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89章 寻人,八方齐动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了楚西风,龙非夜非常震惊,可是楚西风比他更加震惊。

“殿下,你受伤了!”

见秦王殿下嘴角的鲜血,苍白的脸色,楚西风心下大骇,秦王殿下分明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否则不至于这样的。

楚西风猜得到端木瑶能把殿下邀过来,必定是因为天山剑宗的人来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来者竟会把殿下伤成这样!

来者绝对不会是疼爱殿下的那位剑宗老人,到底是谁呢?

龙非夜冷厉的眸中掠过一抹不耐烦,楚西风吓得不敢再多问,连忙将带来的弩箭递上,将秦王妃去顾家,在顾家被刺,禁军倒戈和后来烟花巷出现躁动的事情言简意赅地禀上。

楚西风都还未把话说完,龙非夜早就将那弩箭握得粉碎,那张千年冰封的冷脸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

“殿下,依属下看此事怕是楚家所为,请得到端木瑶的必是楚天隐。”

楚西风已经把事情琢磨了好几遍了,之前从苏小玉东西里搜出了西周皇族专用的七彩信号弹,而在天宁帝都并没有西周皇族的势力,反倒有楚家的势力,所以,七彩信号弹应该就是楚家从端木瑶兄妹手上得来的。

一年前端木瑶被西周皇族所废就一直待在天山剑宗不曾有过什么动静,如今突然下山来找龙非夜,无疑是配合楚家调虎离山之计,想谋害王妃娘娘。

这些,龙非夜自是一想就明白,要收拾这帮人他有的是时间,此时此刻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把韩芸汐找出来!

“把幽阁的人全调到烟花巷去,给本王一家一家仔细搜!”

他下令急急就走,速度快得楚西风骑马都追不上,无奈,内伤太重,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他就停了下来,落在树干上,忍不住又喷了一口血。

苍邱子是什么人物?坐着天山剑宗第二把交椅的人物呀!虽然云空武林没有排位战,可苍邱子的实力必是武林第二。

他那三掌,龙非夜是硬硬地抗下来的。

楚西风远远追来,见状便知殿下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殿下,先疗伤吧,其他事交给属下来办!”楚西风认真劝。

龙非夜没回答,突然从树上直线飞落下来,楚西风无奈得只能把马让给他,龙非夜一上马便朝南城门方向疾驰而去。

据楚西风说明的情况,龙非夜有八分把握,韩芸汐应该还在那条烟花巷中。

那帮弩箭手启用了禁军中的细作倒戈,无疑是对这场行刺势在必得,可是他们选择在位置隐蔽的顾家动手,而且在烟花巷选择撤兵,就这两点看他们还是很忌惮皇城禁军的,或者说是忌惮着天徽帝,生怕把行刺王妃的私人恩怨闹大,升级为危害帝都百姓,危机皇宫的大事件。

黑衣人闯入青楼之后,就再也没有大动静了,要么是古七刹和韩芸汐都在青楼被黑衣人劫持走了,要么就是人还在青楼里藏着!

龙非夜向来瞧不上古七刹,可是这一回,他真心希望古七刹能保护好韩芸汐。

此时,天宁帝都的四方城门早就被封住,没有天徽皇帝或者禁军统领的命令,谁都不能出入,当龙非夜赶到城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龙天墨和穆清武用半天的时间,一个拿着弩箭栽赃陷害制造恐慌,一个不断向天徽皇帝谎报敌情,天徽皇帝虽然看得出太子和将军府有借机夸大之嫌,可是黑市火药案着实让他寝食难安,所以,他果断下令全城戒备,搜捕刺客。

城墙上的守卫一见是秦王殿下,全给跪了。可是,跪归跪,却没人敢开门。

“马上开门!”龙非夜怒声大吼。

守卫统领吓跪着大喊,“秦王殿下,已经派人请示皇上了,很快就回,请殿下稍安勿躁!”

龙非夜会跟他废话吗?显然不会,他从马上跃起,直飞上城门,满城墙的守卫都还没回过神来呢,他就落在城中了。

紧追过来的楚西风见状,也跟着翻墙,急急带路去那条烟花巷。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秦王回城的消息就传遍了帝都,很快,秦王率一大批黑衣暗卫搜捕烟花巷的消息也传开了。

秦王殿下认定的地点,错不了!

于是,天徽皇帝顾不上治龙非夜的罪,加派一大批人手紧随龙非夜到烟花巷搜查;本都离开的龙天墨和穆清武不仅仅折了回去,还把其他地方的人马都调派过去;几个皇子,几大世家,各国公府、侯爵府,百里军府,京兆尹,甚至是大理寺都主动派出人手赶赴那烟花巷。

他们中有的是真心想找出韩芸汐,有的是想向天徽皇帝邀功,有的则是想讨好秦王殿下,无论什么目的,总之为找一个韩芸汐,可谓八方齐动,汇聚青楼之地。

不得不说,除了谋朝篡位,云空史上任何一个帝都都不曾出现过这么紧张的局面,而云空大陆各地的青楼史上,也从来没同时汇聚过这么多势力。

本就人心惶惶,紧张兮兮的天宁帝都,因为秦王殿下回来,彻底沸腾了!

