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93章 需要跟你解释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七少当然知道韩家会有暗卫把守,否则,他未必会这么正大光明过来。

他不屑轻笑,“就凭你也想拦我?”

“顾七少,你如果真有本事就去把那帮刺客找出来,少在这里搅局!”楚西风气呼呼地说。

顾七少大笑起来,“你的意思是龙非夜没本事找出那帮刺客喽?”

“你才没本事!”楚西风大怒。

“所以秦王殿下已经找到人了?”顾七少故作震惊。

楚西风根本说不过他,气得当场就拔剑,顾七少眸光一冷,冷不丁一脚就踹飞了楚西风的剑,“毒丫头的伤还没处理,老子待会在收拾你!”

王妃娘娘伤了?没处理?

楚西风也急了,跟着顾七少去敲门,可是,两人一直敲,里头却没反应。

此时,韩芸汐自是听得到楚西风和顾七少的声音,只是,她并没空理睬,她正忙着检查肩上的伤口。

不得不说,这伤口的处理让她非常震惊。

她中箭很深,三寸弩箭基本全没入她肉里去了,可是,帮她处理伤口的人竟在没脱她衣服的情况下把箭拔了,把伤口处理好了!甚至……甚至都没剪开伤口处的衣物。

这是怎么办到的?

韩芸汐连忙把裹在外头的纱布拆掉,又脱了衣服才能看清楚伤口情况,然而,这一看,她更加震惊了。

那人拔箭之后,竟没有帮她缝合!关键是没缝合的情况下,伤口也没有恶化没有大出血。

“怎么拔箭的呀?”韩芸汐喃喃自语,突然发现自己帮顾七少缝了那么多针,真是弱爆了!

虽然没流血了,却还是有种皮开肉绽的疼痛感,韩芸汐连忙重新包扎伤口,包扎好了才穿上衣服。

处理好了之后她才看到床头上看着一瓶药散和白纱包裹的弩箭。

这药散竟是鼎鼎大名的广凝玉芝散,是凝血生肌药材中的极品,韩家可没这么好的东西。

她又看了看白纱,这纱布像个蒙面,一点图案都没有,一时间她也认不出来头。

到底是什么人替她处理伤口的?

虽然脑袋还有点沉,可是并不像白天那样晕,那么凌乱了,韩芸汐摸了摸额头,感觉得出来自己应该是高烧过。

是她烧得不醒人事,还是有人故意对她下药?要不,这么深的伤口,又是拔箭,她不可能不醒的。

她又看了看白纱,想起了那位白衣公子,可是,那家伙的医术有这么好吗?这处理伤口的能耐,不输顾北月呀!

正纳闷不解,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了,顾七少,楚西风和赫连夫人全冲了进来。

韩芸汐愣了,他们也愣了,敲了那么久没开门,他们还以为这姑奶奶怎么了。

“王妃娘娘,你的伤怎么样了?”

“毒丫头,伤口处理了没?”

楚西风和顾七少都急,倒是赫连夫人眼尖,看到床头的东西,“王妃娘娘,你处理好伤口了?”

有赫连夫人这话,韩芸汐完全肯定帮她处理伤口的不是韩家的人。

怀疑的种子似乎在她心中种下了,她悄无声息藏起了那白纱蒙面,淡淡道,“嗯,处理好了。小伤而已没事了,你们都出去吧。”

顾七少认真瞧了一眼,见有处理过的迹象,这才放心。

“王妃娘娘,你还是跟属下回王府去吧,殿下都回去了。”楚西风急急劝。

他没敢透露殿下受内伤的事情,可是,他说殿下已经回府了,王妃娘娘应该猜得到殿下可能出事了吧,要不,这个节骨眼上,殿下怎么也得搜查刺客,不会在府上待着呀。

可惜,韩芸汐只当没听到,“七姨娘,你和楚侍卫都出去吧。”

她不是笨,而是太聪明了。

城门已关,刺客是逃不出去的,如果她是龙非夜,也会回王府上去喝茶睡觉,龙天墨和穆清武已经把事态升级到危机皇城的高度,那么,这件事自是要先让天徽皇帝去着急的。行刺案和黑市火药案离得那么近,天徽皇帝心中自是有嫌疑人。他绝对是宁可杀错,也不错杀之人。

“王妃娘娘,你就留顾七少一个?”

楚西风突然不屑冷笑起来,王妃娘娘和殿下闹成这样,十有八九就是因为顾七少,她还留顾七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这个女人是真不懂避嫌,还是真的水性杨花想脚踏两条船?

见楚西风那表情,韩芸汐整个人都不好了,龙非夜质疑她,这个当下人的竟也这么质疑她!

“我做什么还要跟你解释吗?”

她向来就是个我行我素的主儿,想当初在医学被院长,董事会各种威胁,她都寸步不让。她自小到大,活了两辈子,做事什么时候主动跟谁解释过了,就独独龙非夜一个人,可是,龙非夜听她解释吗。

如果不是顶着这个秦王妃的头衔,怕给这个头衔抹黑,她怎么会介意这个世界那么多规矩礼数?那么多流言蜚语?

