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92章 公子知道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那个女人去了韩家!

龙非夜好不容易才稍稍平静的心立马又燃起一团怒火!

他让她回府,她却去韩家,这是什么意思?不打算回秦王府了吗?想离开他了?

龙非夜怒得本就寒彻的脸像是蒙上了一层冰霜,散发出骇人的危险气息,医疗包险些就被他握碎了。

只是,他始终一言不坑。

车外,楚西风心惊胆战着,也不知道殿下听没听到徐东临的话,只是,不管殿下听没有听到,他都得禀呀!

毕竟殿下把送王妃娘娘回府的事情交给了他。

楚西风瞪了徐东临好几眼,终于鼓起勇气要开口,然而,龙非夜突然冷声,“还不进去?”

楚西风吓了一跳,赶紧驾车往旁门进去,至于殿下要不要去找人,他是万万不敢多问的。只是,他总觉得殿下会交待些什么的吧?

谁知,龙非夜直接回了寝宫,大门紧闭,什么都没交待。

赵嬷嬷,百里茗香和苏小玉把楚西风给堵住了,然而,三人最关心事情都不一样,

“王妃娘娘呢?不是说救回来了?”赵嬷嬷急急问。

苏小玉却好奇着,“楚侍卫,那只药鬼也救回来了吗?”

而百里茗香的心思全在秦王殿下身上,她发现秦王殿下的脸色似乎不怎么好,有些苍白。

楚西风一个问题都没回答,从老少小三个女的中间腾空翻身出来,直接去了韩家,虽然有暗卫过去保护了,但是,他还是亲自过去比较好。

这个时候那帮刺客是不敢再动手的,可是,万一呢?

其实楚西风特想到韩家去告诉王妃娘娘秦王殿下受了内伤,而且伤得不轻,可惜,殿下的事情他始终不敢多嘴。

此时,韩芸汐正在韩家的闲云小苑。

赫连夫人当家之后,将韩家大宅进行一番改造,把空置的院落都租了出去,就留三个院落,其中一个是留给韩芸汐的。因为韩芸汐在秦王府里的院子名为云闲阁,她便把这“云闲”这二字倒了过来,取了个“闲云”的名。

赫连夫人和小逸儿都在门口守着,至今还都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妃娘娘被救了,怎么到这里来了?

赫连夫人已经劝了好几次,无奈之下,她只能不断给小逸儿使眼色,让小逸儿劝。

“姐,你开开门呀!”

“姐,是不是秦王殿下欺负你了?”

“姐,你开门好不好,逸儿求你了。”

……

终于,韩芸汐开了口,“七姨娘,你们都去休息吧,我累了,想睡了。”

赫连夫人无奈之下,只能带小逸儿离开。

安静下来之后,韩芸汐总算吐了口浊气,可惜,心终究是堵着的,她抱膝坐在榻上,脑袋沉沉的,好乱好乱。

从在顾家遇刺,顾七少救她,禁军倒戈,顾七少带她走,顾七少解开真面目,顾七少重伤,她急着疗伤,然后龙非夜出现,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快了,她至今都还没缓过神来呢!只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梦中龙非夜回来了,却不是美梦。

她知道自己衣衫不整地和顾七少共处一榻,龙非夜生气是必然的,换谁都会生气。

可是,他为什么不听一听她的解释呢?他明明知道她遇刺了不是?他明明看到顾七少和她身上都有伤不是?

她衣衫不整得给顾七少上药,确实是该死!可是,她那时候真的着急,真的忘记了,并不是故意的。

作为一个医者,面对那样可怕的伤势,她急,何况,顾七少是因为她才伤成那样的!

为什么龙非夜不想一想,如果没有顾七少,他回来收尸吗?

是是非非,一幕一幕不断再韩芸汐脑海里闪现,然而,重复最多的莫过于龙非夜嘴角那一抹轻蔑的冷笑。

龙非夜,因为喜欢你,骄傲的我可以卑微到泥土里去,可是,你不能这么轻蔑我!

你再不屑什么,你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了?

韩芸汐越想脑袋越疼,渐渐地渐渐地她闭上了眼睛,到一侧倒了下去。

顾着顾七少的伤,顾着龙非夜的怒火,她都把自己肩上的伤给忘了,至今她肩上的弩箭还没拔出来呢,伤口没有流血,却已经发炎了。

她脑袋疼,并不仅仅因为心烦,还因为高烧。

“咿呀”

窗户被小心翼翼推开,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冒了出来,不是别的,正是小东西。

它探出脑袋,见芸汐麻麻睡着了,这才潜近去,只是,它很快就发现不对劲,正要搬救兵,白衣公子已经进来了。

“吱吱!”小东西急急叫。

“嘘……”