龙非夜直接抵达顾七少和韩芸汐藏身的青楼,而龙天墨,穆清武等人也都讯息而来。

此时,这青楼的客人几乎跑光了,就剩下老鸨,姑娘们和几个小厮。

“秦皇叔。”

“秦王殿下!”

……

众人纷纷行礼,都想禀明情况,龙非夜内伤极重又一路奔驰而来,血气在五脏六腑不停翻滚着,一而再涌到喉咙口的血腥味一直被他强行压着,他的脸色苍白,寒彻。

他没理睬众人,下令暗卫将青楼包围起来,仔细搜捕,他自己大步进门,一间一间房间仔细搜查,就连储物室,小厅堂等都没有错过。

见状,龙天墨等人也纷纷跟上,从不同楼层不同方向开始逐一搜查。

不同于之前官兵粗暴而简单的踹门,他们悄无声息,仔细谨慎,生怕打草惊蛇。

紧张的气息弥漫了整座青楼,可是顶楼角落的房间里的人对外头的一切一无所知,他们才刚刚松了一口气。

韩芸汐这时候才替顾七少处理好背后所有伤口,他的伤口太多了,而且足足五个伤口是需要缝合的。

幸好她的动作快,而且医疗包里的止血药药效也好才避免了失血过多的险情,当然,顾七少的身体素质也极好。

不得不说包扎这些伤口,她也费了好大的劲,这些伤口又小又多,她只能一一贴了纱布,用医药胶布封住,然后在统一裹白纱再保护一层,以免不必要的牵扯造成二次伤害。

包扎好之后,顾七少原本精炼健硕,肌理分明的上身便臃肿得和粽子有得一比了。

终于全搞定之后,韩芸汐松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粽子”,“喂,你的体质不是一般好,我还以为没处理好你就早昏迷了。”

“呵呵,这点伤算什么,再来几刀也不在话下。”顾七少故作逞能的语气。

韩芸汐嗤之以鼻,在她看来,顾七少也已经到极限了,要再挨几刀流些血这家伙还不昏迷的话,他一定是怪物。

她收拾医疗包和血污物,随口问道,“听说你的医学院大长老的养子,用药养大的,真的假的啊?”

古七刹眸中掠过一丝恨意,却很快消失不见,他玩笑道,“要不我的体质怎么那么好呢?”

他说着,便要翻身,韩芸汐立马轻轻按住,“不许乱动!”

“这些伤口最快也得两天才能结痂,你别乱动,伤口太多了,一动就很容易扯动。你要是再流血,医学院大长老都救不了你。”韩芸汐非常严肃,拉来丝被替他盖好。

“好好,我趴两天便是。”顾七少心下窃喜,他巴不得韩芸汐让他趴十天半个月,如此一来,这丫头就能留在他身旁十天半个月了。

当然,他知道这个地方不是久留之地,但是,他琢磨着龙非夜被端木瑶引走了,就禁军和楚西风那点本事,要重新再来搜一遍,估计也得明天了。

正好,他可以和他的毒丫头孤男寡女独处一夜,糜毒解药的事情他还没说清楚呢!

确定顾七少不乱动了,韩芸汐才下榻来,她想给顾七少倒点热水喝,再找些吃的来。

她也没想那么快回去,有不少事情她得认真问一问古七刹,譬如,这家伙干嘛隐瞒身份,譬如这家伙能不能想想办法,帮她找到那个买走糜毒解药的人,再譬如,这家伙和药城到底有什么恩怨,他拥有那么惊人的药学天赋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建立起药鬼谷,为何不行善,偏偏作恶?

还有一件事她也一直记着,她当初被君亦邪的毒人劫持,这家伙救她貌似也是有目的的。

韩芸汐才下榻,顾七少一下子就注意到她另一肩上的箭伤!

之前为躲避黑衣高手两人都慌了没多注意,而后来韩芸汐一直跪坐在后头他更看不到,至于韩芸汐,她急着给顾七少处理伤口,也就这时候才放松下来,早就忘了疼了,她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衣衫不整呢。

这会儿,她甚至赤脚下榻去倒水。

顾七少哪还会关注她的锁骨多漂亮,她的玉足多好看?

看着韩芸汐那张至今冷肃的小脸,顾七少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复杂不已。

这个女人打从被他笑话眼眶红了之后,就一直很严肃淡定,可实际上她至今还紧张着他的伤势。

韩芸汐倒好水,喝了一口确定水温,这才端来给顾七少。

顾七少突然坐起来,韩芸汐又惊又凶,“你干嘛?”

“乖,别动!”

顾七少轻轻抚上她肩上的伤,谁知道,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