她韩芸汐不会赏脸给任何人,也不会赏脸给这个世界!

楚西风沉默了,“属下逾越了,王妃娘娘恕罪。”

“滚!”韩芸汐毫不客气。

楚西风又怒又委屈,转身就走。赫连夫人看了顾七少一眼,犹豫着要劝,韩芸汐去冷冷道,“七姨娘,你也出去吧。”

赫连夫人无奈极了只能默默退出门外,她一出去就追楚西风去,想帮王妃娘娘说说好话,或许,王妃娘娘留顾七少是有事情呢,可惜,她追出去的时候,楚西风早就不见了。

天晓得楚西风会不会找秦王告状去呀!

而韩芸汐留顾七少一人在屋里,确实是有事情要谈。

“背上的伤都处理了?”韩芸汐淡淡道。

“沐灵儿处理了,放心。”

顾七少才不会去找顾北月,万一把那家伙看出端倪来呢?而实际上,他也没找沐灵儿,伤口的血流到一定程度就会自行止血,他懒得处理,沐灵儿早就被他下毒毒昏迷,睡在客栈里呢。

见顾七少精神状况还不错,韩芸汐也算放心,她坐下来,沉默了片刻就直接开口了,“顾七少,古七刹,我该怎么称呼你好呢?”

救命之恩她记下了,但是,欺骗的账还是要算的。

顾七少也猜得到韩芸汐是为这件事留他,他笑嘻嘻地坐下来,“叫七哥哥最好。”

韩芸汐可没心情跟他开玩笑,她冷冷道,“你也在查我的身世,你带我去找哑婆婆到底为了什么?你跟医城为什么闹翻的?你会毒术,跟毒宗有关?”

顾七少哈哈大笑起来,“丫头,你想这么多,会不会累呢?”

“回答我的问题!”韩芸汐认真说。

“呐,七哥哥告诉你,七哥哥认识你之前就有两个身份了。医学院盯着古七刹,却不会盯着顾七少,明白吗?这是七哥哥自己的秘密。”顾七少笑着说。

韩芸汐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没有必要跟谁解释,正如她穿越而来的秘密,她解毒空间的秘密,也没必要告知任何人。

这些疑问她都不追究,可是,有个问题她一定要问清楚。

“你查我身世做什么?”她很严肃地问。

这个家伙从关注她的毒术开始,到后来关注唐门暗器,再到后来注意到她医疗包上的绣字,调查天心夫人,找到沐家的哑婆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调查她的身世。

别以为他成日嘻嘻哈哈的,她就真当他只是嘻嘻哈哈的。

这家伙至今都不知道她的生父不是韩从安,而极有可能是毒宗后人。当初他带她去找哑婆婆的时候,就一直很介意她和毒宗的关系了。

一开始他能注意到她,估计也是怀疑她的毒术和毒宗有关吧。

韩芸汐问过他,找毒宗后人做什么?

他跟她开玩笑说“当药引,炼制解药。”

她还问他中了什么毒,他答说“天下至毒”。

韩芸汐当然不会相信这个玩笑,但是,她坚信这个家伙接近她一定是有目的的!

这一回,顾七少不笑了,他非常难得地一脸严肃,可是,他并没有回答韩芸汐的问题,而是认真说,“毒丫头,你相信我,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会加害于你。”

这是在敷衍她吗?

韩芸汐明明很生气,可是,看着顾七少那执着较真的目光,她竟质问不出口了,生怕伤了他一颗真心。

就在昨日,他才舍命相救,她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她呢?

韩芸汐沉默了许久,才道,“我相信,可是,我有权知晓真相,不是吗?”

她继承了这个身份的一切,却至今都还不清楚这个身份的秘密,她真的很失败。

看着韩芸汐那一样固执,一样较真的目光,古七刹突然就笑了,“毒丫头,你不是我要找的人,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了!你无权知道。”

他一直在查,一直在找毒宗后人,毒女,哑婆婆被囚之后,线索就全断了。

目前为止,眼前这个女人的嫌疑是最大的,可是,他今天说出这句话,并非敷衍,也并非谎言。

他不仅仅是说给韩芸汐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的毒丫头不是他要找的人,绝对不是!

就算是,他也当不是了!

要向医城复仇,他多的是办法;至于配药解毒……

她的存在,一笑一颦,一言一语都是治愈他的良药,解个屁毒呀!不解也罢了!

韩芸汐半信半疑的,却无法反驳顾七少,他说的对,与她无关的事情,她无权知晓。

顾七少起身来,慵懒懒地伸展了个懒腰,“毒丫头,七哥哥爱开玩笑但从来不骗人。”

他说完就走,可是,到了门口了,却回头补充了一句,“对了,毒丫头,糜毒那一成解药,七哥哥真的没私藏。”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