白衣公子温柔地示意它安静,小东西便真安静了下来,乖乖跳到窗台上去守着,其实它和公子比秦王殿下还早找到芸汐麻麻,只是,公子一直不露面。

白衣公子小心翼翼将蜷缩在榻上的人儿扳直来,他坐在她身旁,温柔地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把了脉。

给她服了一颗小药丸之后,确定她不会醒之后,他才开始检查她肩上的伤。

里外加起来有三层衣,遮掩着伤口,而且利箭也没入得很深,几乎整根箭都射入肉里去了,只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箭头,还被衣服遮掩了。

不脱衣服还真难检查,可是,他真真是君子,非但没有动她,反倒拉来丝被替她盖好。

他给她服的不仅仅是退烧药,还有安眠的效果,她至少得睡上一天才能醒,再疼都不会吵醒她。然而,他还是怕她会疼,他的动作轻得不能在轻了。

他小心翼翼地撩开肩上被射破的衣服破口,察看了一番,似乎看不清楚,他便单膝跪在塌边,找了个适合的角度检查。

反反复复调整角度,一遍一遍重复检查,窗口的小东西都打呵欠了,他的眉目始终专注,认真。

终于,他找到了最合适的位置了,他先用磁石将弩箭吸出了一些,随和迅速用手指和中指夹住弩箭,冷不丁一拔,三寸弩箭就把拔起。

奇怪的是,韩芸汐的伤口竟没有喷血,只是流了些许。要知道,中箭这么深,这么久,拔箭必定会喷出很多血的。

他处理掉血迹,洒了些许止血药,这下他的动作不再慢了,三下五除二就把伤口包扎好,赶紧包扎好才不会流血呀。

处理好之后,他轻轻叹息,他又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虽然有些留恋,只是手终究很快就放开。

她的高烧已经开始退了,这便好。

他这才起身来,腿跪得都有些麻了,他无奈而笑,白纱蒙面之下不知藏着如何温柔的笑容,只见他清俊眉目,尽是似水柔情。

他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犹豫了片刻,竟揭下白纱蒙面将那跟弩箭包裹好,亦放在床头。

如果韩芸汐此时醒来,一定能看到他宠溺而又无奈笑容,这是全世界最温柔的一张脸。可惜,韩芸汐沉睡不醒。

“傻丫头……伤口那么深,千万别乱动。”

他看了她许久,久得小东西都以为他会留下来了,可是,他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小东西这才发现他没有戴蒙面,只是,小东西并不震惊,它早就知道他是谁了,他身上的气息是全世界最干净的,淡淡的药草香是全世界最最好闻的。

离开房间后,他突然就凭空消失了,小东西大急,连忙跃上屋顶,幸好,他就站在屋顶上。

小东西自然要留下了守护芸汐麻麻的,可是,它有件事得告诉公子呀!

它飞快窜上公子的肩膀,掏出一块已经凝固的血块,“吱吱……吱吱!”

这是顾七少留下的血迹,她早就觉得顾七少不太对劲了,只是没想到他的血这么……好吃!

它也不清楚这血是怎么了,也尝不出有毒来,可是,一闻到就会流口水,真的好好吃!

白衣公子见状,淡淡笑了,他亦取出一块血块来,笑道,“你也发现了吗?”

小东西好震惊,“吱吱,吱吱!”

“毒蛊人,不死之身。医学院当年那个孩子……真是他呀!”

白衣公子变得沉重起来,正是发现了顾七少的不死之身,他后来才没出手的。

不死的毒蛊人都护不了她,天下还有谁护得了她呢?

只是,与这个心中充满戾气,无视世俗的毒蛊人为友,到底是福是祸?

察觉到附近有暗卫在靠近,白衣公子将小东西放下来,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小东西捧着血块,本想藏起来给芸汐麻麻瞧瞧的,可是,一想到芸汐麻麻能耐有限,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它就果断地一口吃下去了!嗯,真好吃!

楚西风和几个暗卫在周遭巡视了一圈之后,又隐去了。

当天晚上,暗卫还在周遭巡逻,顾七少竟堂而皇之和赫连夫人一道过来,他还是那一身妖冶的红袍,藏去了背后的千疮百孔,除了脸色苍白了些,看起来就像没事的人一样。

赫连夫人也不知道真相如何,只听外头的人说是顾七少救了王妃娘娘的,于是她对顾七少礼待有加。

“顾公子,王妃娘娘过来至今就一直关在屋里,谁都不肯见。”赫连夫人急呀。

顾七少大惊,“没人帮你处理伤口吗?”

赫连夫人也惊了,“伤口?”

韩芸汐中箭极深,而且中箭后脱了衣服又穿上,弩箭隐在衣服之下,不认真看还真看不出来。

顾七少立马明白怎么回事,箭步上前要踹门,然而,楚西风却突然出现,拦住,“顾七少,不许放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