面前,就狠狠击了一掌!

龙非夜的身体轻轻一震,却原地不动。

端木瑶大惊,看着心疼,差一点点就求师叔住手了,可是,想到韩芸汐那个女人,她便忍了。

她想师兄挨了师叔的三掌,不至于致命,却会负重伤,到时候他们不拦,师兄自己都走不了。

突然,“嘭”一声,苍邱子的第二掌重重击在龙非夜背后,龙非夜终究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

但是,他还是岿然不动,表情冷硬。

苍邱子眼底闪过丝丝诧异,没想到龙非夜的内功竟会如此深厚,看样子,想留住他,第三掌必须尽全力了!

他绕到龙非夜身前来,相准了龙非夜的心口,“非夜,许久不见,你长进了!你师父若是知道,必定会开心的。”

龙非夜没理睬,唇畔噙血,却一点儿都不狼狈,反倒不怒自威,给人一种不可冒犯的尊贵感。

苍邱子看得刺眼,竟双手扬掌,狠狠冲龙非夜的心口击去!

“师叔不要!”

端木瑶都大叫起来了,可是,双掌已经击下!

龙非夜被击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上后才跌落下来,他一落地就吐了好几口鲜血,整个人都暗淡了一圈。

端木瑶心疼了,疯了一样跑过去搀他,“师兄,你怎么样!”

可是,她都还未碰到龙非夜呢,龙非夜就扬手,“滚开!”

他一手按住心口,一手按剑撑地,毅然站了起来,昂首挺胸,气度不凡,他冷冷道,“苍师叔,后会……有期!”

见状,苍邱子心头大怔,怎么都没想到龙非夜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站起来!

明明是他的武功远在龙非夜之前,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忌惮起龙非夜来。

后生可畏呀!看样子他得提防着这个家伙哪天回剑宗去争位了!

有言在先,苍邱子自是没好拦人,端木瑶却气得跺脚,巴不得上前拉住龙非夜,可是,她不敢,只能眼睁睁看龙非夜离开。

而龙非夜一出别院,楚西风就过来了,楚西风已经来好久了,只是被苍邱子的弟子拦住,根本进不去。

一见楚西风,龙非夜大惊,“出什么事了?韩芸汐呢?”

刚刚那些鸣叫声是楚西风发出了,必是出大事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